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远山>第四十六章 他脸上的那种伤心,我永生难忘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十六章 他脸上的那种伤心,我永生难忘

小说:远山 作者:再见蒲公英 更新时间:2018/9/17 11:48:20

王支队回来了,他先是看了我们陆排一眼。然后将目光转向了我,他能看出来我们陈排揍我了,因为我的脸上还挂着泪水,因为我的脸上还有一个清晰的巴掌印。但是他不想和我废话,他就冷冷的说了一声跟我走。我拎着东西就要跟着他走。他又说不用拿东西,有人要见你。

我就纳闷了,谁啊?我在大队里面除了他们几个别的我谁都不认识,是谁想要见我啊?

王支队说完就没搭理我,自己走了。

我看得出来,他是真的不想搭理我。

陆排也没搭理我,但是他还是很关切的看了我一眼。我就放下东西跟着出去了。陆排和飞毛腿他们都着急的跟了出来,他们都很担心我,但是他们谁都没有和我说话。我坐在副驾驶的位置,王支队一言不发的就开车了。我不知道他要带我去哪里,心里就有些发憷。我倒不是怕他收拾我,主要就是被陆排抽了一个耳光踹了一脚以后我已经觉得我没有那么牛逼了。我隐隐约约觉得我可能错了,所以跟着他走我就有点怵。没什么底气。

迷彩的越野车开出了新训队的营盘,在公路上绕了几个弯进了一道自动的伸缩门。一个崭新的部队营盘就出现在我的面前。车子在营区里一直开,我看见一路上各个兵楼门口都有穿着猎人迷彩服抱着95步枪戴着黑色贝雷帽,大黑皮靴子擦的锃亮的黑扁帽们正在列队。他们的脸也和我侦察连的兄弟们一样,都是黝黑消瘦朴实的脸。他们互相之间说着话,脸上都带着笑,彼此都像兄弟一样。带队的干部们也和他们说着笑,一边还看看手表。我看见一路上牵着大狼狗巡逻的纠察看见王支队的车过去也会立定敬礼。我看见从操场上下来的黑扁帽们喊着响亮的番号唱着队列歌曲从我们的旁边经过,他们唱的队列歌曲也和我们平时唱的队列歌曲一样。慢慢的我就发现了,他们除了穿的和我们不一样之外,他们真的就和我们平常所见到的部队没有什么区别。我有些诧异有些意外,他们真的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的操蛋那么的不可一世,除了他们全部都是士官全部都是军官,别的真的和我们都是一模一样的。

越野车一路开过营区,开进训练场,从各种各样我没有见过的训练设施旁边经过,然后开进后山,开到一个僻静的地方。路的两边松柏成行,还有花圃。花圃里开满了白的黄的花。你抬起头,你还能看见你前面的山上立着的一座座碑。然后车到了一个禁止驶入的标志前就停下来了,王支队下车,冷冷的冲我说了一句下来。我就下去了,看见他摘下墨镜还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着装,然后我也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着装。

王支队在前面走着,我在后面跟着。我们经过戒备森严的大门,穿着毛料制服的哨兵唰的冲他敬礼,但是到我这里的时候他们就把手放下了。我还得冲他们敬礼,因为我的肩膀上是两条拐,而他们的肩膀上不是士官就是有杠有星的军官。我们走过长长的台阶,一路上都是站岗的卫兵。我的手基本上就没有放下来过,台阶的尽头是一个很大的广场。广场就在山脚下,然后就是一座宏伟的建筑。建筑通体呈白色,稍微带着一点黄,显得很是肃穆庄重。上面还有一个八一军徽,八一军徽下面是荣誉室三个大字。荣誉室的前面是一座墙一样的碑,上面也有几个大字“死难烈士万岁”,碑的上面密密麻麻刻满了名字,还亮着长明灯。有两排卫兵在那里站岗,都抱着枪戴着白手套,神情肃穆表情庄严,一动不动的在那站着。我就是再傻我也知道我要去的是什么地方了,我就是再傻我也知道这是部队里面老祖宗安息们的地方。只是我从来没有想过这支部队会有这么多牺牲的烈士。我去过我们团的荣誉室,我们团成立了六十多年,但是我们荣誉室的规模没有这么宏大。更别说还有荣誉室后面那座山上一座座立着的墓碑和坟包了。

