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死士>集结死士返南京 断壁残垣照肝胆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集结死士返南京 断壁残垣照肝胆

小说:死士 作者:晓天 更新时间:2018/9/3 8:59:22

“罗老弟,快醒醒!”不知过了多久,罗儒恍惚中似乎听到有人在呼唤自己。他睁眼一看,竟然是老油。

“人死了果然还有另一个世界!竟然看到老油了。”罗儒喃喃自语。

“快醒醒!你没死,我也没死!”老油一边说着,一边猛抽罗儒耳光。

不知挨了多少个耳光,罗儒终于彻底回过神来。原来,已在江中昏迷的他,又被江水冲回了南京岸边,奇迹般地活了下来。他捂着红肿的脸颊,呆呆地看着老油,问道:“你还活着?”

“我活得好着呢!要不然哪有力气把你的脸抽得那么肿!”老油笑得前仰后合。罗儒激动万分,紧紧地抱住了老油。原来,老油和一名士兵摔到城下后,背上炸药爬向日军,结果刚摸进敌人阵地便遇到了日本兵,那名士兵当即引爆炸药与敌人同归于尽。老油未及反应,便被爆炸震晕了。待他苏醒过来,发现日军已经攻占了中华门。他绕开日军,跑到江边来寻找第一旅,没想到竟然看到了被冲上江岸的罗儒。

老油问道:“怎么不见咱旅长?”罗儒听罢,满脸的喜悦瞬间凝固住。老油见状,心中一惊,立刻明白了怎么回事。他长叹一声,点点头,没有说话,掏出烟塞进嘴里,两口就抽得只剩烟屁股了。

沉默良久,老油轻声问道:“咱旅长,是咋走的?”

“被子弹打中了脑袋,一声没吭就走了。”罗儒实在不敢把朱旅长被活活踩死的真相,告诉这个已追随朱旅长数载的老兵。

老油木然地点点头,喃喃自语道:“那还好,没遭罪!”他抽了抽鼻子,眼泪哗地流了下来。

两人沉寂了一会,老油问道:“你下一步咋打算?”

“我要回南京!再和小鬼子干一仗,打死几个算几个。”罗儒望着南京城答道。此刻,这座六朝古都燃起的大火把半边夜空都烤红了。

“想好了吗?”老油问道。

“想好了,我就死在南京。”罗儒淡淡笑着,没有半分的壮怀激烈。

“正好我也是这么盘算的,咱哥俩结伴,先去南京城,再走鬼门关!”老油放声大笑。

中国士兵为了逃生,在江岸上遗弃了大量的武器,轻机枪、重机枪、步枪、手枪、迫击炮,各式各样的武器应有尽有。两人挑了些枪弹,向南京城走去。滞留江岸的士兵见这两人要返回南京同日军拼命,纷纷侧目而视,更有几人聚拢了过来。一名士兵拦住两人去路,对身着军官制服的罗儒说道:“长官,我也入伙!就这么死了我不服!我得拉几个小鬼子一起上路!咱们杀回去!”周围十余个士兵响应,要求罗儒带队杀敌。

罗儒没想到自己去送死还会有人跟着,便说道:“跟着我们,可是要死在南京的!”

另一名士兵说道:“长官,我们现在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终究难逃一死。既然如此,不如和鬼子再干一场,总比窝窝囊囊地死要强得多!”

这些中国士兵如此有血性,罗儒自是十分欣喜,但他心中也有顾虑,遂如实相告:“弟兄们,我虽然是军官,可我是个军医,没什么指挥经验,恐怕不能带领大家作战。”

一名士兵抢着说道:“这不要紧,我们只是不能群龙无首。仗我们自己会打,你告诉我们往哪里冲我们就往哪里冲,死完拉倒!”众人应声附和。眼前这景象让罗儒心头一热,他不再推辞,欣然应允下来。

一辆坦克隆隆驶来,罗儒定睛一看,正是小火轮没能拖走的那辆德国一号坦克。坦克员跳下坦克,走到罗儒跟前说道:“我也跟着你们干!”

“请大家安静一下!”老油上前抱拳作揖,清了清嗓子,说道,“各位兄弟都是不怕死的好汉,我十分佩服。不过有句话还是要说在前面。既然大家伙都愿意跟着这位罗长官,那我们必须做到军令如山,令行禁止。如果不听罗长官调遣,擅自行事,那还不如各打各的鬼子,各逞各的英豪!诸位兄弟怎么想!”

