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闯王宝藏>024\笑里藏刀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024\笑里藏刀

小说:闯王宝藏 作者:安南十八子 更新时间:2018/9/12 10:00:23

1939年2月。

生与死就是一线之隔,一念之间。

任何人的生都是一样的,呱呱坠地,从此走上了苦难的人生历程。

可是死的方式,却有着万千不同。

这世上没有人能真正参透生死。

都说经历过死亡威胁的恐惧后,平常人缓解紧张情绪最好的办法就是吃点什么。

郭远樵和王丽蓉并没有什么例外。

黑夜中那飞来的匕首,不问青红皂白直取他性命,没有人

不恐惧。虽然郭远樵表面上故作镇静,其实他内心深处也是非常恐惧的。王丽蓉更不例外,他们唯一能缓解紧张恐惧的办法,眼前就只有自己给自己下碗面条。

天刚刚亮,伊滕就笑容满面的登场了。

伊滕会来,这一点倒没有出乎郭远樵的意料。

中国有句俗话:伸手不打笑脸人。

伊滕笑容可掬的内心里想些什么,郭远樵也是非常清楚的。

王丽蓉上了茶,伊滕刚刚落座,关切地说:“昨晚,都是我们保护不周,让郭桑受惊了,让嫂夫受惊了!”

王丽蓉说:“没有你们所谓的保护,我们也不至于受到惊吓,赶紧把你那些兵撤了,我们不需要!”

伊滕听出王丽蓉这话是什么意思,却仍然笑着赔不是说:“是,那是,给您二位添麻烦了。”

郭远樵说:“那些要我命的人,难道不是伊滕君派来的?”

伊滕哈哈笑了起来说:“郭桑真会开开玩笑啊。郭桑是我

大日本国家依重之人,我怎么会派人来杀你?”

郭远樵冷冷地说:“我郭远樵行得正,坐得直,从不与人结怨,我想不出来谁会要我命,你赶紧的,撤了那些日本兵。”

伊滕表情变得严肃起来说:“那可不行啊,要是我没有猜错,想取郭桑性命的,定是重庆的人。”

郭远樵说:“这也太荒唐了,我想这也正是伊滕君希望看到的吧?”

伊滕说:“郭桑,说句实话,我确实需要你的帮助。但我想不到的是他们竟然上来就是杀着,根本不给出路。知道昨晚的事后,冈村将军也非常担心郭桑的安全,这不,大清早就派我来了。一是对郭桑受到的惊吓表示慰问,二是采取一些措施,对郭桑的安全作个妥善安排。”

郭远樵有点疑惑地看着伊滕说:“妥善安排?这就没必要了。死在自己同胞手里,也比死在你们日本人手里强啊!”

伊滕呵呵笑着说:“分别十多年,我想不到郭桑对我们的成见竟然如此之深。过去我们在一起,无话不谈。我视郭桑为平生至交。有大日本皇军的保护,郭桑别说什么死不死的。冈村将军想到郭桑将要和我们合作开展的工作,夫人的安危就显得更加重要了。”

伊滕这样一说,郭远樵内心暗暗吃惊,他自以为自己是了解这个伊滕的,千方百计只不过是逼他合作。可他万万没想到,伊滕竟然要拿王丽蓉来做文章。于是,轻声却不无激动地说:“伊滕,你想怎样?”

他压低自己的声音,是不想在屋子里的王丽蓉听到什么。

伊滕还是笑呵呵地说:“郭桑不要激动啊。这是冈村将军的一片苦心。把夫人保护好,也是我的职责所在啊。”

郭远樵严厉地说:“你们要是敢对她怎样,休想谈什么合作的事。”

伊滕说:“郭桑不要多想才是。冈村先生在司令部找了间最为僻静的住所,还特意安排了自己的夫人陪伴郭夫人,这是何等的礼遇呀。”

郭远樵没好气地说:“你们这不是把她当作人质吗?”

伊滕笑呵呵地说:“言重了,言重了。今天我来,一是为夫人的安全,二是请郭桑和我们再走一趟小月岭。”

伊滕说出小月岭这个地名,让郭远樵的内心一震。他感到吃惊的是伊滕不但知道小月岭,还去过那个地方。

郭远樵疑惑地说:“你去过小月岭了?”

