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远山>第二十九章 我想找人说说话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九章 我想找人说说话

小说:远山 作者:再见蒲公英 更新时间:2018/9/10 10:37:48

我躺在床上哭了一会儿,结果越想越难过,越哭越伤心。陆排不在,他们几个中尉少尉被王支队叫出去单独补课开小灶了,他们和我们不一样,他们是要被当成干部专门培养的。宿舍里我是呆不下去了,我要是再呆下去他们就会知道我哭了,我虽然小虽然是新兵蛋子但是我也不能让他们看我笑话,我就穿上衣服出去了。

我下铺睡的那个哥们儿就是我之前给你们说的那个越野高手,集团军里数一数二的人物,仅次于那个上军报的中尉副连长。他叫杨志康,是一个一期士官,外号飞毛腿,你就知道他多能跑了。本来我在集训基地时候是不和他说话的,那时候我们是竞争对手,他算是为数不多的能和我在十公里武装越野上一较高下的人物。是比赛就会有输赢,我们都知道彼此是对方的对手,在一起当然不会有话说。我说了,正常情况下十公里越野这个项目考核中,能比过我的也就是三个人。第一名不用说肯定是上过军报的那个中尉副连长,那是我们集训基地公认的第一人,经过集团军和军报认证的,他的记录在部队里至今都没人能够打破。然后就是我们陆排和飞毛腿。陆排我比较熟悉,我们是一起从侦察连走出来的兄弟,彼此几斤几两大家都心里有数。但是飞毛腿那哥们儿就一样了,他是别的军的,我们之前没有过交际。于是我们就成了彼此重点观察和试探的对象,都对对方印象深刻。

我知道他的强项是十公里武装越野,但是攀岩有点不行。就像他知道我在武装泅渡上绝对是水的一逼一样。但凡比赛总要决出来个胜负,排出来个高低座次,我们就在彼此的弱点上互相压制对方,然后在十公里武装越野上较劲。那时候我们天天比,不比不行。有时候训练的时候,我们也会互相搞搞假把式欺骗对方,什么故意放慢速度误导对方让对方以为自己不行了,什么突然加速又突然减速显示自己耐力不行,斗智斗勇玩的不亦乐乎。

就是这样一种关系,说真的他在新训队没有收拾我都是好的。毕竟他是士官,我是新兵,我们还不是一个部队出来的,他要收拾我我还真没话说。我是真没想过他会主动跟着我出来和我谈心。

我出去的时候,飞毛腿正躺在床上看书,他可能看出了我的不对劲就有点疑惑的看着我。我们在新训队已经快一个礼拜了,虽然是上下铺但是我们从来没有正经说过话。我和他不熟,估计他也是觉得我是一个不好相处的人,他看我应该会觉得我挺牛逼的,毕竟一个两年的兵蛋子能和他们这些三四年的士官一决高下怎么不得有点傲气。再加上我刚下飞机的时候,连王支队给我打招呼我都没搭理他,这就给他们留下我这个人目空一切高傲自大的印象。所以他也不想找不自在,就没有主动和说过话。我呢?我是不敢和他们说话。那时候我十八岁,虽然说在法律意义上已经成年了但是因为没有经过什么事儿还是像个孩子。有点认生,很容易对自己熟悉的人亲,但是对于陌生人就有点怵。

飞毛腿看我下床准备出去,就放下手中的书问我马上就要熄灯了,你去哪?

都是上下铺,马上就要熄灯了,万一干部过来查寝的时候看见我不在问他,他得知道我去哪了。

我不是那种不识相的人,就说没事,我想出去走走,一会儿就回来。

然后我就出去了。

一个人蹲在坦克车库外面的角落里,连个能说话的人都没有,越想越委屈的我眼泪就又出来了。

飞毛腿搁我旁边看了半天,然后递给我一张纸巾:“你个娃娃哭啥子嘛,有啥子委屈跟俄说说。”

接过纸巾我的眼泪吧嗒吧嗒流个不停,越发的不可收拾。飞毛腿就在我的身边坐下,还把他的衣服披在我身上。那时候是秋天,就和现在差不多,我刚过完我的十八岁生日,说实话夜里确实有点冷了。披着飞毛腿的衣服我哭的不行,后来哭完了哭的不想哭了,就拿飞毛腿给我的纸巾擦眼泪。

飞毛腿就笑:“哭啥子嘛?你娃娃不是挺牛逼的么?”

