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晚明之文韬密旨>第一百一十八章 仗义回山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百一十八章 仗义回山

小说:晚明之文韬密旨 作者:暮耕 更新时间:2019/5/25 8:11:18

  当萧倩回想往事的时候,忽然听见有人的脚步声和说话声,而且不是一个人的。已近半夜,谁还进林子干什么?噢。她明白了,这肯定是千山寨派来追踪她的人,萧倩首先想到是躲起来,因为人比野兽还可怕。慌乱中萧倩找了一阵藏身之地没找着。而脚步声愈来愈近,萧倩急得团团转,这可咋办?情急下他不小心一脚踏进了厚厚的树叶堆把她整个人都埋了半截儿,对,就躲进树叶里,他一头扎了进去。又往身上楼盖了厚厚一层树叶儿。他静静地躺在那里,听着那渐渐靠近的脚步声,终于来到巨石旁停了下来。

  听起来是两个人,其中一个是粗嗓门儿,说道:“老佟,只能是这儿了”听声音很熟,就是想不起来了,不管咋说再听听。

  一个尖嗓门儿的说道:“就这儿怎么过一宿啊?”

  “将就点儿吧,这又不是你们家炕头儿”这些声音怎么就这么熟呢?噢,她想起来了,原来这两个人是田尔耕的手下荣宝和佟三,没想到田尔耕的人追到这儿来了。且听他们说些什么

  只听荣宝问道:“老佟,你今天看到什么了?”

  “没看到什么,却听到什么了”

  “听到什么了?你快说”

  “急什么呀”他停了片刻说道:“明天是清明节”

  荣宝一听便泻了气。说道:“我当听了什么稀奇事,清明节谁不知道,还用你说,只是你我都不能回家上坟了”

  “不稀奇?听说清明节是花千树的祭日”

  “祭日怎么了?和你我有关系吗?是不是你想打二斤酒拎着两包果子给他上坟啊?”

  佟三生气地道:“我给他上什么坟啊,不过有人要给他上坟了”

  “谁?”

  “你说还能有谁?是他老婆和女儿呗”

  “你说的是**罗和花玉簪?”

  “你说呢”

  荣宝挠了挠头说道:“算一算是到了,不过这是人之常情,没什么好奇怪的”

  佟三却神秘地说道:“是,没什么好奇怪的,都是人之常情,不过给咱们提供了一个绝好机会”

  “什么好机会?”

  “抓人的好机会”

  抓人?萧倩怀疑他们是不是要抓**罗和花玉簪?萧倩的怀疑一点儿没错,她们是想借上坟之机抓两位寨主

  荣宝道:“这不纯扯呢吗?这两个人那么好抓呀,去年咱们的二十好几位兄弟都被她们做了,人家走的时候留下了青罗帕和紫金簪,明告诉咱们这事儿是她们干的,你把人家咋地了?”

  “是不好抓,可是那二十好几个兄弟就白死了吗?”

  “那咱们有啥本钱和人家拼啊?加了外就咱四个”

  “有人帮助咱就好抓了”

  “就咱现在这个德行,还有谁能帮助咱啊?”

  “有,咱们在千山寨的卧底”

  “咱们的卧底?风筝?”

  “正是”

  “得了吧,她的本事我还不知道?不给咱添累赘就算烧高香了”

  “别那么小看人家,一个人有一个人的长处,有她帮助咱准成”

  “她能耍大刀啊还是能舞棍啊”

  “不要她耍大刀,也不需要她舞棍”

  “那要她干什么?”

  “要她一招灵”

  “一招灵?是什么意思?”

  “在她们祭品上做文章”

  “在酒和果子上?”

  “你也真够傻的,她们既不喝酒,也不吃果子能做了什么文章?”

