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晚明之文韬密旨> 第一百一十二章 国嗣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百一十二章 国嗣

小说:晚明之文韬密旨 作者:暮耕 更新时间:2019/4/4 23:48:44

  很多人都奉魏阉的命令来看法场的,其实法场有什么好看的,听说宫里失火谁还有心思看?纷纷逃离现场。

  萧楚说道:“姐,你也别回宫了,跟我们走吧”有这一次,张嫣就够了,宫里到处是陷阱,让你防不胜防,尤其是处在她这个位置上的人,有些人对这个位置窥视良久,让你给占上了,人家能甘心吗,必当置你于死地而后快,可是,正是为了她所爱的人她做出了牺牲,选择了进宫。他本想重振宫阙,正气盈门,要坐好这个后位,可是谈何容易?头三脚刚踢出去两脚,便迎头碰上了碴子,她对熹宗失去了信心,他是个不学无术,心地麻木的人。在这位愚昧无知的人执掌皇权的朝廷里,事情是不以她意志为转移的。现在后宫起火,这是灾难降临的征兆,应该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可是就这么走了太便宜客、魏了,自己一经选择了进宫就应该走下去,哪怕是死也要死在这里,她耽心的就是萧楚,希望她和叶春能有个好的归宿。她不能留在宫里,这里不适合她。

  她叮嘱萧楚道:“萧楚,你必须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我不走”

  “为什么?”

  “我一定当面向皇上澄清,这事儿是我干的,不关我姐的事儿”

  “你已经澄清了,你快走吧”

  “姐,有人想借这个事儿害你,如果我走了,事情还会回生的”

  正当张嫣和萧楚你推我拉的时候,灭火的那些人回来了。这一大伙烧的好险啊。烧毁的是乾清宫西廊下的西暖阁,险些把乾清宫一并捎上,里面都是一些体面的皇上近侍住着,皇上找他们时可以随叫随到,现在成了一片废墟。在清理现场时发现了两具尸体,人已经烧得面目全非,只能从服装的残片上辨认出一个是司礼监王体乾,另一个人们不认识,经现场勘察二人似有搏斗的痕迹,这说明有人蓄意谋害王体乾,他是在他住处被烧死的,至于害他的人怎么潜入皇宫,怎么找到王体乾,怎么纵的火这些情节人们都不知道,因为许多人被东厂的人押着去看法场了,而忽视了宫门的守卫,这是有可能的,经过这次事故,熹宗有些害怕了,如果真的搞什么冤案、假案、错案会遭到报应的。忽然有人来报,说王体乾还有口气儿,没死,熹宗忙命御医抢救,因为宫里好多事还得由他跑来跑去的,有点儿希望就得救他。报信的人方走,又有人来报。他说他是边关总兵祖大寿的人,向皇上报告紧急军情的人,在几天前,忽然有一支蒙古骑兵突袭边关,幸亏边关早有防备没能让他们得逞。经过一天的激战歼灭了这支蒙古军的主力,俘获了七百余名战俘,经初审,大明境内有个叫塔林狐的内应,预谋杀死皇上,引起朝廷内部的混乱,让这支蒙古军主力长驱直入,夺取明朝江山。怎奈那个领兵的统帅是个废物,没有攻下边关,反被明军平定,那个废物统帅侥幸逃生,没脸再回大漠,抛下自己的部足,投向后金去了。战报上还要求不要杀掉这七百余名战俘,把他们押往京师,交给兵部细加审问,挖出那个潜伏于朝廷内部的奸细来。由于有重要军情要禀报皇上,所以这批蒙古战俘一并交给了朝廷,让皇上发落。当时熹宗也没太在意,到了第二天才想起问那七百余名战俘交没交给兵部?

  魏进忠道:“没有”

  “那你把他们关在哪儿了?”

  “我叫东厂的人把他们给杀了”

  “都杀了?”

  “都杀了”

  “一个没留?”

