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卓氏秘录>第二十一章 浴血搏杀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一章 浴血搏杀

小说:卓氏秘录 作者:锐戟 更新时间:2018/9/2 15:38:10

第二十一章 出逃大梁

郭景阴沉着脸站在如同修罗炼狱一般的窄巷中,他望着屯长钱不贰的尸体,神色复杂的也不知在想些什么。此时这窄巷之中甚是恐怖,到处都是死去的锐士,除了两个报信的锐士,一屯的秦国锐士上至屯长,下至士卒,都被杀了个干净,无一活口。

地上的尸体大多死状凄惨,浑身上下到处都是狰狞可怖的血洞,也不知敌人使用了什么利器,竟将锐士身上的重甲都给洞穿了。窄小的巷子中到处都是殷红的鲜血,两旁的宫墙上都印着几个明晃晃的血手印。死去的锐士都是要害处遭受重创,显是敌人出手狠辣,干净利落的很。纵是见惯了生死的秦国锐士,面对这等一边倒的屠杀,也不禁有些心寒畏惧。

百将孙不获倒是眼尖,他从一具尸体的咽喉中取出了一枝精巧的袖箭,递给郭景说道:右将军请看。

郭景接过了那枚袖箭,箭身上还沾染着丝丝血迹,他看了一眼便知道了是何人所为,郭景死死的攥住袖箭,从牙缝中蹦出了几个字:好一个墨门,好一个涿阳候,呵呵。

郭景无奈的又道:这世上之事,当真处处都是巧合,不过这两伙人汇合到了一起,倒也省却了本将不少功夫,一并除去了便是。

百将孙不获入戏颇深,他急忙说道:右将军,如今王宫的东门还在贼人的控制之下,末将愿率百名锐士,火速封闭宫门,将贼人堵在宫城之中,如此一来,贼人便成了笼中的困兽,必死无疑。

孙不获口口声声的将相国周市和涿阳候卓同称为贼人,却未想过他和郭景带着数百名秦国锐士,潜入这魏国王宫兴风作浪,掀起了一阵血雨腥风。如此看来,究竟谁是贼人尚不可知。委实难下定论。

郭景急切的说道:孙百将,你率领麾下锐士,火速夺下东门。本将亲率锐士堵住贼人退路,你我前后夹击,不可使一人走脱!

孙不获应了声诺,点齐了自己麾下的锐士,抄着近路向东门飞奔而去。

张耳在东门的宫墙上焦急的等待着,不时向王宫方向望去。此地距离大殿甚远,宫中影影绰绰的楼堂殿宇比比皆是,张耳也不知哪处楼宇是那王宫正殿。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张耳的心中也愈发的不安。随着一阵急切的脚步声传来,把守此地三十几个游侠都瞪大了眼睛,伸长了脖子,翘首以盼等待着相国周市等人的身影。

脚步声行的进了,众人也看的真切,只见近百名手执弓弩的武卒飞速向宫门跑来。明晃晃的铠甲晃的众人的眼睛一阵刺痛。张耳的心一片冰凉,心道:相国未至,一队武卒却飞奔而来。相国等人应是凶多吉少。

孙不获率着近百名锐士来到此处,只见宫门大开,几十名游侠在宫墙上用木板碎石修筑了一道简易的工事,将两道上墙的石阶都堵的水泄不通。百名锐士还未站定,孙不获便急令放箭。

张耳眼见密集的箭雨向墙上射来,忙令众人趴伏在地,除了几个倒霉的游侠中箭身死,一众游侠俱都矮下了身形,藏在掩体后面。无一人敢于冒头。弩箭接连不断的射在身前的木板上,发出笃笃的响声。只听得众人头皮发麻。

孙不获又命锐士射了一轮箭雨,却是收效甚微。事态紧急,若是他贻误了时机,放跑了赵同,周市等人。只怕右将军便会拿他的人头泄愤。当下孙不获命锐士弃了弓弩,顺着台阶向上强攻。

宫墙上的游侠一无弓箭,二无破甲的利器,除了向下抛掷几块碎石,只得眼睁睁的看着敌人沿着石阶冲来。几个孔武有力的锐士仗着铠甲之利,低埋着头用肩膀合力向那掩体上撞去,只听几声巨响接连响起,简易的工事经受不起撞击,顿时出现了几道裂缝,有些摇摇欲坠。

