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死士>刘师长逃跑未遂 为自保讨好俘虏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刘师长逃跑未遂 为自保讨好俘虏

小说:死士 作者:晓天 更新时间:2018/9/2 10:11:58

日军坦克部队被打垮了,跟在后面的步兵丧失了掩护,于是也作鸟兽散,一窝蜂地向后退却。日军阵地上的机枪响了起来,但子弹没有飞向城墙,而是径直打在几个退得最快的日本兵身上。

“不许后退!保持进攻!南京在你脚下!”一名日本军官高举军刀,歇斯底里地大喊。日军各师团彼此间也在进行着激烈的较量,都拼命争取第一个攻入南京。如今,城门已近在咫尺,距离成为首个攻入南京的日本师团只有一步之遥,师团军官们不愿意功败垂成,放弃这个唾手可得的载入日本历史的机会。

日本兵只得掉过头来,呼喊着又冲了过来。城墙上的第一旅士兵居高临下,视野开阔,瞄准射击得心应手,日本兵便成了一个个活靶子。第一旅的火力越发炙热,攻击如疾风骤雨。日军死了一层又一层,但面对高大城墙上的火力毫无招架之力。

日军不敢硬撑,终于下令撤退,留下大批尸体落荒而逃。然而,一支冲在最前面的中队不舍得撤退,仍然玩命地往中华门城门冲,终于在阵亡了一百余人后,幸存的三十多人躲进了城门洞中,藏在了城墙上士兵的射击死角里。

“轰”一声巨响,城墙为之一震。朱旅长大惊失色,因为这爆炸声是从城门洞里传来的。副官很快跑上来报告,称藏在城门洞的那股日军将城门炸塌了!

“他娘的!坦克和鬼子大部队没冲进来,反倒让这三十个亡命徒把老子的城门给炸了!赶紧消灭他们!”朱旅长遂命罗儒前往。

罗儒带着几十人来到城下,细致观察一番,不禁为日军的作战素质暗自叫绝。这三十几个日本兵炸开城门,钻入城门洞后,利用堵门的沙袋,在极短的时间内构建起一个简易阵地。中华门的城门洞幽长狭窄且无处隐蔽,日本兵躲在沙袋后面射击,可以说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罗儒组织了几次冲锋,都被打了回来。

一个士兵耐不住性子,猛地闪出半个身子,准备向城门洞里投掷手榴弹。不想,日军一枪击中他的面门,他当即倒地毙命,手中“嗤嗤”冒着烟的手榴弹也掉在地上,滚到罗儒脚边。罗儒慌忙飞起一脚,将手榴弹踢进了城门洞中。“砰”一声巨响,手榴弹爆炸了,迎面扑来的气浪把他掀了一个跟头,但他却像发现了什么似的,顾不得检查自己是否受伤,就连滚带爬地来到城门洞边上,若有所思地侧耳倾听。

“咱们一起往城门洞里投掷炸药包。记住,必须同时投掷,不能提前也不能延后!爆炸声响后,我们马上冲进去!”罗儒对士兵下达了战斗命令。

有士兵质疑道:“炸药包二三十斤一个,咱们扔不了那么远,根本炸不着他们!”罗儒诡异地笑了笑,没有作声。士兵们不知道这个大学生参谋搞什么名堂,只得依令而行。

罗儒一声令下,几个炸药包一齐出手,扔进城门洞里。“轰!”炸药包同时爆炸,片刻之后罗儒下令出击。众人刚一进入狭窄的城门洞,便觉声浪四面袭来,耳膜刺痛不止,脑袋嗡嗡作响,原本清醒的头脑竟突然有眩晕之感。

士兵们强打精神,沿着门洞猛冲过去,不想竟未遭到任何抵抗。冲到日军跟前,众人都傻了眼,刚才还杀气腾腾的日本兵竟然如喝醉了酒一般,绵软无力地瘫倒在地上,几个晃晃悠悠试图起身反抗的日本兵也被轻松地制服了。大家兴奋至极,竟然一次性活捉了三十多个日本兵。

“罗长官,你这是施了什么道法,鬼子好端端的怎么一下子全都这副狗模样了?”这些日本兵身上全无外伤,却意识模糊形同烂泥,众人心里大感疑惑,觉得这个大学生参谋真是不得了。

“他们是为声音所伤!你们看这城门洞,幽深狭窄,声音容易积聚。这么多炸药包同时爆炸,产生的声音自然是极大的,人耳难以承受,所以人就被震晕了。”罗儒简要地解释了一番,把这些从没上过学的士兵们说得面面相觑,如堕五里雾中。

