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远山>第十九章 锻造成利刃的过程(三)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九章 锻造成利刃的过程(三)

小说:远山 作者:再见蒲公英 更新时间:2018/9/6 21:59:52

对于世界来说,你是一个士兵。但是对于你的亲人和爱人来说,你就是他们的整个世界。

这是刻在阿拉曼战役阵亡战士纪念碑上的一句话。

音乐是什么?

音乐是一种打动你内心的一种旋律。

如何打动你的内心?你的回忆中有一些敏感的神经,被旋律中蕴含的情绪所拨动。那些曾经的回忆,总是会被熟悉的旋律所唤醒。你可能会哭,也可能不会。但是你会傻傻的坐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很多回忆很多画面在你的面前浮现。

我总是时常会为一首歌曲流泪,或者不流泪,就是那么傻傻的坐着发呆。不说话,也不理任何人,就是那样坐着。

我无法原谅我自己,我把老狗给害了。

在我们集训快要结束,准备正式进行考核的时候,那天晚上我回到帐篷。我和老狗一个帐篷,帐篷里面一共住了我们八个人,陆排长,我,老狗,还有其他五个我们师里来参加考核的弟兄。带我们来的副团长和参谋干事,他们住双人帐篷。部队里是个等级森严的地方,干部们哪能和小兵住的一样,说真的当时我意见真还挺大的,不过后来就习惯了,见怪不怪。

在集训基地,我们每天训练都特别苦特别累,常常训练一结束我们就恨不得能立马把自己扔到床上呼呼大睡。但是你还不能睡,吃完晚饭以后每天的政治学习你不能落下,有时候还会有集体活动什么的乱七八糟的事情。就是不让你闲着,不光在肉体上折磨你,精神上也不让你好过。所以你就可想而知了,大家基本上都是熬到一天结束听到熄灯号粘床就睡。

那时候我的睡眠质量是真的好啊,不像现在一样。夜夜失眠,每天晚上都睡不着,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折腾大半宿。脑子里总是乱糟糟的一片,明明自己已经是困的不行乏的不行了可就是睡不着,到天亮了还是睡不着。我估计我是有点神经衰弱的症状了。

那是我们集训的最后一天,第二天就要开始考核了。基地那些干部就决定让我们放松一下,给我们安排了会餐,让我们吃好喝好第二天好好比赛。那晚上我吃的有点猛,几天了没好好吃过一顿饭结果看见大鱼大肉什么的一时没忍住就把自己给吃撑了,怎么都睡不着肚子还难受。就准备摸索着起来上厕所。

当时我就听见宿舍里有一阵呻吟声和压抑的喘息声,我起来的时候声音就没了,也就没在意,以为有人做噩梦呢。肚子闹腾的厉害,就急匆匆的跑出去上厕所了。

回来的时候,躺在床上没一会儿,这声音又有了。

我真以为自己在做梦呢。然后我就听见咬牙的声音,不是做梦那种咬牙,是疼的受不了了咬着牙硬撑着的那种声音。我就赶紧爬起来挨着床着,快到老狗的床那的时候,声音一下子就没了。老狗在蒙着被子睡觉,我觉得奇怪,就把他的被子掀开了露个头出来。被子里老狗模模糊糊的还睁着眼,但是那种沉重的呼吸声是怎么都忽视不了的。

我就小声问他:“老狗,你怎么啦?”

老狗没有回答我。

我看着老狗的面目都扭曲了,我就赶忙拉开了他的被子,然后我就傻眼了。我看见老狗用自己的外腰带死死的勒着自己的腰,豆大的汗水顺着他的脸往下渗。

我慌了,吓的脸都白了:“老狗,你没事吧?等着,我去给你叫医生。”

老狗咬着牙挤出来一句:“你给我回来!”

我就回去,立到他的床边,我被吓坏了,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做。就傻愣愣的站着,老狗可能是被我看的不耐烦了,他就说:“看什么看,回去睡觉去。”

他都这样了,我哪敢走啊,还是在那傻站着。我虽然确实不怎么喜欢老狗,可他毕竟是我从侦察连里一起走出来的弟兄,我能不管他吗?我就说老狗,你到底怎么了,你给我说说,实在不行我把排长叫过来你给他说吧,行不行。

老狗还是咬着牙,他说大晚上的叫排长干什么,明天还考核,你赶紧去睡觉,我一会儿就好了。

他大概有点不想理我,我也不敢走,就干杵着。

过了一会儿老狗好像真的好了,脸上那种扭曲的表情没了还撑着想要做起来,我就赶紧去扶他。一边扶还一边问老狗,你真没事吧?

