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绿色年华>第七章新兵连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章新兵连

小说:绿色年华 作者:黎梦 更新时间:2018/9/4 9:01:24

 一辆辆东风车陆续驶进各新兵连,带兵骨干们也早已在连队球场集合,看到新兵下车他们纷纷走上去帮忙提着前运包。新兵连的宣传栏里有骨干们精心出好的欢迎板报,下面一栏有连长指导员的名字和部队的地址,而且还有文明带兵的举报电话。

  代小飞和韩卫民跟着新兵们一起下车,看着陌生的军营,他们有喜悦也有迷茫,好在他们两个分到了一个连队,他们和新兵们站在一起,等待班长前来认领。

  新兵班长开始喊着自己班中所属人员的名字,他们念名字的同时不忘看一下自己兵。新兵连的三个月是新兵们打基础的关键阶段,也是他们树立当兵价值观的重要时期,而新兵连的三个月,也是新兵和新兵班长感情发生微妙变化的过程。班长,军中之母,像长辈,更像是大哥。代小飞和韩卫民分到了严科的班中,他们班共有八名新兵,来自全国各地。

  “同志们好,我叫严科,是你们的新兵班长,很高兴能成为你们的班长,接下来将由我带领你们完成新兵连三个月的训练生活,我希望我们一起学习,一起进步,也希望大家早日成为一名合格的解放军战士。”严科是新兵一连一排一班的班长,个子不高,但给人的第一感觉是亲切。

  “同志们好,我叫刘天,是你们的副班长,以后在思想上有什么压力,生活上有什么困难都可以和我谈,我希望我们班每一名新兵三个月后都是合格的战士。”副班长刘天是一名下士,他扫视着所有新兵,眼里却有捉摸不透的严厉。

  “我和班副已经做了自我介绍,下面从排头到排尾你们依次介绍下自己,以后我们是一个班的兄弟,大家都要相互照顾和帮助。”严科笑起来有个酒窝,有酒窝的人天生会给人增添好感。

  新兵们开始介绍着自己,从家乡到爱好再到当兵的目的,每个新兵都想在班长面前留下一个好的印象,他们坐的笔直,眼睛睁得很大,当兵就要当个好兵,这是他们家人的寄托,也是自己对自己的承诺。他们来自五湖四海,都是为了同样的军梦聚集到军营,经历是每个人一生中最宝贵的财富,而对于当兵的人来说,新兵连的回忆像一杯洞藏的美酒,时间越长越难以忘怀。在新兵连,一切都是新的,新的面孔、新的营房、新的开始、新的征程。

  新兵刚入伍做的第一件事情便是“磨被子”,新发的被子比较厚,叠起来也比较费力,要想叠成好看的豆腐块还是要下一番功夫的,所以新兵连磨被子成了一道特殊的“风景线”。用什么磨,怎么磨还是很有技巧的。新兵们每人发了一个凳子,这凳子的用途除了坐还有一个作用,那就是磨被子。但在哪磨被子呢?在地上,把新被子平铺在排房里,每个新兵分一个地方,拿凳子的光滑面就开始磨了。磨一会再压一会,目的就是把被子压的薄一点,这样叠出来的被子才会有形。当过兵的人都知道,在地上磨被子压被子是怎样一种感受,跪在地上屁股朝上,两个手用力压着凳子在被子的一面使劲摩擦,一两个小时后便会腰酸背痛。

  “好好磨,你们现在的被子都太厚了,叠起来像面包,军人不光在训练场要有军人的样子,生活内务一样要有军人的样子。”副班长刘天说着蹲下来教韩卫民怎么磨。

  代小飞刚才试着叠了一下绿色的军被,用副班长的话说比面包还难看,他打开被子用凳子用力的压着,磨着,被子在摩擦中发出吱吱的声音。

  “这两天是你们边磨被子边调整适应,下个星期一开始你们就要正式开始训练了,先有个心理准备。”严科翻着《新兵训练大纲》说着。

  “班长,下个星期我们开始训练什么?”代小飞问着。

  “下个星期开始我们就组织队列训练了,接着是入伍科目的训练,主要以体能为主。到时候大家可要争气,我们班是一排一班,要给班争荣誉啊!”严科强调着。

  “你们这是严班长带的第五批新兵,他是我们猛虎团响当当的训练尖子,多次参加师里和集团军组织的比武,因为拿的名次好,班长已经立过两个三等功了。我的新兵班长就是你们现在的严班长,希望我们大家都给班长争气,给自己争气。”教大家磨被子的副班长刘天说着。

  听到班长的故事,每个人心里都产生了敬佩,代小飞心里也一阵感动:“放心班副,我们一定会努力锻炼的。”

