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远山>第八十九章 抉择(三)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八十九章 抉择(三)

小说:远山 作者:再见蒲公英 更新时间:2018/10/21 14:48:47

 那时候,小菲十八岁。

十八岁的小菲脸上已经有了一种和她年龄不相符也和她的个性不相符的成熟,这种成熟后来我在王晓静的脸上也见过,但是无论如何不应该出现在一个十八岁的女孩脸上。而这些都是因为我,我不知道你们的十八岁是什么样子的也不知道现在的你们是什么样子的,但是小菲的十八岁。现在想起了我的心都要碎了,真的是疼的不行。我以前从来没有想过,包括写书之前我也没有想过。但是现在写到这里,我真的要劝一下广大的女孩和女同胞们,你们找对象找男朋友的时候一定要找那种能让你笑把你当成孩子当成女儿去宠的那种男人。如果有可能,你们一定要找那种爱你们的而不是去找你爱的。

我在医院躺了很久,终于有一天晚上,我对小菲说道,我说小菲,我想和你商量一件事情。

正在喂我吃云吞的小菲笑了,她说什么事儿啊,这么严肃这可不像你,来,张嘴。

说真的,从我住进部队医院以后,小菲就照顾上我的饮食起居。每次吃饭的时候都要喂我,还怕我烫着每次都用小勺子吹温了才会喂我吃。刚开始的时候我还有点不习惯,首先这是在部队,虽然说是部队医院但是也是在部队。来来往往的干部们确实挺多的,我老怕他们万一瞅见了绝对是哎哎哎你这个兵蛋子是怎么回事上纲上线转眼之间就能给你扯到作风问题上。你没当过兵所以你不会明白部队里有些干部到底是闲的多蛋疼。我在部队的时候,有一次我们出去演习和地方上的一个小姑娘我多说了几句话。然后就被一个参谋干事给看见了,拉着我就是一顿批就差没让我写检查。关键是这个干部我还不认识,就是看我和这个小姑娘说话他就不高兴认为我损害了人民军队的形象。真的是蛋疼啊!其次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从来没有一个女人对我这样好过,我妈也没有。我妈在我当兵之前最经常干的事情就是把饭端我脸前然后你爱吃就吃不吃拉倒。除了小菲,在我住院期间她真的就是喂我吃饭给我洗脚没事的时候还会给我按摩怕我躺的时间久了浑身难受。后来,这样的女孩我又遇见了一个,就是王晓静。和小菲一样,她也是真心的对我好关心我照顾我怕我受委屈怕我不高兴怕我难受。作为一个女孩,她做了所有她能做的但是最后她累了于是她走了。我不怪她我也没脸怪她,像我这样的人哪值得她们去爱哪值得她们去付出。

扯远了,还是说小菲。

我说我摔伤的腿手没毛病但是小菲她不行就是要喂我,不喂都不行。我就听话的张嘴,把云吞嚼也没嚼就一口咽下去。

吃完云吞我就对小菲说道,还说的很认真,我说上次我们何大队找我说的事情。

我还没说完,小菲就淡淡的一笑,说:“那你就别和我商量了。”

我愣住了。

小菲叹了一口气,她真的就是叹了一口气:“你们男人的事情,你自己做主就行。不用和我商量。”

我还没缓过劲,天地良心,这是小菲第一次用男人这个字眼。

又喂我喝了几口汤,小菲开始收拾碗筷,倒了热水在碗里准备去洗碗。

她一边收拾碗筷一边说道:“你要是自己觉得想做,你就去做。你要是不想做,也不用勉强。反正只要你觉得值得觉得开心就成。”

我还没听明白她话里的意思,她又接着说道:“无论你做什么,你都是我的崔超。这就够了。”

我立马就听傻了,张着嘴又不知道要说什么。这时候,外面的军号响了。每个部队单位都有军号,部队医院也不例外。从我当兵到现在,我基本上每天都在听军号。这个军号我不知道听了多少次不知道听了多少回,但是今天,我听到军号我感觉这个军号有点不一样了。是真的不一样。

因为,这个军号它就响在我的血液里,在我的血液里沸腾。

因为,这个军号它就响在我的心脏里,在我的心脏里回荡。

我一睁开眼睛,我就看见我的小菲,穿着陆军士兵春秋常服白皙美丽的小菲。

我一闭上眼睛,我就看见我的兄弟们,戴着黑色贝雷帽黝黑彪悍的兄弟们。

小菲还是那么笑着看着我,她笑吟吟的看着我递给我一杯奶:“自己把奶喝了。”

我就听话的接过奶,小菲就端着碗准备出去洗碗了。我伸手拉住了她,她就扭头:“干嘛啊?”

