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绿色年华>第二十九章 突然出现的女兵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九章 突然出现的女兵

小说:绿色年华 作者:黎梦 更新时间:2018/10/30 21:07:21

集团军组织的新闻报道骨干集训就这样在文艺队展开了,对于写新闻,韩卫民既爱也恨,因为写新闻对他来说是军旅梦想的开始,毕竟与文字有关,辛辛苦苦写出来的文字能在报纸刊物上发表对于新闻人来说是一件很开心很满足的事情。恨的是近两年各单位新闻评比越来越紧张,有时候不是为了写新闻而写新闻,是为了单位出成绩而写新闻,这样的事情韩卫民多少有点反感,他觉得写新闻不能因为出成绩就写假新闻,这样与军队不否,即便是报纸发了出来,战士们也觉得假大空,不喜欢看,更不愿意看。

韩卫民也和张磊讨论过这种现象,张磊笑笑说,能怎么办,能不写吗,不写排名上不去二号和七号不吃了你,其实我也厌倦写假新闻,以前写新闻发表了感觉很有成就感,但现在,唉。听完张磊连声叹气的抱怨,韩卫民苦笑一下说,也许我们能力差,很难发现新闻点,写不了好新闻,怪自己。

所以集团军组织的这次新闻骨干集训就有不一样的意义,一是请老师过来专业培训,二是给各单位发几篇稿子,也就是新闻集训大会战。集团军宣传处的李干事是新闻界的大师,至少在新闻人口中是这样叫的,李干事经常在报纸上发稿,训练的,政工的,后勤的,也是,李干事都是副营职了,肚子里能没货吗?

集团军组织的新闻骨干集训规格高,不光请来了军报编辑,也请了地方报社的一些记者,这是李俊杰在集团军宣传处当干事以来组织的第四次新闻骨干集训。对于集训他早已是轻车熟路,上课前他摸着自己圆润的肚子笑着说,今天上午来给大家上课的是《都江日报》的杨记者,他可是一位名记者,大家好好听课,不要开小差。

站在一边的杨记者看着下面坐着整齐的官兵,扶了扶眼镜走上前后兴奋的说着:“很高兴能来我们集团军和你们一起学习新闻写作,讲的不好的地方还望同学们批评指正。”杨记者一番客气话后讲起了新闻写作的要点和注意事项。

“接地气的报道来自哪里?无数优秀的新闻作品给出了明确且唯一的答案,来自火热的基层生活,来自生动的新闻现场。基层和现场,永远是新闻报道的源头活水,永远是新闻记者的不二选择。”杨记者授课喜欢一只手在空中飞舞,有点像当年民国时候的李大钊,坐在下面的李俊杰不时点头表示赞同。

杨记者扶了扶眼镜继续说着:“有人说,记者的生活状态只有两种:要么在路上,要么在现场。各位战友,你们都是来各单位的新闻干事,你们中大多已经在新闻写作的道路上了走了很多年,也有的是刚刚开始接触新闻,地方新闻和军队新闻总体来说是一样的。我们作为新闻人,那就是要写出有温度接地气的新闻,那么什么是有温度接地气的新闻呢?我们有哪个战友想发表一下自己的意见。”

杨记者刚说完,坐在前排的李俊杰便回过头来看着大家:“你们要踊跃发言,把你们对新闻的理解和想法都说出来,我们新闻人,一定要活跃。”

在李干事的带动下很快就有人起来发表自己对刚才问题的理解与看法,在讲述的同时杨记者始终微笑着,不时也点点头表示认可。

看到战友们都起来发表着自己的看法,韩卫民站起来敬礼后说着:“杨记者,我是猛虎团的新闻干事,我叫韩卫民,我觉得有温度接地气的新闻就是用脚板跑出来的。只有记者到达了一线、抵近现场,亲身感受官兵的喜怒哀乐,亲耳聆听了他们的肺腑心声,才能写出好新闻。”韩卫民说到这里轻轻的叹口气又说:“但是目前来说,我们部队写新闻造假现象也很严重,闭门造车的新闻人也是大有人在,为了能上稿,有个好成绩,很多新闻人都是你抄我的,我抄你的,甚至翻出九十年代的报纸。目前来说,各部队写假新闻的现象还是普遍存在。”