这时候我才想起来我才刚刚成年,在他们眼里我真的就是个孩子。虽然我跑十公里武装越野厉害,虽然我攀岩厉害,但是我确实我还是个孩子,孩子们的毛病我身上全有。飞毛腿也就是真把我当成一个小孩子看的,他用他粗糙的手给我擦去我脸上没有擦干净的泪水。我就笑了,不哭了。飞毛腿就说还真是个碎娃儿。

然后飞毛腿就给了我一根烟,我们就靠着坦克车库的墙在角落里一边抽烟一边聊了起来。我这才知道飞毛腿是陕西商洛人,但是他不是市里的,是在下面的一个村子。陕沪高速没有修通的时候,他们就住在秦岭的深山老林里,靠着卖核桃和山货过日子。飞毛腿的家庭条件不是很好,下面还有一个妹子比他小两岁,他妹子比她学习好,于是高中毕业以后飞毛腿就当兵了,专门供自己的妹子上学。他当时还给我看了他妹子的照片,挺清秀的一个姑娘。短头发,个子不算高但是皮肤很白,笑起来脸上就有一对甜甜的酒窝,长的有点像短头发版本的王心凌。那时候在西安上大学再有一年就能毕业。如果不是后来遇见了小菲,没准我还能真喜欢上她。

等他讲完了我也给他讲了我的事儿,其实我的事儿也没什么可讲的,但是还是把飞毛腿听的直乐。就这样,我和飞毛腿成了哥们儿。接下来的训练里面,和他一个部队出来另外一个哥们儿看我和飞毛腿成了哥们儿,就也没把我当外人。

那哥们儿叫张朝阳,湖北恩施人,还是武汉大学电子工程系的高材生。聊开以后知道我考上武汉大学结果没去而是来当兵了,对我佩服的不行。他当兵就没什么可说的,用他的话来说就是觉得大学生活没什么意思,刚好他们学校里面招兵,他就来了。我就问他为啥来,上学多好啊,大学生活多有意思啊。我没有上过大学,一直挺羡慕大学生活的,到现在也是,那是我一辈子的遗憾。他就笑,大学生活有什么好的,还是当兵好。我不服,问他当兵有什么好的,我最后悔的事情就是来当兵了。他还是笑,就说反正就是好呗。后来我知道了,他那时候喜欢他学姐,他上武汉大学最主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她学姐在武汉大学。后来俩人没成,他就来当兵了。

少年时期的爱情,谁又能说明白呢。反正就是一个你暗恋我我暗恋你彼此互相有好感却不敢说出来,然后就此错过的一个过程。真没什么可说的。

我和飞毛腿和张朝阳我们三个成了哥们儿,我们在新训队里聊的不错,后来慢慢的其他几个士官也就开始和我说话了。我们虽然不认识但是彼此叫什么名字都还是知道的,他们就把我当成是他们的小兄弟,当成是他们班的兵蛋子。我们大家都成了朋友,后来接触的时间唱了大家都觉得我这个人还不错,没他们想象中的那种不可一世我们就成了哥们儿。他们在部队里起码都是班长,我一个兵蛋子突然之间多了这么多个班长罩着自然是高兴的不行。

陆排那个时候也和我们玩,但是没那么频繁,他是干部,在新训队完成正常的训练以后还要被王支队叫出去开小灶。飞毛腿是我在新训队的第一个哥们儿,后来陆排就也和他成了最好的哥们儿。这中间很大一部分是因为我的缘故,我说了我们陆排对我就像是大哥一样,处处关心我照顾我。虽然说后来他一直都忙,但是他对我的情谊始终都没有变过。飞毛腿对我好把我当兄弟处处罩着我,我们陆排自然也把他当哥们儿当兄弟。

写到这里,我又开始流泪了。有时候我真的想故事就这样结束,但是故事会这样结束吗?不会,如果会的话我也不用像现在一样,每次一想到他们就会泪流满面哭到不行。以至于我都不敢提起他的名字只敢用一个外号来代替。

飞毛腿是我的哥们儿,我们从最初十公里武装越野上的对手变成无话不谈的朋友,接下来又成了一个锅里吃饭的战友到后来并肩作战的生死弟兄。

然后呢?

然后他就永远的停留在我的记忆之中,成为我军旅生涯中再也不敢提起的一个伤口。

杨志康,外号飞毛腿,陕西商洛人,中国人民解放军济南军区某部师直属侦察营英雄侦察连一排二班班长,陆军下士。

你们一定得记住他。

你们一定得替我牢牢的记住他,永远不要忘掉。

12

第二十九章 我想找人说说话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