  “小飞,我看了你的资料,你是重点大学的,而且读的又是政法系,这么好的条件你怎么想到来部队的?”严科感兴趣的问着。

  “班长,我很早就想当兵了,我觉得男人就应该来部队一次,这样我就不会后悔。”代小飞握紧了手中的凳子,他用力的磨着被子,他是真的想当兵,当个好兵。

  “好样的,我的学历是初中,我读书时候学习不好,在我们老家都认为考上大学才有出路,那时候我觉得不上大学也一样有不一样的人生,就看我们怎么选择,后来我当兵了,在部队学习锻炼成了班长骨干。”严科感慨着。

  “班长,我和你的情况差不多,我父母也是希望我考重点大学,但我偏偏喜欢写作,后来我也就来部队当兵了。”韩卫民也说着。

  “卫民你看你的名字就是保卫人民的意思,说明你还是很适合当兵的,你爱写作很好,坚持下去,我们部队以后会组织演讲比赛什么的,你可以参加。”

  韩卫民不好意思的说:“其实我爸爸年轻时候想当兵,结果没当成,就给我起了个名字叫卫民。”

  “卫民,那你现在真真正正的在保家卫民了。”代小飞说完大家都笑了。

  和新兵一连一样,新兵二连也在组织刚入伍的新兵磨着被子,出门看队列,进门看内务,这是部队一贯的作风。

  在地上磨被子罗贵珍倒是没有什么,但在角落的方泽坤看着被子却犯了愁。“地上我们来回踩,多脏啊,把被子放在地上磨,晚上盖在身上肯定不舒服啊!”他一脸愁容小声嘀咕着。

  班长王晓斌看出了他的心思看着方泽坤:“方泽坤,你不愿意在干的地面上磨也可以,跟我到晾衣场,我泼点水在地上,这样磨的快。”

  罗贵珍看了一眼方泽坤示意赶紧蹲下来磨被子,方泽坤知道这是部队,一切行动听指挥,再说一看班长王晓斌结实的肌肉就不是什么善茬,新兵连刚开始谁都不想先冒泡。

  “班长,我就在这里磨,只是刚才在想怎样可以提高效率。”方泽坤说着赶紧把被子扔在了地上。

  罗贵珍刚到新兵二连的一排三班的时候,看着陌生的面孔,刚开始他的心里还是有些不适应,但很快就和大家融入到了一起,这里主要的是他班长王晓斌也喜欢健身,一身的肌肉让罗贵珍羡慕不已,他下决心以后也要练出这样的肌肉。王晓斌是一名三期老班长,虽然兵龄长,但体能还是一直保持在连队前列。他没事喜欢锻炼,身上的肌肉确实让很多老兵都羡慕,前段时间在他的带动下,他们连队人人自觉练体能,自觉练肌肉,连队训练水平也得到了整体提高。

  上午磨被子,下午新兵班长们开始教打背包,那时候所有人都不知道打背包是要卡时间的,打背包也成了新兵连所有新兵的噩梦——紧急集合。他们要在三分钟内把背包打好,而且装具必须要一件不少。而新兵连最让新兵们担心和害怕的便是夜间吹紧急集合哨,一天的劳累想倒床就睡,但一栋紧急集合下来,人也疲倦的接近崩溃。而这仅仅是他们的开始,用老兵的话来说,选择当兵,爬也要爬完选择的路。而周末休息则成了新兵们每天期盼的事情,不仅可以打电话向父母诉说自己的成长进步,最重要的也是可以暂时的休息,十八九的年纪,是能吃苦也不能吃苦的年纪,但选择了军营,那只有选择吃苦的权利。

  前两个小时学习打背包,后两个小时新兵连组织参观团史馆。在团史馆,指导员范海南向新兵们介绍了部队的概括,历史沿革、以及近两年所取得的成果。代小飞和韩卫民跟随着指导员的讲解,认真观看着团史馆的每一张图片,每一面锦旗,每一块奖牌,他们的内心随着讲解而触动着。

  “同志们,我们今天参观团史馆就是让大家了解我们猛虎团的过去,了解那个年代里我们英雄团队的光辉事迹,那个年代的革命英雄主义让我们动容和敬佩。同志们,我们已经进入了信息化战争时代,战场环境、战争样式、作战方式、武器装备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打赢未来战争仍需要革命英雄主义。在今后的训练生活中,我希望我们一连的每一名新兵,都能严格要求,刻苦训练,只有这样,打起仗来我们才能勇往直前,才能在危急时刻冲得上、顶得住。同志们,接下来的训练即将开始,你们有没有信心当个好兵,当个真正的军人?”

