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祭红颜昭君怨>十一、风满楼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十一、风满楼

小说:祭红颜昭君怨 作者:逆流而歌 更新时间:2019/2/15 9:53:53

十一、风满楼

  云南省省会昆明,一座有私人武装日夜巡护的宅邸里一个管家模样的老头将一封电报交给了正在后花园凉亭中听戏曲身着紫貂端罩的老者。

  端罩是清朝官员礼服中的一种,也就是朝廷官员冬季穿着的朝服、吉服袍外面的裘皮外褂。在等级森严的封建王朝瑞罩是根据官员的品级高低制作的,所以不同品级的官员其所穿着的端罩的质地也各有不同。按清朝《大清会典》中的规定,制作端罩的材质有黑狐、紫貂、青狐、貂皮、猞猁狲、红豹皮、黄狐皮等很多种。又按其质地、皮色的好坏及其里带的颜色等内容,又分为八个等级,以此来区别穿着端罩者的身份、地位的高低尊卑。

  在清朝只有皇帝和皇太子才有资格穿着紫貂,求他的就算是皇子、阿哥,他们也都只能穿着黑狐皮。不过现在已是民国,大清的最后一个皇帝宣统帝爱新觉罗·溥仪也都只能龟缩在故宫的一个角落继续着他的小朝廷,对这远在西南边陲的云南,溥仪的小朝廷既看不到,更管不了。

  这里并不是要说那老者穿着紫貂端罩违反了什么,而是现在是农历五月,正值仲夏,中国民俗认为农历五月是为毒月,而端午又是九毒日之首。现在离端午也只有三四天,昆明虽然气候宜人号称“春城”但是这几天的天气还是变得有些许的炎热了。但是这个老者却仍然穿着着冬季过冬的貂皮,这显得十分怪异。

  “老爷,二公子来电文了。”那老头说着便将手中的电文双手递给那个老者。

  那老者也没打算伸手去接,只是淡淡的说到:“老杨,电文里是什么内容?交代他的事情都办妥了吗?”

  那个被称为老杨的老头迅速浏览了一遍电文开口到:“老爷,二公子已经按您的指示拦截了沈家千金,本来一切都很顺利,只是后面突然杀出了一个当地的猎户将沈子汐救走,但在二公子他们的追捕下沈家千金和那个猎户却都跳崖了。”

  “跳崖了,也就是说人没抓到;那东西呢?”那名老者蹙了蹙眉到。

  杨管家低了低身子:“东西也没找到,应该是和沈家千金一起掉下了悬崖。”

  “哼,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老爷你现在就去发报给他,三天之内查不到线索找到那东西就让他滚回来吧,省得他在那里花天酒地,给我丢人现眼。”老者说完后就示意老杨退下去。自己则闭上双眼继续欣赏着旁边播放的戏曲。

  老杨闻言微微的弯了一下腰转身就急匆匆的去拍电文了。

  正在极边腾冲泡温泉、玩赌石、花天酒地的钮家二公子看到老头子从省城拍来的电文就知不妙,然后立刻让人去把全权负责这件事的赵副官找了回来。

  两个多时辰后,赵副官就骑马匆匆的赶来面见善琪道:“不知公子着急找我过来是为何事?”

  钮家二公子将桌上的电文扔给赵副官后说到:“老爷子已经发怒,不是我说赵副官你是怎么办事的?就让你去抓一个人,还给了你重金让你去联合当地土匪联手劫道,就这样你居然还让沈子汐给跳崖了?”

  “公子教训的是,是属下无能。”赵副官虽然口上这么说,但心里却并不是这样想的。他钮家二公子钮钴禄·善琪从小就被公是一个只会吃喝嫖赌的公子哥,这次到这极边来执行这个绝密任务不知道他是抽什么风偏要跟着来,但一向阴狠的老爷子这次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还同意了他的胡闹。这一到腾冲他就迷上了腾冲的温泉、赌石和美女,然后他就什么事也不管了,还美名其曰让赵副官全权负责,遇事自己直接裁决、不必请示以免耽误了时机。

