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远山>第三十九章 我的第一次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十九章 我的第一次

小说:远山 作者:再见蒲公英 更新时间:2018/9/14 10:33:16

大风吹起来了,吹的云也在飞扬,我的微风震撼全国。在这样的日子里,我回到了故乡,勇猛的将士怎样才能为我所用镇守四方。今天的快乐不能忘记,人生的乐趣还没有享尽,人欢乐时常常抱怨它来的太晚,但岁月依然流逝,就像飞一样为什么要自寻烦恼,使我心里忧愁悲伤呢?初春的阳光驱走了寒冬的残风,新春的气息代替了前段时间的寒冷,池塘边长出了嫩绿的草,云中柳树上鸣叫的飞禽也不一样了。飞来峰上有座高达千寻的宝塔,传说站在宝塔的顶端公鸡打鸣的时候就可以看见旭日升起......

很多年后的今天,当我坐在电脑前,想起当时的情景我还是会不停的直冒冷汗。一个刚刚十八岁的男孩,自己一个人被扔进了有豺狼虎豹出没的原始森林里,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你们可以想象出来吗?虽然以后我开始经常接受这样的训练,并且难度一次比一次大。但是从来都没有像第一次一样,让我感到那样的恐惧。王支队总是有一百种办法收拾你。比如出动一些经验丰富的老队员对你进行围追堵截,抓住就是一顿揍。再比如说,在你没命逃窜的时候出动直升机在你的上空盘旋,一旦发现你的踪迹搜索小队立刻垂直机降在你的附近,你投降是一顿揍,不投降更是一顿揍。反正就是要揍你。

人的第一次经历,真的会让你记一辈子。

比如说你第一次爱上一个人,比如说你第一次失去一个人。

我流着泪拿着指北针和地图辨别好自己的方位以后,就按照地图指示的方向走去。我也不知道地图到底对不对但是我没办法我只能按着地图走,真要是走错了我再回来。

我收起了指北针和地图,抱着八一杠步枪一拉枪栓子弹上膛就往丛林中走去。

我从来没有过野外生存的经验,我只是当了一年多一点的侦察兵,根本没有接受过野外生存这方面的训练就连部队的野营拉练我都没有参加过。我在丛林中只走了半个小时我就不行了。原始森林中密布的枝桠和藤蔓很快就将我身上的迷彩服挂的稀烂,有些枝桠还抽在我的脸上划出一条条血痕。我的脸上,我的胳膊上,我的腿上火辣辣的疼。是真的疼,而且还是发痒的那种疼。

然后我就不敢这样赶路了,而是用侦察兵匕首削了一根木棍。我将步枪关上保险背在背上,然后用棍子拨开挡在我面前的藤蔓,遇到实在拨不开的我就绕着走。说真的,我确实是害怕了。你知道丛林里面最让人恐惧的是什么吗?真的不是老虎不是豹子不是狗熊什么之类的大型猛兽,而是那种躲藏在暗处你看不见的地方然后伺机对你发起攻击的毒蛇。我扒开了一处藤蔓,正准备抬脚的时候,一条身子像枯叶一样颜色的毒蛇就朝我扬起了脑袋。它的三角头直冲我,我吓了一跳赶紧后退。心扑通扑通的直跳个不停,我来不及多想,下意识的就从背上取下步枪子弹上膛砰砰砰的扣动扳机。

开完枪我就后悔了,毒蛇被我打的一截一截的扭动着身体。我只有二十九发子弹,对付这条毒蛇居然就用了三发子弹。我当时就想抽自己两个耳光,正常情况下我用匕首就可以收拾它,但是我却浪费了三发子弹。看着地上被打成一截一截扭动身子的毒蛇,我才想起了我已经快一天没有吃饭了。我们早上五点钟起床,先是跑了一个十公里武装越野,然后又折腾了一个上午,中午没有吃饭我们就被赶上了车接着被扔到这个深山老林里面。

我没有去动那条毒蛇的脑袋,因为我听老人们说过死了的毒蛇也是会咬人的。我不知道这种说法是真的还是假的是否有科学依旧,但是我还是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态度不去碰它。我捡起了毒蛇的身子,用匕首剥开蛇皮以后我开始为难了。我十八岁,没有吃生食的习惯,更何况我清楚的知道丛林中的毒蛇身上有多少寄生虫。我很早以前还没有当兵的时候曾经看过一部电影,里面一个用子弹取火的情节我记得很清楚。因为看的时候觉得挺不可思议的记住了。我坐在地上仔细回忆了一下电影中的情节,先是收集了一些易燃物,然后退下来一发子弹用匕首小心的取下弹头倒出一点火药在草堆上。接着又揉了一些纤维塞进子弹壳里压实装上弹头,将子弹重新压进弹匣里扣动扳机。