她的脸上,真的是和以前不一样了。虽然说还是像以前一样好看,但是确实就是带了一种成熟的味道。我拉住了她其实我是想问她,如果我听了我们何大队的话选择留在部队里当一名特战军官,你愿意和我一起在山沟里吃苦当随军家属吗?她回头的瞬间看着她的笑脸还有她脸上的那种成熟我突然就不想问了。远离城市的繁华,远离都市的生活,任由自己的青春岁月在山沟里一点点枯萎,我觉得这是任何一个都市女孩,尤其是一个年轻漂亮的都市女孩都做不出来的事情。所以这些话我就没说出口,我就说:“没事,就是看看你。”

她就又笑了:“松手!有什么好看的,赶紧让我洗碗去,不然我泼你身上了啊。”

我就松手,等她洗碗回来。

很多年以后,我很少会踏足医院,尤其是中国陆军的部队医院。但是现在,我躺在医院里,习惯性的点了一支烟就打开电脑准备再写两章。蝰蛇突击队的标志映入眼帘,我忍不住就是鼻头一酸。我一抬起头我就看见小菲,小菲还一脸不高兴的说道:“给你说多少遍了,医院里禁止抽烟,怎么你就这么不听话呢?”

我一个激灵:“小菲。”

“小菲是谁?赶紧把烟掐了睡觉。”

我这才回过神来,不是小菲,我最近总是能看花眼睛。我就把烟掐了,看着穿着白大褂的护士在我的床头写查房记录,然后看着她关灯看着她悄悄的离去并且轻轻的带上了门。我听着她的脚步小心的离开,她穿着护士鞋,但是在寂静的走廊里,我还是能够听见她猫咪一样的脚步声。和小菲一样。可是,她又怎么会是我的小菲呢?我靠着床头闭上眼睛,想起的就是部队医院的白色。一片白色,墙是白的,小菲也是白的,白的蝴蝶。飘来飘去,然后就总是飘在我的身边也总是飘在我的梦里。

洗碗回来以后的小菲就在我的旁边坐着,一边给我削水果一边问我明天早上想吃什么。我说不知道没什么想吃的她就问我小米粥好不好还问我要吃什么馅的包子或者是想吃豆浆油条?一直到吹熄灯号,小菲给我盖上被子还仔细的掖好被角,我就安静的躺在床上看着她忙活的身影。最后她做完这一切,关掉了灯。她的嘴唇轻轻的在我的嘴唇上吻了我一下说道:“睡吧,晚上不要蹬被子,明天早上我过来给你送饭。”

说完,她就轻轻的带上门出去了。第二遍熄灯号吹响的时候,我还没有拿定主意。但是我做了一个梦,我梦见了我们何大队,梦见了我们王支队,还梦见了我的兄弟们,梦见了我们的黑色贝雷帽。我梦见了我们的军旗,还梦见了在我们的军旗下那一张张黝黑的消瘦的脸,当然也是年轻的庄严的脸。他们无声的看着我,我也无声的看着他们。这个梦意味着什么我不知道,到现在我都不知道。

我还梦见了小菲。穿着陆军87式春秋常服的小菲嘎巴嘎巴的走在我们特种综合训练场中间的那条水泥路上,然后登上了主席台。穿着猎人迷彩服戴着黑色贝雷帽的我们喊着忠于祖国忠于人民的号子正步经过主席台,站在主席台上的小菲冲我们敬军礼。一个中国陆军的女兵在检阅我们的方阵,中国陆军最精锐最彪悍的战士们的方阵,中国陆军黑色贝雷帽特种大队的方阵。我们齐步换正步,我们向右看向前踢着正步,我们向前看向前踢着正步。我们持枪我们劈枪我们行举枪礼正步经过主席台,我们喊着番号我们声音嘶哑但是喊起番号来绝对震天响正步经过观礼台。我们踢着正步,我们每分钟一百一十五步每步七十五厘米经过主席台。我们喊着忠于祖国忠于人民,我们喊着一二喊着一二三四经过主席台,我们神情庄严我们表情肃穆。

这一切,都是为了一个漂亮的中国陆军女兵。

这一切,都是为了我们的爱情。

男兵和女兵的爱情。

我从睡梦中醒来,男兵还是那样的黝黑彪悍,女兵还是那样的白皙美丽。他们都还年轻,于是男兵女兵的故事就不断的在部队里上演着。爱情,和条令条例无关干部们都清楚,条令条例是约束不到爱情的。于是爱情就在我的心头蔓延,在我短暂的青春岁月里,在那个几乎于世隔绝的世界里,自然而然的就发生了。 

10

第八十九章 抉择(三)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