韩卫民的话让杨记者始料未及,更让坐在前面的李俊杰眉头一皱,但是他看着韩卫民认真的样子,他紧锁的眉头又稍微舒缓了一下。杨记者拿起桌子前面的水杯,喝了一口后眨了眨眼睛后说:“你说的这种现象,在我们地方上也有,所以我们新闻人要有职业操守,写出的新闻要对得起读者和自己。”

后面杨记者没有再进行提问,而是对着自己准备好的教案进行授课,当然,对于这个资深记者,他讲的课对于年轻的新闻报道骨干来说还是很受用的,他们不时在本子上记录着。

李干事看到大家认真的听课,深呼一口气后把目光停在了韩卫民的身上,他觉得韩卫民像是一个写新闻的料,但却又有着某种说不出的感觉。

新闻集训就这样开始了,韩卫民和张磊跟学员们一样每天上课下课日子简单重复着。让韩卫民没想到的是,一个女兵的出现打破了他平淡的学习生活,让他的内心也起了阵阵涟漪。

那天是周末,韩卫民没事去了书店,在书店里他坐在书桌上静静的看一本《瓦尔登湖》,他喜欢写散文,写诗歌,甚至想写一部长篇军旅小说。他一直没有忘记曾经的梦想,但是在部队,尤其在野战部队,写散文写诗歌就算发表了又能怎么样呢?领导重视的是新闻,你写散文诗歌发表了也不是主业啊,说不好听的,这是不务正业啊!这样的话韩卫民不是没听过,但人总要有个爱好,文学就算韩卫民的爱好。文艺队附近有一家书店,周末了韩卫民就喜欢来这里转转,闻闻书香,看看文字。

“你是集训队的?”一个女生的声音传来,听声音感觉很很好听。

韩卫民抬起头,对面坐着的是一个短发的女生,她手里拿着的是一本七堇年的《大地之灯》,她眨巴着眼睛期待又好奇的看着韩卫民。

“你是?”韩卫民也感觉眼前的女孩很面熟,他突然想起来,她是文艺队的。

“文艺队?!”两人异口同声。

“好巧,你也来看书了,你也喜欢文学?”女兵笑起来很甜,左边是一个深深的酒窝。

“是啊,今天周末就过来了,你看的是七堇年的,我也看过她写的书。”韩卫民看了看女兵手里拿着的书。

“是啊,我叫杜苏依,你呢?”杜苏依很大方的介绍自己。

“我叫韩卫民。”韩卫民笑笑,和杜苏依不一样的是,他笑起来有两个酒窝。

“韩卫民?保家卫民的韩卫民?”杜苏依眨眼问着,好像又发现了新大陆一样。

“是啊,就是这个。”韩卫民不好意思了。

杜苏依这次是真的高兴了,忙问“你是不是写过《岗楼上的兵》,《军恋》几首诗歌?”

“是啊,你怎么知道?”这下轮到韩卫民惊讶了,张嘴回答着。他又一次认真打量了眼前的这位女兵,她身上除了美丽更有一种难言的文艺气质。

原来,杜苏依喜欢看军区的《红星报》,但相对于新闻,杜苏依更喜欢看文学副刊,不管是散文还是诗歌都是她喜欢的,韩卫民有时候也在红星副刊上发表散文和诗歌,杜苏依自然而然就对韩卫民三个字有了印象。

杜苏依解释后两个人都感叹着缘分的微妙,就这样他俩因为喜欢文学走进了彼此的世界,他们聊天的内容从喜欢的作家到喜欢的电影,再到各自家乡的风景与美食,就这样,韩卫民和杜苏依成了好战友。

“你们这次集训多久啊?我之前看红星副刊有看过你写的诗歌和散文,没想到还能见到本人。”杜苏依兴奋的说着。红星副刊是红星报的第四版,主要发表一些文学作品。

“还有一段时间才结束,之前在学校的时候喜欢写,但现在主要写新闻了。”想到这里韩卫民心里有些隐隐的“痛”,当兵这么久了,除了不时地在报纸上发表点豆腐块,那些年曾埋藏在内心的文学梦想在一点点消失。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周末他们俩总会一起去书店,那段日子韩卫民再回忆,是那样的美好和幸福,那年的夏天阳光明媚,却没那么热。但美好的瞬间总是眨眼即逝,你来不及细细回味它早已飘得烟消云散。

张磊看到韩卫民每个周末都会外出,而且每次都是那样的高兴和幸福,高兴和幸福的人是可以写在脸上的,张磊能看得出。他问,你是不是恋爱了,说,跟哪个女兵?韩卫民心想没必要瞒着张磊就把事情简单的和张磊说了,张磊听后感慨着,你命真好,我说你怎么最近这么开心啊。原来,杜苏依是很多单身男兵和干部的梦中情人。但杜苏依却是第二年度兵,有消息说再过不久杜苏依就会提干走人,只知道她家里关系很大,父亲是个师职干部。

张磊开玩笑的说,韩卫民你要是能和杜苏依在一起你就是上辈子积大德了,以后至少也能干到团级干部。他又小声的和韩卫民说,有这样的靠山,少奋斗二十年啊!

