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最后的枭雄>3、 袭杀蟊贼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3、 袭杀蟊贼

小说:最后的枭雄 作者:老格理 更新时间:2018/9/3 22:09:51

众人掩埋了尸体,收拾了一下村子。余老三也苏醒过来,说出了村子被血洗的情况。余老三打柴为生,今日早早就上山砍柴,回村的时候就远远看见串子会一帮人离开村子。等他进了村才发现家人乡亲都被杀了,整个村子如同修罗地狱一般。

吕明红着眼睛问,看清楚了是串子会的人干的?

余老三用劲点头说没错,他亲眼看见串子会老大陈三苟,还有二当家那个外来的什么天使带着有六七十号人离开村子。

吕亮破口大骂就要去寻串子会拼命,周老实忙拉住他,众人一时嘘唏。

李旭皱眉,缓缓开口道:“只怕串子会还要回来。”

众人一惊,赵向东忙问道:“公子爷何出此言?难道那帮匪贼真会再来此处?”

“赵兄,你看这村子偏据山间,隐秘非常,若非本地人,外人很难找到,这是一。其二,匪贼屠灭全村,为何不放火烧村?除了他们想回来占据此地以为匪巢,还有什么其他理由?”李旭扫了众人一眼,接着道:“以小弟看来,匪贼不在今晚就在明天必回此村!”

众人听了,不由得有些慌乱,七嘴八舌起来。吕明低头默想了一下,抬头问道:“公子爷,匪贼既然想占村,为什么白天又走呢?”

“想必匪贼在其他地方尚有贼穴,也许他们只是去搬运东西来此吧。”李旭淡淡说道。

“公子爷,果如所言,我等怎办?”赵向东望着李旭。

“不如大伙赶紧走吧,难不成还在这里等匪贼来砍头?”周老实哆嗦了一下,看看这个望望那个。

“黑灯瞎火,老的小的怎么走?瓜娃子,说不定在半道上就碰上匪贼了!”孙三官嘟哝着。

“那咱哥们先走?”钱五吞吞吐吐说着,偷眼看了一下赵向东。“或者…”

“把这些老乡们丢给匪贼?让匪贼再把他们也杀了?”牛大勇狠声道:“要走你们走,俺不走!奶奶个熊,俺在这和土匪拼了!”

“对!咱也不走!和陈三苟拼个你死我活!”吕亮喊道,吕明也大声说是。李禄胆怯地看看他们,又望向李旭。赵向东也望向李旭,众人的目光也都望向李旭,大家都想听听这个在场唯一的读书人的想法。

李旭起身背着两手,在房里默默踱步。怎么办?带着大伙儿连夜逃走吗?孙三官说得对,三更半夜的又是山高路深,老弱妇孺怎么走?不带老弱妇孺,倒是有点把握远离此地。可是那些老人孩子怎么办?丢给土匪不管了?他看了一眼老人孩子,看见他们的眼里可怜巴巴,唉,怎么忍心啊!不走呢?大家在此抵抗土匪?对方有六七十号人,而我们加上老人孩子还不到二十人,而且能拿刀枪的也就这么几个人…逃到村外暂避山上?土匪既然以此为老巢,天亮肯定会发现我们,届时更跑不了…怎么办呢?李旭默默地想着来回踱步,众人的眼光也跟着来回移动。

猛地李旭停住了,他想起了穿越前在图书馆看闲书有马陵道孙膑计斩庞涓的战例,心中一动,望向众人拱手道:“各位兄弟,各位父老,在下想好了。如果匪贼今晚不来,咱们天一亮就走。但是…”李旭停了一下,然后加重了语气说道:“如果匪贼今晚就来了呢?抛弃老弱妇孺是为不仁;抛弃兄弟独自逃生是为不义---续之虽然一介书生但绝不做不仁不义之人---就在这里和匪贼决一死战!况且匪贼决想不到村里有人,咱们就打他个出其不意!料想那匪贼不过乌合之众,只要咱们周密安排,此战大有胜算!”李旭又看向赵向东,目光炯炯地问道:“赵兄,意下如何?敢不敢在此一战?!”

