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情感>青春如烟似梦>第二十九章 抹不去的记忆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九章 抹不去的记忆

小说:青春如烟似梦 作者:肖可来 更新时间:2018/12/24 19:32:59

光阴似箭,柳燕将到分娩的时候了,段梦飞便把母亲接来住。有一天深夜里,柳燕突然肚子疼痛难忍,额头上汗珠滚滚,“啊哟啊哟”的哭叫。段梦飞的母亲醒来后,站在卧室门口问:“柳燕,痛得厉害吗?”

柳燕哪里还顾得回答,不停地哭叫。

梦飞急得不得了,含着泪说:“娘,她痛得很厉害。”

母亲走进卧室里,说道:“很可能要生了。不过现在还是第一次痛,你帮她按摩腹部,会让她好受些。”

段梦飞照办,一面拿着湿毛巾帮她擦汗,一面轻轻地在她高高凸起的腹部上抚摸,嘴里轻唤着:“宝贝宝贝,轻点轻点,别踢妈妈。”

一会儿,柳燕真的不痛了。流着泪水,望着段梦飞说:“宝贝听你的话了。”

段梦飞非常开心地在柳燕的腹部上亲了一口。

清晨的时候,柳燕的肚子疼得更厉害了,汗如雨下,双手紧紧地抓着被子。段梦飞的母亲看了看柳燕的下身,紧张地说:“羊水出来了,要生了,快送医院!”段梦飞赶紧打电话叫来局里的吉卜车,把柳燕送往县人民医院。医生检查后,马上将柳燕转进产房。段梦飞守在产房外,听到柳燕阵阵凄厉的哭叫声,头皮发麻,双腿发软,急得搓着手在产房外走来走去,不时在产房门缝里窥望。

两个小时后,一个护士从产房出来,段梦飞提心吊胆地问:“她怎么样了?”

护士说:“我们正在想办法。如果你爱人再过10分钟还不能生出来,那就要剖腹产了。”

段梦飞急得流出了眼泪,苦苦哀求:“护士同志,请您千万想想办法,不要剖腹啊!”

看着他这副心痛老婆的样子,护士微笑说:“不用急,我们会想办法的。”

快到10分钟的时候,突然,一声清脆的哭叫声从产房内传出。段梦飞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了地,兴奋地喊着:“我做爸爸了!我做爸爸了!”

柳燕和小宝宝从产房里出来,段梦飞扑过去亲了一口小宝宝红扑扑的脸蛋,激动地推着手术车进入病房。段梦飞给小宝宝喂白开水时,先用舌尖试了试温度,哄着说:“芸芸,莫哭莫哭,莫把爽子哭坏了,快喝一口水。”芸芸睁着新奇的大眼睛望着他,嘴唇嚅动着,果然不哭了。

柳燕问:“她像我吗?”

段梦飞欢喜地说:“她的眼睛跟你一个样,大大的,水汪汪的,很好看!”

柳燕噙着幸福的泪水笑了。

段梦飞细心照料着柳燕和芸芸,三天后出院了。按照习俗,做了爸爸要给同事发糍粑和红蛋的,段梦飞用单车驮着满满两个尼龙袋子的糍粑和红蛋去局里。他刚到大门口,同事们一眼看见他是来发糍粑和红蛋的,纷纷向他道喜祝贺。

一个喜欢开玩笑的同事说要去拿油墨给他抹花脸,吓得他提着尼龙袋子赶紧跑进传达室,将尼龙袋子交给传达室的老头,请他代为发放。谁料,段梦飞从传达室出来时,一个同事趁他不备,从他后面抹了一把油墨。顿时,他脖子上和衣领上黑黑的一片,引得几个同事哈哈大笑。购销股的龙股长笑嘻嘻地走过来解围说:“别闹了,别闹了,他今天还要下乡呢!”

由于检查工作时间紧迫,上午检查枫林乡粮站后,下午就去老木山粮库检查工作。检查完后,没有回县城的公共汽车了,就和同事小唐去兵工厂的招待所。这是前年段梦飞与柳燕住过的招待所,今日旧地重游,感觉格外亲切。

段梦飞和小唐来到招待所前台,以前那个小巧玲珑的服务员见段梦飞来了,笑嘻嘻地主动打招呼。小唐30多岁,过早地发胖,肚子像怀着五个月的小孩。他是一个快活人,嘻嘻哈哈惯了,看见段梦飞跟服务员认识,就讪笑说:“你们是老相识了吧?”

服务员马上绯红了脸,低着头笑。

段梦飞解释说:“你别乱说,我是去年跟老婆在这里住的时候才认识她的。”

小唐问服务员:“是不是啊?”

服务员抬头说:“是呀!”

段梦飞问服务员:“106房有人住吗?”