伊滕显得有点丧气地说:“不瞒郭桑,前些天来府上拜访郭桑前我就去过一趟。一无所获,还丢了一名士兵。”

郭远樵说:“你们真是荒唐可笑至极,真相信有什么李自成宝藏的事?”

伊滕说:“云飞洞天金鸡谷,老鸦顶上云中湖。识得其中铜鼓峰,富贵赛过万户侯。郭桑应该不会忘记吧?在铜鼓峰下,只有小月岭有人烟。我的士兵就丢在那一带,请郭桑辛苦辛苦,和我们再探一趟小月岭。”

伊滕吟诵这首诗时,眼睛一刻也没离开郭远樵的表情。

郭远樵说:“这只是一首普通的民谣。在中国,这样的民谣很多。”

伊滕说:“三千院多年来有许多云游高僧,可他们到了铜鼓峰后就无故失踪了,再没回去。这次我的士兵也丢在了那里,郭桑难道说都是偶然?”

郭远樵摊摊手说:“你如此咄咄逼人,我还有选择?”

王丽蓉从屋内冲出来说:“你们这样做,还有王法和天理吗?”

伊滕说:“嫂夫人不要激动嘛。我和郭桑要进山,保不齐昨晚那些人还会来,把你接去日军宪兵司令部,是为了夫人的安全着想啊!”

郭远樵说:“看来也只有这样了。”

那天,他和王丽蓉被日本人的一辆汽车接走了。

铜鼓峰、金鸡谷,这个地名不知道多少次出现在郭远樵的梦里。

多少年来,他也想实地去应证自己的研究,他一直想如果李自成宝藏真实存在,他想通过自己的研究与发现,把这些宝藏取出来献给国家。军阀混战,让他看不到中国的前途或者可以托付这些宝藏的人,再加之是否真有宝藏,他也不敢肯定。如果真有宝藏,这些宝藏落入军阀之手,将会成为欺压百姓的工具。如果没有,也定会治他欺世盗名之罪,可谓是得不偿失。他知道,自他那些研究论文发表后,不知有多少双眼睛或明或暗里在关注着他。他如果到了小月岭那样的地方,似乎比此地无银更加昭示世人。

郭远樵又哪里知道,即使真有宝藏,他一个人说了也不算,因为他不知道那些守宝人,已经守了近三百年,又怎能是他想献给谁就给谁?他更不知道的是,因为他的研究,守宝人已经将他视为必杀对象,这是后话了。

伊滕已经将王丽蓉扣为人质,这是铁的事实。

此时的他,内心深处如同一片离开树枝的落叶,漂浮、摇晃,却不知道要飘向何处。他有种从来没有的孤独、从来没有的无助。如果真有宝藏,而且被日本人抢走了,就会变成无数射向中国人的子弹,那他将会是个民族罪人而将万劫不复。

内心强大的他,却有种欲哭无泪的无奈。

他此时却生发出种残酷、对自己残酷的想法。昨晚上要是他能死在那只匕首下,也许正是他求之不得的最好归宿。

坐在日本人的汽车里,行驶在武汉的街头,他企望也许从什么地方飞出一粒子弹,要了他的命。

坐在一边的伊滕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只见他手一挥,车的两边,分别上来两个日本兵,挡住了他的视线,也把他严密地保护起来。

车到了日军司令部,看着王丽蓉被几个日本妇女簇拥着离去,此一别,不知何时能再相见,也许就是生离死别了。

郭远樵的眼睛里,禁不住泪花闪动。

伊滕看到郭远樵的神情,打趣地说:“郭桑此次和夫人也只是小别几日,郭桑却依依不舍的样子,让我着实感动啊!”

伊滕的话,郭远樵发现了自己的一时感情冲动,一时间的懦弱。

他愣了一眼伊滕,然后摘下礼帽,盖住自己的脸,没有再答理他。

出了武汉三天后,公路到了尽头。

郭远樵和伊滕在一小队日本兵的簇拥下,只能步行进山。

二月的天气,阴冷异常。

走在山间小道上,虽然前面有一队日本兵开路,但露水仍然打湿了他的裤子,一种异样的寒冷袭击着他。

在他们身后,两个农村装束打扮的人,和他们保持一定距离,却又是紧紧地跟随在他们身后。

早春的金鸡谷,掩映在浓雾茫茫中,透过浓雾看去,铜鼓峰似乎还有积雪。

虽然这些日本兵进入金鸡谷后,如临大敌般提高了警惕,却似乎一路顺畅,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发生。

