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死士>台儿庄鏖战三日 死士营宁死不退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台儿庄鏖战三日 死士营宁死不退

小说:死士 作者:晓天 更新时间:2018/11/1 10:56:58

反坦克炮用完了,剩下的战斗只能用人命往里面填了。“谁组织人手,用炸药包把那些坦克给炸了?”罗儒喊道。

“我!”三个连长异口同声地回答道。

新上任的三连连长、共产党员郝大伟向前一步说道:“罗营长知道我们共产党员的身份,不仅没有把我们交给孙掌财等人,反而下大力气保护我们,让我们有机会上战场杀日寇,国军中像罗营长这样深明大义的军官并不多见。作为三连连长,斗胆请求罗营长再成全我们一次,把这个艰巨的任务交给我们连,一来报答罗营长的知遇之恩,二来让日本鬼子和瞧不起共产党的人都瞧瞧,我们共产党人的本事可并非只是做做政治工作,打起仗来也血性得很!”罗儒听罢,点了点头。

“三连共产党员突击队集合!”郝大伟喊道。六十多人闻声沿着战壕匍匐过来,罗儒吃惊不小,没想到三连的共产党员会有这么多。

“同志们,我们的任务是炸掉鬼子的坦克。每十人一组,以分散队形冲击,钻到坦克车下面拉响炸药包!现在开始准备!”郝大伟冷静地说道。包括郝大伟在内的六十多人将事先准备好的炸药包缠在身上,前胸一个后背一个,又将导火索攥在了手里。他们面色平静,不慌不忙地整理着身上的炸药包,仿佛要去执行一个再平常不过的小任务。他们对死亡的从容与决绝,让罗儒深觉震撼。

“手榴弹掩护!”罗儒高声喊道。投掷手榴弹是死士营的拿手好戏,曾被抗日报纸盛赞完胜日军的掷弹筒。雨点般的手榴弹被扔了出去,划出长长的弧线后在坦克周围爆炸,轰起数丈烟尘。跟在坦克后面的日军被炸得猝不及防,倒地毙命者难以计数。

“第一组,上!”郝大伟喊道,十个人背着炸药包的士兵冲了出去。日军虽然慌乱,却仍然凭借强大的火力阻止中国士兵靠近,那十人先后中弹,倒在血泊之中。

“再上!”三连长郝大伟高声吼道,又有十个人冲了出去,但仍全部被日军打死。

折损了二十人却连一辆坦克都没有打掉,气得郝大伟将钢盔摔在地上,喊道:“都瞪大了眼睛,看好我是怎么炸坦克的!第三组,跟我上!”

“你死了三连谁来带?”铁锤一把将窜出战壕的郝大伟拉了回来。

郝大伟紧了紧身上的炸药包,笑着说道:“我们三连没孬种,都是一心打鬼子的真汉子,所以随便拉出来一个就能当连长!”

“上!”郝大伟高喊一声,跳出了战壕,这组士兵也跟着冲向了日军坦克。

郝大伟步伐极为灵活,左突右闪,时而翻滚时而跳跃,日军虽不断开火,但子弹都“噗噗”打在了他的身后。突然,在距离坦克不远的地方,郝大伟一个趔趄栽倒在地上,抽动几下后便没了动静。正当众人都以为他已牺牲时,他突然又“活”了过来,如蜥蜴一般手脚并用地飞速爬进离他最近的坦克下面,拉响了炸药包。一声巨响后,那辆坦克侧翻在地,车底被炸出一个大窟窿,郝大伟也只剩下了下半截身子。一同冲出去的士兵们纷纷效仿,身形漂移不定,脚步忽左忽右,令日军射击难度骤然增加。但即便如此,他们也只有一人成功炸掉了坦克,其余皆无功殉国。

下一组士兵走到战壕边,做好了出击准备。“上!”其中一名士兵喊道,这组人便冲了出去。“上!”又有十人冲向日军。“上!”再次冲出去十个人。“上”的口令一次次响起,爆炸声也一次次在坦克群中炸响。

一个年轻的士兵即将在下一组去炸坦克,他身体前后挂着两个与他瘦小身材毫不相称的巨大炸药包。他因为恐惧而面色惨白,两腿也在不停地发着抖。突然,这个年轻士兵跪在战壕里,“咚咚咚”磕了三个响头。“娘,儿子不能给您尽孝了!”他扯着嗓子大声高喊,仿佛期待着声音能飘到遥远的家乡去。“上!”口令响起,那个年轻士兵抹掉眼泪,起身跳出了战壕。没多久,坦克群里传来了此起彼伏的爆炸声。尘土飞扬,遮天蔽日,罗儒看不清那个年轻士兵是否炸掉了坦克,但却知道,一定有一声爆炸是属于他的。

此时的罗儒,已不知道炸掉了多少辆坦克,他的脑中回荡着那一声声“上”,这是进攻的号角,也是生命的绝唱。

“咱们连的共产党已经死完了,咱们不是共产党也要接着上,让小鬼子知道死士营和咱们三连的厉害!”三连的士兵高声喊道。

“上!”口令再度响起,士兵们背着炸药包前赴后继。不到半个小时,三连已经损失了一百多人,却也炸掉了日军十多辆坦克。平均用十条人命换一辆坦克,对于重武器匮乏的中国军队这算是相当不错的战绩,但罗儒依然心如刀绞,心疼那些被炸得粉身碎骨的兄弟。

“营长,鬼子开始撤退了!”铁锤高声喊道。果然,日军步兵如潮水般退了回去,坦克也一边开火一边后退。

下一组正准备冲出去的士兵,扭头盯着罗儒,问道:“还炸不炸了?”