“好!公子爷如此豪气,赵某人岂敢落后?我等就在此一战,去去道州败逃的晦气!”

“对!不就几个蟊贼吗?瓜娃子,咱兄弟干了!”孙三官一拍大腿。其余众人也纷纷喊打喊杀,李禄也撸胳膊挽袖子,小嗓门喊得憋红了脸。

李旭暗喜,士气可用。他摆摆手,招呼大家坐下,然后和众人商议如何安排。此战重点就是匪首陈三苟和那个二当家,干掉这两人,其余匪贼必乱。李旭找根木棍在地上草草地画出村子的地形图,点指着靠近村口的一间房子开始安排众人。

“小禄子,把我的长衫拿去挂在这间房子的门口,作为吸引匪贼的诱饵。”李旭脱下长衫,交给李禄。

“赵兄、吕明兄,你二人伏在房顶上,待贼靠近,听我喊杀,赵兄弓箭射杀陈三苟,吕明兄鸟铳射杀二当家,有把握吗?”李旭望着赵向东和吕明,赵向东默默地估量了一下,然后看看吕明,两人点点头。

李旭冲牛大勇道:“大牛,你可有胆子在房屋门口装死尸?听到我喊冲,再起身杀敌?”

牛大勇一拍胸脯,大声说,公子爷放心,俺大牛敢!

李旭又点着地形图上其他几间房子,看着钱五、孙三官等人,微笑说道:“各位兄弟,你们都趴在这些房顶上,听到铳响,就将手中的火油泼向匪贼。听到我喊冲,大伙儿就跳下房顶杀贼。”钱五等人一起点头。

吕亮忽然道:“公子爷,咱家里还有一门铳炮,能用上吗?”

“铳炮?”李旭有点不解。

“对,是我们哥俩打野猪用的。”吕明说道,忙叫吕亮去把藏在家中地窖里的铳炮拿来。

吕亮和余老三抬来铳炮。李旭一看,好家伙,所谓铳炮就是一杆大号的鸟铳,装散弹,面杀伤。看看黑乎乎的铳炮口径的大小,想必威力惊人---也是,野猪都受不了一枪,何况人呢!

安排已定,李旭又提醒大家千万躲好,不要被匪贼发现了,特别是吕明吕亮用鸟铳铳炮,小心藏好火绳火头。

让周老实带着几人烧好野兔山鸡,众人饱餐一顿。又叫熟悉地形的吕亮和余老三轮流在村外放哨,其余诸人暂且安歇,养精蓄锐,等待厮杀。

李旭睡不着,摸黑走出房门,来到小院。月光如水,寂静无声,只有山风吹过,林木飒然。他深深的呼吸了一口空气,清凉的空气令他原本骚动不安的心安宁了许多,他甚至觉得空气似乎都带点甜味。这真是奇妙的经历,从另一个时空穿越而来,然后死里逃生。接着又要死里逃生,只不过从一个人变成带着一群人。今后他又该向何处去呢?世道纷乱,何以自处?忽然就想起了那首诗,不禁低吟:…城头变幻大王旗…月光如水照淄衣…

赵向东静静地站在房门口,注视着在小院中来回踱步的李旭。眼前的这名读书人令他好奇而又好感,虽然年龄不大但却与众不同,特别是眼神流露出的智慧和成熟,似乎总是能把事情看穿看透,这令赵向东又对李旭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敬畏---他当然不知道此时的李旭貌似少年的皮囊里却是货真价实的中年男人的心智和阅历!

忽然余老三一溜小跑着过来,压低了嗓子激动地说,来了,匪贼来了!