士兵们拖着晕晕乎乎的日本士兵就往回走。突然,一个日本军官大声喊了起来。士兵们听不懂日本话,但罗儒脸色大变,吼道:“快跑!”士兵们不敢多问,扔下俘虏拔腿就跑。跑出去没几步,身后便发生了爆炸。众人都被城门洞内巨大的声响震倒,过了好半天才稍稍缓过来。

“长官,刚才咋回事?”一个士兵问道。他的双眼依然有些迷离。

“那个鬼子大喊‘天皇万岁’,这是鬼子自杀前最常喊的口号,我害怕他拉着咱们同归于尽,所以才喊大家快跑。那鬼子果然引爆了身上的炸药。”罗儒趴在地上解释道,他也被震得如同喝了二斤白酒一般。

众人回身一看,三十多个日本兵被炸得血肉横飞,污血四溅。光耀祖庭的辉煌战果瞬间灰飞烟灭,众人无不扼腕叹息。

“长官,这还有个活的!”有士兵喊道。

罗儒过去一看,果然有个日本兵躺在血泊之中,艰难地呼吸着。这个日本兵看上去也就十六七岁,弹片在他身上划开了几个口子,虽然他用手死死按住伤口,但鲜血还是不停地从指缝间涌出来。他两眼满是求生的欲望,眼泪直在眼眶里打转,嘴里不停地往外吐血沫子。

罗儒大为失望,若是俘虏个军官或许还能套出点情报,可眼下这个少年肯定是个刚刚参军的新兵,不可能知道有价值的信息。罗儒扭头往回走,他没忘记在上海时,自己好心挽救的日本俘虏炸死了一车的中国伤兵。可走出没几步,他又觉得心有不忍。虽然痛恨日军,但学医出身的他比常人更加敬畏生命,如果任由这个日本小兵流血而死,他良心上过不去。

罗儒上前施救,不想日本小兵拼命挣扎,大喊道:“落在支那人手里,我一定会被杀死!请在这里杀我!这样我还能进靖国神社!我决不会出卖帝国军队!”

“自己瞅瞅你那军衔,你以为你有多大价值?关于日军的情报,你知道的都不一定有我多!”罗儒冷笑着说道。

日本小兵没想到这个中国军官竟能说这么纯正的日本话,先是一怔,而后大喊道:“支那人,既然听得懂我的话,那就按我说的做,快点杀了我!”

“我不杀俘虏。”罗儒回答道。

罗儒将日本小兵抬到朱旅长跟前,朱旅长看了一眼,道:“是个新兵蛋子,没啥大用,送到师部邀功去吧!”那小兵由于伤重,已经面无血色,嘴唇更是白得吓人。

“有个十万火急的事情,需要你亲自出马!”朱旅长将罗儒拉到一旁,附在耳边悄声说道,“你借着俘虏鬼子的由头,去师部探探情况。我给师部连发三封急电,但无一回复,打电话询问,结果对方告诉我刘师长上前线了。这不是睁眼说瞎话么!刘师长是上前线的人吗?在上海打的时候他把指挥部安在了英国租界内,现在南京打成这样,他敢上前线?我怀疑师部有变!你赶快去师部,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自打战前和刘师长见了一面,罗儒便觉得刘师长是一个把官场技巧玩得得心应手的官僚,而非敢于以死殉国的军人。他不敢耽搁,马上领命而去。

罗儒带着日本伤兵来到师部,一进大院便觉得气氛不对,这里兵不像兵将不像将,人人都是魂不守舍的样子。他背着刀枪大摇大摆地走进师部,无人盘问更无人阻拦。

罗儒推开师部指挥室的大门,顿时吃了一惊,这里怎么都是粗布衣衫打扮的农民?他定睛一瞧,坐在指挥室正中的那个“老农”不是别人,正是大名鼎鼎的德械一师刘师长!刘师长穿着厚厚的灰色大棉衣,棉裤的裤裆几乎垂到了膝盖,脚上的棉鞋也大得出奇,整个人看上去极为臃肿,如同圆球一般。罗儒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哪里是那个穿着气派的将军服,蹬着油光锃亮皮鞋的中将师长,而分明就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嘛!再一细看,刘师长身边的副官、参谋、卫士也都一人一身大棉袄,灰头土脸地蹲在角落里。

刘师长见罗儒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颇为尴尬和恼怒,拍着桌子吼道:“看什么看!有屁快放!”罗儒吓得一怔,赶忙汇报了第一旅的战况,并说自己抓了个俘虏。

刘师长心神不定,焦躁地走来走去,根本没把罗儒的话当回事,直到听说抓了个俘虏才停下脚步。他不耐放地让罗儒闭嘴,然后走到日本伤兵面前,冷笑着说道:“妈的,新兵蛋子也送来?朱旅长是不是没见过日本人?留着他干嘛,拖出去毙了!”