  “噢,我明白了,也许在烧纸上”

  “明白了?那就好,这不是咱的事,是风筝的事,你我见机行事就是了”

  烧纸上?萧倩在树叶下听的真切,但是他想不明白,在烧纸上能做什么文章呢?他忽然想明白了。可是山寨上的卧底是谁呢?谁是风筝?他们为什么对千山寨下这么大的力气?其实也不难理解,田尔耕手下就剩下区区三个人,佟三、仇山、荣宝,其他二十几位兄弟全死死在了**罗、花玉簪的手下,可以说让人家给洗劫了,可是他们就不反省人家为什么洗劫他们,此前他们曾血洗过花家堡,杀死花家以花千树为首的二十三口人,**罗和女儿花玉簪因走亲戚侥幸躲过,他们的目的是劫财掠色,可是犯不着杀人家全家呀,为了伸冤,**罗带着幼女花玉簪和全堡的人抬着花千树等二十三口人的尸体告到峪东县衙。她满希望自己的冤屈能得到诏雪。当时任峪东县县令的许显纯接受了凶手的重金贿赂。反污**罗聚众滋事,图谋造反,将她们母女收监。当时**罗恨的不单单是杀他们全家的凶手,而是整个官府,因为她无处伸冤了。后来听说有人保她们母女出狱,是峪东县有名的阔少田尔耕,条件是出狱后让**罗给他做妾。**罗明白了,事情的前前后后都是他的阴谋。后来峪东县衙遭土匪武装的袭击**罗被匪首尹重山救出,**罗对朝廷彻底绝望。在尹重山的鼓动下,她们母女俩在千山寨落草为寇。**罗对尹重山是感恩的,后来听说尹重山手下姚水复办了一些损害千山寨的事一度使他们两家产生了信任危机。那就是姚水复在田尔耕更的蛊惑下,欺骗花玉簪来驼峰岭共商大计,花玉簪在盘蛇谷的索道上遭到了伏击吃了大亏。田尔耕把花玉簪劫到山上欲行非礼时母亲**罗及时赶到找尹重山要人,其实这是姚水复和田尔耕背地所为,尹重山并不知道。当尹重山得知此事严厉追问姚水复是怎么回事,姚水复不得不把事情的始末和盘托出,尹重山大怒决定警告姚水复,处死田尔耕,不料在处决田尔耕的前夜,他打死两名看守,神秘地逃出了驼峰岭。后来聂犀锋来了,总算说服他们两家摒弃前嫌、顾全大局遂促成了他们两家的联盟。但是这种联盟很脆弱,皆因田、姚二人的不轨行为造成的。潜伏在树叶下的萧倩很担心千山寨吃亏。

  只听荣宝说道:“佟三,如果风筝那儿出了问题,凭咱们四个能抓到他们吗?”

  “放心吧,风筝不敢出漏洞”

  “什么叫不敢”

  “因为她娘在田厂卫的手上”萧倩想到,原来这个风筝也是被胁迫的

  荣宝说道“我说的不是敢不敢,说的是一旦败漏了,咱们的计划是不是要泡汤啊?”

  “你以为咱厂卫傻呀,这一步他早想好了”

  “他想咋办?”

  “他派仇山到驼峰岭去了”

  “上那儿干什么?”

  “搬兵去了”

  “搬兵去了?人家能帮咱们吗?”

  “怎么不帮,咱厂卫和姚寨主最铁,前者千山寨因花玉簪一事和驼峰岭闹翻,现在要他们出人帮咱们报复千山寨,能不答应吗?”

  “可是我听说驼峰岭是尹寨主说了算”

  “背着他不就行了吗”

  “如果这次偷袭**罗母女成功不知怎么处置那母女俩”

  “还处置什么呀?厂卫的主意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尤其那个花玉簪出落得比她妈当年都水灵,她想占有花玉簪由来已久,上一次事情败露差一点儿被尹重山处死,如果没有姚寨主帮忙他能跑的出来吗?他岂肯甘心”

  “那可是仇人啊”

  “什么仇人啊友人锕,女人啊也就是那么一回事,生米做成了熟饭,她就没办法,认了“世上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厂卫大人非选一个仇人不可吗?”

  “以前我也是这么想的,可是根据后来事态的发展我才明白,厂卫要的不单单是这两个

  女人”

  “他还想要什么?”

  “而是整个千山寨”

  “噢,是啊,只要这两个女人顺了他,那千山寨还能是别人的吗?”

  “不止这些”

  “那还有什么?”

  “你想想,千山寨和驼峰岭的联盟会是个什么样子?”

