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最后的枭雄>34,长风遭难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34,长风遭难

小说:最后的枭雄 作者:老格理 更新时间:2018/9/12 9:15:46

曾国藩跳水虽然没死,但却得了重感冒,整天鼻涕眼泪的也没法工作。于是令塔其布和罗泽南统兵继续围困九江,自己返回江西省城南昌养病,并且筹划粮饷事宜。李旭也护送曾国藩一起回到了南昌。

一进南昌城,看着熟悉的街道,李旭差点哭了,真是少小离家老大回---差点就回不来了!一别三年,自己个子长高了也结实了,故乡却是依然破旧不堪。

时任江西巡抚陈启迈本是曾国藩的同乡同年,私交甚好。听闻曾国藩来昌,便安排曾国藩入住城内东湖边上水观音亭,李旭则率领亲兵哨暂居附近民房。安顿好后,李旭便给长沙去信让杨三速来南昌。十几天后,杨三便赶到了南昌,见面后两人在李旭的住处细细密谈。

“三哥,有件重要事情需你去办!”李旭和贺红玉一样称呼杨三为三哥。他说道:“峨眉峰在九江收集长毛情况,久无音信…你可混进九江和他取得联系。”

杨三递上贺红玉托他带来的家信和衣物等东西,拱手道:“大人放心,属下这就出发去九江。”

“九江被长毛占领已久,城中情况复杂,三哥此去一定要多加小心!”李旭再三叮嘱,杨三点头答应。

杨三依旧扮作行脚挑夫,一身装束丝毫不引人注目。他从南昌章江门码头乘船沿赣江一路东去进入鄱阳湖,然后在九江上岸,神不知鬼不觉地混进城去。按照事先和陈长风的约定,杨三来到甘棠湖畔一条僻静的小巷,见前后无人,他向一家专卖文房四宝的店铺走去。来到店铺跟前,却见大门紧闭,门上还贴着太平天国九江府的封条。杨三吃了一惊,向左右邻居打听,得知店铺老板犯事被太平军抓了。

杨三有点懵,怎么办?峨眉峰被抓了,因为暴露了?还是别的什么事犯了?这就回去报告姑爷吗?不行,没见到峨眉峰,也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回去怎么报告呢?他决定先搞清楚情况再说。

紧邻甘棠湖有家二层的酒楼,典型的江南徽派造型,二楼飘檐插着一面酒旗迎风飘摆。酒楼的正门高挂一块金字招牌,上书贾家楼三个鎏金大字,端的字刚笔正,显是名家手笔。

贾家楼的老板叫贾小刚,家里行四,人称贾老四,身材五短,一张小胖脸永远一副人畜无害的笑容。贾老四年方二十,正是豆蔻年华,本该四处惹事打猫斗狗的大好时光却只能守着这家酒楼做买卖,令他颇感气闷却也没办法。老爹老妈死得早,三个姐姐嫁得早,独苗一根的他只好承继父业,经营起了家传的酒楼生意。

贾老四豪爽仗义,机灵活络,十五六岁就跟着家人走南闯北,也算见过世面。几年下来,九江城内外三教九流、泼皮地痞、流氓无赖谁不给个面子!

此刻贾老四趴在一楼柜台上,一只小胖手支着下巴,另一只小胖手百无聊赖地敲打着台面,滴滴答答的声音让人听着也烦。这会儿离晚饭时间还早,根本没客人上门---到了饭点也没几个客人。自打长毛占了九江城,这进酒楼的客人就少了许多,一些大户逃的逃死的死,有条件进酒楼的就没多少了。

唉,都是长毛害的,这生意没法做了!贾老四虽然不喜欢太平军,可也说不上深仇大恨,谁占了九江城不都要吃饭不是?

忽然人影一晃,令贾老四眼前一暗。他见是一个戴斗笠的挑夫,正要随口打发出去,却见那挑夫摘下斗笠,微笑地望着自己,他不禁一拍台面,又惊又喜。

“哎哟喂,是我三哥师傅!”贾老四笑得小胖脸象一朵盛开的小喇叭花,连忙迎出柜台,招呼杨三来到一间包房,吆喝伙计倒水奉茶,瓜子点心。三年前杨三保过贾老四家的镖,贾老四死缠烂打跟着杨三学了数月的功夫,也算结了一段师徒缘。

两人寒暄一会儿,杨三说道:“老四,九江地面你熟,三哥我有个事想求你。绿柳巷专卖文房四宝的老板你知道吗?”

贾老四一愣,忙问道:“三哥,那老板我认识啊,店面还是我帮着找的…怎么,三哥你认识他?”他依然笑容可掬。

“是一个朋友托我来找他,不料他的店铺被抄了,人也被抓了。”

“啊!人被抓了?犯了什么事?”贾老四大吃一惊,嗖地一下站了起来,满脸惊讶。

“不知道,我也是刚去才听邻居说的。”杨三摇摇头,接着道:“老四,三哥想请你打听一下那老板出了什么事?关押在哪里?我也好给朋友一个交待!”

