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都市>繁花>第一章:山村血案(1)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章:山村血案(1)

小说:繁花 作者:金蝉 更新时间:2018/8/18 10:10:59

今天才报到,凳子还没有坐热乎,就接到了旮旯屯发生血案的报告,刚刚被录取成为一名**的邵梦,连同其他四个也是今天刚报到的**,在组织部长老董的带领下,火烧屁股一样赶赴旮旯屯。

组织部长老董是他们这几个刚刚才报到**的临时领导,邵梦是一位有着西部支教锻炼的女大学生,今年又经过了严格的省考录为了青山市一名**,录取报到的第一天,正赶上青山市农村村委会改选。

青山市是一个县级市,又是一个农业大市,每三年一轮的村委会选举是青山市的头等大事,从上到下压力山大,是所有工作的重中之重,报到的那一天,市委所有干部都下乡监督选举去了,人事局原本留有一位副科长接待邵梦她们报到,却又临时有事被组织部长老董临时派出去了,市委实在又找不到干部,市委组织部长董卓就在人事局临时接待邵梦她们这批**的到来。

可邵梦她们到青山市报到那天还真是出事了,一个叫旮旯屯的村庄发生一桩恶性案件,两位村长候选人打起来了,发生了流血冲突,而且还可能打出了人命,董部长接到了报告后,情况紧急,市委几个领导都下乡去了,市委又必须在短时间内赶到现场处理此事,眼下的市委就剩下那个看大门的大爷,所以组织部长董卓责无旁贷就带领邵梦这批刚刚报道的**赶赴旮旯屯。

旮旯屯是一个依山傍水的小山村,二百多户人家,人口不过千人。邵梦她们赶到了旮旯屯的时候,公安局早已在现场拉起了警戒线,勘查取证工作已经到了扫尾阶段,打人的犯罪嫌疑人早已经被带走,伤者也已经被送往了医院,生死未卜,院子里的水泥地上,仍然残留着腥红的血水,现场的血腥味很浓,邵梦是第一次闻到血腥味,就不可抑制地呕吐起来,组织部长老董不满地瞪了邵梦一眼,邵梦就急忙捂着嘴巴退出院子,到没人的角落大声而又不间断地呕吐起来,翻江倒海那种,直吐得天昏地暗,把胃里的黄水都吐了出来了才罢休!

打人的凶器不是枪,不是刀,而是农民做农活最常用的铁锨,铁锨是打人者顺手拿起的一件凶器。被害人横在地上抽搐了几下就不省了人事!

被害人是被铁锨拍花了脑袋,脑袋都变了形,是脑袋开花的那种,这是对峙双方谁都没有想到的后果,惨烈的情景,当时就惊诧了对峙双方所有的人!

人命关天,杀人偿命,这可不是好玩的事情。对峙双方人发热、发胀的头脑看到了流血,立刻得到了降温,一下子全都清醒了过来,对峙双方所有的人全都冷静了下来!

有人报警,有人哭嚎起来,刚才还在争执的“理”,迈不过的坎,瞬间变成了一文不值的鸡毛蒜皮!

伤者的名字叫黄二虎,是现任村主任黄石臼的二儿子。

村长黄石臼是只狼,旮旯屯公认的狼,山中惹不起、又躲不过的一头土狼。

土狼黄石臼生了三个儿子,分别叫黄大虎、黄二虎、黄小虎,一狼生出三虎,这在旮旯屯是谁都惹不起的主,更别说他们黄家在旮旯屯又是第一大姓,族人人口占全屯百分之八十以上,黄石臼今年的选举还要连任村主任,任何人不得跟他争夺,除非不要命的!

黄石臼在村里公开的场合就是这样说的,可有一个人就不信这个邪,旮旯屯的命运凭什么就要掌握在他黄石臼的手上,黄石臼已经连任了六年的村主任,六年旮旯屯山河破碎,老百姓的生活不但没有提高,反倒比以前更苦了,这个人叫刘常顺,刘常顺发过誓:“只要大伙选举我,我就是被人打破了脑袋也要当这个村主任,一定让大伙过上芝麻开花节节高的好日子!”

真有不要命的,刘常顺要当这个旮旯屯的村主任,一条命都置之了度外!

刘常顺的名字起得好,可命运常常跟他作对,好像从来就没有顺利过。念书的时候考大学,分明是班级的尖子,考名牌大学师生们都对他寄予厚望,却因为零点五分之差,没有达到当年进大学的分数线,没机会跨进大学的校门,成了远近闻名的大学漏子。

刘常顺高中毕业被陶镇中学聘用做过三年的代课老师,课教得犇犇好,受到了学校家长的好评,他所任教的班级全镇升学率最高,年年被评为优秀教师,三年前教师队伍调整,教师资质必须是本科或师范毕业,要有正规的大学毕业证书,刘常顺没有辙,只能下岗走人,回家种地。教学三年的好处就是娶回了陶镇一个漂亮的姑娘做媳妇,生了一个很帅气的儿子刘洋,眼下大学刚刚毕业待业在家。

刘常顺是旮旯屯的一个文化人,写一手好书法,过年过节写门对、写春联,旮旯屯好多人都找他写。刘常顺在旮旯屯很有人缘,又为人和气,有求必应,是村民眼中公认的“大好人”。

可“大好人”的日子并非就是好过,最让他气不过的是自己的**子口粮田,因阻碍了黄石臼他们取土,挡了他们的财路被黄石臼强制收回,并且不给一分钱的补偿,想种地就在山上给了一块撂荒多年山傋薄地,爱要不要,刘常顺当时气不过就一句质问:“没有王法了?”

