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都市>灰色猎人>第十四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四章

小说:灰色猎人 作者:三月天中 更新时间:2018/9/17 22:35:50

第十四章 金家(一)

这天夜晚,汪天宇他们针对大院的改造方案又重新好好计划了一番,和章叔、强子、东子在一起又重新计划、商量了很久。

经过饭店的事情之后,他们这才意识到能攻、能防的重要性,他们经过认真、清晰的知道,这个大院就是兄弟们的家,如果敌人再来袭击,无论来多少人,这里都要变成他们的噩梦,这是天宇和章叔、强子、东子他们内心唯一不变的想法。

就是,绝不能再让饭店的悲剧重演。

这天夜晚,汪天宇忽然接到一个陌生电话。

“汪天宇,饭店的事情我都知道啦,这是他们一贯经常使用的手段,你把你那两个兄弟叫回去吧,我很好,暂时他们还伤害不了我,真的,谢谢你,但你自己以后处处也要小心一点。”孤狼用低沉的声音说道。

“好。孤狼。”汪天宇接到孤狼的电话一点也不意外,只是淡淡的说道。

挂完电话,这一夜,汪天宇一觉睡的很长时间,从饭店出事之后,他就没有睡安稳过。

夜晚,桂圆小区。

金龙回到家里,悄悄打开房门,换下衣服和鞋子,小心轻轻的向房间里面张望,看见妻子麦惠在厨房正在做饭,儿子金亮正在他房间里做作业。

金龙悄悄来到厨房从后面温柔地抱住妻子的腰,把脸贴在妻子麦惠的秀发上,心疼地看着妻子,她还要上班,还要照顾儿子亮亮和家。

“今天怎么有时间回来这么早”。麦惠一边炒着菜,一边轻声说道。

妻子麦惠知道金龙作为中州市特警支队的支队长,每天都是忙着训练、执勤、巡逻,从不按点回家。有时候她和儿子睡着啦,金龙才回来,有时候天不亮他又走啦,她自己又是医院的护士,所以家里的一切、儿子的一切基本都是靠她,所以她经常要调班、请假,科室主任还经常说她,没办法,家重要、儿子重要、老公也重要,她不能没有他们,从嫁给他十几年来,麦惠也已经习惯啦。

“嗯,今天没任务,就回来陪陪你和儿子。”金龙用脸贴着妻子的耳朵,慢慢磨蹭着,他知道这么多年来,他确实很少陪妻子和儿子,家里的一起他都很少过问,甚至可以说他就没有操过心,他所有的一切都属于特警队,属于他心里的那份职业,从心里来说,他愧对妻子和儿子,但他又不善于表达,很多心里的话不知道该怎么说。“明天星期六,我陪陪你和亮亮,咱爸想亮亮啦,让明天过去一起吃饭。”

“好,明天上午陪我们去商场转转买点东西。你去看看儿子吧,一会吃饭。”麦惠心里也很高兴,她虽然支持和理解丈夫的工作,但心里也希望丈夫能够经常在家里陪陪她和儿子。

金龙吻吻妻子的脸,来到儿子的房间,推开儿子的房门,儿子正聚精会神的写作业。

“爸爸,今天回来这么早。”儿子金亮亮看见爸爸金龙,高兴地大声喊道,一下跃起,跳起来抱住金龙的脖子,对于爸爸,他和妈妈有着一样的心情,就是爸爸很忙,每次爸爸回来,他已经睡着,当天醒来时,爸爸已经上班走过啦,亮亮现在已经九岁啦,小学四年级,长的也很魁梧、结实。

“来,把爸爸上星期教你的一套组合拳打给爸爸看看。”金龙搂着儿子,亲亲儿子,笑着说道。

亮亮点点头,两个人来到客厅,亮亮扎开马步,打一套拳给爸爸看。

“好,来,向我攻击。”金龙摸摸儿子亮亮的头说道,“练拳切记花架子,一定要注重实战,有时间我再教你一些攻击和防守的拳法,你自己要牢记,要经常的练。”