  有!有!有!声音响彻团史馆,绿色的军梦让人热血沸腾。

  新兵刚入伍的那几天,训练还没有正式展开,他们一边学习一边适应。学叠被子,学打背包,学习理论知识,那几天新兵们还可以有说有笑的打闹,对他们来说,军营是新鲜的,也是充满激情的。但接下的日子却让新兵们开始尝到了苦头,当兵艰苦,他们也只是刚刚接触。

  冬天的夕阳映照着队伍的影子,响亮的军歌伴随着整齐的步伐,一天下来到了开饭的时间,这也是新兵们最开心的时候。新兵连的伙食标准是很高的,因为伙食好,也会有老兵连的老兵在新兵们开饭前提前过来打饭。

  “团结就是力量,团结就是力量,这力量是铁,这力量是钢,比铁还硬比钢还强,向着法西斯蒂开火,让一切不民主的制度死亡,向着太阳向着自由,向着新中国发出万丈光芒。”饭堂前面,新兵们扯着嗓子喊着。

  饭前一支歌是部队特有的传统,可能有人会问,饭前为什么要唱歌?以前打仗时,不同编制的部队在一个大锅里吃饭,有时候会出现“抢饭”的情况。为此刘伯承元帅就要求自己的部队先唱歌再进饭堂打饭,后来各部队都饭前唱首歌,最后便变成了现在的传统。

  唱军歌代小飞是很认真的,在当兵前他就喜欢听军歌唱军歌,他觉得地方上的流行音乐一遇到军歌便失去了韵味,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新兵营的饭堂是三个连队在一起吃的大饭堂,新兵一连和新兵二连紧挨在一起,代小飞和韩卫民也经常能看到罗贵珍,但在饭堂吃饭时候是不能讲话的,也不能随便走动,所以三个人见面的方式成了微笑,相隔不远一个微笑是打招呼也是相互鼓励。

  这一周轮到新兵一排打扫饭堂,代小飞和同年兵们打扫着卫生,带队骨干是副班长刘天。刘天坐在饭堂前面的石头上盯着这群新兵,今年他是他转士官后的第一年,他从口袋里拿出烟悠闲地点上。新兵二连带队骨干来到刘天身边要了一根烟点上:“刘天,这批新兵你感觉怎么样,有没有水货?”

  “现在还看不出来,他们刚来,过几天开始训练就知道了。”

  “一会让他们走鸭子步回去吧?”新兵二连骨干笑起来眼睛都快看不见了。

  “好。”刘天狠吸一口烟后同意了。

  饭堂打扫完毕,新兵们整整齐齐站成一排等待带回。

  “蹲下,双手抱头,走鸭子步回去。”当听到这样的命令时新兵们还是愣了一下但很快都蹲了下来。

  “教你们唱首歌,以后你们走鸭子步的时候就唱这首歌。”刘天想到了他当新兵时学会的歌。

  “我是一只小鸭子,咿呀咿呀呦。——唱。”刘天起头教着。

  “我是一只小鸭子,咿呀咿呀呦”,歌声伴随着走鸭子步的队伍在新兵连上空飘荡,路过的老兵脸上露出了纯真的笑容,谁的新兵不挨整,谁的新兵不狼狈。

  代小飞和韩卫民在队伍里艰难的迈着步子,从饭堂到新兵连大约有200米的距离,走队列回去不算什么,但走鸭子步回去确实考验腿的承受能力。三个新兵连一群“鸭子”走在回连队的路上,那种场面想想都觉得累和好笑。

  “这么长的路要一直走回去啊?”韩卫民咧着嘴看着回去的路,他上了主路便感觉腿麻麻的酸痛。

  “估计是吧,你看我们班副高兴的样。”代小飞看着班副一脸的高兴样,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浩浩荡荡的“鸭子”队列回到连队时已经是六点五十,原本几分钟就可以回来的路程他们硬是走了十五六分钟。

  “用时十七分钟,远远超过了我的预料啊,你们还真是一群水货啊,以后鸭子步要多走才行啊!”看着蹲在地上抱着腿的新兵刘天得意的说着。

  代小飞心想站着说话不腰疼,他看看身边的韩卫民已经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好了,马上要集合看新闻了。全体都有,起立。”刘天下达了解散的口令。

  身在军营,胸怀天下。晚上七点看新闻也是部队特有的传统,走进课室新兵们端坐在一起。室黑板的上方挂着“争创先进连队,争创先进个人”的双争标语,所以新兵连在一起的时候就是不比较的比较,比较哪个排坐的好,比较哪个人坐的好。坐的不好的不仅仅点名批评,在那个年代,让新兵们胆颤心惊的还是那一句,晚上搞你们体能。