“不炸了!咱们死得太惨太多了,鬼子都撤退了,咱就不炸了!”铁锤抢着说道。听罢此言,那十个准备赴死的士兵收住了脚步。虽然他们极力掩饰,但脸上仍然写满了死里逃生的喜悦。

“继续炸!”罗儒说道,“鬼子的坦克还剩下近二十辆,如果放他们回去,这些坦克还会参与下次进攻,会给我们造成更大的损失。我们必须炸得他们再也不敢出动坦克!”说话时低着头,不敢直视士兵们的眼睛。正当他们为绝处逢生而满心喜悦之时,又毫不留情地再次将他们推入死亡的深渊,那种绝望罗儒想都不敢想。

“上!”那十个士兵冲了出去,留给罗儒的是坚毅而决绝的背影。

此后,又有几波士兵冲向日军坦克。最终,日军二十多辆坦克被炸毁,剩余的几辆也是非残即伤,狼狈地逃了回去。

战斗暂时告一段落,死士营着手寻找殉国士兵的遗骸。然而,牺牲了二百多人,却只捡回来许多断臂残肢。“都被炸碎了,找不全了。”士兵们哭着说道。

一个小时后,日军再次对死士营阵地发起了冲击,果然这次只有步兵,没有坦克协同作战了。“弟兄们,鬼子没有坦克了,这是三连的弟兄用命给咱们换来的!不能让他们的血白流,咱们狠狠地打!”罗儒高声喊道。

这支抱着旅行心态的日本陆军王牌板垣师团,原本丝毫未将眼前这支中国杂牌军放在眼里,不想却阴沟里翻了船,将宝贝坦克折损殆尽,因而恼羞成怒杀性骤起,大声嚎叫着发起了不计损失的亡命冲锋,发狂般一波接一波地连续冲击死士营的阵地。

死士营轻重机枪一齐嘶吼,子弹和手榴弹铺天盖地而来。日军一片一片地倒地毙命,但冲锋势头没有半分削减。那些受伤的日本兵拒绝医治,而是挺身射击,至死方休。日军猛冲猛打一个多小时,阵地前遗留下厚厚一层的尸体,大量涌出的血液竟让原本干燥的土地变得泥泞起来。

死士营虽然也杀红了眼,但面对如此凶猛的攻击却也只有招架之功,伤亡十分惨重。罗儒心急如焚,他想将伤员送回台儿庄内的医院,但眼下阵地处处吃紧,防线随时可能被日军攻破,根本抽不出人手将他们抬下火线。伤员也懂得营长的难处,都静静地躺在战壕里,眼看着自己的血一点点流干,一声不吭地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日军掷弹筒打出的榴弹在死士营阵地上遍地开花,弹片四处飞溅,杀伤威力极大。二连长夏虎勇猛异常,架着机枪猛烈扫射,很快便成为日本兵的攻击目标。一连串榴弹落在夏虎身边,他的副射手当即阵亡,他自己也倒在了血泊之中。

昏迷了片刻,夏虎摇摇晃晃坐起身,回了回神,伸手去捡机枪,这时才发现自己右手被炸飞了三根手指,剩下的那两根手指也被炸断了,仅有一点皮肉连接着。“娘的,这手算是废了!”夏虎骂道。他将那两根断指从手掌上扯了下来,扔到旁边。

他用左手架起机枪继续射击,然而打了没几枪便觉得自己肚子不对劲儿,低头一看,肚皮竟被弹片划开了一条长长的豁口,皮肉外翻,白色的肠子在里面蠕动着。“娘的,这回整个人都废了!”夏虎苦笑着说道。

几个士兵要将夏虎抬下火线,不想却被他一顿臭骂。“你们这不是为我好,是坑我害我!我伤成这样有的治吗?死是一定的了!我死之前不多杀几个鬼子捞捞本儿,跑后方去干什么?你们是想憋屈死我吗?”夏虎一边说着,一边驱赶那些试图把他抬下火线的士兵。

夏虎直起身,站在战壕里,架起机枪猛烈扫射。没多久,机枪强劲的后座力便将他的肠子从肚子里震了出来。他不管不顾,直到肠子快流到了地上,才一把抓起肠子塞回肚中。可没过多久,肠子又被震了出来,他便再将其塞回去。如此反复数次,夏虎嫌影响自己射击,竟不再理会肠子之事,索性就让它垂在体外。

