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远山>第二十四章 蝴蝶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四章 蝴蝶

小说:远山 作者:再见蒲公英 更新时间:2018/9/8 22:02:06

  我怀着无比的恨意上了直升机,同行的还有我们陆排和几个一起离开装甲团的学生兵。陈连长站在直升机旁边眼巴巴的看着我和陆排上了直升机,那种表情就像是送自己的孩子去上大学一般。这是他的骄傲和荣誉,某种方面上来讲,我和陆排已经成了他的化身。他理想的化身。我知道他在想什么,他就想着我和陆排我们两个在猎人集训队的时候能好好表现,不要再被淘汰回来。我们连长在直升机旁站着,直到起飞了他也没走。

  螺旋桨的轰鸣声中,陈连长冲我们举起了右手敬礼。

  我看见他的嘴型,他说让我们不要再受伤了。

  我这才知道,老狗已经成了他心里的一个结。

  直升机轰隆隆的起飞了,一直到看不见我们连长看不见我们团了,我心里的恨意还是不减反增。我恨他们,我恨黑色贝雷帽。陆排在我的身边坐着,他是中尉但是他也是第一次坐直升机,和其他几个学生兵一样坐在直升机里东张希望,伸长了脖子看直升机下面的山川湖泊,看直升机下面的城市农村。

  而我,则孤独的坐在直升机的角落里,我的心中满含恨意,我的心里反复就念叨着一句话:

  “我来了,我一定要让你们后悔。”

  下飞机的时候,陆排他们已经被直升机颠的趴下了。但是我没有,不知道是因为自己心里想着事儿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晕机的事情居然没有发生在我身上。黑扁帽们敲打着舱门催促着我们下飞机,实在吐的起不来的就被他们拎着扔了下去。不管是干部还是小兵,都趴在直升机下面哇哇的吐个不停,吐完以后互相搀扶着半天都站不起来。

  陆排吐完以后在我身边站着问我你怎么没晕?

  我摇摇头没说话。

  这时候,几个穿着猎人迷彩服戴着黑色贝雷帽或者棒球帽奔尼帽的军官和士官就笑眯眯的朝我们走过来了。都是从基层部队各个侦察连里走出来的,当然知道笑面虎是什么意思,第一印象不能太差,这些道理我们都懂。又不是新兵蛋子,一个个傻乎乎的以为这帮孙子冲你笑就代表着友善和好说话。

  走在前面的是一个白脸少校,我当时还在计划着怎么报复他们,就没注意看。但是他却看见我了,笑着给我打招呼。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给我打招呼,可能就是因为我是唯一一个没有吐的吧。我不知道大家有多少人坐过直升机,那种急速垂直直上直下的感觉真的不好受。当时陆排告诉我说我这辈子一定会吐一次,但是我却不怎么相信。一直到我脱下军装,我都没有吐过。

  后来,我真的吐了。

  是在我脱下军装以后发生的。

  我和晓静我们去秦岭的一个游乐场玩,几个项目玩下来终于到了我能够承受的极限。我一个人躲在厕所里,吐的一塌糊涂,恨不得把自己的心肝肠肺都吐出来。

  晓静是一个特别喜欢游乐场的女孩。过山车,漫步云端,急速风车什么的,一项比一项喜欢。看见这些娱乐设施就开心的直笑,走不动路。但是她却为了我放弃了接下来的娱乐项目,说我们回去吧。我当然不同意,说好了出来陪她玩怎么能半途而废。最后我们还是回去了,她说她不想玩了。我知道她是关心我,我都吐成那样了,难受成那样了。她怎么还会继续玩下去。

  瞧,就是这样善良的一个女孩儿。时时刻刻的都在为你考虑,关心你,在意你。

  回去的时候,我坐在车的后排座位上,枕着她的腿躺着睡觉。

  真的,八年以来,我从来都没有那样安心过。

  因为她在。

  她让我觉得安心。

  很多年前,一架涂装了迷彩色的米格运输直升机下,我一抬头就看见那个白脸少校。白脸少校一脸不善的看着我,我也没有太在意,也那样看着他。我说了,我是一个在部队里被揍习惯的人,无非就是你再揍我一顿还能怎么着?那时候我已经想开了,反正我要报复他们,怎么能让他们难受我就怎么来。我就喜欢给他们添堵。

  在我离开部队以后,我们又见了一次。那时候他正带着他的妻子来西安给他的老丈人看病,他还在部队而且肩膀上多了两颗星,陆军上校。但是部队医院不在意这些,那所全国闻名的医院并不待见他,每天来医院看病的干部家属多的是,比他级别高的更是不计其数。挂号一挂就给他挂到了一个礼拜之后,他没办法,只能给我打电话了。

  我立刻开车到了他居住的小旅馆。

  看见他的居住环境,我的眼泪当时就流下来了。一个全国有名的特种部队的参谋长,就带着自己的老婆和老丈人住在一个医院旁边的小旅馆里,我的心里有些发酸。然后就带着他来到了我一个朋友位于雁塔区的房子里,那是一个挺高档的生活小区,我的朋友常年不在就把钥匙给了我。当然那个时候我也不经常住,只是偶尔会过来。至于过来干什么,我不说你们也知道,毕竟我是个男人。

