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洛下不安>第一百四十八章 夏府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百四十八章 夏府

小说:洛下不安 作者:五十厘米 更新时间:2018/10/27 11:04:00

夏纨知道张洁已住入上林将军府别院,心下虽急,但她亦是沉得住气,知道张洁在夏微馆中赏戏,便来巧遇她了。

之微馆,杨国最大的达官贵人、富家子弟休闲享乐的地方,五十年前由夏家祖上夏微建造,逐渐成为天下第二大馆,仅次于代国的潇潇庭。

果不其然,张洁正听得滋滋入味。

夏纨让女婢捧了杨国最出名的糕点给张洁,她早已打听到张洁素爱吃糕点,安庆郡王府中单糕点厨子便有七八个,只是杨国最出名的百花糕除杨国王室与之微馆的厨子外便无人会做,故想吃上它亦是不易。

“这是我家小姐特意让人给张姑娘做的百花糕。”婢女的声音细细的,还算好听。

百花糕?

张洁闻言顺着婢女指的方向瞧了瞧,只见夏纨端坐着,见她望了过来,微微颔首,嘴边笑意让人如沐春风。

能将百花糕送人的,身份地位亦是不低的,还是她身边的女婢宁连附耳说道:“那是夏府的夏纨,杨王后的族妹。”

夏府的人,该给几分薄面的,张洁便起身走到夏纨的身边,还未及说话,便听夏纨说道:“昨日便听上林将军府来了贵客,且听闻张姑娘喜欢糕点,便让人做了些,可还合姑娘心意?”

“杨国的百花糕盛名在外,还未曾入口,便早有一股香味沁入了心扉,不愧为杨国佳肴。”张洁瞧着这夏纨丝毫没有端着杨王后族妹的架子,且她一副讨好的模样,很是受用。

夏纨听了喜上眉梢,继续说道:“张妹妹喜欢便是极好的,不知张妹妹欢喜哪出戏?”

张洁自是说了戏名,只听夏纨拍手称好,说她自己也是极为喜欢,二人就着戏内容便聊了起来。

本来张洁还以为夏纨讨好自己是有什么目的的,可转念一想,她是夏家这一辈中最最出色之女子,何必来讨好自己这么一个安庆郡王的女儿,且确实与之相谈甚欢,也不去猜测了。

乐然本欲今日前去城外接安儿的,可不料想半道上遇着了廷尉夏涛,他热情得很,非要乐然与他前去巡城,推脱不过,便只好随他了。

反正安儿黄昏时分才到,巡完亦不耽误时间。

蜿蜒的官道上,一辆马车并着几个骑马的护卫沿着官道走来,来来往往的马蹄印与车辘痕迹亦不算少,初秋的风吹来,黄了一大片白茅,吱呀的车辕声惊飞了不知名的野鸟。

安儿颇为轻巧地伸手探了探南雁怀里夕儿的额头,露出了欢颜。

幸好烧已退了。

昨夜夕儿忽然发起了高烧,安儿虽懂医术,但仍十分担心,整夜整夜照看着他,想起少时自己生病之时,娘亲亦是这般照顾自己,不禁落泪。

南雁见她舒颜,亦是放心不少,昨夜如何劝她也不肯歇息,且今早又见她眼睛泛红,面色比常日也苍白许多,很是担心她会忧心过度,又担心夕儿有个万一,如今没事,总算好了。

“快到杨国都了,小姐您眯一会儿眼吧,这般模样若是乐公子见了,恐他担心。”南雁劝道。

其实南雁自己清楚,不仅乐公子见了小姐这般模样会担心,且自己更是不忍瞧见小姐这般憔悴模样的。

安儿点点头,便靠着竹枕眯了眼,就听得南雁惊呼一声,睁开眼时,竟看见一枝羽箭稳稳地插在旁边,只差一毫,那箭便是正中她的脑袋了。

忙扭头往南雁处看,只见她惊慌失措的脸上已留下一道血痕,伤口并不深,此时她也顾不得自己,忙用身体护着夕儿,并且往安儿这边靠,万一还有箭来,也能替她挡不是。

安儿一把将她按下,她怀里的夕儿只是微微睁了眼,完全不知发生了何事。

车外边亦已响起刀剑相击之声。

看着南雁的脸以及她涵在眼里的泪珠,安儿真是火大,没完没了了还,竟敢伤了南雁那漂亮的脸蛋,便真的以为我洛安不敢拿你们如何吗?

什么平衡王,什么寒生门,什么温家,什么李家,看我不一个个全灭了你们。

“留下车里!”

说话间只听得“铮”的一声,安儿一把抽出剑,打开车门就往外边冲去,南雁也拉她不住,想着自己冲出去也帮不上她什么,只好留下来护着夕儿了。

来人十几个,都黑衣蒙面打扮,看起来个个都不是容易对付的。

可那又如何!