  “没有”

  为此熹宗很生气,说道:“为什么要杀他们?”

  魏进忠内心一阵恐慌,幸亏自己杀的及时,不然哪怕留下一个活口足可以要他的命。便说道:“当时老臣曾问陛下,这七百余名战俘如何处置?陛下因张后的事心情不好我也不好细问,我看见陛下挥挥手说道,什么事都问我。这时事就交给你了。我当时想,陛下挥挥手是杀掉的意思,所以老臣就命人把他们给杀了”

  熹宗温怒道:“你就知道杀、杀、杀,就不行先审审他们?”听了熹宗的口气魏进忠放下心来,皇上并没有怀疑到他。

  熹宗无奈地说道:“算了算了,杀了就杀了,反正我们内地还潜伏着一个敌人——————塔林狐,派人查下去就是了”

  魏进忠更加放心了,皇上只怀疑到一个敌人塔林狐,并没有提及潜伏在朝廷内部的奸细,这个呆子并没有怀疑到他身上。便说道:“陛下,我已经派人查过了”

  熹宗问道:“查的怎样?”

  “塔林狐跑了,不知去向”

  熹宗回想起来了,萧楚行刺他的时候,她后面是跟着一个壮年汉子,当萧楚犹豫的时候只听那个人在萧楚背后呵斥着“萧楚,还犹豫什么,还不快动手?”那么他们所说的塔林狐很可能就是这个人。可是现在这个人去向不明,审一审萧楚她也许会知道一些。

  审讯萧楚自然没交给东厂,还是三法司的那些人,因为这是同属一个系列的案子,案子审下来也没什么突破,只知道有个叫塔林狐的人把萧楚秘密地囚禁在一个山洞里,一关就是好几个月,整日训练她吃一个穿黄袍的男人,直至这件事情发生。萧楚供认她本无害皇上的意思,只是一直被人控制着,身不由己。至于把她囚禁在什么地方,她也不清楚,进出都蒙上眼睛。她希望朝廷放了她,她还要想去找孩子,因为五个月来还未见着孩子。经三法司的人合议认为萧楚是要犯,也是惟一的线索,不能放。但是,朝廷负责寻找孩子下落,一旦有结果,把孩子立即送进牢里,让她们母子团聚。张国纪和张嫣、萧倩因萧楚一案连坐。被关在同一牢里。

  连日来,张嫣食不甘味,一见到饭菜就想吐,觉得自己身体太差了。熹宗非常挂心,便派御医到牢里诊视,经御医诊断,张嫣有喜了。熹宗得知这一消息,欣喜若狂,皇后出狱有望了,他召见三法司的人就皇后出狱问题预于考虑。三法司的人又进行了一次合议,认为陛下的请求是可以考虑的,因为张嫣有喜关系到大明的国脉,她生儿子就是嫡出,将来可以继承大统。经三法司的人裁定皇后获赦释放,对于熹宗来讲这是天大的喜事。老婆回来了,儿子有了,他命司礼监准备迎接皇后回宫。

  迎接皇后的銮驾来到天牢,太监拿出圣旨念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皇后娘娘获赦释放,钦此”

  太监念完圣旨说道:“皇后娘娘,请接旨吧?”

  “公公,皇上赦免的是我一个人呢还是全牢的人呢?”

  “圣旨说明,当然是皇后娘娘一个人了”

  “公公,你回去告诉皇上,这天牢里任何一个人有罪,其余人都要连坐,单单赦免我一个人是没有道理的”

  太监回复皇上,娘娘没接出来,熹宗很沮丧,他召见了三法司的人,希望她们去说服皇后,摒弃前嫌,谅解皇上。

  三法司的人来到天牢给张后跪下说道:“皇后娘娘,臣等是遵旨来此,迎请皇后娘娘回宫的”

  “三位大人是遵旨来的,那祖制重呢还是圣旨重呢?”

