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玄幻>渡者,生于黎明之前>第二十三章 无月之夜,名为绝望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三章 无月之夜,名为绝望

小说:渡者,生于黎明之前 作者:雨时寸阳 更新时间:2018/8/26 10:49:16

荒月身后的竹林已经完全变成了白色,狭披针形的竹叶此时已经变成了带着冰霜粉尘的锋利飞刃。荒月冲天而起,所有竹叶在一瞬间落下,就像一层白幕。依靠冰雪粘连在一起的竹叶被控制着在空中架起,成为一座架空的桥梁,在充满寒风的空气中肆意延伸。荒月的鞋底再次凝结出一层冰面,他踏着这座空中之桥,两柄晶蓝色的剑刃被他握紧在手中。

女孩坐在那座属于自己的冰座之上,她的作战服也发生了变化,蓝色流光在她的衣服表面游走,王座前的剑刃开始颤动,最后终于激射而出。这些都是此时成为冰雕的逆旅所携带的武器,它们本来是用来保护自己的长官,但是它们此时全部指向昔日长官的心脏。

“哥哥,你还是这样,为了保护同伴的尸体不惜让自己深陷险地。”女孩淡淡地说。

“他们以前都说我是个很好的长官呢,就像你一样。”荒月劈开最先到达的剑刃,他踩着竹叶冰桥在空中挥剑。

“逆冰旅剑势——第95势——三度之下冰封破”

剑势从天而降,这是无形的攻击,巨大的冰晶凝结在冰座周围。女孩抬起手,冰晶被飞舞的冰剑击碎。

“你是一个活在回忆里的人啊,哥哥。”

......

明黎摸着自己肩膀上的巨大血痕,疼痛感刺激着他的神经。他冲到这个大空地的时候就瞬间被砍了一刀,这一刀并不深,只是伤口稍微大了一点。

空地的范围很广,这似乎是一个人为制造的空地,生长着的竹子大多都被烧毁了。那似乎是下雨之前发生的事情,空气中的烟味已经散了,雨水并没有把地面的痕迹冲刷干净,还有一些残留的焦黑的的竹竿。

白色的圆柱形机械放置在空地中间的地面上,中间部分伸出三只金属支架使机械悬空。光柱就是从白色圆柱形机械上发出的,拜其所赐,整片空地变地更亮了,明黎都能感觉到光芒透着的暖意。

偷袭者应该还在这附近,明黎保持着戒备,缓缓向机械的方向走过去。葫芦被他拿出来,壶嘴打开,另一只手拿着自己的那把制式长剑。明黎无法盯着那道光柱看,这种光芒让他睁不开眼睛,暖暖的总是让他有种要流泪的感觉。

明黎只好看向空地四周,地面全都被照亮,一片落下的竹叶也瞬间被他察觉。在这样的光芒下,一切隐秘的活动都变地无所遁形起来。

即便是像张墨离那样的暗杀者也会需要黑暗来帮他隐藏自己吧,明黎不断地朝白色圆柱靠近,。他相信只要偷袭者出现在强光下,自己立刻就能发现。而只要偷袭者想要继续发动攻击就必须靠近他,并暴露。在暴露的一瞬间,明黎就会喝下早已准备好的醒泉,他发现自己狂化之后似乎拥有者远比一般狂人强大的能力,所以狂化之后的他可以搭上辰新这一级强者的末班车。

近了,更近了,还有五米不到。明黎已经看见装置的构造,这种东西绝对不是逆旅城里的机械师可以做出来的,它精细无比。一个光罩将其顶端罩住,一个小球放置在里面,白光不断地从小球里面射出,这些光线在到达一定高度的时候就会变成红色,分散再分散,就像一个放大的光罩罩住了整座岛。

明黎没有想过修罗场的能量源竟然会被投放到它自身里面,这意味着上方的巨龙即便离开修罗场也会自顾自地一直运转下去。而相反的,只要破坏了这个东西,即便那条铁龙还停留在空中,修罗场也会自动解除。

这是个机会!虽然不知道这个修罗场是不是敌人们的把戏,但是只要破坏了眼前这个东西,这种几乎毫无情报的不利局面就会被彻底打破!

明黎的剑刃已经抬起,破剑势应该足矣破坏一个普通的机械了。但是就在他抬起剑来的时候,他感觉到了透骨的冰冷,就像第一次面对那位名为张墨离的可怕刺客一样。

明黎忽然想到了,他猛地回身。确实,这种强光下几乎没有阴暗的地方,只要偷袭者暴露在光芒下就会立刻被发现。但是,如果偷袭者一直没有暴露在光芒之下,并且一直十分靠近明黎这种情况确实可能发生。

他躲在明黎自己因为强光而猛然变大的影子里!

