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败寇列传>前凉—刘弘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前凉—刘弘传

小说:败寇列传 作者:可怜无数山 更新时间:2018/9/22 23:07:00

凉州,一个有很多故事的地方。

不仅仅是因为他有丝绸之路和河西走廊,更为重要的是凉州还有很多充满传奇色彩的人和事。

在西晋末年,凉州一直流传着这样一个童谣。

“秦川中,血没腕,唯有凉州倚柱观。”

与其说这是一首童谣,倒不如说是一首充满了超前预言意味的谶语。

它预言了西晋灭亡之后关中的惨状,同时也道出了凉州在以后发生的浩劫中所扮演的角色。

唯有凉州倚柱观,意思很明显,只有凉州或许能够幸免于难。

的确,后来匈奴刘渊的汉兵荼毒中原,氐族和羌族掠夺陇右地区,雍州和秦川的关中百姓,大多数都死于战火,唯独凉州的地界能够得保平安。

可这个所谓平安也只是相对的。

东晋太兴元年(也叫建兴六年,公元318年戊寅),西凉护羌校尉,凉州刺史张轨的儿子张寔宣布在凉州建立前凉政权,至此,凉州成为了一块独立的小王国。

张轨是西晋末年的枭雄人物,曾经帮助洛阳解过围,留下了“凉州大马,横行天下”的名气,而也算是一个名义上的忠臣。

之所以说他是名义上的忠臣,是因为他到底都没选择称帝。

因为他实在不想被记载进史书里落个千古骂名。

所以在他死后,他的儿子张寔接管了凉州,并且凭借这他之前在凉州打下的基础,在凉州这块北方汉民族最后的净土,选择了称帝。

张寔称帝之后,依旧沿用西晋建兴年号,虽然当时东晋已经南渡建邺,并且也该年号为太兴,但在张寔看来,东晋就是一个偏安一隅的南方政权,可对于尊奉以北为朔思想的张寔来说,那个已经消弭在战火硝烟里的西晋,才是他真正愿意臣服和膜拜的对象。

当然,这个借口只是张寔想要称帝的一个理由罢了。

其实张寔是个特别有想法的人,他的想法就是事事能够按照他的意愿来。

当时南阳王司马保叛乱,自称晋王,并做好了称帝的准备。为了拉拢张寔,司马保还封张寔当了征西大将军。

对于司马保来说,张寔的凉州势力是一股强大的力量,必须要拉拢,为自己所用,而对于张寔来说,司马保是晋朝宗室,要是借着他的这个名声举事的话,也未尝不会成功。

于是,两个互相利用的人走到了一起。

可巧的是,后来司马保兵败桑城,打算到凉州投奔张寔,张寔担心司马保来了之后,搞个鸠占鹊巢,顶了自己的位置,所以拒不接受司马保,就这样,司马保在这个看似很铁,其实处处防着自己的盟友的拒绝下,含恨离开了人世。

司马保死了之后,他麾下大批的士兵涌入了凉州地界,归顺了张寔。

而这个结果也正是张寔最想看到的。

张寔对于这些归降和投奔而来的兵士,自然是韩信点兵,多多益善。

可他似乎忘了一个成语。

鱼龙混杂!

