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贞观二年之他来自未来>第十九章 李二的心思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九章 李二的心思

小说:贞观二年之他来自未来 作者:万恶的狗头 更新时间:2018/9/11 11:56:47

第十九章 李二的心思

太极宫里,一封奏书让李二神色凝重。

大军生疫!

看到这几个字的时候,李二的心几乎都快要跳出胸口。

作为一个马上打天下的君王,他比任何人都清楚突发的瘟疫对一支军队的威胁有多大,根据以往的经验教训,就算是那些能够得到及时控制的疫情,也会造成部队的大规模减员,同时还会伴随着士气降低,流言四起,以及士卒们的体质下降等一系列负面效应,而严重的疫情,甚至可以直接摧毁一支强军,千百年来,这样的例子可并不少见。

更让人揪心的是,大唐初创以来,天下便一直都不怎么太平,而两年前的玄武门之变,更是令国家元气大伤,突厥倚仗着兵强马壮,对中原之地虎视眈眈,卢国公带兵驻守边境,就是为了防范突厥的侵扰,万一大军因疫而乱,被突厥抓住机会,再一次叩边成功,那对他这个新上任的皇帝的打击,可就实在是太大了。

玄武门兵变之初,便有渭水之盟的耻辱,这件事才过去不到两年,难道还要再来一次?若如此,他这个靠兵变夺位才坐上至尊宝座的皇帝,还有什么脸面说自己才是大唐理所当然的继承人?世人又将如何看待他这个杀兄逼父之人?

万幸,此次的病疫,竟然刚露出一点苗头,便被轻松化解,到最后竟连一个士卒都没有因病而亡,程咬金更是将胡迭所献的抗疫之法尽数写在奏折之中,恳请李二在大唐全军推行——虽然麻烦,虽然要消耗不少的人力物力,但只要能避免疫病滋生,便是值得的!

兵家之人,有谁会不知封狼封胥的冠军候?如此天骄一般的汉之名将,却如慧星般一闪而逝,他没有倒在两军撕杀的阵前,却被一场疫病夺去了生命,自那以后,兵家之人,就没有不闻疫而色变的,可是谁能想到,解决这个千古难题的办法,竟是如此简单?

胡迭,这个熟悉的名字,又再一次的闯进了他的视线。

李二现在是既庆幸,又好奇,这个仿佛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年轻人,究竟有什么东西是他不懂的?他懂制盐,懂军械,懂治马蹄裂伤,还懂防治疫病,这些知识,以前闻所未闻,常人若能得其一项,便可立百世之家业,而在他这里,却好像是不要钱一样的随手可扔,究竟是什么样的隐世家族,或世外奇人,才能培养出这样的子弟?

拿起桌上宣旨太监带回的一具弩弓,李二也是连连称奇。弩这东西,春秋时便有了,千百年来设计都是大同小异,从来没有人想过要对其进行改进,就算要改,也只是对弩身的大小,弓臂的材料,弹力进行修改,以增其射程威力。

但是,这把弩却不一样,这看起来有些复杂怪异的弩身,竟能如此贴合射手的身体,在端起弩具的那一刻,弩与身体仿佛就变成了一个整体,那种稳定感,能让任何用过它的人,都为之着迷。

而这省力的上弦机构,更是巧具匠心,一个小小的机构改良,便将弩手最大的限制轻松化解,从此以后,朝庭只要能够生产出足够的弩具,就不怕招不到合适的兵源。

不仅如此,有了这上弦的机构之后,任何人都只需要双臂便可轻松为弩张弦,不需要再借用腰腹的力量,这样一来,也就意味着骑兵也有了使用它的可能——如果真能将弩的远程打击能力与骑兵的机动性结合起来,那将会是怎样一幅画面?

这具弩,同样也是胡迭所制,不过有些可笑的是,他制作为具弩的目的,却不是为了给唐军凭添一件利器,或是建功立业,而仅仅只是为了应付军中的校阅……据卢国公所述,此子什么都好,就是身子和性子弱了些,吃不得苦,不过在李二看来,这点毛病却是算不得什么,如此一身奇才,又愿意为大唐所用,难道自己还会吝啬高官厚碌不成?