老狗就笑笑,说我能有什么事儿,这不全好了。

我还是不信,老狗你真没事儿?

老狗被我缠的不耐烦了,就披上衣服,反正被你整的也睡不着了,走,陪我出去走走。

我俩就出去了。

执勤的哨兵拿个手电照我们,干什么的,口令!

我赶忙回答班长,我们就上个厕所,马上回来。

哨兵看了我们一眼,都见过我们的样子,就说快去快回,明天还考核呢。

我答应一声,准备搀着老狗走,老狗把我甩开了,自己在前面走。

我们在水库边找了个地方坐下,老狗就从兜里掏出来一盒烟,我们坐着抽烟。老狗半天不说话,我也不敢再问,就坐在水边陪他抽烟。一边看看水,一边还看看他。老狗就是在默默的抽烟。

过了一会儿,老狗把烟掐了,说崔超,我给我说个事儿,你能替我保密不?

我就问,什么事儿啊,你失恋了?

我见过我们排长刚失恋时候的样子,和老狗的表现差不多。

老狗摇摇头说不是。

我接着问那是什么事?

老狗说你先保证要保密。

我就点点头说我保密。

老狗说你发誓。

我就说我发誓。

老狗盯着我看,我就真发誓了,发誓要替老狗保密什么的。

又过了很久,老狗重新点了一支烟,快抽完的时候他说他病了,上次出去征兵时候,我顺便去医院做了个检查发现的。

我就问他,什么病?

老狗没说,而是看了我半天说知道我为什么收拾你吗?我当时刚从医院出来,心情不好。就想找个能撒气的对象。

我说这事儿不都过去了吗,你还提他干嘛。

老狗说,崔超,你是一个不一般的兵,你以后一定会走的比我们都远。你得理解我。

我着急了,老狗,你先别管我走多远,你得先告诉我你到底得的什么病啊?

老狗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那声叹息里面包含了绝望不甘和悲凉,那种说不出来的感觉,让我当时觉得自己的心都要碎了。

老狗最后说,强直性脊柱炎导致的腰椎骨质增生。

我没听明白,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我那时候才十八岁,哪里知道强直性脊柱炎是个什么东西,听都没有听说过。如果我知道的话,我说什么都要告诉我们排长。就算他揍我我也得告诉我们排长,可是我知道吗?我真的不知道啊!

于是我就傻乎乎的问他严重吗?

老狗点点头又摇摇头。脸上露出来一种苦笑,显然他这个隐藏很深的秘密对我来说根本就是对牛弹琴。

他就说,你答应我得保密,不告诉任何人。

我就点点头,我知道,我答应你,谁问我都不说。

我他妈的真就是个傻逼啊。

我还真就谁都没说。

一直到老狗出事儿的时候我都没说。

写到这的时候,我的眼泪又唰的一下子流了出来,滴在我的键盘上。我不得不停下来,擦拭键盘擦拭我的眼泪。我最近总是很容易就流泪,控制不住我自己。首先是因为王晓静,其次就是因为我干的那些蠢事,不管是在部队里干的,还是对王晓静干的。

我真的,我没想过要去伤害他们,从来都没有。

我做了一个梦,一个很奇怪的猛。我梦见自己在绿草茵茵的一望无垠的大草原上,我的身边有跳跃的羚羊,正在吃草的斑马和长颈鹿,还有一群大象。而我是一头正在炸着毛晒太阳的狮子,可是我却不想去捕食,我想改吃素。我想打断自己的腿,拔掉自己的牙。我不想再去伤害她们,林小菲,闫晓宇,王晓静等等。我知道我自己就是一个混蛋,一个人渣,可是我真的努力在改。真的,我现在特别希望你能够看到我的努力。晓静,我以前从来没有想过要对谁负责,但是现在,我想对你负责。你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吗?

我重新点了一支烟,我得冷静一会儿了。

11

第十九章 锻造成利刃的过程(三)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