司马保的手下什么样的人都有,保不齐有些心术不正的人搅和进来,搞点小动作,到时候要是在凉州这块多事之地引起的点骚乱的话,那后果可是不堪设想的。

很显然,张寔并不担心这个问题,在他思想里一直这样认为。

他才是凉州的实际老大,没有任何人能够撼动他的地位,也没有人能够对他构成威胁。

一般有了这种想法的人,往往已经是离死不远了。

太兴三年(公元320年庚辰)一个要张寔命的人出现了。

刘弘,京兆人氏。

一个因为逃难来到凉州天梯山的江湖术士。

他唯一的本事就是蛊惑人心。

刘弘的骗术比起那些胸口碎大石,拍板砖的江湖伎俩可要高明多了。

他为了让跟多的人相信他的骗术,故意住在山洞里,并且还在洞壁四周安装和布置了很多镜子,一到晚上点灯的时候,就连山下的村民都能看的见。

对于我们寻常人来说,这不过是一个物理课上简单的光发射原理。

可在当时可了不得,很多老百姓见山洞每晚都是亮堂堂的,还以为是什么神仙显灵,爱迪生穿越了,纷纷前去膜拜。

刘弘见到百姓前来朝拜自己,很是高兴,便开始向老百姓亮明自己的“身份”,告诉他们自己是天神下凡,来拯救万千黎民百姓的。

老百姓也没念过什么书,更不知道物理课,所以见到刘弘的这套伎俩之后,自然是大加追捧。

渐渐的,信奉刘弘这套胡诌八扯理论的百姓越来越多,数月之间便发展到了上千人。

当然,刘弘的粉丝可不都是平头百姓,里面也有一些朝廷中的官员。

其中就包括刘弘的同乡—阎涉(晋书中名叫阎沙)和赵卬(晋书中名叫赵仰)。

他们两个是前凉国皇帝张寔的手下,同时也是刘弘的死忠粉。

刘弘为了拉拢这两个什么也不懂的同乡,开始天马行空的胡吹海扯。

“天与我神玺,应王凉州!”

一般按理来说,在当时,说这种话的人,不是大逆不道,那就肯定是精神不正常,因为但凡正常点的人都不敢说这样的话。

可刘弘不是一个一般人,或者说,他不想做一个一般人。

他敢说这话,足以证明,他对说这话的后果还是心里有数的。

阎涉和赵卬自然是很相信刘弘的这套理论,因为刘弘发达了,也就代表着他们也能发达。

于是,阎涉和赵卬的立场开始渐渐发生了转变,转而开始将未来前途命运的筹码全都押到了刘弘身上。

阎涉和赵卬私下秘密联络了数十个张寔身边的禁卫,并暗中商量要杀掉张寔,奉刘弘当凉州的老大。

颇有点黑社会抢地盘的意思。

阎涉和赵卬的计划很是缜密,似乎一切都在他们的掌握之中。

可万万想不到的是,计划居然泄露了。

而且更加致命的是,知晓他们谋害计划的人居然是张寔的弟弟张茂。

张茂得知有人要害自己的哥哥,便立马把这个消息告知了自己大哥张寔。

张寔听完之后,肺都要气炸了!

想不到在我的地盘上,居然还敢有人打我的算盘,不行,要是不把你弄死,我张寔还在凉州混不混了?

张寔当即派自己麾下大将史初前去诛杀刘弘。

接着,历史上最阴差阳错的一幕发生了。

阎涉和赵卬得知计划败露,便决定先下手为强,他打算将匕首藏在怀里,然后趁着自己面见张寔的时候,直接把他捅死。

巧的是,当时张寔还不知道谋害自己的主谋是阎涉和赵卬,所以果断在外面的寝殿接见了阎涉。

如果要杀人的话,肯定是见的人越少越好,所以阎涉肯定的认为,刺杀张寔的机会来了。

当时阎涉进入外寝面见张寔的时候,没有废话,直接三步并作两步,大步流星的冲上前去,一刀结果了张寔。

阎涉天真的认为自己处死了张寔,凉州的大权就会落到他们的手上。

可是阎涉错了,他不仅没有达到预想的效果,反而还弄巧成拙。

阎涉前脚刚杀了张寔,史初后脚就把刘弘押了回来。

结果折腾了半天,双方弄了个两败俱伤。

当时史初去抓刘弘的时候,刘弘还装无辜,说了一句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话。

“使君已死,杀我何为?”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史初的火气就上来,他二话没说,上去就把刘弘的舌头割了下来。

在史初看来,刘弘这个人最讨厌的地方就是这条三寸不烂之舌,如果没有这条舌头,那么一切的一切都不会发生。

史初不仅割了刘弘的舌头,还把刘弘给囚禁了起来,押送到了姑臧市(位于今甘肃武威市凉州区西大街),并且还诛杀了刘弘同党上百人。

阎涉本来想杀了张寔,然后提前让刘弘接手,结果他倒是把人杀了,可刘弘也被抓了。

史初倒是奉命去抓刘弘了,可人倒是抓了,但张寔已经是驾鹤西去了。

最后的最后,张寔的弟弟张茂站出来收拾残局,顺理成章的接替了自己大哥的皇位,成为了前凉的新一任君主。

刘弘和张寔这两个人最终都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好处,也没有看到自己想看到的结果,反倒是两个人都把自己的命搭了进去,白丢个好处让别人捡。

如此充满戏剧性,真让人哭笑不得。

正应了红楼梦中的那句名言。

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到头来,都是在为别人做嫁衣裳。

0

前凉—刘弘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