“没人住。”

“那我还是住那间房吧。”

服务员笑嘻嘻地领着他们向房间走去。

段梦飞在医院里服伺柳燕连续熬了三个晚上,睡眠严重不足,今晚是一个好机会,就早早地躺在去年柳燕睡过的床铺上。环境依旧,睹物思人,往事如电影镜头一样从脑海里跃了出来。

如血的傍晚,段梦飞坐在杨梅树杈上,折着鲜红满饱的杨梅射向柳燕红红的口中。她一连吞下五颗杨梅后,段梦飞便从树上跳了下来,一把抱住她,吻着她唇上红红的汁液。那是多么的鲜嫩而甜美!恐怕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比这好吃的东西了。

晚上,段梦飞守在澡堂的门口,听到里面脱衣服的蟋蟀声,还有水流的声音,心里怦怦直跳,血液奔腾,多么想冲进去,抱住那个洁白的**!好不容易等到一个机会,冲进澡堂,可是她只留给他一个美丽的后背。那时,他多么渴望能看到她全部的**!她一定是世界上最美丽动人的**!

今晚,芸芸和柳燕过得如何?嘿嘿,芸芸这个小东西吸奶的时候很猛,总让柳燕害怕。柳燕的**汁多,有些胀,平时是我帮她吸掉的,现在她自己能挤掉吗?哎,晚上柳燕能哄住哭闹的芸芸吗?

第二天早上离开的时候,段梦飞发现换了一个新所长,就问服务员:“以前那个瘦瘦的所长哪里去了?”

服务员笑着说:“那个刘所长呀,坐牢了。”

段梦飞简直不敢相信,又问:“他看上去很老实的,怎么会坐牢啊?”

服务员红着脸说:“是真的,我没有骗你,他**了一个女客人。”

段梦飞惊了一跳:“啊?!”

“是真的,那天晚上他跟老婆吵架了,还喝了酒,偷看到一个漂亮的女客人在洗澡时,就把她**了。”

“这个家伙真看不出来。”

小唐插话说:“穿着花衣服的狼外婆嘛!说不定还**过别的女人。”

回县城的路上,段梦飞感觉口里含着一只苍蝇一样,很不是滋味,总在回想着澡堂里的故事。那天晚上,柳燕在澡堂里洗澡时,发出的尖叫声,到底是被这只色狼偷看了吓的,还是被老鼠吓的?

段梦飞推测,女澡堂和男澡堂的结构应该大同小异,澡堂两边都开着窗户,而且很高,至少有2米高,普通人要立着凳子才能看见里面。而以前那个刘所长个子并不高,如果他立着凳子的话,我当时守在门口,应该能发现啊!所以,他爬窗户偷看的可能性很小。如果他趁我离开澡堂去水塔打水的时候,冲进澡堂里偷看,那么在我听到柳燕的尖叫声时,怎么没有看见他从澡堂里跑出来呢?而且柳燕说是一只老鼠从她脚背上跑过......可是,招待所里有这样的色狼,看见美女哪有不动邪念的?

好长一段时间里,段梦飞都忘不掉这件事,想跟柳燕提这件事,又怕让柳燕不高兴。在芸芸满月后的一个晚上,段梦飞终于把隐藏于心的这件事提了出来,笑着说:“柳燕,你还记得在兵工厂招待所的事吗?”

“怎么不记得呀,我们那天多开心!”

“是呀,很开心。你还记得澡堂里的事吗?”

“记得,你守在门口的时候,我好担心你会冲进来。”

“那时,我们谈了一年多了,我还从未看过你的**,真的好想看看。”

“你呀!”柳燕用指头戳了一下他的额头。

段梦飞没当一回事,抚摸着她的后背说:“哎,当我听到你的尖叫声,冲进来,看到你美丽的裸背时,好想抱着你!”

“那你怎么不进来抱我?”柳燕温柔地钻进他的怀里。

“怕你生气嘛!”

“那是的,你要欺负我,我真会生气的。”

“你还记得吗?你当时为什么突然尖叫啊?”

“一只老鼠从我脚边跑过,把我吓了一大跳。”

“你当时说是从脚背上跑过呀!现在怎么说是从脚边跑过?”

“我可能当时吓糊涂了,不知是从脚背上还是脚边跑过的。咦,你怎么突然问这个啊?”

“我告诉你一件新闻。”

“什么新闻?”

“你还记得招待所的那个刘所长吗?”

“那个瘦瘦的刘所长?”

“对,刘所长坐牢了!”

“啊?怎么回事?”

“他是**犯!他偷看一个漂亮女人洗澡时,把她**了!”

“啊呀,真看不出来,他还是色狼!”柳燕吓了一跳,心里久久不平。一会儿,她忽然想起来,红着脸问:“咦,你刚才问我老鼠是从脚背上还脚边跑过的,是什么意思?”

段梦飞慌忙掩饰说:“没什么,没什么。”

柳燕委屈似地说:“我告诉你,真的是一只老鼠!”

段梦飞立即说:“对,是一只老鼠。”

1

第二十九章 抹不去的记忆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