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铁血南明>2 鄱阳水匪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2 鄱阳水匪

小说:铁血南明 作者:高先生 更新时间:2018/9/3 7:18:21

“不要!”

随着一声绝望的叫声,在风雨中摇曳多年的大明王朝终于轰然倒塌。

每个朝代都会灭亡,大明王朝也不例外,可是同以往的改朝换代不同的是,这次亡的不仅仅是大明王朝,亡的是天下!

吴三桂开关,早已在关外的守候多时清军犹如一群嗜血的猛兽涌入关内,一时间,神州大地沉沦,火焰与惨叫声萦绕着黑暗,到处弥漫着血腥,天地轰然崩塌,美丽的华夏大地陷入无尽黑暗之中。

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

扬州十日,嘉定三屠!

文字狱,江南三大案!

海禁,闭关锁国!

不计其数的卖国条约!割地赔款,宁与友邦,不与家奴!

……

成群的清军涌入城内,手持血淋淋的屠刀,看到没有剃发的立即拉去砍头。慌乱中,自己也没有逃出城去,被清军堵在一条小巷子中。为首的清军把总狞笑着,顺刀指着自己:“又是一个没有剃发的!拿下!”

“啊!”高士文一声惊叫,猛然从床上坐起,浑身已经湿透。他摸了摸脑后,还好,没有那令人恶心的金钱鼠尾辫,又是做了个恶梦。

自从五年前的一场大病过后,当年仅十岁的高士文就像是被人夺舍一样,经常做些莫名其妙的恶梦,而且每次恶梦的内容大同小异,无非闯贼攻入京城,是崇祯皇帝自尽,大明灭亡,清军入关……

虽然是梦,却那么清晰,令人感觉那么真实。

很奇怪的是,五年前,后金尚未改名清,高士文的梦里,却清晰的看到女真后金军打出清的旗号。直到两年前,也就是崇祯九年,皇太极改后金为清,高士文才感觉到,他做的这些梦或许有一天会变成真的。

大明亡于内忧外患,在高士文的梦里,已经清清楚楚的告诉了他自己,是因为贼军攻入京城,崇祯皇帝自尽殉国,三名皇子一个都没能逃出。南方虽然建立了南明,可是有多个藩王的缘故,谁都不服谁,没有一个可以称得上正统,国难当头还在内斗,这才导致南明未能像南宋那样还能偏安一隅一百五十三年。

“贼寇?”高士文苦笑着摇了摇头,“我自己还不是一个小贼寇?”

高士文的父亲高大柱,是鄱阳湖一带的水匪。想要避免恶梦变成真实,唯一的办法只能是受招安。

可是现在,父亲高大柱所在的水匪山寨就连被朝廷招安的资格都没有!

正德年间之前,宁王为了造反,圈养了大批水匪山贼。后来王阳明平定了宁王叛乱,鄱阳湖一带的水匪山贼几乎被剿灭殆尽。一百多年过去了,鄱阳湖再度滋生了一批水匪山贼,只是规模远比不上当年。如此小规模的水匪,朝廷根本就看不上眼。

这几年,关外的女真后金,关内的高迎祥、张献忠、老回回、罗汝才等贼寇闹得正凶,朝廷要招安,也是招安张献忠之类的大人物,高大柱这种只有百来号人的水匪,朝廷没有兴趣管,也懒得管,更别说招安了。

事实上,高大柱这一伙水匪也并非是真正打家劫舍的职业匪徒,他们平日里是鄱阳湖上的渔民,只是不服官府约束,也没给官府纳税。只是有时候运气不好,打鱼没有收成的时候,偶尔也打劫过路的商船。同样是水匪,高大柱他们的规模不要说和东南沿海的大海盗郑芝龙比了,就连当年的梁山好汉都比不过。