明黎看清了偷袭者的样子,是张墨离。但是他的反应依然慢了,刺客并没有第一时间给他一剑,而是夺去了他手里装着醒泉的葫芦!敌人冷静的判断已经把明黎逼上死路,无法狂化的他只相当于一个普通的逆旅而已。

“裂剑势!”明黎一剑刺向得逞之后正要撤退的张墨离。张墨离横向挥砍,“没经验的小子,这种时候当然得用这招。”张墨离的剑碰上刺出的明黎的剑,明黎的剑立刻被击地向外一荡,胸口的空档立刻就暴露出来,张墨离劈开明黎的剑刃后立刻反手一刺,剑刃没入明黎的胸口,血花四射。明黎已经握不住剑了,张墨离不断在他的身体上留下伤口,一剑接着一剑,从他的肩膀到腹部血液不断地流出。

张墨离的剑非常之很快,明黎根本没有喘息的机会,胸前的伤口不断喷出血来,明黎在张墨离第34次挥剑的时候倒在地上。明黎所受的剑伤都在胸口,他是正面向上倒下的,即使毫无反抗之力他也坚持到了自己的极限。他剧烈地喘息着,胸口和腹部传来的剧痛从他的皮肉渗透到他的骨头里去。

张墨离扯下明黎领子上的一片白布,慢慢地擦拭着剑上的血液。他坐下来,把明黎那把干干净净的长剑插在他侧过去的眼前。

“很疼吧。”张墨离说。

“你还想羞辱我吗?”明黎盯着眼前的剑刃,他在出战前曾经好好的擦过它一次,现在还油光发亮着。“即便我流血流死也不会向你求饶的。”明黎的身体因为无数的剑伤微微颤抖,他死命地想控制住自己的身体,但是根本没用。他的身体并不认同自己是一个能把伤痕当勋章的铁血英雄。

“不,你不会流血流死的,这是我五年逆旅生涯练就的最成熟的能力。”张默离慢慢地擦拭手中的长剑,一边说着,“这是我曾经引以为豪的最强技巧,用剑在人身上划满口子但是不让他死掉。你知道我是怎么练成的吗?”

没有等待明黎回答,张墨离继续说,“因为我加入了肃清部队。”他的脸上满是阴霾,就像自己曾经见过地狱。

“肃清部队专门搜捕潜入城里的侍徒,这是黄金帝遗物失窃案发生后组建的集团,我们会把暴露身份的侍徒关押起来,关在地下深处。他们不会被我们处决,而是经历想我刚刚那样的审讯。我们会用剑不断斩切在他们的身体上,不断地逼问他们。”

“不可能!”明黎大吼,“这样同样也会伤害到被侍徒附身的平民!”

在他的注视下,张墨离慢慢抬头。他看着正上方那只巨大的钢铁巨龙,面无表情地继续说,“这是上面下达的命令。为了知道更多关于狂神的情报,我们每天都要在地牢里化身魔鬼。而当情报被拷问出来之后,我们会把侍徒连着被附身者一并杀死。”

“有一次,我的同伴失误了,他杀掉了附身者,但是没有杀死侍徒。侍徒将他附身了,但是他不知道,等到他离开地牢的时候,侍徒就控制了他在城里搞破坏。我是第一个赶到的,但是我毫无办法。侍徒只能被具有属性的逆旅剑势杀死,而我不会。最后我的同伴死掉了,我被附身,从城墙上跳了下去。”

张墨离站起来,他看着动弹不得的明黎,把刚刚擦拭好的利剑悬在明黎的头顶,“每当侍徒被杀死后,被附身者就会清醒,我会告诉他一切,然后就这样杀死他。”

冰冷的锋芒在上空凝聚,明黎看着即将取走自己姓名的剑刃,慢慢靠近慢慢靠近。

“这样啊,那你问一下他的遗言不是更好么?”明黎面无表情地问道。

“没必要,他的家人只知道他是死于意外,他的遗言是无法送到的。”

“哦,好。”

剑刃刺进明黎的胸膛,他的身体里再没有温度。

“这样的死法,真是没用啊”明黎慢慢说道,全身的力量都在向胸口处聚集,然后流失掉,冰冷的无尽的黑暗由内而外地放出。

“你尽力了。”

“谢谢。”

......