来到那棵伊滕熟悉的孤松下,伊滕再次打量一下四周的山形,命令所有人原地休息。

雾,迷漫着整个山谷。

郭远樵久居城里,很少有机会进山,而且是一路山路,已累得气喘吁吁。

他一屁股坐在了松树下,背靠树干,喘着气。

伊滕虽然也累了,但他来中国前经过严格而残酷的军事训练,情形自然比郭远樵要轻松一些。

他坐到郭远樵身边,一个士兵递过来一只水壶,伊滕接过来递给郭远樵。郭远樵摇头,虽然他此时已经口渴难耐,但他从内心深处抵触日本人给的东西。

伊滕笑笑说:“这是你的专用壶,喝吧,我也渴得难受。我知道你一万个不愿意帮助我们,可你要是自己先累跨了,又怎能阻止我们?”

伊滕这句话,似乎已经完全洞悉郭远樵此时的心思。伊滕将王丽蓉作为人质,其实是胁迫他来到这个地方,更进一步证实他和日本人合作的事实,汉奸的罪名他是背定了,怕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郭远樵接过壶来喝完水,士兵把水壶接了过去。

郭远樵说:“我不用阻止,你们也达不到目的。你知道我身后有多少中国人?四万万,你不会明白的。”

伊滕笑笑说:“我不和你说这些。我只想完成我的使命,然后让尊夫人能够平安回到你身边。你仍然当你的教授先生,我回去享受我的天论之乐。”

郭远樵说:“你甭做强盗还这样堂而皇之。你们把我老婆挟为人质,这是人干的事?”

伊滕说:“我说过不和你争。你想想,你的同胞要杀你,你愿意死得不明不白?你一介书生,你能保护到夫人不受伤害?我们把夫人保护起来,就算如你所你说是留为人质,可这样对她暂时最安全,不是么?”

郭远樵不得不从内心感到,伊滕这些话也算是有些道理。自己协助日本人寻宝,被中国人杀了,也算是罪有应得。可王丽蓉,如果真的死在了同胞的手下,那真是太冤枉、太不值得了。

郭远樵只得保持沉默,闭上眼睛,假装疲倦地靠在树上养神。

而伊滕却饶有兴趣地从怀里掏出地图说:“郭桑,山歌唱出的几个地名。我把他们用线条联系到一起,你看看这份地图告诉了我们什么?”

伊滕这样说,又是一言击中郭远樵的利害。

伊滕有地图,竟然是一张手绘地图。他微微睁开眼,伊滕指着地图上的一个点说:“这正是几个地名的交叉点,小月岭,这个地方不简单!”

郭远樵顺着伊滕的手势看去,山梁上,几十户人家的村子,袅袅炊烟升起。看上去是那样的宁静、祥和。

他们是否知道,危险已经降临。

郭远樵故作漫不经心地说:“我看就是个普通的村子,没什么特别的。”

伊滕却不置可否地笑了笑,把地图重新纳入怀里,看着能见度极差的雾,伊滕的眉头紧了下,站起来命令说:“小月岭,开路!”

这二十来个日本兵稍事休息后,似乎也有了精神,他们仍然把郭远樵夹在中间,小心翼翼地朝小月岭摸去。

一声枪响,突然划破了金鸡谷的宁静。

一个日本士兵肩头中弹,倒在了地上,接着此起彼伏的枪声响了起来。

射中日本兵的子弹正是从小月岭前那片原始森林里射出来的。

两个士兵顿时把伊滕和郭远樵保护起来。

松根少佐听着枪声,凝神辨别一会后对伊滕说:“伊滕君,我们可能遇上土匪了。”

枪声零星,稀落,伊滕都能分辨出这些枪就是些土枪,根本没有杀伤力。

松根少佐告诉伊滕,开枪的并不是正规部队。但这些枪声,虽然稀落,却不时又会响上一枪,让这些日本兵也不敢大意和怠慢,他们被阻挡在原始森林前,几乎寸步难行。

这让伊滕大为光火,感觉有力发不上。他这种情绪自然影响到紧跟着他的松根少佐。

松根看到伊滕和郭远樵暂时没有什么威胁,抽出刀,朝士兵挥手说:“留下四个,其余的跟我来!”