看了一眼跪在堂下的宣旨太监,李二淡淡问道:“此次宣旨,诸事可还顺利?那白鹿县子,是何等模样,容貌气度如何?”

趴在地上,太监不敢抬头,恭声应道:“回陛下,此行一切顺利,就奴婢所见,白鹿县子确实气度非凡,比之寻常世家子弟也不让分毫,只是……”

说到这里,微微顿了一下,李二的目光立刻扫了过来,太监急忙说道:“只是奴婢想起一件趣事,这白鹿县子,似乎是并不懂得我大唐之礼仪,在奴婢宣旨之时,竟然行了跪礼。”

一听这话,李二不禁也乐了:“怎么?他真的跪了?”

太监恭声答道:“确实跪了,此事不仅奴婢看见,卢国公当时也是在场的。”

这倒有趣……李二想像着当时的情形,嘴角不禁弯了起来,一方面此事确实可笑,要知道像这样的‘敕旨’,可不是什么人都有资格接的,而有资格接‘敕旨’的人,通常而言也不可能会不懂这官场的礼仪,这样的笑话还真是少有,不过更让他感到舒心的还是从这个举动背后,折射出的是胡迭对于皇权的敬畏。

懂得敬畏就好,有才之人,往往都持才傲物,原本还担心这小子避居世外,野性难驯,可现在看来,既然他懂得对皇权的敬畏,也就当明白做臣子的道理,这样的人才,用起来才顺手啊。

……

镜头转向另一边。

胡迭弄出来的那套训练方法,现在已经被推广到全军,成为了所有将校士卒每日都必须要完成的科目,包括他那套怪模怪样的广播体操——程处默太年轻,看不出这套操的精妙之处,但程老妖精的眼力却是杠杠的,在试着跳了几遍之后,立刻就发现了这套操的好处:它能极好的训练人的身体协调性,同时,也可以让全身的肌肉都得到活动,虽然不能用来对敌,却可以当成是正式训练前的准备工作,能先把身体活动开,避免在训练中拉伤肌肉。

不过,也正是这套训练方法,让老妖精再一次见识到了胡迭的懒惰:这样的煅体之法,虽不能算是什么神功秘技,但就算是普通人得到,只要每日坚持练习,也能手脚麻利,身手敏捷,至少要比一般的糙汉子灵活得多,可胡迭呢?明明这赛道是他设计的,可他跑出的成绩,却依然是在全军中垫底,这说明什么?这说明这货以前根本就没练过。

你说可气不可气?

像这样的煅体之法,多少人是求都求不到的,别的不说,若是他程家能早些得到这方法,程处默的身手至少就能比现在更灵活两成以上,可这小子呢?问到他的时候,回答的居然是:我没事练它干啥?那多累!

没得说,这样的懒鬼,就是欠操!

一天天的训练下来,胡迭的力气没涨多少,一石的弓还是拉不开,但整个人的气质却是越来越精干,原本没怎么晒过阳光而白白嫩嫩的皮肤,现在已变成了古铜色,肚皮上的肥肉也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一块块已经渐露轮廓的腹肌,这也让他越发的赢得了士卒们的认同,现在的胡迭,在穿上盔甲后,已经与这里的军人没有任何分别了,原来还能从发型上区分,但现在,所有人都是一个大光头。

胡迭,似乎也渐渐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每天练到筋疲力尽,反倒没功夫去胡思乱想了,与士卒们混在一起,他学会了用关中话骂娘,学会了舞刀弄枪,虽然程处默总是笑他挥起来的刀软绵绵的,连只鸡都杀不死,但他的进步,却是有目共睹的——刚开始的时候,连一卷草席都砍不断,而现在,他却可以同时砍断三卷并列的草席,而且无论是正手刀还是反手刀,都可以做到,与人对练时,在刘七不放水的情况下,也能坚持两三招才落败,这对于一个新丁来说,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8

第十九章 李二的心思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