“那是自然!这位长官敢在这个时候往城里面冲,就说明他有种!就凭这,我服他!比那些见着鬼子就吓尿裤子的长官强百倍!有种的长官带我打仗,他咋说咋是,我绝不含糊!”一位士兵高声回应道。众人也纷纷表态,表示绝对服从罗儒的命令。

罗儒郑重地向众人敬了一个军礼。这十余个士兵,虽然有的是中央军,有的是地方部队,但他们眼中都升腾着不屈的火焰。正是这火焰让罗儒觉得,虽然人少,但大有可为。

士兵们整装完毕,罗儒带队出发。然而走出去没两步,他便被绊倒在地上,摔了个嘴啃泥。他回身一看,竟然是那名托孤给自己的女子。她此时早已气绝,身体也已僵硬,但是两个眼睛仍然如铜铃一般,瞪着这慌乱的世间。罗儒蹲在她身旁,想把她的眼睛合上,但试了几次,她依然是死不瞑目。罗儒知道她有未了的心事,于是轻声说道:“我把你的孩子交给了一位非常可靠的军人,他会用生命保护你的孩子。你就放心,孩子不会有任何事情。”说罢,罗儒再次尝试,这一次女子终于闭上了双眼。

此时,天已破晓,一缕曙光从东方的地平线挤出来。一支小队加上一辆坦克,毅然决然地穿过挹江门,冲向南京城内。此时,日军已经开始在城中进行扫荡。

一进城,罗儒就傻了眼。南京城内到处都是人,没进安全区的百姓和溃兵没头苍蝇一样在街上奔跑,寻找着能藏身保命的场所。“如果袭击日军,他们会不会对这些手无寸铁的人下手?”罗儒投鼠忌器,感觉一下子被束缚住了手脚。

坦克目标大,噪声大,容易引起敌人注意,不利于隐秘行动,罗儒遂让坦克兵将坦克隐蔽在一个非常不起眼的角落里,而后众人又用碎砖烂瓦和杂草枯枝覆盖加以伪装。若非离近仔细观瞧,还真发现不了这个旮旯里还藏着个大家伙。

南京城内枪声此起彼伏,从未间断。罗儒疑惑不解,问道:“怎么到处都有枪响?还有部队在同日军交火吗?”

老油侧耳听了一会儿,说道:“这不是交火。只有鬼子的枪响,是鬼子在开枪。”罗儒听罢心里一惊,只觉得后脊梁发凉。

士兵们瞪着眼睛,道出了罗儒的担心:“鬼子不会是在杀老百姓吧?”

罗儒虽然忐忑,但是总觉得日军有言在先,应该不会大规模屠杀百姓的。“他们的司令官松井石根大将,是日本军界数一数二的大人物。他言之凿凿,‘对平民不加侵害’,这总归不能是放屁吧?”他分析道。

突然,不远处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老油听了片刻,道:“这种枪声从没听到过!”罗儒等人循着乱枪声悄悄前进,来到一处空场的外围。空场上似乎在进行庆典,所谓的枪声原来只是鞭炮的声响。一众人隐蔽起来,暗中观察。

空场中间搭着一个简易的台子,台架子上挂着一块大匾,上面写着“南京治安军成立庆祝大会”。二三十个配着短枪的人趾高气昂地在台前站成一圈,将一群手捧鲜花的老百姓围在里面。那些百姓佝偻着身子,吓得瑟瑟发抖。

待鞭炮响尽,一个身材精瘦穿着西服的男子走到台上,清了清嗓子,说道:“今天,十二月十三日,是一个值得所有中国人都铭记的日子!因为今天,在皇军的关心关怀下,南京治安军正式成立了!我是总司令!大家鼓掌!”他自己带头鼓起掌来,不过响应者寥寥无几。见没人鼓掌,他满脸不悦,台下配短枪的人不敢怠慢,上去就对老百姓拳打脚踢,直到都使劲儿鼓起巴掌才停手。

“原来是一群汉奸。”老油愤愤地说道,“这帮老爷们也真有血性,前脚南京让鬼子打下来,后脚他们就蹦出来兴风作浪,真是一点儿时间都不耽误!”