辰新从涉儿身后的竹林中钻出来,那两个男人就这样走进了黑暗,身形渐渐模糊。辰新没有追击,这是涉儿把他拦住了。他在方志铭之前赶到,涉儿并没有让他出现,而是让他在她身后待命。

红光没有想象中那么光亮,很多地方都看不太清。这场战斗并没有留下多少痕迹,甚至可以说没有开始。支撑不住的竹子开始倒下,纷乱的竹叶不断落下。

“你觉得怎么样?”涉儿问。

“嗯?”

“那个家伙说的,你信吗?”涉儿转过头来,逆旅城里确实有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身为最强逆旅也不可窥视的。

“我们确实什么也不知道啊。”辰新说,“但是我们即便挣扎着也得活下去不是吗?少年只是想让你活下去,并不是让你拯救世界啊。”

“那你呢?你难道不想这种事吗?我们的信仰到底是为了什么。”涉儿看着天空地巨龙,这个恐怖的修罗场不只是杀戮的地盘,这是考验人性的地方。

辰新笑了,他耸耸肩,“我是你的跟屁虫啊,你往哪走,我就往拿走。”

“这是荒月说的吧,好久以前,他妹妹还没有死的时候。”

涉儿回头,往来时的路走过去,“去看看荒月吧,这次的敌人很恐怖,他们拥有比我们强大数倍的意志。”

辰新跟在她后面,“我还是更担心明黎一点,荒月应该没事的,他是为了理想可以杀掉自己亲妹妹的人。”

“或许吧。”辰新补了一句。

......

晶蓝色的剑刃已经和飞跃而起的无数冰刃接连碰撞,炸裂开来的坚冰粉碎着落下,碰撞和碎裂声不断响起,血花粘上落下的竹叶,凝结在上的冰片轻轻地碰上地面。

荒月从天空中跌落下来,三四柄冰冻住的制式长剑穿透了他的身子。剑刃结冰之后就变得更快更锐,使出双剑的荒月在空中只能不断招架,但是两柄剑始终是不够的,当第四把剑穿透了他的右腿,荒月终还是栽入布满坚冰的地面。

女孩依然端坐在自己建造的宝座上,所有剑刃都呼啸着飞回来,穿透覆盖在地面上的冰壳,插进冷冻的淤滩。

荒月使劲咳嗽,吐出一口血痰,他努力想爬起来,但是他的手也被飞回的冰剑顺便刺穿了。荒月无法动弹,他感觉自己全身冰冷,两柄蓝晶名剑也掉落在地上,黯淡无光。

“‘逆冰旅剑势——第734势——冰刃之舞’”女孩淡淡地说道,她的脚踩在碎冰上,鞋底“吱吱”作响。两步就到了荒月面前,她低头看着这个散乱着头发快要死的人,慢慢地抬起脚,往他的头上踩下去。

“很厉害啊,我都无法使用剑势了。”荒月的脸死死地贴紧地面,他感觉自己的脸已经和冰块粘连在一起了,说话的时候血液都流出来,慢慢结成红色的冰。

他的头被狠踹了一脚,荒月的脸被迫离开了被冻结的地面,像是瓷器破裂的声音,他的脸上留下一层蓝白色的冰,就像没有表情地面具。破裂的冰块的残渣不断地落下来,击打在凝固的血上,飞起的红色碎片被经过的风吹落在远处散乱的叶片上。

荒月的呼吸变地很微弱,他趴在地上,头侧过来,呆呆地平视。女孩又把一柄剑插进他的背上,荒月毫无反应。

“哥哥。”女孩轻轻抚摸着荒月被成冰块的脸,轻吻他的额头。荒月看着她的眼睛,深蓝色的眼眸,和他的一样。

“你要死了,哥哥。现在反过来了,是我看着你死了。”女孩微笑着,她把荒月抱在怀里,想用自己的身体温暖他。

但是荒月感到无比的冰冷。

“我会一直陪着你,不会像你当初那样,抛弃我。谁让我们是兄妹呢。”

轻轻的呢喃回荡在被冰封的湖岸边,碎裂的冰雕被肆虐的狂风吹着,不知道是谁的僵硬的手滚向冰冻的湖面。

“啪”

它撞在冰封的王座上,断成两截。

......

卫榭站在屏幕前,他身后的地面上满是蓝色的血迹,像是经历了一场战斗。

“存活数:7”

0

第二十三章 无月之夜,名为绝望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