“郑芝龙?这名字怎么那么熟悉?”高士文略微回想了一下。想起来了,自己有时候在梦里也梦见过这个名字,在梦里面,郑芝龙似乎还有个儿子叫郑森。郑芝龙好像后来投降了满清,但郑森却坚持抗清,还被南明皇帝赐予朱成功的名字,被尊称为国姓爷。

虽然郑森因为有自己的私心,他拥立的是唐王,同拥立桂王的李定国,拥立鲁王的张煌言都有一定的不和,但不能否认郑森是民族英雄。

尽管是梦,可是梦里的人物却那么清晰,尤其几乎每次都会梦见的坤兴公主朱媺娖。公主个子高挑,容貌娇美,令人见过一次便难以忘记。如果能有机会见到公主,高士文倒是很想见一下她,是否和自己梦里的一样美丽。

“我怎么又胡思乱想了?”高士文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她是高高在上的公主,而我却是一个贼寇的儿子,我怎么可能见得到她呢?”

透过窗纸望了眼窗外的天空,天色还未大亮。夏季天亮得早,此时应当是寅时一刻左右。因为那些奇怪的梦,五年来,高士文养成了每日闻鸡起舞的习惯。他不知道练武能不能阻止恶梦的发生,但至少希望能自保吧。

高士文爬了起来,从水缸里打了盆水,洗了把脸,便推开房门走出门外。

小跑步来到湖边草地上,抬起头看了眼天空,天色还未全亮,但自幼一起玩耍的几位少年已经陆陆续续到来。

这所谓的水匪山寨,事实上更像是一个小渔村,官府基本上不管他们,以打鱼为主的水匪们拖家带口,大部分人都有家眷。村里原本有五十余名年龄相仿的小孩,扣除夭折的,再扣除女孩,还剩下十四名年龄相仿的男孩子。因为高士文脑子最灵活,自幼习武的他武功又最高,所以他就成为这群孩子的头。

大约半刻钟后,其余的七八个孩子陆陆续续来齐。

高士文站在十三名孩子的前面,环视了一圈:“人都到齐了?报数!”

“一!”站在第一个的武彪大声道。这武彪人如其名,虽然才十六岁,只比高士文年长了一岁,却长得人高马大,比高士文还高出一个头。说起来高士文也不矮了,五年来坚持锻炼,使得他比同龄人都高大,身高近六尺,相当于后世的一米八了,而武彪更高,身高六尺有余,相当于后世一米九几的大高个。

这些渔民子弟因为家长不向官府纳税,以捕鱼为生,营养方面远超过同时期的普通老百姓,再加上这两年多以来高士文对他们的严格训练,个子都比常人高大。

“二!”

“三!”

……

“十三!”

待到所有人报数完毕,高士文大喊:“向左转!向右转!”

十三人的小队伍整整齐齐,动作协调得如同一人般。高士文走入队伍前列,带着小伙伴们在湖边跑步。自从他成为孩子头之后,每日早晨都要坚持带队跑十里。一年之后,每日早晨的训练从十里增加到二十里,但那些孩子们都没任何怨言。其实一开始有人不服,可是他们没有一个打得过高士文,偶尔有几个刺头被教训几次,也都怕了。

二十里跑步结束后,大伙们在湖边歇口气,随后就用餐。早餐是大家从家里带来的干粮,高士文还经常带着头一天打来的野味,在湖边烤了给小伙伴们改善生活。

用过早晨之后,就是队列训练。高士文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学会了队列训练,自从自己五年前那场大病之后,脑中就莫名其妙的多了很多以前根本不知道的东西。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那么做,只知道这么做只有好处没坏处。

“好整齐的队伍啊!大明的官兵都没那么齐吧?”路过的村民张富国嘀咕了声。

“官兵?”边上另一名村民李狗儿冷笑一声,“卫所官兵早烂透了,恐怕是招募的战兵也达不到这水准吧?听说当年戚家军,能走三十步队伍不乱,已经是一等一的精锐了。这高家公子练的一群半大孩子,居然能百步不乱!”

4

2 鄱阳水匪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