安儿今日可是铁了心要让他们好看,也有意让仇家们知道自己可不是个善茬。

隐在暗处的护卫们也现了身,双方打得不相上下。

她亦提剑上前,杀得眼睛都红了。

她武艺虽无护卫们高,但若论不怕死,在场的人哪个可与之相较。

自家小姐都打得这般狠了,护卫们更是不敢稍有迟疑,士气很是高涨,一刻钟不到,十余个黑衣人已尽数被杀。

护卫们有几个受了重伤,其余还好,至于安儿自然也是没事的,自她砍了一个黑衣人的胳膊被踢了一脚后护卫们便紧紧将她护了起来。

南雁的伤口自是安儿亲自处理的,幸好只是微微划了一下,七八日后便也能好了。

“若下次有危险,你要先护好自己。”安儿哪能不知她的心思,方才遇袭,她还拼命往自己这边靠,想着为能挡着下一枝不知从何处射来的箭。

“南雁皮糙肉厚,这点伤不碍事的。”南雁笑道。

“你与旁人不一样,在我心里,你和九歌青元他们一般重要。”发生了这么多事,唯有南雁一直不离不弃陪在安儿身边,为了她可以付出一切,包括性命,这样的人,安儿岂能不回以真心相待。

众人抱扎好后便重新上路了,经方才一番打斗,马车的吱呀声越发大了。

夕儿看着南雁脸上的伤,奶声奶气地唱着不着调的歌儿哄着她笑。

一番耽搁,黄昏时刻亦还未到城门。

吱呀声截然而止。

不一会儿便听得护卫在车外轻声禀报道:“小姐,有一姑娘想与我们一同进城。”

安儿撩起车帘望了望,只见一个十五四岁的小姑娘,穿着一身粉色衣裳,背着一个竹篓,眼睛大大的,微微对安儿笑着。

看见安儿探出头来,便往前走了两步,不料却被护卫拦下,只好站在原地,行礼说道:“我与家中侍女走散,不太认得入城的道路,还请小姐姐捎带我一程。”

看着她倒也是挺合眼缘,便让她上了马车。

虽觉得她像个好人,但安儿还是暗暗捏了银针,稍有异动便先下手为强。

小姑娘还不察自己的小命随时不保,还为有好心人肯带自己一程而高兴着。

她方才已拦了两回,可没有人肯停下来听她说话,又不大认得回程的路,可见这世间还是有好心人的。

只是,这好人的家中情况也未免太过奇怪了,原以为那个小孩是小姐姐的弟弟,哪知那小孩脆生生喊着娘亲,甚是奇怪,但这是人家的家事,作为一个搭便车的陌生人,她还是知趣地不问。

“不知姑娘为何会与女婢走散?”安儿不紧不慢地问道。

“我说了她两句,她便扔我在山道上,走了。”说起来,她的确是委屈得紧。

“还有这般当婢女的?”南雁还从未见过敢将自家小姐扔下自己走了的婢女,简直是不要命了。

“也是我任性,非要出城。”

“你们进城,不知在何处停留,会留几日?我对国都尚且熟悉,你们既帮了我,便让我一尽地主之谊,带小姐姐好好在城中走走。”她是个知恩图报的。

“落脚之处待进城后便有朋友安排了,不劳姑娘了。”连个婢女都敢对她使性子,看来她在家中的处境亦不甚好,安儿想着还是不要麻烦她了。

听得安儿婉言谢绝,她有些失落,“那便好。”

不好还能怎么样,世上还能有几个人没有防人之心呢?

天将暗时才到达城门。

乐然也才刚到,夏涛一直缠着他,忙完之后便随着他来了。

小姑娘下了车,看见夏涛,身子不禁一僵。

夏涛看见她,脸色瞬间便转了铁青色。

“你怎么从马车上下来?又跑到城外厮混去了?”夏涛厉声问道。

“我没有。”她回答得很小声,即便是离她最近的安儿亦听得不大清晰。

“还不回去!仔细三娘扒了你的皮。”夏涛也不在乎她说了什么,反正她夏纯在夏家只有被欺负的份,什么嫡出,还不是从小给欺负到大的。

夏纯回头看了一眼安儿,微微颔首,急忙走了。

夏涛瞧着乐然的样子,也知道他等的人便是这马车里的人了,也不再缠着了。

她果真是个尤物,竟这样的标致,怪不得能将乐然迷了个神魂颠倒。

夕儿跳下车来,扑到乐然怀里,很是高兴。

“你的脸……”乐然看见跟在安儿身后的南雁脸上上了药。

“不过是些小事,公子请放心。”南雁答道。

“路上出了意外?”乐然如何能放心。

“没事。”

事情既然都过去了,也就不必再说了,安儿看着夏涛离开的方向,问道:“他是谁?”

“夏涛,杨王后的二弟,刚才从你马车上下来的女子是他的堂妹夏纯。”乐然虽然不大理会别人的家事,但是夏家的事,不一定就只是他们家的事了,所以还是有几分了解的。

夏家是势力最大的外戚,安儿觉着自己既来了这里,多了解些事情也是有必要的。

只是夏纯?

安儿有些没想到,她竟是师兄颜真喜欢的女子夏绛的亲妹妹,只可惜父母双亡,加上夏绛死后她便更遭冷落,成了夏府里最不受人重视的小姐,虽是小姐,日子连个受宠的大丫头都不如。

2

第一百四十八章 夏府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