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远山>第三十六章 我会怎么死?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十六章 我会怎么死?

小说:远山 作者:再见蒲公英 更新时间:2018/9/13 9:15:49

我写的很累。

我在写《远山》的时候就一直在想,如果这本书写完,我死了。那么我这一辈子我又辜负了谁,我又对不起谁,我又伤害了谁,我还有什么想做又没有做成的事情,我还有什么遗憾?

我想了很久,好像真的是没有。

我以为我要死了,因为清楚的感觉到地面距离我越来越近。

我知道我要死了,因为我已经可以清晰的看见崖底的树梢。

我的速度越来越快。

越来越来

......

我曾经无数次幻想过自己的死法。

我想过跳楼,不去别处,就去我们去过的万达广场,我站在万达高高的楼顶,月光的清辉撒在我的脸上,如同情人的爱抚一般。我沐浴着月光的清辉,然后纵身一跃。那一刻,我的灵魂挣脱了我的肉体,我看着我的身体在天空中飞翔,我张开双臂投入大地的怀抱犹如投入爱人的怀抱......

我想过醉酒驾驶。我在我的车里放满了酒,一瓶接着一瓶的喝,然后开车来到我经常来的那条山路上。我会把车窗全部打开,将音响的声音开到最大,音响里播放着曾经我们最熟悉的歌曲《小幸运》,与你相遇好幸运,我真的是爱死了那个女孩儿。然后呢,我会将油门踩到最低,涡轮增压介入以后汽车的速度很快达到了一百五十迈并且还在持续加速。速度越快我越清醒,我知道接下来那里会有一个很大的转弯,但是我不会转,我的肉体因为酒精的麻醉跟不上我的脑子运转速度。汽车载着我冲了出去或者是撞到了山崖之上......

我想过卧轨,我买了一个去往西藏的车票,那是我们约好要一起的地方。在列车即将到达的时候,我突然起步从站台上一跃而下,疾驰而过的火车将我的身体压的粉碎,我的灵魂却跟着它直往西藏。那是我心目中最神圣的地方,我不会让我的肉体去玷污它的圣洁。于是列车带着我的灵魂踏上了朝圣者的脚步......

我想了很多很多,我想了自己各种各样的死法。凄惨的,圣洁的,充满仪式感的,搞笑的,悲催的等等各种各样的。

但是你知道我最满意的死法是什么样子的吗?

我拼命的写,拼命的回忆,我将我自己内心深处的伤口全部撕开,一边流着泪一边看着它化成血淋淋的文字。终于在快要写完的时候,我撑不下去了,我的血流干了,我的泪也流干了。我再也写不下去了,只留下一个无言的结局然后重重的栽倒在电脑前。

许多天以后我的身体会腐烂,也许会慢慢化成一具枯骨。

然后人们发现了我。

从我的电脑里读到了这本书,读完了这些文字。

于是他们一边流着泪一边说,瞧,这是一个伤心死的人。

是的,我真的是伤心死的。

唉,我真满意这样的死法。

我从悬崖下上来以后,我的脸都白了没有一点血色,我急促的呼吸着,我的腿肚子还在打颤。

但是我还是站着不让自己瘫坐下去。

王支队看了我一眼什么都没说,走了。

我看着他的背影,我也什么都没说。

那次跳崖以后,王支队突然就很少在我们面前出现了。就是他当初带过来的几个干部和士官负责我们的日常训练,我们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但是我们每天还训练,虽然体能什么的我们还一直练着,不过却加了很多特种部队基础科目的训练。练的多了我才明白,特种部队真的跟传统的侦察兵是不一样的。具体是什么我不能说,只能简单打一个比方。如果说传统侦察兵学习的是初中知识,那么特种部队教给我们的就是大学研究生以后的知识。虽然不大愿意承认,但是不得不说,特种部队真的比我们高了不止一星半点,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也不为过。