十四五个日本兵立即跟着松根少佐,朝林子里扑去。

这些日本兵本为日本忍者,个个功夫了得,自然没把他们认为的这些土匪放在眼里。

可是,他们扑到林子里,却什么也没有发现。

雾,让他们彼此都几乎互相看不到。

正当少佐进退两难时,突然,又是一声枪响,松根少佐只听到身边的树叶发出沙沙的声音,那是土枪射出的铁砂子,虽然伤不到他,却让他感到有种恐惧。要是这些铁砂子中在脸上,肯定会变成一脸的血洞,这面容也算是毁了。

枪响处就离他不到二十米,不用他命令,几个日本兵顿时朝枪响处扑去。

可是,当他们扑到枪响处时,什么也没有。

突然,林子外枪声大作起来。松根少佐大声说:“不好,我们中计了!”

松根少佐听出来,枪声响起的地方,正是刚才他们离开的地方,他知道伊滕危险了。

金鸡谷的浓雾竟然和夜晚差不多。

冲出来的松根看不到伊滕,只得大声叫唤:“伊滕君,你在哪?”

一个士兵传来声音说:“松根君,我们在这里!”

松根带着士兵冲出来,后面又传来枪声,显然是刚才躲起来的人又朝他们后面追来了,企图夹击他们。

松根知道那些火枪距离远,威胁不到他。冲出林子,看到四个士兵保护着伊滕正在向他靠拢。

松根看到伊滕的神情竟然有点狼狈,却看不到郭远樵,奇怪地问道:“郭桑呢?”

伊滕似乎才想起郭远樵似的,回过头去,哪里还有郭远樵的影子?

伊滕虽然经过严格甚至残酷的军事训练,却没有经历过实战。枪声响起,他被四个日本兵严格地保护起来,早已经把郭远樵忘记了。

松根不好直接问伊滕,只得问跟着伊滕的士兵:“这是怎么回事?”

伊滕说:“我们大概是中了中国人的调虎离山之计了。你们刚进林子,突然冲出来许多中国人,慌乱中我们只好朝你们跑来,郭桑也许是被中国人掳去了。”

松根没好气地说:“也许这些中国人正是来救他的也不一定啊!”

松根说出这话,意识到自己的失礼,垂下头。

伊滕说:“中国人痛恨他帮助我们,定会伤害他,郭桑危险了。”

浓雾还没有散去的意思,看着阴森森的林子,伊滕第一次感到一种莫名的恐惧。他不知道有多少中国人隐藏在这片林子里等着他往里钻。这次带着郭远樵来,本来就是试探,想看看郭远樵来到实地的反应。他知道郭远樵不会真心帮他。这时候没了郭远樵,再去小月岭,那些表面看上去朴素老实的中国人,又怎么可能告诉他答案?强来只会更加激怒这些中国人,那以后就会生发出更多的困难。来软的,自己又是挥拳打在棉花上,肯定是无功而返。

伊滕相信,如果郭远樵没有生命危险,能从中国人手里逃出来,他们还有相见的时候。因为他手里有王丽蓉,有王丽蓉,郭远樵只要活下来,就逃不出他的手掌心。他更知道,要找到李自成宝藏,中国人找了几百年,他不可能短短的时间内就能找到,他知道自己需要足够的耐心。

他突然心生一计,这小月岭和这片原始森林,似乎是他无法逾越的障碍,为什么不利用中国人呢?

回到武汉的伊滕,第一次在武汉的大小报纸上散发出在铜鼓峰下的小月岭发现李自成宝藏的消息。他相信,太多、太多的中国人知道这个消息后,小月岭再想平静,那是不可能的了。

如果那些对李自成宝藏心存幻想的人知道这个消息,那么,穿越那片原始森林,甚至在对付小月岭这一点上,他至少可以兵不血刃而坐收渔人之利。这是伊滕的如意算盘。如果郭远樵丢了性命,那也不是他的错,没了郭远樵,也许他会走弯路,但从那些云游高僧传回来的消息分析看,他已经无限接近传说中的李自成宝藏了。

但他也不希望郭远樵就此死掉,至少对他来说,郭远樵还有太多的可利用之处。

7

024\笑里藏刀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