  三法司的人一时语塞,最后不得不说道:“当然是祖制重”

  “既然三位大人明悉大明祖制还要一个死囚出牢呢,我犯的可是谋逆呀”

  邹元标道:“皇后是冤枉的,皇上已经赦免了您”

  “那我爹和我两个妹妹呢?”

  “令妹确属行刺皇上,罪不可赦,令尊连坐也在惩戒之列”

  “既然我妹妹罪不可赦,我为姐姐的为什么得赦呢?这不符合大明律法。请三位大人回去转告皇上,我们既然触犯了大明律法,只求速死,不求苟活。三法司的人见张嫣拿祖制说事儿,条条占里,不得已回复熹宗。熹宗没有办法只好厚着脸皮不得不亲自来迎接皇后。

  他见到张嫣说道:“张后,朕已经赦免了你,为什么不出狱呢?”

  “皇上赦免了我就不怕违背祖制吗?”

  “你和他们不同”

  “有何不同?一个是我亲爹,俩个是我亲妹妹”

  “因令妹确属袭击了朕,罪该当诛”

  “妹妹谋逆,姐姐连坐,也罪该当诛”

  “因为你身怀有孕,再不出狱,恐有伤国嗣”

  萧倩道:“噢!皇上惦记得是国嗣,并非是我姐姐,姐姐,像这样薄情寡义的伪君子你还服侍他干什么?,还不如死了呢”

  张嫣道:“我正是这么想的”

  熹宗忙道:“不!不!不!,朕也惦记皇后”

  “既然皇上惦记我,为什么赐我与死呢?”

  “那不是误会皇后了嘛”

  “误会?说得轻巧,如果我妹妹不出来作证,你将会误会到我死,那国嗣也就没了”

  “只要皇后肯出狱,什么事儿都好说”

  “好说?现在为什么不说。还等出狱干什么?”

  “那你想让朕说什么?”

  “不是我想让陛下说什么,而是陛下您自己想说什么?”

  “如果皇后肯出狱,朕今后一定善待你”

  “就这些?”

  “那还有什么?”

  “善待我,这话我都听够了,约法三章你是怎么答应的?”

  “是,朕没履行好约法,正因如此,朕不补救呢嘛”

  “你对我施补救还有意义吗?”

  “怎么没意义?”

  “如果我俩妹妹不出手救我,你还能补救得了嘛?”

  “可是令妹也的确伤了我一条胳膊,还扯坏了我的龙袍”

  萧楚忍不住了,说道:“你还可惜你那条胳膊和龙泡呢,要不是我想起叶春的话我要的是你那条命”说着萧楚探出钢爪往哪柱子上一抓,五根手指像五颗钉子钉了进去,接着便是随便一扯,半面儿柱子像劈柴柈子一样被扯了下来,整个天牢的房盖子都震得直掉土面子。熹宗心里大骇。还真没看出来,这么娇嫩的她却有如此威力,熹宗有些害怕了。

  萧楚也根本没把他当成皇上,说道:“哎,你小子听着,这是姑奶奶小试一把,要不是姐姐劝着你这个天牢将会墙倒屋塌,还能关得住我吗?”熹宗这才相信,如果萧楚想害他早把他害了,还能等到今天?

  张嫣道:“陛下,你也看见了,这就是我妹妹的脾气,在我的劝说下她一忍再忍,如果她有不忍的那一天,你们又能如何呢?”

  熹宗擦了一下冷汗,说道:“这个朕明白”

  张嫣道:“你让我出狱,不能单凭一副銮驾把我稀里糊涂地台走吧?”

  “那你还要我怎样?”

  “我得讨个说法”

  “朕不给你说法了吗?”

  “你说的是赦免”

  “是啊”

  “我没犯罪需要你赦免什么?”

  “那也就是个措辞问题,何必那么认真呢?”

  “不认真不行啊,这不能简单地说成是个措辞问题,应该是个分清是非的问题”

  “真相已经大白,事实已经清楚,还澄清什么?”

  “难道那个蓄谋害我的人就逍遥法外了?”