日子在我们每天不间断的训练之中一天天过去。慢慢的,陆排和那三个少尉他们也不见了,另外一个两年兵也不见了。陆排他们走的时候很突然,我们一睁开眼睛,坦克车库里的床位一下子空了五张。陆排走了以后,我的心里顿时变得空荡荡的,虽然说还剩下的那些士官们我们都是朋友都是哥们儿,但是他们毕竟不是陆排,他们毕竟都还不是我的兄弟。

我又变回了先前的样子,每天除了训练还是训练,黑扁帽留下来的干部和士官们每天都会变着法的给我们设定各种各样的场景,设定各种各样的障碍。

你们知道什么是恐惧,什么是寂寞,什么是孤独,什么是失落吗?

那时候我就体会到了,是真真切切的体会到了。

就在黑扁帽新训队的训练场上。

那时候的我十八岁。

十八岁的我已经体会到了所有的负面情绪。

这天,我们像往常一样,早上五点钟起床先是跟着越野车扛着原木跑了一个十公里武装越野,然后被赶进泥潭子里一通折腾。再然后我们就被消防车洗干净了。也没让我们吃饭,一个黑扁帽的士官就命令我们回到了坦克车库打包行李,还把我们的被装袋全都收了起来。

一人发给我们一把81杠,还有一弹匣的子弹,一把侦察兵匕首。

我检查了一下,我操!他妈的居然是实弹!黄橙橙的弹头躺在黑色的弹匣里,我当时就有点懵。

这是要打仗了?

我操!真的是要打仗了!陆排他们一定是比我们先行一步,深入敌后收集情报去了。

至于那个和我一样的两年兵,他老爹是我们军区情报部的首长。一定是提前知道了什么消息就把他给调走了。

我的脑子转的飞快,很快就脑补出来一副战争的场景。

我就开始想到底是要干谁?干哪个国家?或者是干哪个不听话的地方?

我还没来得及把我们国家明面上或者潜在的敌对势力过一个遍,黑扁帽的一个干部已经开始不耐烦的催促着我们上车了。我们被赶上了一辆运兵卡车的后车厢,刚一进去篷布就放下来了遮挡的严严实实的,里面还坐了一个黑扁帽的士官,他不允许我们往外面看。

卡车带着我们在山里转圈,刚开始的时候我还记卡车在哪拐弯了拐弯以后又走了多久。记着记着我突然又想起了自己步枪里压满的实弹,一下子就没心情记了。那时候的国际形势确实不容乐观,说战争一触即发是真的没开玩笑。

我十八岁,什么都还经历过就要被送上前线了。

那时候我看过不少特战题材的电影,虽然都是老美拍的,但是我真觉得那就是真的。

谁都知道特种部队深入敌后,一旦任务失败落入敌人手里是一个什么下场。

我那个时候已经知道的很多了,黑扁帽的干部和士官在每天操练完我们以后就会给我们讲这些吓唬我们。

当时我们听的时候只当一乐,但是现在想起来那帮子狗日的绝对是在提前给我们打预防针。黑扁帽什么时候会干吓唬我们这种无聊的事儿?

现在我全明白了,我操,他们在王支队走的那天就知道我们要上战场了!

想到这里,我就悄悄的从步枪里退下来了一颗子弹,放在自己胸前的口袋里。真的,我当时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这颗子弹真就是我留给自己的。万一我被俘虏了,我就用这颗子弹干掉自己。说什么也不让自己落入敌人手中倍受折磨。

那个黑扁帽的士官看见了,但是他什么都没说。

汽车带着我们一直走,坐在车厢里的我也一直想。

想着想着我突然就有点想哭了。

战死沙场,或者是在被俘的瞬间开枪自杀。

这种死法我是真没想过啊。

我十八岁。我喜欢写小说,喜欢写诗,我想当一个作家或者是诗人。但是我却当兵了,为了一时的新鲜感和刺激感我把自己扔进了部队。现在,我终于要把我自己给玩死了。

因为我要上战场了。

因为我要去打仗了。

9

第三十六章 我会怎么死?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