那汉奸头目兴致极高,声音也因为激动而颤抖起来,道:“我们南京治安军是为了日中友谊而创立,因此皇军对我们极为器重!虽说我们今天才成立,但昨天日本人便与我接洽,并给了我们一项非常重要的任务——迎接皇军进城!这可是难得的好机会!现在南京城内新成立的亲日组织很多,所以我们一定要漂漂亮亮地完成这项任务,赢个开门红,让日本人对我们刮目相看!”说罢,他让老百姓站成一排,晃动手中的花束,高喊“欢迎皇军”。他踱着步子在台子上走来走去,不停地要求老百姓“声音再大点儿”、“花儿举得再高点儿”、“笑得再好看点儿”。

突然,纷乱的马蹄声响起。罗儒等人躲在暗处一看,原来是四五十名日本骑兵赶了过来。敌明我暗,正是伏击的好机会,老油问道:“干了他们吧?”士兵们也纷纷拉开了枪栓。

“不行!”罗儒低声说道,“这里百姓太多,如果我们袭击鬼子,鬼子肯定要拿这些百姓开刀。”众人听罢,只得把枪收起来。

日军骑兵队策马狂奔而来,速度越来越快。那汉奸头目一见主子来了大喜过望,更加起劲儿地吆喝:“快!快!皇军来了!先演练一遍,让皇军看看我们的训练成果!”

“欢迎皇军!欢迎皇军!”老百姓们机械地晃动着花束,声音有气无力的。汉奸头目抢过一人的花束,夸张地摇晃起来,嗓门比任何人都大得多。

突然,日军骑兵拔出马刀,径直冲向了列队欢迎的人群。骑兵冲击速度极快,人们躲闪不及,当即便有十几颗人头落地。人群四散惊逃,但根本躲不过骑兵的追杀。骑兵往来冲杀,逢人便砍。不大会儿,空场上的几十人身首异处,尸体被马蹄肆意踩踏,脑袋则滚落得到处都是。这些被杀的人,除了手拿鲜花的老百姓,还有那些背着短枪的汉奸。

罗儒被这突如其来的杀戮惊得目瞪口呆,那名汉奸“总司令”更是瘫坐在地上嚎啕大哭。“皇军,你说你这是干啥啊,都是自己人啊!我们彩排得好好的,想着好好欢迎你们,你们怎么全给杀了!好容易拉起来的队伍,一下子成光杆司令了!”汉奸头目哭得凄切,如丧考妣。

日本骑兵的军官将刀架在汉奸头目的脖子上,他立刻止住了哭声,跪在地上,从怀中掏出一份文件,递了上去,道:“我们正在为仪式做准备,皇军真的是杀错人了!”

骑兵军官看了看那份文件,用生硬的汉语厉声问道:“那你刚才为什么要开枪!”

汉奸头目一怔,懊恼地捶了捶脑袋,说道:“那哪里是枪声,是我们放的鞭炮!我们为了更好地服务皇军,专门成立了‘南京治安军’,我担任总司令。今天是治安军成立的日子,所以放鞭炮庆祝!”

“哈哈哈哈哈!”日本骑兵们在马上笑得前仰后合。骑兵军官擦去眼角笑出的眼泪,将文件扔给汉奸头目,说道:“误会!”而后收起淌血的军刀,调拨马头,带着一众骑兵,哼着小曲悠哉悠哉地离开了。

“现在你看清楚了吗?”老油对罗儒说道,“我们按兵不动,鬼子还是杀了那么多手无寸铁的老百姓。鬼子大老远来中国不是为了普度众生,他们来就是要杀人的,不管我们是不是发动袭击,鬼子都一样会杀人!”

罗儒点了点头。日本骑兵杀人之后脸上那轻松愉悦的神情,在他脑海中挥之不去。日本水兵在争相射杀渡江人群时,脸上也是这副神情。罗儒不寒而栗,杀戮已成为日军的娱乐活动,日本兵非常享受杀人带来的快感。原以为南京沦陷后,百姓只要屈服于日军淫威,便可保全性命,但此刻,强烈的不祥预感扑面而来:南京百姓即将面临的劫难,恐怕远比预想的要深重。

2

集结死士返南京 断壁残垣照肝胆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