  “谁?”

  “魏进忠”

  “皇后放心,魏卿是忠于朕的,他不会谋害皇后”

  “那他为什么一口咬定是我袭击了陛下呢?”

  “连朕都误人为是皇后袭击了朕。更何况魏卿呢?”

  萧楚道:“不对,魏进忠和塔林狐是一伙的,这次授意我袭击皇上是他们在背地儿搞的鬼”

  “怎么会呢,谁看见了?”

  萧楚道:“我看见了,就在事发头几天,他去找过塔林狐,他们合计了一天”

  “在什么地方?”

  “反正在一个大山里,在什么地方我就不清楚了”

  熹宗道“萧楚,不清楚的事儿就别乱说,说话办案就得从看得见摸得着的地方入手,那些子虚乌有的事情最好别说”

  萧楚方要站起来说清楚,张嫣道:“萧楚,说不清的,不过,总会有搞清楚的那一天”熹宗道:“萧楚,你袭击朕倒是千真万确的”

  张嫣道:“这么说我妹妹还是有罪呗?”

  “按大明律——————往下熹宗没敢说,因为他还是忌惮萧楚”

  张嫣气愤地道:“那陛下就按大明律处置我们吧,銮驾请回”说完张嫣和萧楚、萧倩三

  个女儿扶着张国纪重新坐会牢里。为此熹宗既恼火又后悔。恼火者,和张嫣这么僵持下去不好,因为张嫣的肚子里还有他的子嗣。后悔者,自己多余再提大明律了。这个萧楚让他头疼,定她无罪吧?三法司和客、魏不认可,定他有罪吧?张嫣坚决不同意。按张嫣的意见,我和我爹我妹妹同进同出,要么刑场见,要么后宫见。

  熹宗犹豫了,说道:“那朕要看三法司的人怎么说”

  张嫣道:“他们怎么说那是他们的事,我不管,这是我向陛下交的底儿。”

  熹宗召见了三法司的人,说明了皇后不肯出狱的原因,三法司的人经第三次合议认为,皇后出狱事关大明国祚,势在必行。萧楚伏法明正典刑,含糊不得。张国纪、萧倩连作维我祖制,合乎天理。熹宗听了三法司的这三条,对他们失望了。因为这三条无论哪一条张嫣都不会答应的。熹宗没办法,又去咨询客、魏。可是客、魏的态度比三法司更苛刻,更严厉,这四个人都在铲除之列,只是后边又加了一条,杀了张嫣马上立后,新后人选已经定好。他们这些决策没有一条让熹宗接受的。熹宗深恨这些大臣迂腐、顽固,不知变通。又怨客、魏不体谅他的处境,在张后问题上态度这么强硬。其实这两个人平时最能揣摩皇上的意图,善于理解皇上的心思。熹宗怨他们,难道你们没有一个摸透朕

  的意思?朕为一国之君,连自己的老婆都救不了,看来不使用铁腕政策是不行了。他便召见了三法司的人,宣布了自己的决定:一、萧楚无罪(因为这是张嫣出狱的先决条件),二、张嫣归位,三、张国纪、萧倩立即赦免。三法司的人听了熹宗的决定,大为震惊。他们也知道,这是熹宗的最后决定。一贯坚持道统的道德君子们有条件地妥协了。什么条件?三法司的人拿出了裁定结果。因萧楚一案的牵连张嫣降为贵妃,以示惩戒。萧楚免除死刑,但須终身监禁。张国纪和萧倩仍須连坐,无需死刑。熹宗看了这个结果,觉得就是这样的结果张嫣也是不会同意的,便说道:“三位爱卿,朕和张后有约在先,怎么可以降为贵妃呢?”

  邹元标道:“陛下和皇后娘娘有什么约法?”