火生了起来,一点蛇肉其实根本就不够吃的,不过也总好过没有。吃完以后我就继续在林子里面走,一边走一边寻找着能够果腹的东西。我说了我虽然是在山里当兵,但是我从来没有野外生存的经验,像这样的原始森林我真的就是第一次走。我在侦察连的时候,我们一般都是在自己的训练场训练。后来参加侦察兵大比武我们的比赛场地也是工兵哥们儿提前收拾好的,不会是什么人迹罕至的地方。

这真的是我的第一次。我的脚踩在不知道堆积了多少年的落叶上软绵绵的没有声音,我的鼻子闻着原始森林中特有的腐烂和潮湿的味道,那是一种混合了腐烂的落叶还有动物尸体以及粪便的味道。我在原始森林里走着,我的脚下不时会传来一声清脆的断裂声,有时候是枯枝有时候是白骨。刚开始的时候我还会被吓上一条,后来我就无所谓了。

那时候我十八岁,经过最初的恐惧和害怕以后,我的胆子渐渐大了起来。慢慢的,我就开始像郊游一样背着步枪拄着棍子走在丛林里。遇到有些动物的头骨,我还会饶有兴趣的停下来翻腾一番,有时候我还会用匕首撬下它的獠牙拿在手里把玩一番然后扔掉或者是放进自己的背包里。我到现在还收藏着一种犬齿类动物的獠牙,我不知道是不是狼牙,因为我一直都不太懂。不过确实要比一般的狗牙要长一点,大概有五厘米多点。牙尖上还带有一圈圈的裂纹。这颗牙齿就是当时我在丛林中的时候从一个消失了一大半的头骨上撬下来的,就是觉得好看就撬下来玩了。当时一共有两颗,后来在丛林的时候跑丢了一颗。

后来我闲着没事的时候在网上还专门查了一下,看到有人说狼的四颗獠牙其实都是有名字的,其中上面两颗叫做苍峰和拔天,下面两颗叫做血凌和血刺。我也不知道我的这颗是血凌还是血刺,不过我总觉得它应该叫血刺。

我在丛林中走着,阳光剑一样的从茂密的树叶之间射进来,把我目光所及的地方隔成一个个不规则的方格。我一边走一边玩,我才十八岁,正是玩心大的时候。

然后我就看见了一种果实,我不知道你们那里叫它什么名字。它的果实样子有点像李子,不过却是一种低矮的灌木。我不太懂,我只知道在我们那里这种东西叫牛铃果,能吃。人对大自然的了解总是有限,我只要知道能吃这一点就够了。

就在我前面上方一棵几个人都抱不住的大树旁边,生长着一株牛铃果。看样子已经成熟了,红彤彤的很惹眼。

我取下自己的步枪扔在地上,摸出匕首咬在嘴里,然后抓着藤条就开始往上面爬。我的脚下是落叶和淤泥,很潮湿很滑,我试着爬了两下都滑了下来。但我就是要爬上去,我要摘下这株牛铃国。

我的脚塞进大树根部的缝隙里固定自己的身体,我一只手抓住藤蔓一只手一直往上面探,我把自己的身子一点点的往前面送。慢慢的我够到了牛铃果的根部,我正准备拔的时候,我听见沙沙沙沙的声音从我的旁边传来。他妈的怎么到哪都能碰见这种东西!

我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用力一拔,结果一使劲,脚底一滑被大树根部的缝隙别了一下。我就感觉脚上一疼,我啊的就叫了一声,另外一只手也抓不住藤蔓了,我就一头栽了下来。

我从树上掉了下来,重重的摔在地上,那条蛇已经不见了。地上堆积着一层厚厚的落叶,我没有摔昏过去,但是右脚脚脖那里却一阵一阵的疼。

我试着想要站起来,但是右脚脖疼的根本不敢粘地。我赶忙又坐下来卷起自己的裤腿褪下袜子一看,我的右脚脚脖已经肿的很大很大了。我忍着痛摸了摸,硬邦邦的,还好只是肿了没有骨折。

牛铃果就在我的旁边,熟透了的牛铃果红彤彤的在我旁边,有几个还被我的身体压烂了。我捡起那几个牛铃果就往嘴里塞,一边吃一边还握着匕首寻找那条蛇的踪迹。

牛铃果酸酸甜甜的,我的眼泪吧嗒吧嗒的就掉下来了。

我他妈的这到底是图什么呢?

9

第三十九章 我的第一次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