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最后的枭雄>5、 美女姐姐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5、 美女姐姐

小说:最后的枭雄 作者:老格理 更新时间:2018/9/4 14:14:42

那队人马来到近前,却是一队绿营兵。头前带队将官骑在马上打量着李旭等人,问道:“尔等何人?”

李旭心中一动,拱手回道:“回大人,草民俱是长沙府三湘镖局,现押镖回城。”

那带队将官听了,啊呀一声从马上跳下来,哈哈笑道:“原来是自家兄弟!”他走上前来,拱手说道:“某乃塔其布,是贺老师傅的记名弟子,年少时曾跟随师傅习武多年。”

李旭大吃一惊,塔其布!晚清湘军第一名将。没想到这么快就碰到了历史名人---赶紧瞅瞅。见那塔其布身材魁梧,膀大腰圆,一张黄脸,八字须,阔嘴圆鼻,身穿都司官服,背着鸟铳,挎着腰刀,雄赳赳气昂昂的一站,颇有威风。

“原来是塔大人,幸会幸会!草民李旭,是贺老师傅的晚辈。”

“既是一家人,客气话就不说了!兄弟可是从岳州来?路上可曾听说清屏山闹匪?”塔其布问道。

“不敢隐瞒大人,我等兄弟确是在清屏山遇到匪贼。不过已经用计杀了匪首陈三苟等人。”说着,李旭一指大车上的那两只飞舞着绿头苍蝇的大布袋,“现有匪贼首级三十一颗,请塔大人点验。”

“什么?你们已经杀了匪贼?”塔其布瞪大了眼睛,急忙命人打开布袋验看,果然是人头滚滚,特别是陈三苟的首级赫然其中。不禁呵呵大笑,冲李旭一伸大拇指。“兄弟好本事!近来有人报官,说是清屏山闹匪,抚台大人命长沙县剿匪安民。知县大人请某家带兵清剿,没想到已经被兄弟灭了匪贼---好,好!也省了某家白跑一趟。兄弟,这就随某家去长沙县报捷吧!”

塔其布命人吹吹打打先去县衙报捷,然后带着李旭等人随后赶到长沙县衙。知县大人听说剿匪报捷,连忙在签押房召见,李旭将事情经过详细解说,知县大喜。

“没想到小相公虽然年幼,却智勇双全,可喜可贺呀,哈哈!”知县笑眯眯地说道:“李旭,你看这剿匪报捷一事该当如何上报抚台大人啊?”

李旭一听就懂,心想这古往今来的官场乌鸦果然都是一般黑啊!遂连忙答道:“大人筹划剿匪辛苦,学生不敢居功,一切全凭大人做主就是。”

知县听了,脸上笑意更盛,连说好好好,心里暗夸这聪明伶俐孩子,多招人喜欢啊!

出了县衙,塔其布愤然道,兄弟怎地把这剿匪功劳就这般轻易让给了那狗官?

赵向东等人也愤愤不平。李旭看看众人,微笑道,些许小事,何必挂怀!俗话说民不与官斗嘛…

和塔其布道别后,李旭等人径往三湘镖局。拐过热闹的火宫殿,沿着坡子街来到一条小巷。见一座独家小院,大门紧闭,门口挂着一面镖旗,上书三湘镖局四个大字。李旭趋步上前,敲打门环。不一会儿,院门开了,一名中等身材貌不出众的年轻汉子现身门口。他警惕地打量着李旭等人,一双不大的眼睛,精光闪烁,目光敏锐。李旭注意到这汉子肌肉结实,尤其是那两只手,大的惊人,象蒲扇一般。

李旭将手中拜帖递给汉子,微笑道:“烦请禀报贺老爷子,南昌府李旭奉家父之命特来拜见!”

李旭等人赶车随那汉子走进院子,这是一座两进两出的院落。转过照墙,是一块挺宽敞的场地---几棵樟树槐树,一圈习武练功的用具和刀枪架子。院子两边紧靠山墙是两排平房,院子正中是会客的厅堂。

李旭等人走进厅堂,正中两把太师椅夹着茶几,两旁是一些客椅,间或数张茶桌。太师椅后是一张条案,墙上挂着一幅猛虎下山图。整个厅堂陈设简单,有些局促而且陈旧。

那汉子招呼李旭众人稍候,就转身去了后院。不一会儿,就听见脚步声,厅堂角门竹帘一晃,一位年逾花甲的男子呵呵笑着走了进来。但见这老者虽然走路微有瘸拐,略显不便,却是精神矍铄,一把花白长须飘然胸前,双目炯炯,不愧是名震三湘的武师,自有一番江湖威风。众人忙起身,李旭抢上前去,大礼参拜,口中朗声道:“晚辈李旭给伯父大人请安!”

贺老师傅扶起李旭,上下打量着,不住点头道:“不错!好孩子,六年前老夫见过你,现在长高了,越来越像你爹了!”

