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远山>第八十章 还是跳伞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八十章 还是跳伞

小说:远山 作者:再见蒲公英 更新时间:2018/10/13 10:23:26

关于跳伞,我在前面说了很多。当然,我说这些没有任何看不起广大女同胞的意思。在我的朋友里,也有跳伞好的女同志。譬如说我在当兵的时候就认识一个姓沈的女孩,她的跳伞技术就很好绝对是专业运动员的水平在国内排着名的而且还是骆驼峰跳伞俱乐部的教练。人长得好看脾气也好跳伞技术更没得说,你们要是谁对跳伞这种高空极限运动有兴趣的话可以私信我,回头我把她的联系方式给你。我在写这本书之前,我还和她联系过,约好十一过完我们从上海迪斯尼回来就带着王晓静去找她让她给王晓静当教练教她跳伞。当时她还问我你一个黑扁帽还是蝰蛇突击队的队长拥有五级伞降勋章的人你为什么自己不教,我能说什么?王晓静是一个胆子特别大的女孩,酷爱极限运动胜过helloKitty。但是我对女孩子从来不是很有耐心,其实不光是对女孩子我对谁都没有耐心,什么东西只要我讲过一遍以后没有记住我就容易火大有时候还会骂人。这是我在部队带兵时候养成的臭毛病,但是晓静是我女朋友是我继小菲之后最爱的女孩,我又怎么舍得骂她。于是我就说让她教,她也同意了还挺高兴。毕竟从我离开部队以后我们就没有再见过。当然我们没有去成,因为在西安过完七夕我的生日回来以后晓静就和我分手了。计划跟不上变化说的就是这么回事。后来我在西安某部做参谋的时候还认识一个朋友,叫林诗雅。她在我的前几本书里也曾经出现过,和苗圃一样,她是国内为数不多拥有直升机驾驶执照的女孩之一。直升机驾驶技术六的不行,不过也仅限于商用小型直升机,我在阎良的时候她来找过我,看见机场涂着迷彩的直升机激动的不行完事进了米171的驾驶室立马就懵逼了。当然这些女孩毕竟是少数,几百个里面也找不出来一个,大多数女孩还是对高空跳伞这种极限运动存在着一种天生的畏惧这是事实。

又扯远了,还是说跳伞。

跳完圆伞以后我们开始跳方形伞。在这里我要先说一下,据我所知很少有部队会跳方形伞,包括就是空降部队也很少跳。国外也是。我们当时在黎巴嫩维和的时候,我和美洲营的一个哥们儿聊天。那时候司令部有个欢迎酒会也算是见面会,要求我们大家都要穿礼服。我们国家军队没有礼服我们就穿陆军春秋常服,我的胸前挂着自己的五级伞降勋标。不是我要故意显摆,这是我们大队要求挂的。虽然说解放军不流行挂勋标,条令也没有规定必须要挂,但是这个算是我们的兵种标志有点类似军校的校徽挂着也不算违规。我们穿常服上面一般挂猎人和伞降,作战服作训服上面挂蛙人和神鹰,有些也挂狙击手。勋标根据材质的不同分三个级别我就不给你们细说了,一般就挑自己最高的两个级别挂就行。比如张朝阳还有我们那个狙击手教官,他们就挂猎人和狙击手两个勋标。那哥们儿他是美国海军陆战队的一个中士,看见我的五级伞徽羡慕的不行,端着一杯威士忌一定要和我干杯还说佩服我是一个勇士。我俩干完就在那瞎扯淡,他就告诉我说他们美国海军陆战队也很少跳方形伞,他自己得到的也只是一个伞降的基础勋标。在他们海军陆战队,只有海豹突击队这种精锐作战部队会跳方形伞。有点海豹三叉戟的意思,不是谁都能得到的。

其实按照黑色贝雷帽特种大队的规定,我们新队员在第一年也是可以不用跳方形伞的,只需要进行圆形伞的基础训练和体验。但是王支队这孙子不行,他非让我们跳不可而且还必须是全员满编制的跳。如果说黑色贝雷帽特种大队是一把匕首,那么很明显我们第770后勤保障基地就是这把匕首上的刀尖和刀刃。身为匕首的刀尖刀刃肯定要和其他新队员的训练科目不太一样难度也大这没什么说的。更何况他还是我们的支队长,又是第770后勤保障基地的一把手没有人能限制他的权力自然说什么就是什么。别说是跳方形伞,就是他让我们送死我们也得去。于是我们只能跟着老队员一起跳。