  夜静悄悄的,远处山岗上有一个隐秘的岗楼,紧握着钢枪的哨兵看着远方,远方灯火阑珊,那是万家团聚的灯光,他们也渴望那束光,但选择军装就意味着奉献。在没人的地方,在危险的地方,在别人想不到的地方,他们守护着,时刻准备着。而此时,在山脚下的新兵连里,紧张忙碌一天的新兵们很快的进入了梦乡。

  嘟嘟嘟——清脆的哨音打破了夜晚的宁静。

  代小飞和韩卫民刚睡着就听到楼下响起了紧急集合的哨音。

  新兵们的第一反应是骂娘的紧急集合,这声音太熟悉,上午教打背包的时候就熟悉了这个哨音。

  “紧急集合,是紧急集合。”刚被惊醒的新兵开始慌乱的找着自己的衣服。

  “大晚上的吹紧急集合啊?我们不是熄灯了吗?”韩卫民边穿衣服边说着。

  “你记得我们学打背包的时候班副说过什么话吗?”代小飞问着。

  “他说好好学,学会就好玩了。”韩卫民思索着,马上顿悟:“妈的,好玩个屁,学会了你们整我们玩吧!”

  “快点,你们都快点,不是都学会打背包了吗?怎么这么慢?”楼下传来了连长李勇的声音。

  “连长?”新兵们听到了连长的声音。

  “是连长!”反应过来的新兵感到担心和无奈。

  排房内新兵们紧张而慌乱的把被子折了起来打着被包,有几个新兵因为慌乱撞到了一起,水中抱着的装具掉落在地,来不及分清谁是谁的拿起来便往背包里塞着。

  “我的迷彩鞋谁穿走了?”

  “谁看到我的水壶了?”

  “我放在床边上的挎包呢?”

  房间里一时间热闹了起来,新兵们手忙脚乱的准备着自己装具。

  “打紧急集合要开会吗?是谁打开了手电?关掉!”楼下连长的声音洪亮而让人生畏。

  当过兵的都知道,在黑夜关灯的情况下打背包还是要有一定的技术量的。代小飞打背包的速度还是挺快的,他整理好自己的背包后帮韩卫民把迷彩鞋插到了背包里。“看看还有什么没带的?”确定无误后两人向楼下跑去。

  “两分半了,你们都死了吗?慢,太慢了。要不要我给你们开灯啊?”楼下又响起了李勇咆哮的声音。

  新兵们陆续跑到了楼下站成了一排,有的背包没有打紧,被子已经散成了一团抱在手里,有的不是少挎包就是少水壶,而有的新兵身上挂着两个水壶,更有新兵穿反了裤子等等。用连长的话来说就是,新兵的紧急集合是狼狈不堪的,是不忍直视的。

  “你背两个水壶干什么?要去非洲吗?还有你,你的背包绳不能扎紧吗,你看你被子散成什么样了,是不是还想睡觉?你更神,你的帽子是你的吗,你干脆把头遮起来算了。”李勇看着眼前的这群狼狈的新兵说着,显然他很不满意,时间慢,效果还没达到。

  “你们是什么,就是一群散兵游勇,地方上的大妈都比你们利索,你们看看你们像当兵的吗?丢人,真丢人啊!”李勇看了看手表,“两分钟内所有物品归到原位,所有人躺床睡觉。”

  楼道和排房里有响起了砰砰磅磅的碰撞声,新兵二连的新兵听到新兵一连的动静都悄悄起床把背包绳放在了床边,罗贵珍偷偷把迷彩服穿在了身上,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虽然穿着迷彩服睡觉不舒服,但要真打紧急集合,至少可以时间上不会被动啊。想到这,罗贵珍干脆把帽子也戴在了头上。

  “你们去看看他们脱衣服了没有,看到没脱衣服的给我叫出来。”李勇对旁边的班长骨干说着。严科和刘天来到排房,新兵们果然都没有脱衣服,而是直接把被子直接盖在了身上,他们知道这个紧急集合不可能就吹这一栋。

  “把衣服都脱了,晚上睡觉穿迷彩服很容易感冒的。”严科进来似笑非笑的说着。

  新兵们无奈的起来把迷彩服脱掉,但都不敢睡,一栋紧急集合下来让人早已清醒。代小飞和韩卫民相互看着,他们等待着楼下那催命的哨音。刘天来到代小飞身边趴下掀开了被子的一角:“小飞,你怎么裤子没脱,把裤子也脱了。”然后转身向其他人说:“没脱裤子的抓紧把裤子脱掉,再发现了下来做100个俯卧撑。”

  夜风吹着营房后面的树叶沙沙作响,新兵一连又响起了紧促的哨音,这次新兵二连和新兵三连都一起吹起了哨音。

  

0

第七章新兵连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