  熹宗道:“不许废后”

  三法司的人听了面面相视。的确,张嫣应后前有这么个先决条件,最后邹元标道:“陛下,我看这样,我们知道这个判决结果皇后未必接受,但是祖制大于约法,希望皇上能让皇后明白。

  熹宗把三法司的判决结果告诉了张嫣。张嫣一听便气炸了肺。说道:“既然我妹妹被判为终身监禁,何苦来告诉我。我连个皇后都不是啦还挂那个贵妃名头干什么?约法无效,我和陛下有什么信守的余地?我们都是囚犯,不必客气,该杀该剐,皆按大明律办”熹宗犯难了,最终皇后出狱的问题还是没解决了。无论是皇后、皇上、三法司目前这种僵局谁都不肯退让。正当他们相持不下的时候,客、魏二人来了。熹宗对他们也没抱厚望。客、魏二人深知,通过这次事件可以看出张嫣在熹宗心目中的份量。想通过行刺皇上这件事企图板倒张嫣现在看来已是不可能了,至于那个萧楚更是个危险人物,她了解魏进忠和塔林狐勾结的内幕,上一次熹宗探监的时候,萧楚曾向熹宗揭露过这一内幕,只是熹宗愚蠢,没相信她的话,以为是痴人说梦,使魏进忠躲过了这一劫,留着她终归是祸患。他知道她就是妖兽,不过这种罪名只能是臭,不那么重,且手中又没有直接的证据,在法堂上就显的苍白无力。现在皇后和三法司的人都觉察到皇上遇刺有些蹊跷,日后难免会调查,虽然说一些明显的证人他们都做了手脚,但是还有一些烂尾巴让他们心焦。比如塔林狐在逃,他是幕后的直接刺划者。萧楚被关押在天牢,她是具体执行者。他们了解整个事件的全过程。但是这两位他们都无法染指。目前最要紧的还是稳住皇上,只要把皇上捏在手里,东林党也好,张嫣也罢都扑腾不起什么浪来。但是要把皇上捏在手里就得投其所好,想其所想,别讨皇上不自在,皇上目前最感到棘手的就是皇后出狱的问题,既然灭不了她,何不做个顺水人情呢。以示自己和此事无关。因此,客、魏对张嫣的问题来了个急转弯儿。

  他们对熹宗道:“此事既然误会了皇后,那不能定皇后有罪,萧楚袭击皇上一直是由塔林狐唆使和控制,怪不得她,什么时候塔林狐被抓让她出来作证就是了。如果萧楚无罪皇后也就无罪出狱了,张国纪和萧倩也就不必连坐。这么处理,皇上你看如何?皇上对客、魏本来没报什么希望,担心还会有谁能替朕说出朕的心理话呢?他几次想以皇权压制三法司和客、魏等人,可是在原则问题上三法司的人拼死不退。他非常讨厌他们,可是人家秉持的是祖制,怎么能违拗他们呢?他巴不得有人出来替自己说话。现在果然有人站出来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而说这话的不是别人,正是自己倚重的重臣魏进忠,关键时刻还是魏卿体谅朕,知道朕的难处,真是难能可贵呀,只恨身边少了这样的人。自己是皇上,金口玉言。再不能软弱了,把事儿就这么定下来。

  便说道:“就按魏卿的意思办,不容更改,祖制是活的,皇后无罪,萧楚是个半人半兽。她能懂什么?罪归塔林狐。朕已经谅解了她们,难道你们就不能谅解她们?”既然皇上下了死令,三法司的人无话可说,熹宗之所以急着要表达自己的意愿,唯恐三法司的人说出不同的处理意见。

  最后左光斗说道:“既然皇上这么个处理意见,我们三法司的人忙了这些天,不是徒劳吗?行刺皇上属于谋逆,这是轰动全国的大案,我们审了这些天连个结果都没有怎么向百官交代?怎么说也得有个处理意见啊”

  “那依左大人怎么个处理意见?”

