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世界的战曲>第六十五章 灾祸南临(1)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十五章 灾祸南临(1)

小说:世界的战曲 作者:赤心水 更新时间:2019/5/15 10:05:02

青山常耸,

问几人起冢?

忠骨义骸未衰冗,

魂与凶顽镇统。

四海妖魔混乱,

八方志士卧云。

千秋大业将灭,

万民涕泗滂沱。

没云城的狼烟渐渐淡去,残余的守军依旧在城头与瀛洲人殊死一战,驻守于没云城的西都府步兵营隶属于华洲抗瀛第四路军马——蒲牢部。马军已在城外的郊野上与瀛洲军展开的绞杀中全军覆没,剩余数千步兵在城内死守,步兵头领葛少龙统辖其营下四百将士于瓮城内与围剿而来的瀛洲步兵展开最后的决战。断臂残肢遍地皆是,没有一个将士的身躯是完好无缺的,遍布血污和伤痕的躯体,也在向敌人展示他们守城的决心。

随着两个瀛洲红甲武士忽然杀入,瀛洲人最后一轮进攻由此展开,二三十个华洲将士围着两个红甲武士刀劈枪刺,可两员红甲战将一番砍杀后,却将数倍于己的华洲将士尽数斩杀,他们却依旧傲然而立,丝毫没有败退的迹象。葛少龙砍到了两个瀛洲武士后,回身去砍右侧的一个红甲武士,一刀劈空,横着又来第二刀,第三刀......他刀法娴熟,然而红甲武士身形更是迅捷,连闪几番后,猛然一刀斜着砍去,也不在乎对方刺来的钢刀。葛少龙一刀刺进武士的腹中,本以为胜券在握,可那武士岿然不倒,斜着一刀由下至上削来。惊骇之中的葛少龙一时顿住,这一刀躲闪不及,被硬生生削掉一支手臂。血液飞溅,他发出一声惨嚎,后方的瀛洲兵马跟上来十余支长矛,尽数刺穿葛少龙腹部。

一声声惨哼过后,最后一批没云城的守军也战死在城中,他的尸首堆积在瓮城之中,身躯上沾染着瀛洲人和自己的鲜血,即便耗尽全身气力,终是未能守住西都府的门户之城。

瀛洲人仍旧在清理着战死于城内的尸骸,而城内的百姓则被强行拖到了没云城正街,他们分立于街道两侧,本来战战兢兢,却偏要在瀛洲人的淫威之下,装作十分兴奋,神情着实不自然。他们从正午等候到午后将近日落时分,寒风犹如剔骨钢刀一般剐蹭在这些平民的脸上,每个人都在瑟瑟发抖,也不知是冷的,还是惊怕。

终于,一大队着装整齐的瀛洲兵马徐徐而来。两排精锐的瀛洲武士率先走过长街,在这批武士身后的便是一员骑着赤色龙驹,身着金鳞铠甲,面目威严,神色肃穆的上将。此人打人群前走过,散发着一种莫可名状的气势,令人不敢仰望,他便是瀛洲青坊部马军大都统——冢田狂。一月之前,冢田狂率军攻破盘龙江城,威震江南。然而瀛洲人在华洲西北部战场上迟迟无所作为,冢田便被临时抽调,火速赶往西北驰援。经过三天的部署和强攻,没云城终于抵挡不住,城池沦陷。

冢田狂左右巡视,并缓缓往没云城将军府行去。将近将军府时,冢田突然停下,轻轻挥手,唤来的一名副将,凑近至其而前,轻声吩咐了几句。

“人群中有不少壮年,把他们全部抓起来。一部分送完新华天国,一部分修筑防御工事,其余的留下维持城中秩序,若有不从者,一律斩杀。”

那副将连声答应,随即便带领一队兵马按照冢田狂的吩咐去抓捕人群中的青壮年。冢田为攻下没云城一连三日未曾好好歇息,算上之前攻打盘龙江城等一系列战役,他这两三个月来几乎都是在行军中度过每一天。此刻,没云城被瀛洲人彻底占领,他也总算有了这宝贵的时间来休息一下。进了没云城将军府后,冢田被府中的秀美景色所吸引,不禁连声慨叹。

