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远山>第四十章 脱水的滋味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十章 脱水的滋味

小说:远山 作者:再见蒲公英 更新时间:2018/9/14 10:33:16

我从树上掉了下来,我的脚脖子肿了疼的厉害动弹不得。

我吃着牛铃果,眼泪就吧嗒吧嗒的往下掉。

我知道我无论如何都赶不回去了,我下午在林子里玩了太长的时间,现在又把脚给崴了。

说真的,我倒不是怕我回不去。一旦超过了规定的时间我还没有回去,王支队他绝对是要把直升机把黑扁帽都给派出来找我的。不管他再怎么想收拾我,他也不敢草菅人命。都是人民解放军的一员,他要是真敢不管我,部队绝对会拔了他的皮。我有把握能撑到他们过来找我的时候,甚至我觉得我不吃不喝撑个三天还是没问题的。最重要的一点,我有枪,虽然我不能动了但是我的枪里还有二十五发子弹。你不管是什么东西敢过来招惹我也只能沦为我的口粮。只要有口吃的我估计我能坚持更长的时间。

所以我不担心。

我担心的只是我这次的成绩绝对是不及格了,被淘汰已经注定的事情。

在我们出发之前,黑扁帽的干部就说了,如果在规定的时间内找不到目的地见不到王支队的直接自己滚蛋。

一想到这我就忍不住的难过,我要是被淘汰了送回老部队。我们陈连长看见我该多伤心多失望,我还有什么脸面去面对他,我还有什么脸面去面对医院里躺着的老狗,还有什么脸面去面对我侦察连的弟兄。

我那个时候还不知道老狗已经退伍回家了,就是天真的以为老狗还在医院接受治疗。

我一想到这些,我的眼泪就又吧嗒吧嗒的往下掉。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转眼之间就成了黑乎乎的一片。

我坐在地上,我的脚脖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就是一阵阵的麻还发胀。

老狗的脸和我们陈连长的脸又在我的面前浮现。

他妈的我不能被送回去!

我一个激灵就清醒了。

操你妈的,我说什么也不能被淘汰,我就是爬我也要在规定的时间里爬回去!我不能让王支队看不起我,我也不能让老狗和我们陈连长失望。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我不能让我们的陆排孤零零的留在这里。我们是一起从侦察连里出来的兄弟,他就像我的哥哥一样,我们说好了要当一辈子的兄弟。

我手撑着地咬着牙站了起来,我将步枪背在了自己的背上,然后捡起棍子当成拐杖拄着,咬着牙一瘸一瘸的头也不回朝丛林深处走去。

实在是顶不住了,我就停下来喘一口气想想老狗,想想我们陆排,想想我们陈连长。

他们都是我的兄弟!

我的心里就又充满了力量。

那时候,我的心里就真的只有我的兄弟们。

至于疼不疼,我当时真的是感觉不到了。

许多年后,当我坐在电脑前回忆起自己的这段经历我还忍不住的唏嘘。一个人身处逆境之中什么最重要?真的就是精神的力量。只要你自己不放弃,只要你自己不认输,真的是什么都能挺过去。你相信自己能行,你坚信自己能做到,你就真的能做到。但是一旦你要是绝望了,就真的什么都完了。后来我在电视上在报纸上看到一些什么报道,说什么得了癌症的病人在医生已经宣判了死刑的情况下还是很乐观的活着,结果完事到医院一检查,癌细胞居然不扩散了。说真的,这些报道很多人不相信,但是我绝对相信这是真的。

所以我到现在仍然是不肯放弃,因为我爱她胜过一切。我相信只要我自己一直努力,她总有一天会再次回到我的身边,只不过是时间早晚的问题罢了。半年不行就一年,一年不行就五年十年,或者是更久。哪怕最后真的是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至少我已经拼劲了自己的全力。不是吗?

你曾经像我这样爱过一个人吗?

我一瘸一拐的走进了丛林。

在真正的原始丛林中行军,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尤其是在晚上,你根本就看不清楚地上的道路只能深一脚浅一脚的探着往前面走。再加上我还是个瘸子,这样的体力消耗你就可想而知有多大了。我走了没有多远就感觉自己要不行了,我出了一身的汗,但是我的嘴唇却干的要命,我不时的用舌头舔舔自己的嘴唇。但是很快就没什么用了,因为我的喉咙里干的像要冒火,舌头上都好像没什么水分了。我的肺里鼻子里也难受的要命,在这样一片充满了动植物腐烂味道的原始丛林中行走,刚开始你还感觉没什么但是走的时间久了,你就觉得自己有点喘不过气来。好像整个肺里都是这种味道,缺氧一般的呼吸困难恶心想吐。

至于疼,那就更不用说了。兹兹的那种疼,你每点一下都疼。但是我却不敢随便停下来,因为我知道我一旦准备停下来休息可能我的身体就再也站不起来了。于是我就只有在走出一片林子路过空地的时候才会让自己停下来歇一会儿,大口的呼吸着清空一下自己肺里的废气,但是绝对不坐下,就是站着。有时候我也会拧开水壶给自己稍稍补充一点水分,不至于让自己的身体脱水过于严重。