  “我代表三法司提出处理意见,最终还是由皇上定夺”

  “说吧”

  “按照皇上的建议,萧楚有罪,不宜宣布废后,但是皇后死后不应享受皇后的优遇,理应以贵妃的规格礼制下葬”

  魏进忠道:“像这样的事应写进后宫密档里,作为备案”

  张嫣道:“我妹妹没有罪?三法司的这条处理意见我不能接受”

  左光斗道:“总的有个处理意见,但我并没有说依法制裁她”

  张嫣道:“这要看我妹妹怎么说”

  萧楚道:“姐,他们想关我也关不住,爱怎么说就怎么说”

  魏进忠道:“也就是个说法,并没有说限制二小姐的自由”

  熹宗觉得,这是三法司的莫大让步,问皇后道:“皇后,你看如何?”

  张嫣道:“我没有异意,我只想活着做皇后,死了也就什么也不知道了,无所谓皇后啊贵妃呀,就是宫女我也不在乎。不过这个后宫秘档须经我过目。必需是实情。

  张嫣回宫之后,首先要做的就是尽快安排萧楚离宫。

  萧楚道:“为什么呀?姐”

  “别问为什么。我只要你离开”

  “姐,你不想我了?”

  “姐不是不想你,只是宫里太凶险了”

  “正因为宫里凶险,我才留下来保护你呀”

  “有皇上罩着,不会有事的”

  “皇上?他什么时候罩过你呀?指他罩着你呀,你早就死了”

  “通过这次事件,不会再有事了”

  张嫣知道,萧楚担心自己,可是她不适宜留在宫里。她心地单纯,思维简单。论功夫她谁都不怕,可是论心智她会被人算计的。她非常可怜这个妹妹,本想给她创造一个好条件,放弃了叶春。可是叶春现在下落不明。现在她比自己还苦。好歹她还有孩子,希望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好好抚养自己的孩子,让她有个安稳的生活,便说道:“萧楚,你还有孩子,你还没去看他们呢,你第一时间就应该去”萧楚不禁想起了孩子,他被塔林狐抓走的时候铁鹰才两个多月,一种母性感突然袭上她的心头,对呀,也该看看孩子了,据天籁讲孩子不在鹰山下,这么说孩子还活着,不知这些天他们是怎么熬过来的。那孩子究竟在什么地方?只有找到天籁才能找到孩子。可是天籁漂泊不定,四海为家,不那么容易找到他。一种能马上找到孩子的迫切期望使她等不起天籁。一头是自己有生以来从未见到过的爹爹,姐姐和妹妹,一头是和自己骨肉相连的孩子,两头都很难割舍得下。再野惯了的萧楚不得不流下了有生以来第三次心酸的眼泪。

  她给张国纪跪下说道:“爹,女儿刚刚见到您。又要走啦。不过别急,女儿还会回来的”

  张国纪道:“我女儿找孩子去,爹明白,可是爹告诉你,千万不要回这儿来,还是我去找你”

  在依依惜别中,萧楚告别了爹爹、姐姐和妹妹踏上了寻找孩子的路。

  送走了萧楚,只剩下父女三人,张嫣道:“萧倩,姐姐一直认为你还活着,不会死的,果然被我猜中”

  萧倩道:“姐,我也是这么想的,咱们没做过什么亏心事儿,那种厄运不会落到咱们头上的”

  张国纪在一旁老泪纵横,他不曾想到女儿们会大难不死,劫后余生,更不曾想到还能见到自己失散多年的两个女儿。他觉得对不起萧楚,可是为了朋友,为了一个“义”字不得不这么做,只在于女儿命大,在狼群中活了下来。这一切都是为了萧倩,为了海中廷。因为他们是忠良之后。由于自己的无能,偏偏把萧倩弄丢了,现在萧倩又意外地回来了,就在他身边。他不想再失去她,就是死也要死在一块儿。

  他抚摸着萧倩的头说道:“儿啊,这些年来爹做梦就梦见你,你都去哪儿了?怎么活过来的?”萧倩哀叹一声道:“爹!说来话长啊”

0

第一百一十二章 国嗣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