“师长,这是战俘,杀不得!”罗儒赶忙阻止。

“杀不得?行,那你领回去当祖宗供着吧!”刘师长吼道。

“师长,三思!”一个中年参谋凑到刘师长跟前,故作高深地说道,“日军破城在即,万一咱们没跑出去,咱们怎么对待这个战俘可就意义非凡了。”

刘师长如醍醐灌顶一般,拍拍脑门,连呼自己太糊涂,差点酿下大错。刘师长转身对罗儒说道:“罗参谋,你不是日本话很好嘛?你替我翻译一下,我要和这个日本兵说几句话。”

刘师长蹲下身,原本冷漠的脸瞬间堆满笑容,腔调也变得极为柔和。“我们德械一师是仁义之师,我更是一个仁爱之人,伤害俘虏的事情我绝对做不出来。我们不仅不会伤害你,还会给你格外的优待,会请最好的医生来治疗你,这是我们中国士兵都无法享受到的待遇。虽然我们在战场上是敌人,但我还是十分欣赏日本军队的,并且对日本民族抱有极大的友善与热爱。”罗儒听到这番话惊得不知如何翻译,刚刚还叫嚷着要枪毙战俘的刘师长怎么瞬间变成了这副嘴脸?

“快他妈的给老子翻译!”刘师长吼道。

刘师长脱掉大棉袄,穿好将军服,又从桌上拿起他镶着金边的杯子,然后跪在地上将日本伤兵揽在怀里,命令副官道:“我要给他喂水,拿照相机给老子拍照!”

罗儒赶忙上前阻拦:“师长,他这个伤暂时不能喝水。”

“滚!”刘师长一声怒吼吓得罗儒连连后退。

闪光灯接连闪动,定格了刘师长跪在地上,满脸慈爱地为日本伤兵喂水的镜头。

“马上把照片给我洗出来,我要带在身上!”刘师长喊道。

照完相,刘师长让罗儒带日本小兵去师部医院,并要求他亲自主刀治疗,一定要确保手术的成功。罗儒壮着胆子,问道:“师长,我们下一步应该怎么打?中华门恐怕撑不到明天了!”

刘师长拿出司令部的电文拍在桌子,吼道:“命令不变,继续死守!”

罗儒请示后,用师部的电话打给了朱旅长,告知其仍要继续死守。由于刘师长就在身旁,他没有敢把刘师长和师部的人全都换上百姓衣服的事情告诉朱旅长。

刘师长安排一名参谋随同去师部医院,确保罗儒亲自上阵医治日本伤兵。见这名参谋没有穿大棉袄,而是穿着军装,罗儒刚出师部大院便好奇地问道:“看你的同僚们都是农民装束,怎么唯有你还穿着军装呢?”

“妈的!提起这个事情我就窝火!”那参谋没好气地回答道,“他们为啥穿成那样?因为他们想逃跑,但穿着军装太显眼,不容易逃出去!为什么我还穿着军装?因为刘师长让我留在师部听电话,如果有人来电找他,就扯谎说刘师长正在前线指挥作战。指挥个屁!他早夹着尾巴跑了!你说说,师部那么多参谋,凭什么让我留下?我的命就不是命?”

那参谋突然露出一脸坏笑,继续说道:“不过,他们机关算尽还是没跑出南京城!他刘大师长大名鼎鼎,虽然穿着粗布大棉袄,脸上糊上泥巴,但还是让守在挹江门的德械三师给认出来了。好说歹说都没用,就是不让出城,最后愣是让人家用枪给逼回来了!你去师部那会儿,没见刘师长心情不好吗?他正恼着呢!自己带师部几十号人乔装逃跑,被抓了现行,多丢人?这要是传出去,委员长那里他能有好果子吃?当然,和他的小命相比,名节啥的都是其次,他最发愁的就是逃不出南京,只能坐在那里干着急!”说罢,参谋幸灾乐祸地哈哈大笑起来。

那参谋显然被刘师长伤透了心,毫无顾忌地继续数落着:“你以为他真是因为菩萨心肠才不杀那个日本兵的?我呸!如果不是因为鬼子兵临城下,他早就把鬼子毙了!这会儿他又喂水又拍照的,自是有另一番考虑:一旦被鬼子活捉,他可以拿出照片来说,‘我对皇军是十分友好的,我还照顾过被俘伤兵呢!你们可不能杀我!’论心眼儿来,没人是他的对手!”

参谋吐露的这些内情,让罗儒颇觉意外,他完全没想到刘师长为人竟然如此不堪。不过他心里倒没有太多波澜,因为在他眼中,高擎着抗日大旗的,是朱旅长这样忠肝义胆的将领和老油那样浴血奋战的士兵。他们才是抗日战争的基石,是国家与民族在生死存亡关头的中流砥柱,至于刘师长之流,付之一笑便可。

1

刘师长逃跑未遂 为自保讨好俘虏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