黄石臼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告诉刘常顺说:“在旮旯屯我就是王,我就是法,不信你去告试试,识几个破字,教了两天学有什么可得瑟的?”

教学识字倒成了错?刘常顺就真去告了,就不信天下找不到一块说理的地方。可刘常顺几次上告,没有一次顺利过,还真没有找到说理的地方,每回都被派出所协警抓了回来,等待他的都是七天半个月的拘留,再告再拘留,没有一点商量的余地,因为他影响了社会的稳定,原来他的住处被监视了,一举一动都在黄石臼的掌控之中。

刘常顺就因为这事把黄石臼惹怒了,从此在村里黄石臼处处跟刘常顺过不去,给他小鞋穿,因此遇上了三年才有一回的村民选举,刘常顺要绝地反击,这一次说什么也要当这个村主任,把印把子夺过来,把本属于村民的财富还给村民!

刘常顺因此就成了黄石臼在旮旯屯竞争村主任的死对头了。黄石臼这多年在旮旯屯倒行逆施,把从前大集体时留下的财产分净卖光,把卖到手的钱中饱私囊,给自己盖了豪华的别墅楼房,出入坐上了奔驰车,旮旯屯里还冒出了几个私营企业,这些私营企业没有一家不姓黄的,而且这些私营企业不是卖石头的采石场,就是卖土的采土公司,卖的土据说是什么稀土,在中国不值钱,白菜价,到了外国人的手里可卖老钱了,导弹飞机离不开它。私营企业,卖什么都跟旮旯屯的老百姓没有一毛钱的关系,私营企业家的光荣扁他们挂上了墙,卖石、卖土所有的钱装进了他们自己的口袋里,却把所有的污染留给了旮旯屯的老百姓还有他们的后代,为了子孙后代赖以生存的环境,村民们希望黄石臼下台的呼声很大,为此黄石臼也不是不知道,也清楚地感到了自己的执政危机,因此这一年的村民委员会的改选,关系到了黄石臼的所有私营企业的生死存亡,黄石臼就是不失一切手段,也要保住这含金量极高的村主任宝座!

选举那天,原本大会议程定为村委会选举大会上午就结束,就得票的多少来说,刘常顺以绝对的优势胜出,村主任的位置毫无悬念的就是刘常顺的。可黄石臼和他的一帮人不等唱票结束,就大闹会场,叫嚣选票舞弊不公平,今天上午的投票结果必须作废,择日再选,而镇上监督选举的吴副镇长明显偏袒黄石臼一方,也即时宣布投票无效,择日另投,吴副镇长破天荒这天中午饭没有在黄石臼的别墅楼里吃,回了镇上,竞选的双方也都各自鸣锣收兵,各自回家继续备战。刘常顺和他的支持者们很自信,就是再选一百次也是刘常顺的,也不会是他黄石臼,黄石臼不得人心,人心向背,就是他们黄姓的本家人都不投他的选票,黄石臼一直在调节战术,好像备战的双方都把这次选举演变成了生死较量,但还没有到了擦枪走火的地步,双方都像一个火药桶,谁都不怕谁,事情到了这里应该说双方还都是克制的,并且是相安无事的!

回到了自己的别墅楼,黄石臼却怎么也咽不下这口气,这多年他黄石臼在旮旯屯要风有风、要雨有雨,何曾受过这等窝囊气,山珍海味都提不起他的胃口,原本一日三餐都要拎起来的银质小酒壶几天中午都不提了,没了兴趣,作为黄家的长子黄大虎提起银质小酒壶又要给黄石臼斟酒,黄石臼不喝,收起酒盅握在手上,黄大虎说:“爸爸,这是你最喜欢喝的陈年茅台,你就喝点吧,我们也犯不上跟那些屁民生气!”

黄石臼不是生那些“屁民”的气,也确实犯不上,是生那个吴副镇长的气,虽说今天上午说话还是偏袒他黄石臼,可精心为他准备的酒席却不来吃了,就是不给他黄石臼面子,看他黄石臼的村主任位置保不住了,也落井下石甩开他回镇里去了,黄石臼就是这样认为的。因此,黄石臼心事重重没了胃口,也没了酒兴,还瞪了大虎一眼说:“今天就是玉皇大帝喝得琼浆玉液,我也喝不下,不喝!”

黄石臼想起今天上午选举的事,村民们扬眉吐气的样子,怎么想都很生气,就把手里的酒杯高高举起来狠狠地摔在地上,酒杯当即就在地上碎了个稀里哗啦。就在这酒杯的摔碎声中,黄二虎一下就跪倒在黄石臼的面前,说:“爹呀,你养二虎这么多年,二虎一直都是吃你的,喝你的,从来就没有正经为爹做件像样的事情,我今天就决定做一票,有了这一票,我敢保证爹爹这村主任的宝座从此就没有人敢再惦记!”

9

第一章:山村血案(1)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