“华洲人的建筑工艺真是巧夺天工,” 他又看了看院落两侧的松木园艺,微微一笑。“不错,能在这里休息几天,这些日子的仗也没白打。”

说罢,他将披风一扯,抖落在身后的一员步卒手中,自己则大跨步穿过垂花门,往将军府的正房走去。一入正房,他第一眼就看到房内正对窗前的位置上摆着一张摇摆藤椅,他不曾躺过这种椅子,微微一蹙眉头,显示出对这把椅子的好奇。于是,他尝试着坐了上去。藤椅前后摇摆,他这个身子则躺在上面,那感觉十分舒适,几乎一坐上去,就感觉疲乏的身躯得到充分的舒缓。很快,冢田狂合上了双眼,鼾声由鼻孔传出,他就在摇摆的藤椅上入睡了。

睡梦中的冢田无比安逸,几个月来的疲乏似乎只需要这短短的一觉就能完全消散,只是他们美梦没做多久,就被一阵吵杂的叫嚷声给惊醒。起初,他还以为是在梦中有人呼唤,直到睁开眼顿了片刻后,他才意识到是有人在房外用瀛洲话大声叫嚷着,并且直呼他的姓名。夕阳余晖仍在,也就是说他最多只休息了一个时辰便被外面的无礼之人给吵醒了。心头一阵愠怒,站起身子后,迈步走出房门。

推开房门后,冢田迈出两步,立于厅廊之内。他负手而立,怒视着前方,只见两个瀛洲护卫拦住了一个身着银甲的年轻军官,而那军官口中骂骂咧咧,丝毫不把已经走出房门的冢田狂放在眼里。冢田狂沉住气,没有立即发作,他认得那年轻军官,他是青坊部马军左路先锋大将军——布上纯一。冢田狂作为青坊部大都统,在青坊部中,也只听令于大元帅杉山玄一人,地位相当之高。而布上纯一论军职低于冢田狂,论阅历和辈分也比其小得多,之所以敢在冢田狂面前倨傲无礼,是因为其所统率的一队骑兵是直属于御前王族,被分配至青坊部中,也只听调于杉山玄和瀛洲人王子北条子午二人。因此,即便是在冢田狂这种大人物面前,他也毫无惧色。

“冢田,我问你,你为何不直接将那些瀛洲贱民斩杀。”布上纯一见到了冢田走出后,伸手指着其质问道。

冢田狂明白了,他吩咐副将抓捕华洲壮丁,但却并未直接杀掉,而是根据他的深思熟虑,尽量利用起这些华洲人,却因此让布上纯一感到不满。他心头燃起怒火,却没有发作,而是冷冷逼视着对方,一步步缓缓迈出,走近到布上纯一身前。

“你算什么东西?胆敢在我面前如此无礼,”冢田狂贴近到布上纯一面前,目光中飘着森森寒意。“我要杀要留,难道还需你来过问?”

“我奉王子之命,但凡遇上瀛洲男人,就当一概斩杀,免除后患。”

“那是你奉王子之命,与我有何关系?”

“你这么说?好,”布上纯一转过身子,愤愤地说道。“我就自己去杀他们。”

“没云城是我率军攻下的,我军令已下,那些人是杀是留,全由我一人决定。”冢田不屑地拍拍身上的灰尘,冷冷一笑。“谁敢有违军令,我便将其当即斩杀。”

“你......你这是不把大王子放在眼中。”布上纯一回过身来,咬牙切齿地瞪着冢田。

“你少拿大王子来吓唬我,”冢田微微一笑,坐在了一旁的石凳上。“我只是不把你放在眼中。”

布上纯一伸手指着冢田着,两片嘴唇微微颤动,两排牙齿不住地上下碰撞着,大有要和冢田一决雌雄的意思。冢田端坐于石凳之上,丝毫没有半点惧色,他更是希望布上纯一可以提出挑战,只要如此,他便可以名正言顺地将其诛杀。然而就当布上纯一即将发作之时,突然瀛洲军卒匆匆赶入,见到冢田后便跪倒在地,呈报紧急军情。原来在没云城外,有一批华洲军马截住了瀛洲军的运粮队伍,附近的一队步兵已经赶到,正与之展开拼杀。

0

第六十五章 灾祸南临(1)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