  可这就苦了赵副官了,本来从省城来时老爷子拨下了大量的活动经费让他们收买断壁山上的土匪头子草上飞,让他们协助堵截沈子汐。但是到了腾冲后善琪就将大部分的活动经费据为己有,赵副官拿着剩下的钱和枪支武器去贿赂草上飞,结果连草上飞的面都没有见到就被山上的小妮子把他羞辱了一番,将他的钱和枪支弹药扣下、后直接把他赶出了山门。

  没有办法的赵副官只好冒险去找了这腾冲附近名声最差的劣匪、即臭名昭著的马大胡子,在赵副官自己的大放血后马大胡子很快就接受了赵副官的请求。赵副官虽然很是心疼,但是为完成任务还是和他们联手行动了。

  现在人是劫了,但是东西却没有找到。如果现在回省城老爷子一追究,善琪这个二世祖一定会将所有的责任都推给自己,到时候自己一定吃不了兜着走。赵副官在心里盘算着各种可能,接着他突然眼神一沉,好似下定了什么决心。

  “公子,有件事我还没来及向你报告,他们跳崖后我留了个心眼我派了俩人在悬崖边监视,我回来前那俩人刚刚回来报告沈家千金被一群猎户从崖底救起来了,但是因为猎户人太多他们没有敢紧跟,所以并不知道是附近那个村镇的,但只要我们找到那个村镇联合马大胡子血洗其村镇,就一定能抓住沈家千金,那任务就能完成。”赵副官向前走了一步说到。

  “你确定沈子汐还活着?”善琪摸了摸下巴问到。

  “回公子,活着,但应该是受了重伤。”赵副官回答。

  “好,就照你说到办,那此事还是由你全权负责。我在此坐等你的捷报了。”善琪说完就从梦红楼后花园走回了头牌依芝的房间。

  赵副官看着善琪的背影冷冷的一笑,但随即便又恢复了常态快步便离开了梦红楼。

  与此同时腾冲县县城内,县政府会议厅内县长朱万顺将手中的电文缓缓的看了一遍后说到:“在坐的各位同仁应该都知道昨天城外断壁山官道附近发生的那场惨烈混战了吧?那你们现在就再看看这封电文内容。”

  在坐的众人也都是官场摸爬滚打的老手,在看了电文内容后都是一惊,因为这是一封由云南省会昆明直接发来的电文。看完后众人却都不发一言,他们一个看一个的都在各自打着自己的小算盘。

  过了一会腾冲城防团团长陈康开口到:“以官道现场的交战情况及武器配置来看,被劫车队应该就是沈小姐的车队,他们应该持有一挺轻机枪,但就算是这样他们还是几乎被全歼了。这不是附近的土匪随随便便就可以做到,除非是几股土匪联合劫道,再或者就是有外来势力介入。对了现场还留有一张字条上面写着‘过山不敬神,草飞代罚之’。现在沈小姐失踪,省府又直接来电文相催,等几天后沈家长公子沈子武从缅甸密支那回来,到时候我们就会更加的被动了所以现在我们必须要做出行动,不然等省府和沈家怪罪下来,在座的各位怕是都要回家养老了。”

  与会的众人都点了点头,一个白胡子老者道:“那以陈团长的意思我们该怎么办?”

  说话之人是城里有名的乡绅,其早年曾是一马帮的马锅头(即马帮的负责人,领头人),现虽已退休,但在极边的茶马古道上仍有很大的号召力。

  陈康对着那白胡子老者微微点头后说到:“现在我们应该兵分两路,一路全力寻找沈家小姐,另一路探查附近所有土匪近日的行踪,一旦确定是哪个山寨做的立刻聚而围歼。”

  在陈康说完后,众人都看向了朱万顺。

  朱万顺见状沉思了一下开口说到:“陈团长说的在理,但我觉得我们应兵分三路,第一路如陈团长所说全力寻找沈家小姐,第二路查找近期腾冲所有的外来力量,第三路将字条带给草上飞并向他说明情况,到时候不管是不是他,他都会帮我们找到真凶的。”

  众人点头称是,然后便依次分工而去。县城戒严、城防团全员备战,腾冲城内一时间人心惶惶。

  

0

十一、风满楼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