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远山>第五十五章 和警通中队的较量(二)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十五章 和警通中队的较量(二)

小说:远山 作者:再见蒲公英 更新时间:2018/9/22 9:47:37

我在《韩非子·外储说左上》这本书上看过一个故事:楚人有卖其珠于郑者,为木兰之柜,熏以桂椒,缀以珠玉,饰以玫瑰,辑以翡翠。郑人买其椟而还其珠。此可谓善卖椟矣,未可谓善鬻珠也。讲的是什么意思呢?楚国一个卖珠宝的商人,做了一个很漂亮的盒子装着珍珠在市场上卖,一个郑国人过来把盒子买了又把珍珠还给他。这就是买椟还珠这个成语的来历。

军报的女记者来采访我们,放着我们最拿手的科目不看,却要看劈砖劈瓦往脑袋上砸酒瓶。这在我们眼里其实就和那个郑国人差不多。但是人家要看,我们没办法,就真给表演了。小姑娘的眼睛都看直了,一脸佩服的表情满眼都是星星。后来我把这件事还讲给我其中一个女朋友听了,她听了以后觉得很不可思议还摸摸我的脑袋,说你们真的有铁头功啊?再到后来,我认识了王晓静,没事的时候就会在车里给她讲我们在部队时候的训练,每次都是我讲的开心的时候,一扭头她就抱着我的胳膊在副驾驶上坐着睡得正香。女孩子们对这个真的是没有一点兴趣,你在部队里学会的那些作战技巧,学会的那些杀人技能,在她们眼里真的是没有铁头功没有硬气功有趣。

女记者回去了,一篇报道就发在了军报上。后来这篇报道在当时传的挺火的,我不知道现在还能不能找到,几年前还有。那时候谭洁正在IPAD上不知道干嘛,拿着IPAD冲我直喊:老公老公快来,你看,讲的是你们呀。我赶紧就跑过去了,一看差点没笑岔气。我操!居然是当时那篇小姑娘写的报道,还有配图。照片上,我们穿着猎人迷彩服戴着奔尼帽脸上涂着迷彩劈砖劈瓦往自己脑袋上砸酒瓶。那时候谭洁看我的眼神简直就和那小姑娘一模一样,真的就是满眼都是星星。我说得了得了想看不,我现场给你表演一个,然后抓起一个酒瓶就砸自己脑袋上。我操!真他妈的疼啊,戴帽子砸和不戴帽子砸果真感觉不一样。早知道我就先去找个帽子戴上再砸了。至于说谭洁?她早已经看呆了。

两个训导员,面对面扎着马步光着脑袋就往自己头上砸酒瓶,你砸一个我砸一个,玻璃碴子飞的到处都是,我在旁边看的心惊胆颤。并且他们还不是砸一个,就是比谁砸的多,比谁厉害,比谁不怕疼。我操!这他妈的是人脑袋不是石头疙瘩啊。不一会儿俩人砸的马步扎不稳了,还是晃悠悠的摸着酒瓶往自己脑袋上砸,砸完就盯着对方。我慌了,赶忙拉住其中一个训导员,我说班长班长算了,友谊第一,都是战友都是哥们儿不带这么玩的。那个训导员没搭理我,抓起一个酒瓶咣当又砸自己脑袋上了。我就赶紧又去拉另外一个训导员,我说班长,比赛第二咱真没这个必要啊。结果,这个训导员也是咣当一下。

当兵的一旦杠起来,那真的是宁愿死都不会认输啊,一个比一个硬气,十头牛都拉不回来。俩人砸着砸着,就站不住了坐在地上接着砸。我在旁边看的简直就要被吓死了,一会拉拉这个,一会劝劝那个。根本没办法,算了,赶紧去找干部吧。然后警通中队中队长就来了,俩人不砸了。晃着脑袋回军犬基地犬舍给我牵大狼狗去了,我在门口等着的时候就听他们在那骂。一个说:“妈的!崔超这个死脑筋脑子不灵活啊,早点去叫干部不就得了,害的咱俩在那杠那么长时间。”另一个说:“就是,平时看看着挺机灵一小伙儿,怎么关键时候这么没眼色呢。”

听的我牙直痒痒,我他妈的操!

就是这样一帮子孙子,我们大半夜的去找他们借偏三轮,能有好下场吗?

得,还是老样子,偷吧。

我们换上了迷彩服,脸上涂了迷彩,没穿大黑皮靴而是穿着迷彩胶鞋,那时候我们还没有配发伞兵靴。大黑皮靴又死沉死沉的动静太大。然后我们就出去了。王支队把我们送到黑色贝雷帽特种大队营区的外面,他没进去得在外面接应我们。我们几个翻过墙,一路上躲避着警通中队纠察们的巡逻路线和营区里到处乱照的探照灯,真的就像是做贼一样。我的心那时候跳的不行,这要是被抓住了绝对是一顿死锤啊!毕竟大队长刚收拾过他们,他们肯定是正防着我们呢。

我们一路上躲过了营区巡逻的纠察以及各单位的明哨暗哨,摸进了警通中队的驻地。在角落里躲着只看了一眼,我们就全都懵了。

我操!这他妈的是个什么阵势!