张耳举起手中的青锋向来人刺去。那名由秦国锐士装扮的武卒一个矮身,长剑顿时刺在了他后背的铠甲上。一阵金铁交鸣的响声响起,几丝火星随即迸出,反震的力道从剑上传来,震的张耳虎口发麻。差点脱手丢了手中的青锋。

其余的游侠也是如此,没有破甲的长枪利器,众人只得任人施为,不多时单薄的掩体抵守不住冲击轰然倒下,带起一阵呛人的灰尘。

孙不获眼见墙上的工事倒下,急忙下令麾下的两名屯长亲自带队强攻。近百名锐士瞬时顺着石阶飞速而上。张耳等人顿时陷入了绝境,众人背后便是离地三丈多高的宫墙,地上铺设的都是坚硬的青石板。纵身跳下断无生理。前方是接连不断冲上的武卒。眼下除了殊死一搏也别无他法。

张耳执着青锋挡在前方,率先冲上的一名锐士身形魁梧,提剑向他心口刺来。张耳挺剑招架,使着灵巧的身法反手一削,那名锐士的四根手指顿时被齐根削断,余下的拇指独木难支,只得让利剑跌落在地上。十指连心,这名锐士顿时爆发了一阵惨叫。张耳飞起一脚,正中这人的胸口,将他踹下宫墙,只见一具魁梧的身体砸落在地,也不知是死是活。

一众游侠都是剑术高超的剑客,眼见手中的长剑破不了敌人的重甲,都使着高明的剑技向来人咽喉处招呼。奈何秦国锐士悍不畏死。使得都是以命换命的打法。纵使身死也要赔的一名游侠以命相抵。

三十几个游侠何曾见过如此不要命的军阵战法,一时死伤惨重。一个身着窄袖胡服的游侠浑身是伤,猝不及防之下被一名锐士砍去了一条左臂,滚烫的鲜血顺着断臂喷出,将那名锐士喷的一脸血渍。这游侠也是杀红了眼睛,颌下的络腮胡须被剧痛刺激的根根倒立。他怒吼一声,用右臂抱住了这名锐士。腰间猛一发力,与他一同摔下宫墙,两人头下脚上如同倒栽葱一般齐齐摔落在地,双双没了气息。

冲上来的锐士愈来愈多,张耳仗着剑技高超,不住游走,一人杀死了十几名锐士,只是身上添了几道伤口,略为不美。张耳身上的玄色衣衫也被点点血渍染红,也分不清是他自己的还是被他杀死的锐士溅上的。

张耳此时使剑一人独战四名锐士,他将手上的青锋舞的密不透风,借着轻捷的步法不停的招架四人的攻势,游走在剑锋之中,当真是险象环生。

张耳瞅准了一个空当,手中的青锋画着诡异的弧线向前一递。登时刺进了左侧一名锐士的咽喉。张耳见一击得手,手腕一发力将青锋拔出,随即漫天的血雨飞落的到处都是。

余下的三名锐士见张耳漏出了破绽,一同挺剑向他刺来,张耳矮下身形,就地一滚,让过了两人的杀招,只是那最后一剑来势甚为刁钻,在张耳的腿上开了一条深可见骨的伤口。炽热的热血瞬时顺着裤管流下。

剧痛袭来,张耳拄着剑强撑着站起,疼的额上青筋直跳,顿时出了一排密密的细汗。张耳心中满是绝望,心道:莫非此地就是我的横尸之处?罢了罢了,平日里身受周相国知遇之恩,这便将性命还与了周相国,但求黄泉之下问心无愧。当下张耳就欲提剑跟这三人同归于尽。

突然之间,西边传来了一阵嘈杂的声响,喊杀声和弩箭的破空声接连传来。张耳向下望去,一眼便望见了陈余铁塔般的身形,一人当先的冲在最前。相国周市和宁陵君魏咎被一群粗布麻衣的武士簇拥着,脚步飞快的向宫门逃来。众人身后的追兵虽是穷追不舍,却还尚有几十丈远。张耳顿时喜出望外。

两名屯长见此情形,心下焦急不已。虎贲军中军令极其严苛,若是就此放跑了右将军追捕的贼人,依着将军残暴好杀的性子,只怕这两屯的锐士都得人头落地。两名屯长暗自对视一眼,亲自率领几个身手高明的锐士死命的向绞盘冲杀,几个把守此处的游侠势单力孤。哪里能抵挡住这等虎狼攻势,甫一照面便被格杀当场。