我们那时候跳的方伞是红白条纹相间的那种运动伞,一直到现在都是。前段时间我去了济南,刚好碰上大队的哥们儿在伞训,他们跳的居然还是那种伞。国家穷军队就穷这种说法放在以前没错,但是放在现在却有点不合适。我当时就在想这个问题,直到晚上和王支队在二招一起喝酒我才算是弄明白。部队里还是穷训练经费给的不够,好多军用品在大队里真的是能凑合就凑合。这个我绝对是理解的,毕竟被党和国家教育了这么多年。这是由我们的基本国情和任务形态所决定的,从对越自卫反击战至今三十多年国家无战事真的就是能凑合就随便凑合了。不过我还是想多说一句,有些军用品的颜色真的是不敢恭维的。你就譬如说我们训练操舟时候穿的救生衣。当然别的部队是为了救人需要所以要选比较醒目的颜色这没错。可是我们是特种部队,你给我们配发的救生衣还是橘红色的,我就纳了闷的这在打仗时候不是自己找死吗?深色或者是墨绿色不好吗?非要选一个橘红色,真到打仗的时候敌人什么都不用管只需要朝着彩色的地方开枪,绝对是一枪一个准没得说的。我和我们王支队说起这个的时候,他也没办法只是一个劲的说喝酒,还说你能想着回部队看看咱们今天高兴不聊这些。我知道他心里憋屈。同桌的还有一个刚参加参加国际侦察兵大赛回来的哥们儿也在劝我喝酒,他是我八年前带过的一个兵不过现在已经是干部了。他说他在带队参加比赛的时候,遇到操舟的科目国外的特种兵同行们还问他们,你们中国特种兵怎么把民用品带过来了他都没办法解释。

我X,从我们当时参加爱尔纳突击国际侦察兵竞赛到现在多少年了?我真的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大家就一个劲的喝酒。唉,说真的,国内目前的形势也就这样了。国家需要花钱的地方太多,部队也不需要打仗,平时最多的也就是拉出去抗洪抢险救灾应付个泥石流什么的,橘红色最合适。但是要出国参加比赛还不能换个迷彩或者暗绿色马甲穿穿,说真的确实挺没面子的。

还是老规矩,我们跳之前,要让大队里的伞训骨干们先过瘾。圆伞他们没兴趣他们也不跳,但是方形伞就不一样了考验技术。很多年以后,我坐在电脑前回忆起当时的场景还是觉得牛逼的不行,厉害的不行,感叹的不行。

真的是牛啊!我不知道别的部队是不是也是这样,但是那天确实是我亲眼见的。我们大家伙都在地上等着,他们就上天了,然后我们就看见天上一会开出一朵红白相间的鲜花一会开出一朵红白相间的鲜花,最后这些鲜花组成一个大雁的队形就在天上飞着。真的就像是北飞的大雁一样组成一个人字形,那种画面是真的漂亮啊!一直到后来,我们小队的兄弟们也能做到那样了,甚至我们比他们玩的还花哨。我们十几个弟兄在空中手拉手组成一个圆环,然后一个圆环变成两个圆环,两个圆环再变成四个圆环,最后一个个再分开陆续开伞什么的。但是给我的感觉永远都没有我第一次看见那帮子伞训骨干组成的大雁队形印象深刻也没有那种震撼感,毕竟那是我第一次见。

大雁就那样在天上飞着,居然还没有掉队的。我当时就惊讶的不行,我们的参谋长还拿个高音喇叭在地面上指挥让保持队形。都知道不会掉队但是参谋长还是在下面喊注意编队啊同志们注意编队。地面上是用白石灰洒出来的圆圈里面还是有个H,然后我就看见组成这个大雁队形的哥们儿陆续往圆圈里的H上面跳。蜻蜓点水一样,一会儿一个蜻蜓点水一会儿一个蜻蜓点水,根本没有跳偏的。

大家伙全都震撼的不行,那帮子哥们儿下来以后还是像往常一样收伞包。我们全都佩服的不行,要知道能做到这样真的是很不容易。你在电视上看到专业跳伞运动员经过大量的训练和日积月累做到这样不稀罕,但是他们毕竟都不是专业的运动员。我们是特种部队根本也没有那么多的时间练这个。平时别的训练科目多的要死不可能让你每天都跳伞,他们能跳成这样你真的不服都不行。这不光需要时间,还需要天分。

他们跳完以后我们开始跳,也是冲着那个H来。那时候在我们大队还有一项规定,除了大队的伞训骨干,其他人如果能够跳进圆心的话大队就奖励五百块钱还允许请假外出一天。大家伙都激动的不行,倒不是为了钱主要是为了能够请假外出。当然能拿到这个奖励的人很少,除了一些老队员还有空降部队几个转过来的士官,大家伙基本都很少能跳进圆圈内更别说正中靶心。都是从陆军侦察兵中选出来的,拿到是运气拿不到也正常大家就是图一乐呵。大队常委又都不傻,如果那么容易就做到的话,后勤股长还不疯掉。部队里一分钱都恨不得掰成两半花,哪有那么多闲钱让你糟蹋啊。

7

第八十章 还是跳伞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