“行!三哥放心,我这就去找人打听。”贾老四一拍胸脯,一脸的仗义。

贾老四安排杨三在店里等候消息,自己出去打探消息。天色将黒,贾老四回了酒楼,带来了消息。他告诉杨三,据一个在太平军九江府衙门混事的朋友透露,那老板听说是湖南天地会的叛徒,准备混出城的时候被人发现,当场被捕。现在关押在衙门牢房,准备秋后问斩。

杨三起身在房内转了两圈,忽然问道:“老四,能不能想办法让我和那老板见上一面?”

贾老四想了想,一咬牙道:“好!我来想办法。”

当天夜里,贾老四领着杨三带了几样酒菜来到牢房,和牢头称兄道弟说给弟兄们送点吃食。顺便表示牢里关着一个人欠了他的钱,要问问那人这笔账怎么办。

牢头看见酒食,正满心欢喜,头也不抬挥手道:“老四你自去办事。”贾老四冲杨三一点头,自己却陪着牢头喝酒吃菜。

杨三走进大牢,一间间牢房仔细查看,很快在最里面的一间牢房找到了陈长风。只见陈长风遍体鳞伤,正躺在草铺上。杨三低低咳嗽一声,陈长风抬眼看来,见是杨三,也吃了一惊,连忙艰难起身过来。他隔着木栅栏门轻声问杨三怎么来了?

“大人派我来和你联系,没想到你被抓了!”杨三看看左右无人注意,轻声说道:“峨眉峰同志,今晚救你!”

“下半夜只有两个牢头看守。大白兔同志,计划好了再行动!”陈长风边轻声说边警觉地扫视周围。杨三点点头,转身离去。

回到贾家楼,杨三对贾老四说要救那卖纸笔的老板出来,不能让他死在牢里。贾老四心里咯噔一下,不由得奇怪地看了杨三一眼。

“我知道让兄弟为难了!只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杨三笑道,一边从身上摸出一张五百两银票递给贾老四,说道:“这是我那朋友的意思,望贤弟笑纳!”

“哎,三哥您这话说的…这不骂兄弟嘛…真是的!”贾老四笑嘻嘻地说着,小胖手却迅速接过银票,转手一翻,银票没了。他豪气地一拍手道:“既是三哥的朋友,也就是我的朋友!好,事不宜迟,今晚咱就动手。”

下半夜月黑风高,正是劫狱救人的好时机。杨三收拾利落,翻墙过顶,摸到牢房。见四下里静悄悄,寥无人迹,便闪身而进。

一个牢头靠在桌边打盹,睡眼朦胧中感到似乎人影一闪,正想眨眨眼,就觉后脖颈被重重一击,脑袋一沉,彻底睡过去了。杨三在他身上没摸到牢房钥匙,听见左手边一间房里传来呼噜声,迅速闪身进房,见另一牢头正在呼呼大睡,口边还留着哈喇子。杨三上前就是一掌砍在他的脖子动脉上,立时将他击晕…找到钥匙,闪身直扑牢房。

陈长风在草铺上闭眼假寐,听到轻微的响动,睁开眼却见杨三正在开门,他的嘴里叼着一口雁翎刀。陈长风急忙起身,脚下一晃险些跌倒。杨三一个箭步上前扶住陈长风,见他无法快步行动,便把陈长风背在身上,用一块黑色长条布绑好。

两人离开牢房,陈长风在出门前见有几间牢房的囚徒已醒,正傻呆呆地望着他们,便将牢门钥匙丢进那些牢房,让他们自救。

杨三背着陈长风穿街过巷,一路躲避太平军的巡夜士卒,来到贾家楼的临湖后门,上了一条乌蓬小船。早已等候在船上的贾老四急忙命伙计起锚开船,向城外鄱阳湖划去。

靠近城边,有守卡的太平军士卒喝问什么人?

贾老四站在船头笑嘻嘻道: “是大宝兄弟么?是我贾老四啊!”

那太平军脆脆的声音道:“原来是四哥啊!这么早去哪啊?”

贾老四道:“这不咱天兵打跑了清妖么,趁没刀兵赶紧下乡进点蔬菜米肉。”说着,他将手中的一个包袱朝那太平军丢去,喊道:“兄弟接着,咱给你带了点吃食,大冷的天,也难为兄弟还在守哨!”

那太平军笑嘻嘻道了声谢,也没检查就放小船吱吱扭扭地过去了。杨三在乌蓬中借着哨卡上的灯火扫了一眼那太平军士卒,却是一张娃娃脸,穿着厚大的棉袄,套着一件太平军的号衣。

船离九江已远,贾老四进了船舱,见陈长风已醒,笑嘻嘻地道:“陈老板受苦了!”

陈长风笑道:“多谢老四了!”然后他指了指杨三道:“这位是大人的护卫杨三,你俩多亲近。”

贾老四笑道:“属下和三哥老熟人了,他还是属下师傅呢。”

杨三有点狐疑地看着陈长风。陈长风道:“原来都是自己人!老四是我的下线,也是有志报国的义士,代号大公鸡。”

贾老四掏出那张银票双手递给杨三,笑道:“三哥莫怪,原物奉还。”三人一起大笑…

8

34,长风遭难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