二连的士兵将夏虎的情况报告给罗儒,罗儒赶忙奔了过来。来到二连阵地,罗儒见到夏虎抱着机枪猛烈射击,他白花花的肠子正悬在体外,随着机枪的后座力一起抖动。此时,夏虎也已支撑不住,晃晃悠悠地栽倒在地。

“兄弟啊,你受罪了!”罗儒抱起夏虎说道。

“不打紧。我这机枪至少‘突突’了一百个鬼子,怎么样营长,打得不赖吧?”夏虎见到罗儒,赶忙说道。

“你打得真好,你们二连打得也是真好!”罗儒说道。

“营长,那我求你个事,你把我的死士营袖标还给我吧!”夏虎翕动着毫无血色的嘴唇哀求道。死士营建立之初,罗儒为正军纪,剥夺了夏虎的袖标。

“好!”罗儒从兜里掏出死士营袖标,给夏虎佩戴好。

“这下可好了。”夏虎摩挲着袖标,微微一笑,闭上眼睛,咽了气。

战斗持续了整整一天,枪炮之声直到夜色深沉方才止息,未得片刻休息的死士营也终于得以喘息。他们虽然打退了日军十余次进攻,但自身伤亡亦十分惨重。士兵们草草地裹了裹身上的伤口,便抱着枪七倒八歪地蜷缩在战壕中呼呼睡去。

虽然只打了一天,但战斗之激烈和伤亡之惨烈已让罗儒大为震惊。“哪里架得住这么死人!如果明天还这么打,真得求雷师长把死士营撤下去了!”他心里嘀咕。

第二天,依旧是白热化的鏖战。日军如潮水般攻过来,遭到阻击遗尸遍野后又如潮水般退去,没过多久又会以更加迅猛的势头扑来。日本军人在死,中国军人也在死。直到夜幕降临,士兵们才腾出手来处理自己的伤口。他们痛苦的呻吟如千把利刃地扎进罗儒的心里,看着战壕内横七竖八的尸体和伤痕累累的士兵,他坐不住了。

“这仗就是绞肉机,这么死人谁受得了!我得找雷师长说说,要撤下来休整一下,哪怕一天也好。”罗儒嘴里嘟囔着,起身向战壕外走,然而走出去没多远他又停了下来。犹豫了许久,罗儒最终决定不开这个口。

第三天,日军攻势有增无减。死士营此时已死伤三分之二,全赖幸存将士苦苦支撑,才勉强守住了阵地。此时的罗儒反倒释然了,他知道自己这营人明天就要打光了。

夜晚,罗儒将几个士兵骨干叫到了身边。军官差不多死完了,他只能向士兵骨干布置次日的战斗任务了。忽然,雷师长跳进了战壕,道:“你们打得很辛苦!有什么想法没有?”三日没见雷师长,他竟然一下子老了很多。

罗儒起身敬礼,说道:“没想法。”他也想让死士营撤下去休整,但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他知道仗打成了这样还没有把自己换下去,是因为雷师长手里面确实没有兵了。

“说一说你下一步作战计划?”雷师长问道。

“没计划。咬牙顶着,死完拉倒!”罗儒苦笑着回答。

“你小子真有种啊!其他人一天打八百个电话要求撤下去休整,你们死士营伤亡这么大,你竟然还敢说顶着!真是有种!”雷师长给了罗儒一拳,大笑着说道。罗儒苦笑,没有做声。

雷师长点着了一根烟,道:“你们营打得好,守住了台儿庄的北面阵地。但其他方向的阵地失守了,已经有部分鬼子攻入台儿庄了。因此,你营没有必要继续在城外坚守了。现命令你营立即撤入台儿庄,同敌人展开巷战!”

罗儒敬礼领命,随即问道:“这巷战怎么个打法?”

“咬牙顶着,死完拉倒!”雷师长回答道。

罗儒接着问道:“当初说咱们死守台儿庄牵制日军,汤军团则乘机从日军侧后发起攻势,前后夹击围歼板垣师团。这都过去三天了,台儿庄的守军都要打没了,怎么还不见汤军团的影子?”

“不要指望他了。”雷师长无奈地说道,“汤军团在奔袭台儿庄的途中被鬼子拦住了,现在也在苦战之中,能不能冲过来还不得而知。我们只能靠自己死守台儿庄了。”

罗儒点点头,心中没有激起一点沮丧和失望。三日来的血战让他确信台儿庄一定会成为死士营全体将士的殉国之地,即使汤军团最后赶了过来,死士营也早已拼光了。

死士营借着茫茫夜色,撤出城外阵地,进入了台儿庄。“弟兄们,我们即将在城内同鬼子展开巷战,每一间屋子都要同鬼子争夺,就算是茅房也要让鬼子付出代价!台儿庄是死士营的坟墓,你我兄弟今日共赴黄泉!”入城后,看着全营仅剩的二百多号人,罗儒振臂高喊。

“杀!杀!杀!”士兵们高声回应。二百多人随即散于民房之中,开始为天亮之后的巷战做准备。

0

台儿庄鏖战三日 死士营宁死不退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