绞盘失守,四名身强力壮的锐士使着粗若大腿的手臂,合力扳动着沉重的绞盘,只听令人牙酸的吱呀声响起,铁索缓缓的上升,门轴转动,大开的宫门正欲缓缓合闭。周市,卓同等人远远望见,都死命的向前狂奔,赵颖本是女流,怀中还抱着个婴孩。虽是奔行的云斜鬓乱,气喘吁吁,也强自支撑,紧咬着银牙跟上了众人。

张耳见几个锐士扳动着绞盘,急的双眼通红,也顾不得低头查看自己的伤势,他将全身的气力灌注在青锋剑上,奋力向前方的三名锐士斩去。青锋恍若惊鸿,剑芒催吐间,三名锐士登时被张耳这势大力沉的一剑枭去了首级,三颗大好人头滚落在地,颈间喷出的血浆瞬时将他染成了一个血人。

余下的锐士虽说是见惯了生死,只是张耳如此武勇,恍若杀神降世,俱都心怯胆寒。惊愕的愣在当场,张耳脚下不停,一个箭步飞快的向绞盘冲去。

张耳手腕疾抖,手中的青锋炸出了四朵剑花,携着雷霆之势向前刺去。霎时在四名身强力壮的锐士喉间开出了几道狰狞可怖的伤口。四名力士当场身死,那绞盘无人转动,宫门还尚存着一道只供一辆马车出行的空隙。

周市卓同等人从宫门蜂拥而出,身后紧随而至的弩箭大多射在了门上,发出密集的笃笃声。

张耳见此,一直高悬着的心终于放下,脸上也满是轻松之色。他又执剑刺死一名锐士,抹了抹脸上的血迹仰天狂笑,冲着墙下高声喊道:周相国一路走好,张耳在此以命相送。那爽朗的笑声从墙上远远传出,满是豁达与豪迈。激的人心中久久难平。

周市闻声回头,一眼便望见了浑身浴血的张耳,他哽咽着喃喃说道:张君,竟是张君。

陈余望见张耳的身影,顿生急智,他三两步跑到墙根下。粗声喊道:张君,快快跳下。

张耳斜倚着宫墙,闻言向下望去,自己离地足有三丈有余,顿时有些犹豫。这时两名锐士左右夹攻,挺剑刺来,张耳勉力招架住一人,另一名锐士却是在他肋下添了一道三寸多长的伤口。

张耳心道:罢了罢了,纵是跳下摔死好歹还能落个全尸,总比在这墙上被乱刃分尸的下场好上几分。想及此处,张耳挥剑逼退二人,双手用力一撑,纵身从墙头跳下。只听耳边呼呼的风响。张耳死死的闭住眼睛,闭目待死。

陈余见张耳的身形急坠,眨眼间便要摔成一滩肉糜,急忙飞起一脚,踹在了张耳腰间,卸去了大半力道。张耳顿时横向飞出,双脚触地却是站立不稳。如同滚地葫芦一般也不知打了几个滚。摔了个七荤八素,动弹不得的躺在地上。

陈余强忍着腿上传来的剧痛,将神志不清的张耳一把抄起,负在背上,跟着众人向前逃去。

郭景在周市,卓同等人身后追了一路,眼见众人从宫门逃出,气急败坏的便要命人出门追杀。恰在此时,几十个平民打扮的游侠推着几辆板车,从城外冲来。那板车上满装着陶罐柴草,都是些引火的物什。几辆板车堆在宫门处,一众游侠点燃了柴草,随即一哄而散。

火苗燃起,烧的柴草噼啪作响。板车上的几个陶罐被烧的炸裂,里面满装的桐油从罐里流出。霎时化作了冲天的火焰,浓烟滚滚,热浪袭人,冲天的大火将宫门牢牢封死。阻住了郭景等人的去路。