顺着余老三手指的方向,李旭看见山间冒出几点光亮,接着就是一串光点,远远的时隐时现。李旭沉声道叫醒大伙儿,准备战斗。

半个多时辰后,土匪们已经进了村口,人人手里举着火把,大声喧哗。李旭和赵向东、吕明兄弟一起趴在房顶上盯着进了村的土匪们,吕明低声告诉李旭和赵向东,那个走在土匪队伍最前面的家伙就是陈三苟,边上的那人就是二当家。

李旭看着陈三苟,正是拦路行凶劫杀他们的那帮人,倒是二当家当时不在场,估计是匪贼们分头行动了。他低声说,别慌,走近了再打。但他自己却分明感到心跳得砰砰的,紧张得汗水淋漓,唉,第一次打仗啊!

李旭偷眼看看赵向东,见他一动不动,手指十分自然地扣着弓箭。再瞄一眼吕明,刚过十八岁的小伙子小心翼翼地用块瓦片遮掩着鸟铳的火绳,似乎不是很紧张。倒是吕明边上的吕亮,身子似乎有点颤抖。

挂在房门上的长衫在夜风中呼啦呼啦的飘荡着,很快就引起了土匪的注意,一大群人簇拥着陈三苟等头领走了过来。远远地就听见陈三苟的大嗓门,大踏步地走在众人前面。

李旭看着陈三苟等土匪们渐渐走近,嘴里低声说预备,手里紧攥着原本是周老实的那根长矛,手心满是汗水。当陈三苟等人距离房门大约二十米时,李旭大喝一声杀!赵向东猛然挺起身子,半跪房顶,嗖的一声,一支雕翎箭闪电般扑向陈三苟,火把映照下,但见陈三苟胸口中箭,强大的冲击力将他的身体带得倒退数步,摔倒在他身后的匪贼身上。紧跟着赵向东眼疾手快,不停从背上的箭囊中抽箭、撘弓、扳弦,一口气连射七八箭,如此近距离下箭无虚发,匪贼的惨叫声不断。李旭刹那间都看呆了,真正的弓箭手原来如此了得!

就在赵向东第一支箭呼啸而出的时候,吕明的鸟铳也响了。只见铳口冒出烟雾,二当家的脑门正中一片血污飞溅,声都没吭就倒下了。然后就是吕亮的铳炮轰隆一声巨响,震的李旭两耳嗡嗡乱响,一片散弹铁子狂风暴雨一样扑向不远处的土匪们,瞬间鬼哭狼嚎,五六个人嚎叫着软倒在地上…

此时,附近房顶上也冒出数个人影,盆子、罐子里的火油浇向被突然袭击打懵了的匪贼们,顿时火花乱飞,十几个人身上都着了火,匪贼们更是乱成一片…李旭大吼冲啊!周老实蹲在房顶上拼命敲锣,当当的声音在黑夜里分外刺耳…房顶上一片呐喊冲啊杀啊…

趴在房门口装死尸的牛大勇一咕噜蹦起来,双手拎着两把短柄砍柴斧,吼声如雷,一马当先冲向群贼。他脸上抹了兔子血,赤裸的上身也抹了山鸡血,昏暗的火光中恍如恶鬼煞神一般,匪贼们无不毛骨悚然,惊叫连连…

李旭和赵向东、钱五、孙三官等人从房顶上跳下来,人人赤裸着上身,狂吼着扑向群贼。李旭将长矛刺向一名匪贼的肚子——这是钱五教他的,肚子柔软,矛尖容易扎入而且不会被骨头卡住——噗的一声如裂败革。用力拔出长矛,一股鲜血带着热气喷涌而至,溅了李旭一身,有几滴溅到嘴里,腥咸的味道。

后世连鸡都没杀过的李旭,在这个时代不仅见了血而且还杀了人!李旭感到腿在发抖,手臂酸胀,但是身体里却仿佛有股嗜血的野性被点燃了,似乎有只野兽在咆哮…

7

3、 袭杀蟊贼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