亮亮点点头,伸出拳脚快速的向爸爸金龙击来,金龙一边防守,一边指点儿子。

“洗洗手,吃饭啦。你们爷俩啊,见面就是打拳。”麦惠已经把饭端出来,笑着看着他们爷两个人,摇摇头说道。

“嗯,我要向爸爸一样,保护国家,保护人民,最重要的是可以保护妈妈。”亮亮收起拳脚,拉起爸爸的手一起去卫生间洗脸。

麦惠望着金龙,金龙也望着麦惠。

这一刻,麦惠心里是真正开心的,没有丝毫的委屈,金龙对她好,儿子对她好,女人做到她这个份上,虽然有些累,但她心里很知足。

这是一处很大的四合院。对着大门的主房是一栋三层小楼,两侧是两栋两层楼房。院里一侧种很多的花草,中间是一颗很大的石榴树。

树下有一个石桌子,桌子傍边坐着一位老者。他就是金来福,也就是金龙、金虎、金豹的爸爸。

金来福眯着双眼,一个手里拿着两个钢球,不停的旋转,另一只手的手指轻轻敲打在石桌的边缘。

一个人三十多岁的中年人从屋里走出来,走到金来福的身边。

“老爷,三个少爷的电话都打过了,他们都说回来,那我们是在家里吃饭,还是去饭店里?”。

“ 鬼影。还在家里吃吧,有家的气氛。”金来福慢慢的说道。

“是,老爷。我去准备。”鬼影点点头转身轻轻离开。

金来福点点头,看着鬼影离开的身影。他又眯起双眼,一个小鸟落在他不远的地方,他手轻轻一扬,一个钢球快速飞出,正好砸在小鸟的头上,小鸟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就死了。

强权,就是他人生的格言,也是他做事所追求的标准。

小时候,他家穷的一无所有,只有三间破草屋,父母为了让他和哥哥能有口饭吃,不至于饿死,只能在地主家里没黑没夜的干活,他十岁还没有上一天学,不认识一个字,每天唯一的工作就是放牛、割草,割草、放牛,日复一日。

那天,他放牛经过一间私塾,里面传来朗朗的读书声。他情不自禁的就趴在私塾的窗户上,看到一个年轻的先生在教几个孩子读书,他呆着啦,这是他心里一直以来多么渴望的画面,做梦都想有的情景。

他就趴在窗户外静静的听老师讲课,一直听,一直听。老师提问学生一个问题,里面的学生没有回答上来,他在外面情不自禁随口回答上来,老师和学生都望着他,还有学生笑他,他吓得赶紧爬下窗户,一口气跑了很远才停下。

他恨,可他不该恨,又不敢恨,命运既然这样安排,他又能怎样。

夕阳已经西下,望着渐渐消失的彩霞和越来越浓的夜色,他才不情愿又无可奈何的地赶着牛向家的方向慢慢走去。

一个人忽然站在了他的面前,是刚才的那一个先生,他的心里紧张的‘砰砰’乱跳。

“你想读书?”先生看着他笑着轻声问道。

他傻傻地站着,不知道该怎样回答,紧张的不敢抬头,不敢用眼睛看,很长时间两人都没有说话。

老师转身就走,走了很远,看着先生走了很远,他才如梦初醒。

“我特别想,先生,您能收下我吗。”他看着先生的背影大声喊道,声音都有些嘶哑。

“好,以后每天夜晚来这里找我,我教你。”先生回头微笑的看看他,轻轻的点点头。

就这样,两年的时间,他认识很多字,先生教会他很多知识和功夫,后来先生走啦,就再也没有见面,只给他留下一些书和本子。

据说,先生后来投身革命啦,只是他们以后再也没有见过面,也成为金来福心里一生的遗憾。

0

第十四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