周市,卓同等人也不知这伙拔刀相助的游侠是何许人也,二人虽心下疑惑,但这危急之下也无暇询问。见来人是友非敌。也汇合了这几十游侠一同逃命。

郭景透过火光看着卓同等人的身影,气的暴跳如雷。

孙不获没能封锁住宫门,放跑了周市,卓同等人。心中坠坠,只怕右将军一怒之下砍去了他项上人头。他小心翼翼的上前说道:启禀右将军,当务之急,扶立公子假继承王位才是头等要紧之事。若我等控制了魏国朝政更是大功一件,走脱了几个贼人本是无伤大雅。还请将军息怒。

郭景听罢脸色方才好看了些,只是脸上满是不甘,自己每每遇上这赵国余孽,必定损兵折将,闹得灰头土脸收场。郭景三两步窜上墙头,取下了背上的铁胎弓。搜寻着卓同的身影。

卓同等人尚未逃远,郭景眯着眼睛,使着鹰隼一般的目光不多时就发现了他的身形,郭景搭上雕翎铁箭,拉了个满弓,将锋利的箭簇瞄准了卓同的后心。屏息松手。

郭景心知卓同身边有高人护卫,因此使的是连珠箭法,只听弓弦接连爆发了两声嗡响,两枝铁箭疾若闪电的逃离了弓弦,如同流星赶月一般首尾相随,发出破空的呼啸,向卓同后心射去。

田襄一直紧紧的护卫在卓同身侧,眼见一抹寒光向家主飞来。急忙使着手上的透甲锥格挡,只听当的一声巨响,铁箭上附着的巨力震的田襄虎口发麻,那铁箭也变了向不知飞去了何处。田襄还没松口气,却又见一缕寒芒飞来。

此时田襄旧力已尽,新力未生。仓促间只得让过了要害,用自己的身体撞了上去。雕翎铁箭瞬时钻进了田襄的臂膀,卡在了他的肩胛骨中。箭簇上附着的剧毒混入血液。田襄登时两眼一黑,昏厥倒地。

几个墨门弟子见矩子受伤,慌忙就要抬起。先前在宫门放火的那群游侠中却出来一人神色焦急的说道:不可动他。卓同等人见田襄受伤,也停下了脚步,惊疑不定的望向来人。

只见那人面若冠玉,目若朗星,头上包着一角璞巾,身着长袍作了文士打扮。塌三两下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小巧的布包,说道:这箭上淬了见血封喉的剧毒,你们若想让他横死当场,这便抬走吧。

说罢他手上不停,将那布包打开,只见里面别着百十根粗细不一的银针。片刻之间田襄肩上的创口已变成了黑色。剧毒顺着血液向四周扩散,转眼便有了拳头大小。那人无比熟稔的拿出几根银针,有条不紊的扎在田襄的肩上,封出了田襄肩上的血脉。那黑气顿时不再向四周蔓延。

卓同见此人似是精通岐黄针灸之术,忙上前深深行了一揖,说道:多谢先生相救。

那人确是不答,又命身后的游侠推来了几辆板车,将田襄平放在车上。方才说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等先行逃出城外,再序这些繁文缛节。

众人复又向城门逃去,一行人多数带伤,浑身浴血。街道两旁的百姓惊愕的望着这一行人等。纷纷躲避。郭景虽控制了宫城,这大梁城却并未控制在手,待得众人逃到了城门,只见城门紧闭。遍布拒马,众人不知虚实,不禁心生绝望。

周市只得硬着头皮上前喊道:本相周市,城门官何在,快与本相答话。城门官却是认得周市的,只是周市如今披头散发,狼狈不堪,他在城楼上废了好大的力气才凭着周市身上的相袍认出了周相国。

城门官三步并作两步下了城楼,揖手说道:下官拜见相国,相国来此,有何差遣?

周市一分散乱的头发,说道:快开城门,本相有急事出城。

城门官无奈的说道:相国,王上有令,四门落锁,任何人等不得通行,下官也是奉命而为,还望相国莫怪。

周市平日里身居高位,身上自然积了不少官威,他怒气冲冲的说道:混账,本相出城,正是奉了王上的令谕,莫非还要本相知晓于你不成?

城门官惶恐的跪地说道:下官不敢。

周市佯装镇定,又道:你且将城门开启,若是你的上官追究下来,自由本相一力承担。

城门官只得起身下令道:相国有令,开启城门。守城的士卒听令,将几道拒马搬开,城门缓缓开启。

生门大开,卓同等人蜂拥而出。众人脚下更不敢有丝毫耽搁,向大梁城外逃去。

0

第二十一章 浴血搏杀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