我还在震惊着,王支队已经在那座刻满了名字的碑前立正敬礼,我赶紧跟着他立正敬礼。敬完礼以后,我们绕过那座碑就到了荣誉室大厅的前面。除了穿着毛料制服在门口站岗的卫兵外,我还看见了一个穿着猎人迷彩服戴着黑色贝雷帽扎着战术腰带,腰里还挎着手枪的老士官在门口站着。我瞅了一眼他的军衔,五级士官!我赶紧又敬礼,老士官看了我一眼,我就感觉到自己像是被一匹狼盯上了一样,我的背后立马升起一股凉意。我就像是又回到了丛林中和那匹孤狼对峙的夜晚。这种感觉稍纵即逝。老士官让我解下了武装带和背着的水壶挎包,就让我进去了。王支队站在大厅门口等着,他没跟着我进去也没和我说话,就站在那看着我。

迎面又是一堵屏风一样的墙,上面写着“光荣榜”三个大字,墙上也是密密麻麻的名字。绕过墙,我就看见一张张的照片,有黑白的有彩色的,有战争时候的,也有和平时期的。但是无一例外的,照片中的他们都是年轻的,一张张年轻的脸。我一直走一直看,然后我又看见一座座奖杯,一面面锦旗,我还没有仔细看,我就看见一个宽厚的背影。这个背影背着手在看他面前那两面交叉着的军旗,一面是八一军旗一面是特种大队的队旗。

那个背影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我就也动也不敢动,下意识的就立正了。那个背影穿着一身猎人迷彩服,扎着战术腰带,戴着一顶黑色贝雷帽。他旁边的桌子上摆着一套折叠的整齐的猎人迷彩服,战术腰带,上面是臂章胸条和作训帽,旁边还有一双黑色的擦的锃亮的高腰作战靴。

我喊了一声报告。那个背影慢慢的转过身,我看见了黑色贝雷帽下的一张大黑脸。

那张黝黑的脸上没有笑容,有的只是深深的伤痛,惋惜。

还有什么呢?

还有伤心,一种被人狠狠刺痛以后的伤心......

那个背影缓缓的转向了我,我看见了他胸条,我看见了他的勋标。接着我就看见了他肩膀上的绿色软肩章,两条金黄色的杠杠,四颗金黄色的星星。

大校?

我傻眼了。

我真的是傻眼了。

在雄鹰特种大队里面,能够挂着大校军衔的人只有两个,一个是大队长,一个就是政委。政委我虽然没有见过,但是我也听说他去总参二部开会了。那么站在我面前的就只能是大队长。济南军区雄鹰特种大队的大队长!黑色贝雷帽特种大队的大队长!

我有点紧张,还有点激动,当然还有一些害怕。我紧张我激动是因为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会见到我们大队长,那个一直活在传说中的人物,神一样的人物。我害怕是因为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会在这种情况下见到他,在我决定退出黑色贝雷帽特种大队时候见到他。大黑脸干部就那样看着我,一脸的严肃但是上面带着一种怎么也掩饰不了的伤心,那种伤心真的我觉得我这辈子我都忘不了。我说过这种伤心我只见过三次,一次是在我们连长的脸上,一次是在王晓静的脸上,还有一次就是现在我在我们大队长的脸上。大黑脸干部就那样看着我,我的脑子还没反应过来,然后他开口了,声音很低沉但是很厚重充满力量,他说我是何建军。

我赶紧就又立正了,我不能不立正,任何一个在我们大队当兵的哥们儿只要听到这个名字都会下意识的立正。这是一种发至内心的尊敬。

他接着缓缓的问我,严肃低沉还带着伤心,他问:“你为什么不愿意当我的兵?”

很多年以后的今天,当我坐在电脑前再次回首往事的时候,我仍然会感到深深的震惊和内疚。我坐在电脑前想了半天我都不知道我到底该用什么词来形容我当时的感觉。一个牛逼的不能再牛逼的人物,一个被传的不能再传的传奇人物,他在看见我以后,他说的第一句话居然是这个。

你为什么不愿意当我的兵?

我真没想到他会这样问我。

说真的,我在来的时候我想过王支队可能会把我带到一个没人的地方狠狠的收拾我一顿,或者是叫上他的狗腿子一起收拾我。按照他的一惯作风,这种事儿他绝对干的出来。我已经被他收拾习惯了揍习惯了。反正我已经爽了,反正我已经过瘾了,反正我已经把他引以为傲自认为牛逼到不行的黑扁帽给狠狠的玩了一把,就算他揍我收拾我我也认了。这毕竟是部队,他再怎么锤我也不敢把我锤死,锤成重伤也不行,就算是锤成轻伤他也得担责任。

但是我真的没想到他会带我来到这里。

我是真没想到我居然会在这种情况下面对我们大队长。

真的,我是真的没有想到。

如果我早知道会这样,我真的宁愿被他捶一顿。

9

第四十六章 他脸上的那种伤心,我永生难忘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