我给自己制定了一个计划,就是每次停下来最多只能休息十分钟。我也没带表没有能计时的东西,就全靠自己的直觉。当感觉时间差不多了,自己的身体稍稍恢复一点以后就又一头扎进林子里,一瘸一拐的走。

那个时候我是真的明白了,在山里跑路和你在训练场上跑路是真的不一样啊!后者无非就是锻炼一下你的身体强度,但是前者却是培养你的各方面能力。你的直觉,你的耐性,你的预判能力,你的观察能力,你的反应能力还有你的运气什么的真是缺一不可。在山里跑路,真的不是说你一个劲猛跑就行了。你在跑的同时你还得耐得住性子,因为你每前进一步都可以说是危险重重。看似平静的丛林真的就是隐藏着各种各样的危险,有些是自然环境生成的,有些是人为布置的。后来我在云南边境的丛林中也执行过几次任务,那种滋味真的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了的。我们在丛林之中幽灵一样一路穿行,在保证速度的前提下你的脑子真的是没有一刻停止过转动,一片树叶一根树枝你都得谨慎谨慎再谨慎,一个脑子不够数的人在丛林中除了会给自己人找麻烦真的是没有一点用处。你知道哪个地方埋有地雷?你知道哪个地方绑着绊发雷?如果你留神过我们在丛林中的行军视频,你就会发现我们的脚步永远都是跟前面的尖兵保持一致,每个落脚的位置都一模一样。

说的好像有点多了,还是回到正题上。

我的原始丛林中一瘸一拐的走着,很快我就发现我给自己制定的休息计划根本是不靠谱的。因为真的是走的太艰难了,疼倒是其次的,最重要的就是身体上的感觉。疼倒是可以克服,但是那种缺氧以及脱水带来的那种精神上的疲惫真的是很难忍受的。

尤其是脱水。

真的,并不是说人只有在沙漠中才会感觉到脱水的。

你们知道在原始丛林中脱水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吗?

你的身体外面湿漉漉的,你呼吸的空气也是湿漉漉的,但是你就是感觉到渴的厉害。你就感觉着你身体里的五脏六腑就像是火烧一样,你能感觉到你自己的身体每走一步都在哗哗的往外冒汗。可是你却不知道这些汗是从哪里来的。你能清楚的感觉到你体内的水分正一点点的流失,就像是自己的生命正在一点点流失一样。

你知道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感觉吗?

就是恐惧。

一种对死亡的恐惧。

你只能不停的补充水分,越喝越渴,越渴越喝。

那时候我才十八岁,我还没有学过如何在林子中取水找水。我强忍着不再去喝水壶里的水,那是我们规定的最低存水标准了。除非是我们真的不喝水马上就要死了,否则我们无论如何是不会去喝仅存的那点水的。我知道我必须得想办法找水了,不然我真的会死在这片林子之中。

我一瘸一拐的在林子中走着,路过一些树叶和草叶看见上面的积水或者是露水我就会趴上去舔食。我到现在想起来都还忍不住的想哭,那时候我们当兵的命真贱啊。那时候我在林子里真的是什么都吃什么都喝,只要是看见水我就往肚子里喝,哪里还管它是什么味道。

就一个信念一直在我的心里支撑着我。我得活着回去,我不能被淘汰。我不能让王支队看不起我,我不能让老狗还有我们连长失望,我不能让我的兄弟们失望。

我一瘸一拐的在丛林中走过,那时候我十八岁,我真的觉得我就要死了。水壶里最后的一点水已经被我喝进了肚子里,我一步一步艰难的拄着棍子往前面一点一点的挪着。我的身体在不停的出汗,我可以清晰的感觉到我的生命就像这汗水一样正一点点的离开我......

我不敢让自己停下来,就是一直走着。我怕我一停下来我就再也起不来了,我的眼睛开始发黑,我的意识开始模糊。我真的是就要坚持不住了。

然后,我就听见了流水的声音。

哗啦啦哗啦啦,清脆无比的声音。

我的精神为之一阵,我一下子兴奋起来,好像我的脚脖都已经不疼了,我快速的朝声音传来的方向跑去。我不知道我自己跑了多久,我只记得水流的声音距离我越来越近,我扒开挡在我的面前的枝蔓,然后一条细细的河流就出现在我的面前。

我想也没想就整个人都跳了进去,清凉的河水淹没我的肩膀和身体,那种感觉真的是说不出来的舒畅。我低下头就是一阵牛饮,大口的喝着不带喘气的喝着。直到我的肚子里再也装不下了我才停了下来,舒舒服服的打了一个饱嗝以后,我忍不住就大声笑了起来喊了起来。

再然后呢?我哭了。

这次不是难过的哭,而是劫后余生的那种哭。

自此以后我养成了一种习惯,一直到现在我都改不了。不管是什么时候,只要是一瓶水,我一定要一口气把它喝完我才甘心。晓静为此一直笑话我,每次看着我喝水都是目瞪口呆然后说崔超你真的是牛。

那时候我呢?我会舒坦的打着饱嗝冲她笑笑。

她哪里知道我是多么害怕没水的滋味啊。

10

第四十章 脱水的滋味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