宾主落座,李旭告知贺老师傅其父已于年初去世,临终前命他来长沙拜见并带来一封书信和一枚玉佩。贺老师傅接过东西,看了书信,又抚摸玉佩良久,感慨不已,说没想到我那李老弟已然过世了!他问李旭:“你父亲临终前还有什么交代?”

“家父只是叫晚辈拜见伯父大人,只说一切由伯父大人做主。”李旭茫然道。

“唉,我多年前行镖江西,路过南昌府,打抱不平惹下祸事,得罪了当地强人,性命难保。”老人叹息道:“是你父亲拼力相助,这才救了老夫一命!也就是那时和你父亲八拜结交,约为兄弟。”

贺老师傅忽然对侍立身旁的那大手汉子说道:“三伢子,去叫你姑姑来。”说完,老人对李旭道:“这是杨三,是老夫的徒儿。”

很快,杨三扶了一位年过半百的老妇出来,李旭又急忙上前请安。贺老师傅介绍这老妇是他寡居的妹妹。

“小妹,你看他就是旭伢子,我那结义兄弟的儿子,今年已经满了十六岁。”贺老师傅笑眯眯地指着李旭道:“小妹,你看如何?”老妇仔细打量了李旭,然后含笑点点头,并无一语。李旭心里有点发毛,不知道这两老搞啥名堂。

忽然传来噔噔的脚步声,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传来“爹,家里来客了?”紧接着就见竹帘一挑,一朵红云飘进了厅堂。众人望去,却是一位年轻的姑娘闪身进来。李旭瞧一眼那姑娘,心脏猛地一跳,卧槽,馆长助理!再猛看一眼,确实象那个后世的馆长助理---圆脸蛋,大眼睛,唇红齿白,皮肤白皙,不折不扣的青春美少女啊!上身一件大红衫子,下穿一件大红折裙,一双大红绣鞋,胸前还别着一方粉绿汗巾。和这个时代的女人不同的是这姑娘是一双天足,难怪大脚丫子走路噔噔的。

那姑娘靠近贺老爷子,毫不扭捏地扫视了一下厅堂,嘴里说着哟,这么多人。

贺老爷子对姑娘笑道:“玉儿,这就是旭伢子,爹常跟你说的李世叔的孩子,比你小三岁,呵呵。”老人又对李旭道:“这是老夫小女,贺红玉!她娘死得早,没人管教,一个野丫头,呵呵…旭伢子莫怪就好!”

李旭上前给贺红玉行礼,口称见过姐姐。不经意间,目光扫过贺红玉的胸口,不禁心头又是猛跳,好家伙!心中奇怪,这丫头咋这么象那馆长助理呢?难道那小丫头也穿越了?

贺红玉向李旭还个礼,好奇地上下打量李旭,然后偎在姑姑身边,在姑姑耳边嘀咕着什么,惹得老太太笑着点她一下。

只听贺老爷子道:“旭伢子,老夫和你父亲有言在先,后代中若有一男一女,当指腹为婚,结为夫妻!这块玉佩便是当年老夫给你父亲的信物,这信中你父亲也说了让你前来就是了却当年的承诺。”老人说着,一指贺红玉,接着说道:“老夫现在只有独女一人在身边,正好遂了当年心愿。旭伢子,老夫将玉儿许你为妻,择日为你俩完婚!”

啊?李旭两眼发呆,脑袋里天雷滚滚。这…这美女姐姐是我媳妇?难道大难不死真的必有后福?啊不,是艳福!

老太太见李旭半天不说话,以为他嫌弃贺红玉不是小脚---这年头不是小脚的姑娘还真不容易嫁出去---忙说道:“旭伢子,玉儿这丫头自幼跟她爹习武,所以没有裹脚---你可别见怪啊!”

李旭反应过来了,急忙说道:“岂敢岂敢!晚辈求之不得…求之不得…”心想小脚有什么美的?又臭又长的裹脚布,想想就吐…忽然惊觉自己刚才所言有些失礼,不禁面红耳赤看了贺红玉一眼。贺红玉早羞红了脸,一溜烟地跑了。

贺老爷子哈哈大笑,老太太也笑,厅堂里众人都是哈哈大笑。只有杨三勉强一笑,眼底掠过一丝难以觉察的痛苦。

贺老爷子哈哈大笑着吩咐道,旭伢子,你们就在家里住下。三儿去帮这些伢子收拾收拾。

众人来到院中卸车,但见杨三两手各托一只百来斤重的大樟木箱子,若无其事,步履轻快。众人莫不咂舌,孙三官倒吸一口凉气道,这汉子好大的力气!

这天已是1852年八月下旬了,李旭穿越后的第三天。此刻他站在台阶上,抬头看看天,万里无云。他想,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也许此时此刻太平军的西王萧朝贵正带着林凤祥、李开芳等千余将士往长沙城滚滚而来…

9

5、 美女姐姐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