警通中队那帮孙子们早就料到我们会来偷偏三轮,一辆破偏三轮挎斗摩托被他们里三层外三层的团团围住,一个个还牵着大狼狗手里拎着棍子就等着我们来呢。我们又不傻,看见这种阵势就知道绝对没戏了,就捉摸着怎么办不行就准备跑吧。然后大狼狗就叫了。

我操!这时候他妈的真得跑了。

我们被大狼狗追着满营区窜,后面警通中队的纠察们拎着棍子边追边喊让我们有种别跑!我们他妈的傻啊,不跑等着你们过来揍我们?一个个脚下都跑的起劲,怕挨揍更怕被狗咬。说真的,我们尽管知道警通中队的大狼狗都是训练有素的,但是你看着它们吐着舌头在后面撵着你,看着它们那一口白森森的牙你也心里发憷啊。这万一要是哪只不听话真咬你了,怎么不得掉一大块肉?

我们就没命的跑,兵楼的灯就全亮了,其他单位的弟兄们都挤在宿舍的窗户前乐呵呵的看着我们被狗撵。

等我们翻过墙跑回自己的基地才算消停。

第一次偷偏三轮就这样失败了,王支队问过我们理由以后也没生气,这次失败了还有下次,不着急咱们慢慢玩。毕竟他知道当时那种阵势不跑不行。换他在他也得跑,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这在全世界特种部队都是奉行的第一准则。明知道是死,还一个劲要上,这真不是特种部队该干的事。

什么是特种部队该干的?特种部队在敌后,首先保证的是生存,是自己的安全。只有自己活下去,才能保证任务的完成。你要想活下去,要想生存下去,就得躲在暗处老老实实的猫着,等待时机成熟,然后一击必中,打完就跑绝对不和敌人纠缠。

要不怎么说我们是鼠辈,是毒蛇呢。你在战场上也是这样,哪有顺顺利利就能完成的任务。你要是每次都不要命的愣头楞脑的上,上去先给对方送一波人头,国家还培养你干嘛,有多少特种兵够上去送的?

我们何大队就曾经给我们说过一段话,至今想起来我都感动不行。那是我们在执行某次任务之前,具体任务至今还被列为部队中的绝密。我就不说是什么任务了,反正那次任务很难,说九死一生也不为过。他在我们上飞机之前把我们几个叫到一边,告诉我们说:“刚才会上我说的话,你们大家要全部忘掉。就牢牢记住我现在给你们说的,我们敢去死,我们不怕死,这不错,是军人就该有这种慷慨赴死的决心和勇气。但是这次任务非同一般,我们不要求你们必须要完成。能完成最好,完不成也没事,不要蛮干不要硬来。你们几个是我们手下最好的兵,千万别把自己折在里面,活着比什么都重要。只要活着,就还有机会。明白了吗?记住,要活着回来。”

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我们能不为他拼命吗?真的,为了他,我们真的是死都愿意。

又扯得远了,还是说偏三轮。第一次偷失败以后,我们又去偷了几次。有事没事就去偷,警通中队的哥们儿也不是吃素的,我们两个部门就互相在偏三轮上面较劲。中间当然有成功的也有失败的。我们成功了,警通中队的中队长第二天什么也不说就过来,来我们这把自己的偏三轮骑走。面对我们的冷嘲热讽他也不生气,谁让自己手下的兵技不如人呢。我们失败了,这更没什么好说的,被警通中队的哥们儿抓住以后,先是摁住揍一顿不说然后关在警卫室里第二天等着我们王支队去把我们领回来,再挨王支队一顿揍到了晚上继续去偷。刚开始大队里面其他的几个支队中队还嫌我们吵,后来他们也习惯了,只要是一到晚上,随便外面怎么折腾怎么闹他们照样该睡自己睡自己的,该怎么着怎么着。只要不拉他们的警报,他们理都不带理的。

我们两个部门之间,彼此的渗透功夫和反渗透能力就这样一点点慢慢提升着。

后来有一次,我晚上去接晓静下班。我们准备等她下班了去青年宫的小师傅那里吃烧烤吃花甲,那段时间晓静特别喜欢吃花甲,基本上每天晚上我们都要吃。我在车里坐着等她的时候,就看见一辆军绿色的偏三轮停在路边。当时我的眼泪一下子就流出来了。我居然下车盯着那辆偏三轮看了半天,那辆偏三轮真的就和我们当时偷的那一辆一模一样。

我操!我他妈的有那么一瞬间,我真的就以为自己又回到部队了。

12

第五十五章 和警通中队的较量(二)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