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远山>第五十七章 告诉我永远到底有多远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十七章 告诉我永远到底有多远

小说:远山 作者:再见蒲公英 更新时间:2018/9/23 15:33:30

小菲是什么?

小菲是我的一个梦,一个我永远永远都不愿醒来的梦。

告诉我永远到底有多远。一直以来,我都在听陈妃平的这首歌《永远到底有多远》。并且一听就掉眼泪一听就掉眼泪,简直就是不能听。但是还是想听,不听不行,听了更不行。人就是这个样子。伤痛就是伤痛,可是就算你明明知道那是你的伤痛。你还是想没事就给自己来那么一下子。到底是为什么我也不知道。我一听这首歌想起的就是小菲。那是我这八年时间里一直避免回忆起来的画面。那时候,我们手牵手幸福的坐在一起,她靠着我的肩膀,我们俩谁都没有说永远,但是我们都知道,那一定是永远。

日子一天天的过,我们还是没事就和警通中队较劲,何大队还是继续由着我们的性子胡来。为我们第770后勤保障基地申请武器装备和训练经费的报告早就不知道交上去多长时间了,军区主官部门的领导和首长一直都没有给我们批复。何大队和王支队又往上面打过几次电话以后,干脆就放弃申请了。因为主管后勤的军区某个领导被他们烦的不行了就直接给他俩在电话里交了个底:首先第770后勤保障基地的编制问题现在还没有解决,总部首长只是批下来了一个番号,具体是按照什么样的一个补给标准,军区也吃不准。其次就是第770后勤保障基地目前的归属并不明确,总部首长虽然没有明确表态归总部直属,但是我们却又拥有自己的独立番号。

这种事情讲起来很复杂,其实说白了很简单。就是一些程序上的事情还没有解决,归谁管?让谁养?怎么养?这个问题军区领导有点吃不准所以只能一级一级往上面反应。部队上干什么事情,都要经过一级一级的批复。上面领导不表态,你下面就不能胡来。打个比方来说,现在的我们就像是一个野孩子,不知道自己的爹妈是谁,没人敢管我们也没人愿意管我们。

总部首长也像是忘了还有我们这回事儿一样,所以我们还是一如既往的穷,一如既往的姥姥不疼舅舅不爱。不过这些和我们小兵没关系,我们还是王支队让怎么干我们就怎么干。后来因为能练的我们早就练的不能再熟了,剩下的要钱没钱要装备没装备要物资没物资,你想练你也练不了。就比如说,全世界的人都知道特种部队要担任反恐作战任务,要进行反劫机训练。可是我们上哪找训练用的飞机去啊?雄鹰特种大队倒是有一架报废的波音客机充当反劫机训练场,但是他们这个训练场也不是天天闲着。他们自己也要天天练。慢慢的王支队就不管我们了,天天把自己关在老办公楼里不知道琢磨着什么,有时候吃饭的时候我们都见不着人。

王支队不管我们了,我们就自己去和警通中队较劲。完事警通中队也不搭理我们了,你们爱怎么着怎么着我们只当没看见,很快我们就觉得没意思了。

我们就天天自己玩自己的。把每天该练的科目都练完了熟悉一遍,我们就回到坦克车库忙自己的事。我们还是没有自己的宿舍,住的地方依旧是我们刚来时候的那个阴暗潮湿柴油味十足的坦克车库。陆排和那三个少尉没事就在坦克车库看书,看外军特种部队的战术训练教材。看的有点心得了就跑到我们基地办公楼的大会议室里,那里有前段时间干部们自己动手做的一个沙盘,没事的时候他们就在沙盘上玩模拟战争玩角色扮演,打的不可开交。最早的时候陆排还会拉着我一起过去和他们玩,但是我对那个实在是没有兴趣,去了几次我就不去了。陆排他也放弃了,用他的话来说,就是我没有当干部的潜质不值得培养。

张朝阳还是老样子,没事就被我们的狙击手教官领着出去练狙击,狙击手是一个专业性很强的兵种,不投入时间和精力你想练成材根本不可能。他现在已经不能在练潜伏的时候睡大觉了,没有以前那样爽了。因为他在潜伏训练的时候,我们的狙击手教官就在他旁边坐着给他当观察员,并且随时准备业务考核。一旦考核不通过,狙击手教官有的是办法修理他。什么十公里越野,什么抱着枪蛙跳,什么端着枪一动不动保持站姿射击俩小时,枪口挂着砖头准星的位置还放着子弹壳。子弹壳不能掉,掉了就得重新计时。每次练完一回到坦克车库就向我们抱怨,说自己当初就不应该当狙击手苦不堪言。