韩卫民听到这样的消息虽然吃惊,但还是在心里起了阵阵涟漪,说实话,不知道杜苏依家庭背景的时候他们在一起无拘无缚,他像哥哥,她像妹妹。其实说实话,韩卫民在心里是喜欢杜苏依的,他也能感觉到杜苏依喜欢自己,但他们一直保持着战友的关系,虽然亲切但不亲密。但他心中知道,他只是过来集训的,而且他已经谈恋爱了,他的女朋友李雅洁在等他,他必须要清楚的认识到现实。是的,他很爱李雅洁,李雅洁也很爱自己,这就足够了。

认清楚了现实,韩卫民在有意无意中就会和杜苏依保持了距离,不管是在饭堂,还是路上,有时候杜苏依刚要开口韩卫民就转身离开,让杜苏依有些摸不清头脑的傻看着。

只要不是周末,晚上七点到九点,新闻骨干集训队的新闻报道骨干们是集合在课室写新闻的。韩卫民坐在课室窗户的一边,一是安静,二可以远望。他想利用这段时间好好的写两篇新闻,他整理了手上的两个点子,一个是政工的,一个是军事的。这两个稿子的线索也都来自基层,他喜欢写这种带有反思性的新闻。他的新闻里总少不了基层,少不了故事,他觉得新闻就要对准基层。他觉得好的新闻是有故事的,因为新闻学的本质就是讲故事。作为一名新闻干事,善于讲故事,也是新闻人具备的基本功。

杜苏依来到课室的时候手里是拿着几张纸的,上面是她写的几首诗歌,这几首诗歌她前几天就写好的,只是韩卫民最近几天突然的“冷漠”,但她还是想拿给他看看。杜苏依在课室门口探望着,看到韩卫民正好在窗口的时候她走到窗口小声的说:“韩干事,这是我写的诗歌,你帮我看看,队里晚上还要排练,我先走了。”没等韩卫民开口,杜苏依先离开了,她给他诗歌的时候心里还是有心紧张的,她不知道脸有没有红,但是感觉发烫,直到下楼深呼吸两口气才慢慢好了起来。

《岗楼上的兵》

岁月迷失了成长/一片浓雾/看不到远方的路/心在渴望阳光/但却/又下起了淅沥的雨

深邃的眼神/紧握的钢枪/两年了/是退是留

听/远处的队列里响起了歌声

哦/军旅无悔/军旅无悔

看完杜苏依写的诗歌,韩卫民的文学思绪一下子被点燃,他关掉了正写的文档继续看了起来。

《你有多久没写诗了》

你有多久没写诗了/久的忘记了/好像很久/很久/那是雪花飘落下的明眸/记忆里/是教室后面等待下课的人儿

你有多久没写诗了/久的忘记了/好像很久/很久/久的遗落了/记忆里是书桌上压着的一本杂志/那是发黄日记里的梦想

你有多久没写诗了/还记得你的梦吗/时间流逝/人在成熟/梦在消失

但总有一个夜深人静/你会惭愧的想到/哦/好久好久/没写诗了

在诗歌的结尾杜苏依写上了“拙诗两首,请韩干事费心斧正。”,看得出她很用心,他知道,她也喜欢文学,他突然感到这几天的无故冷漠是不是有些不对,看着诗歌他开始在心底里有些后悔。

坐在前面的张磊回过头看到韩卫民在发呆,他转过身问:“想什么呢,看你有心事的样子?”韩卫民反问,“你之前的梦想还在坚持吗?”

显然韩卫民的这个问题让张磊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他啊了一下就听到李俊杰在台上说着,大家好好写,争取这周拿出稿子来,我们报给军报,争取发一批稿子,集训就要有集训的效果。

“写新闻吧。”韩卫民继续打开关掉的文档写了起来,当现实与梦想冲突,我们又有多少人能坚持曾经的梦想呢?

0

第二十九章 突然出现的女兵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