  安顿好他以后,我就去朋友那里借了一辆车,然后还找了一个外地的临时司机。在车上的时候,我甩给他一个信封,告诉他最多半个月,让他好好给伺候着,超过半个月了我再给他。完事我还告诉他要二十四小时待命,一旦耽误事儿了我就让他混不下去了。我那个时候在西安认识的哥们儿挺多的,各个行业的都有,还有在公安系统的战友。西安那个时候查暂住证查的很严,发现一个就是不遣送你把你关在收容所里你也得完蛋。那司机一开始以为我是混黑道的,毕竟一身休闲西服,还留着一个罐子头的黑脸汉子怎么看起来都不像是好人。一打开信封他就激动的不行,保证会像祖宗一样伺候着。然后我就去了长安路上的华润万家,水果饮料营养品什么的买了一大堆。

  在朋友的房子里,我拿出手机挨个的打电话。哪怕是只有一面之缘的我也打了,不管是做生意还是政府的或者是记者什么的,就连社会上的小混混我都问了,电话接通我就问他们一句话,就是谁能和那谁谁谁搭上关系。

  最后,这件事情还是解决了。不是我的那些经常在一起吃喝玩乐的朋友,而是一个我不太愿意想起的女孩儿。主要是因为小菲的事情,我一看见她就会忍不住的想起小菲。我们三个那时候在部队里是最好的朋友,在黎巴嫩的时候我们三个都在一起玩,我知道她喜欢我,但是我一直不怎么搭理她。她来我的房子里找我,开始的时候我也没想到,就是把这事儿当成是自己的一件烦心事随口那么一说。然后她就乐了,这算什么事儿啊?她是那个医院的医生,我要找的人就是他们的主任。我当时激动的不行,抱着她就亲她,还指天发誓,这件事完了以后我就和她登记结婚。

  她就笑着说了一句,你凭什么娶我啊?

  我一楞,是啊,我凭什么娶她。我从部队出来以后就是一个无业游民,她又凭什么嫁给我?后来,我们还是一起见了双方父母还拍了婚纱照,我们一起去了很多地方,云台山,凤凰,亳州,寿县,青海湖还有西藏等等。我以为我是爱她的,当时我真的就是这么想的。在西藏的时候,我们还是分开了。就在纳木错湖的湖边,我告诉她说我还是忘不了小菲,我还想着她,我就是把她当成了小菲的影子。她蹲在纳木错湖的湖边,哭着告诉我说她不是林小菲,她是闫晓宇。

  我们在拉萨的机场告别,送她去登机口的时候。我难受的不行,不是因为她要走,而是因为这个女孩儿在小菲走了以后一直关心我照顾我,还帮了我这么大的忙,我却这么对她。她突然冲了过来,抱住我使劲的亲吻使劲的哭,我没有去抱她,但是我还是哭了。我们的泪水流在了一起。

  她狠狠的咬在我在嘴唇上,然后就把我推开自己走进了登机口。我就看着她苗条的身影和一头秀丽的头发,当然还有她的一身绿军装。不是我们那个时候的第九代制服,而是配发了有几年时间的零七式。在她转弯的时候,她故意解开了干部风衣的扣子,一条迷彩色的围巾就随着风一下子飘荡起来。那是我的迷彩围巾,上面沾满了我青春时期的汗水鲜血和泪水。我真的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从我这里拿走的,上面沾满了我的鲜血和林小菲的鲜血,在黎巴嫩的战场上,我曾经为林小菲用这条围巾包扎过伤口。那是我最痛苦和痛楚的回忆。

  她就那样在她的脖子里系着,迷彩色的围巾系在她白皙的脖颈上很好看,就像是一只迷彩色蝴蝶。我的眼泪一下子就流出来了,我想要叫住她。谁都知道她拿走我那条迷彩围巾还系在了自己脖子上是什么意思,我就是再傻我也明白了啊。她主动跑过来吻我就是想让我看见她脖子里的那条围巾,她一直抱着我不放就是想让我看见。她抱着我一直哭,不是因为别的就是我一直都没看见。她相信我当时一定是没看见,她知道我这个人看见自己在部队用过的东西是什么德行。所以她不会恨我不爱她恨我对她残忍,她只会恨我糊涂恨我的漠不关心。

  我从来不愿意女孩动我的东西,尤其是我在部队里的东西,谁敢动我绝对会当场和她翻脸让她滚蛋。直到我遇见了王晓静,我把我的肩章,我的资历章,我的臂章,我的胸标,我的姓名牌我一股脑的全都送给了她。那是我军旅生涯的全部见证,是我的荣誉,我的命,我的青春岁月。

  她带走了我的迷彩围巾,在她走进登机口的瞬间,我突然意识到,她是希望我能挽留一下她的。只要我一句话,一个眼神,她就会毫不犹豫的留下,留在我的身边。她盼望着我哪怕流露出一点点的不舍,她就会跟我走。无论去哪,无论是天涯还是海角,她都会跟着我走。

  但是我呢?我就是傻愣愣的站着。

  我在想着我的小菲。

  我的眼泪在登机口哗啦啦的流着,那条迷彩色的围巾后来一直停留在我的脑子里。女孩走了,后来结婚的时候还给我发了一封邮件,上面是我们三个人的照片,还有她写的一句话:回头,你写一首诗,就写献给晓宇。

  我就是这样的笨,总是错过自己最珍贵的东西,总是伤害自己最不应该伤害的人。一直到现在还是这幅傻吊样子,我就活该当一辈子的单身汉和流浪汉。我就是一个混蛋,是一个人渣。我喜欢的女孩或者是喜欢我的女孩一个个都离我远去,而我却还在这个世界上没羞没躁的靠着写她们的故事混饭吃。我有什么脸面活着,我有什么资格......

  我对不起她们。

  我得给她们一个交代。

14

第二十四章 蝴蝶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