飞毛腿以前在他们师里的时候就自学过编程还考过证,现在闲下来了不用背着火箭筒满山遍野跑,他就打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写程序,自己和自己在电脑上玩的不亦乐乎。有时候他也会给我们讲,什么C+语言,什么Java,什么程序逻辑,反正我们也听不懂。但是他还是讲,讲他的程序,讲他的病毒。吓得我们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敢用他的电脑。

其他几个哥们儿也是自己玩自己的,有没事就趴桌子上给对象写信的也有躺在床上看武侠小说的,还有实在是闲的蛋疼在那拆装随身听的。最厉害的一个哥们儿居然跑到炊事班里借了一套我们野外驻训时候用的厨具,没事就在那照着食谱学做饭准备退伍以后回家开饭店。炊事班的弟兄们也乐意看他这样,毕竟他要是学会了也省得他们每天蹬着小三轮给我们送饭,还一天三趟。

我呢?我以前是队里最忙的一个,因为我们王支队那时候老是盯着我,一会儿都不会让我闲着。总是让我练这个练那个的练个没完,稍有不服就会挨揍。现在王支队不管我们了,他天天把自己关在老办公楼里不出来。我就成了最闲的那个,于是我就打开日记本咬着笔,没事就琢磨着写诗写小说,准备重拾自己的作家和诗人梦想。

日子过得平静的简直能淡出来个鸟来。

那段时间我写了很多东西,有诗还有小故事,但是我想写的小说一直没有动笔,因为不知道要写什么。后来,谭洁在给我整理东西时候,还把那些东西给翻了出来。我愣了半天,我不敢相信那是我写的。但是我知道那一定是我写的,因为上面那种狗爬一样的字迹根本不会是别人。

当时我还买了一把吉他,没事的时候就在坦克车库里写歌或者坐在楼顶自弹自唱,反正就是闲的,自己给自己找乐子。后来练完狙击的张朝阳也加入进来了,我们两个改编了很多军歌,都是摇滚版本的。歌词不变重新谱曲,谱完以后我俩就在坦克车库里嘶吼。兄弟们都觉得挺有意思,慢慢就都加入了有买电贝司的有买架子鼓的。那时候我们还组建了一个乐队,叫军中披头士。我是吉他手,陆排是主唱,张朝阳是电贝司手,飞毛腿弹电子琴,还有一个哥们儿敲架子鼓。每天训练一结束,我们就在坦克车库里开整,玩摇滚玩重金属玩哥特开音乐会。叮叮哐哐一通打击乐下来,摇头晃脑的张嘴就是摇滚版的“我是一个兵,来自老百姓”,唱着唱着还来几声狼嚎,玩的有滋有味。

有时候我们也会唱一些国外乐队的摇滚歌曲,比如Linkin Park,比如Nightwish。我们最喜欢唱的就是Nightwish的《Bye Bye Beautiful》,大家伙也都喜欢听,简直就成了我们军中披头士的代表作。更是成了我们每晚必唱的压轴曲目,每次一唱到“Did you ever hear what I told you,Did you ever read what I wrote you,Did you ever listen to what we played,Did you ever let in what the world said”兄弟们就跟着一起唱一起吼,又蹦又跳。后来我们玩嗨了,《Bye Bye Beautiful》干脆就成了我们小队的专用歌曲,训练的时候MP3一戴,跟着节奏我们就开始了自己暴力破坏行动,踹门扔手雷开枪射击CLEAR,行云流水一般。

有一次我们正在坦克车库吼着崔健的《新长征路上的摇滚》,正爽着呢,何大队来了。等我们发现的时候,他已经站在车库门口听了半天了。大家伙就都不敢唱了也不敢闹了,气喘吁吁的等着挨骂。何大队拉着一把椅子坐在我们面前,妈拉巴子的怎么不唱了?正听得过瘾呢,怎么就没动静了?于是我们就赶紧接着唱,刚开始摸不透何大队的意思,我们就来了几首软摇滚。何大队觉得没什么意思,我们就赶紧换。换了我们自己改编自己谱曲的军歌,何大队听得津津有味的还说这个调子不错,有气魄有意思。完了还说让我们几个试着看看能不能给我们写首队歌。我们当时都激动的不行,连夜就作词谱曲赶紧给何大队送了过去,然后理所当然的就没有然后了。

11

第五十七章 告诉我永远到底有多远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