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远山>第八十四章 砺练(二)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八十四章 砺练(二)

小说:远山 作者:再见蒲公英 更新时间:2018/10/16 13:50:48

  海军部队的弟兄送来了飞毛腿的遗体。在黄昏的沙滩上,飞毛腿安静的躺着。他身上的降落伞包和武器装备已经卸了下来放在一边,我的那些兄弟们在他的遗体前列队。参加演习的官兵也在他的遗体前列队,他们都光着头没有戴帽子,手里抱着钢盔或者是大檐帽。绿迷彩,蓝迷彩,绿军装,蓝军装在他的面前列队。

  演习正在进行的时候,飞毛腿就在我的那些弟兄们身后的水面上挣扎,他的身子被降落伞覆盖被伞绳缠绕被沉重的武器装备在拉着往下坠。他不停的挣扎着,但是他自己怎么可能挣脱?我的那些兄弟们呢?他们都看见了但是他们有自己要完成的任务不能去救,而那些海军和海面舰艇呢?他们都看见了但是他们不能动。

  因为,演习不是演戏。

  因为,演习就是战争。

  还因为什么呢?

  因为,军令如山倒,因为演习就是实战,一切都要按照实战的要求来。

  于是,大家都不能救。

  于是,在场的数千名官兵就那样看着一朵红白相间的鲜花在水面上不停的挣扎然后渐渐沉没。数千名官兵就那样眼睁睁的看着啊!你能想象吗?你能理解吗?那些坐在作战指挥室的将军们难道没有看见吗,难道他们都不想也不愿意去救吗?但是都没有办法,因为演习还没有结束,因为战争还在继续。战争一旦打响就注定不会停下,战争一旦打响就注定要拼个你死我活。在战争没有结束之前,每个部队每个单位都要按照自己预先规定的科目进行演习进行作战,每个部队每个单位都是战争这个大机器上一颗螺丝钉或者一个零件。一旦有哪个零件不按照预先制定的方案正常运转,战争机器就会崩塌。你们能理解吗?

  于是,没有人去救。

  演习结束以后,我的那些兄弟们在沙滩上看着空无一人的水面从黄昏站到天黑,又从天黑站到第二天天亮。我们王支队和我们何大队守在医院的太平间里也从天黑守到了第二天天亮。我呢?苦累了闹够了就穿着病号服也守在医院的太平间里,我没去看我们何大队也没有看我们王支队。就是在看着飞毛腿,他笔直的躺在太平间的床上,那双囧囧有神的眼睛紧紧的闭着。

  然后呢?

  他的遗体永远的躺在了我们大队后山的烈士陵园里。

  他就变成了一个名字刻在我们的死难烈士万岁纪念碑上。

  他就变成了一张照片和我们的那些前辈们一样默默的守护着国旗和军旗。

  再然后呢?

  他就永远的停留在我的记忆之中,成为我军旅生涯中再也不敢提起的一个伤口。

  飞毛腿是我的兄弟,我实在是不敢回忆下去了。我害怕想起当时我和陆排我们两个代表我们大队将他的遗物交到他父母手里的情景,他的父母已经年迈,颤颤巍巍的接过我们递过去飞毛腿生前穿过的军装还有使用过的物品以及部队追授的荣誉和奖章。他的妹妹红着眼睛接过我递给她的那张照片,伤心到不行难过到不行但是却还要坚强的含着泪扭头安慰自己年迈的父母。

  飞毛腿的故事就这样结束了,一个年轻的士兵就这样离开了我们从来没有关注过他的世界。甚至他连爱情都还没有来得及触碰到,就这样结束了。至于说他跳伞时候遇到的女孩,你觉得会怎样呢?飞毛腿走了,真的就像是从来没有来过一样,一粒灰尘一般无声无息的消失。没有人知道也不为人所知,陪伴着他的只有无数个夜晚亲人和战友的泪水。

  他是为了什么?我在医院里想了很久都没有想明白。

  很多年后,我坐在电脑前,飞毛腿的笑容又在我的脸前浮现,和他的笑容一起浮现的还有我的那些兄弟们他们那一张张年轻的黝黑的消瘦的脸。国家,荣誉,忠诚,使命,这八个字构成了我们军旅生涯的全部。他们是中国陆军的英魂,他们是中国陆军特种兵的英魂,甚至可以说是我们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军魂。是的,就是军魂!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军魂从来都不是由什么将帅或者是什么伟人构成的,它就是由我们这些小兵们用自己平凡的憨厚的生命铸就的。他们永远和我们的国旗和我们的军旗紧紧的连在了一起,他们就那样围着军围着国旗憨憨的笑着。默默无闻,永远都默默无闻!但是他们的笑容他们的眼睛,在我们的心里在我们的梦里永远都是那样的栩栩如生。

  因为在我们的心里,因为在我们的梦里,他们从来都没有离开过,永远都不会离开。你以为你已经忘记的,但是却从来都没有被遗忘。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突然的出现在你的眼前出现的你的梦里,还是像往常一样。他们会围着你跳来跳去,他们会说崔超崔超,别写了我们一起出去打球。崔超崔超,过来陪我喝两杯给我看看你对象的照片。崔超崔超,这是我对象你帮我参谋参谋顺便帮我写一封情书。崔超崔超,你怎么又失恋了,我们说多少次了让你改改你的狗脾气你怎么就是不听。崔超崔超,你怎么还不来看我们,我们都等着急了......

  然后你就知道什么叫做撕心裂肺了。如果你是在开车,你会突然觉得心里一疼,然后踩住刹车在后面司机不耐烦的催促中重新打火将车靠在路边傻愣愣的坐着一句话也不说。可能你还会流泪,尽管哭的撕心裂肺的,但是这个城市并不会因为你的眼泪而有什么改变。因为这个城市不相信眼泪,更因为越来越物质化的今天人们不会相信眼泪。

  他们只是一个个普普通通的小兵,他们年轻的黝黑的消瘦的脸上笑起来的时候还会露出一口白牙,这样的脸你在城市里的街道上看见绝对不会想到要尊重他们。哪怕他的身上正穿着一身军装,他们也是一个普通的再也不能普通的小兵。他们长年累月的在深山老林里摸爬滚打,远离了城市的生活,要是好不容易能进一趟城市就会像过年一样高兴。更多的时候呢?他们会坐在遮挡了篷布的军用运兵卡车里趴在后车门上伸长了脖子往外看。当然有时候他们也会小心翼翼的找你问路,在向你问路之前也会先给你敬一个军礼小心翼翼的叫你一声同志。而你呢?你会觉得他们老土,毕竟这年头有谁还会互相称呼同志啊!你可能会很不耐烦的给他随便指一个方向或者是根本就是给他一个白眼懒得搭理。但是他呢?他不会说什么只会略带尴尬的对你说声谢谢接着去找下一个看起来好说话的人小心翼翼的问路。

  尤其是临近过年的时候,他们会几个人拿着一个傻瓜相机,恨不得在城市的每个地方留影。你不知道他们是即将离开部队的老兵,你不知道他们只是想看看这个他们守护了几年甚至是十几年但是却从来没有机会仔仔细细认认真真看看的地方。他们或许会请你帮他们拍一张合影,如果你答应了他们就会高兴的不行。在帮他们拍照的时候,你可能心里还会想着就这么一个破地方有什么值得照的真是一群乡下土包子。但是等你拍完了,他们就会接过相机紧紧的握住你的手不停的说谢谢。或者是害怕自己黝黑粗糙的手会弄疼你白皙娇嫩的手于是就不敢握,就是在那不住的对你说谢谢。

  就是这样的一群人。

  你在大街上看到你会注意到他们吗?

  就是这样的一群人,你会想到去关心他们,甚至是尊重他们吗?

  会吗?我不知道。

  但是他们呢?他们还是会像往常一样,无论受到了什么样的待遇,依旧还是无怨无悔任劳任怨。无论你们对他们好不好,他们都像一条忠实的大狼狗一样,默默无闻的守护着你们。他们是为了什么?没错,就是为了国家,为了你们。军队是什么?军队是国家的战争机器,是国家的暴力工具。但是同时,军队也是保护着你们不受外敌侵犯的钢铁长城,是我们中华民族的铁骨脊梁。正是因为军队的存在,你们才能拥有现在安定和谐的幸福生活,你们才能毫无顾忌的享受着和自己爱人之间花前月下的浪漫。

  但是那些小兵们呢?但是我的那些士兵兄弟们呢?和平总是要付出代价的,而这些代价就需要那些小兵们去承受去付出。有些是自己的青春,有些是自己的生命。但是更多的,是自己的人性。全世界每年会有多少小兵们牺牲又有多少小兵因为战争后遗症这个该死的东西终结自己的生命,你们知道吗?你们知道他们的故事吗?

  你们不知道。

  我也不知道。

  我只知道我心里的那二百五十四个名字。

  丁启敏,男,山东青岛人,三十七岁,中国人民解放军济南军区某部特勤支队,陆军少校。

  万志孔,男,湖南长沙人,三十四岁,中国人民解放军济南军区某部直升机中队,陆军上尉。

  马玉成,男,山东烟台人,三十岁,中国人民解放军济南军区某部警通中队,陆军四级士官。

  ......

  杨志康,男,陕西商洛人,二十三岁,中国人民解放军济南军区某部后勤保障基地,陆军下士。

  还有呢?

  林小菲,女,福建福州人,二十岁,中国人民解放军济南军区第XX医院外科护士,陆军学员。

  如果可能,我真的想往上面添上一个。

  崔超,男,河南洛阳人,三十岁,中国人民解放军济南军区某部后勤保障基地,陆军少校。

  《第一卷,砺练,完》

9

第八十四章 砺练(二)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