  “那肯定是掰了”

  佟三摇摇头道:“不是掰了,而是合了”

  “他们之间有那么多的矛盾,怎么会合呢?”

  “因为那两个女人说了不算了,那两个山头的事儿谁说了算?”

  “噢,那就是田厂卫和姚寨主了,可是那个大寨主呢?”

  “哎,这几年姚寨主受够了他的气,讲什么道德呀,义气呀,山规呀等等,竟是那些没用的东西,姚寨主想把他废了”

  “你说的意思就是把他除了?”

  “那就看咱厂卫和姚寨主了,如果听话呢当个小头头什么地”

  “如果不听话呢?”

  “估计哪儿凉快哪儿去”

  “什么意思?”

  “祭山、喂狼、或者是做掉,什么可能都有,总而言之,不能让他活着”萧倩听着他们的话觉得很可怕。

  那个荣宝问道:“不知道咱厂卫心里咋想的,东一榔头西一棒子,也不知道干啥好了,忽然间咋又改道了呢?”

  “咋说改道了呢?”

  “药童的事没做完怎么又琢磨起这档子事呢?”

  “我估计魏公公在朝中已经坐稳,可能追剿药童的事不那么急了”

  “那这两个山寨的事儿就那么重?”

  “厂卫要拿两个山寨干什么用你知道吗?”

  “不就是当个山大王,干些抢钱截道的勾当吗?”

  “不错,免不了干那些勾当,要不山寨怎么活,不过这些都不是主要的,这两个山寨人加起来少说也有六七百号人,这两个地方都很险要,说不准将来魏公公用得着”

  萧倩听得真切,没想到魏进忠的手伸得这么长,他究竟要干什么?把事情的前后联系一下觉得后果非常严重,如不及时告诉**罗和尹重山,他们的阴谋很可能得逞。可是一想到回千山寨便没了勇气,千山寨的人怎么惩罚她她都认,关键是怎么面对她们,她们是那么真心待她,而自己却背叛她们。但是一味地碍于面子,不把实情告诉她们那自己更是错上加错将给两个山寨造成无法估量的损失,那叫六七百号兄弟姐妹的生命啊。可是自己连这片林子都走不出去,如何回山?佟三和荣宝的话越来也少,他们可能困了。不一刻便听见呼噜呼噜的酣睡声。萧倩悄悄拂开树叶看到这两个人睡的像死猪一样放下心来,自己不能悄悄溜走,先把这俩人干掉。她捡起两块石头,一块石头一个,让他们没有反抗的机会。如果只干掉一个,剩下一个同样不好办,必须快,但同时做掉两个是不可能的。必须的一先一后。萧倩把石头举过头顶照准佟三的人头,这个家伙奸滑、诡异,是凡田尔耕的鬼主意,馊主意都是他出的,先干掉他,可是她犹豫了,因为她还指望着他们两个带她出林子呢,但是不能等着他俩醒了之后她去求他们吧。那就得悄悄地跟着他们,可是跟近了会被发现,跟远了怕跟丢了她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更好的办法。大概离天亮不远了,再不想办法恐怕是来不及了,一旦这两个家伙醒了就会走掉的。偶尔那个荣宝翻了一下身子,抿了抿衣服又睡了也许是天冷,他把衣服裹得很紧。自打荣宝翻身以来就有一股香味儿扑鼻而来,这是什么味儿呢,萧倩想起来了,是女人的香纸味儿。萧倩闻了闻香味儿的源头是从荣宝处发出来的。他伸手摸了摸,发现从容抱怀里掉下来一整沓香纸,当这沓香纸被深深揣在怀里时,其香味儿并不明显,只有携带人自己能闻到了,而别人并不能察觉到,一旦散露于外便香气四溢气味儿是明显的。萧倩奇怪,荣宝身上怎么会有香纸呢?小小年纪的萧倩当然不懂,原来这荣宝经常出入烟花柳巷,特愿闻女人身上的香味儿,可是后来跟着田尔耕来到塞外那差事就苦了,玩儿女人就不那么随便啦,偶尔同僚们从外边抢来民女也要被大小头目先玩儿个够,轮到他这一层就和死的差不多了,等他玩儿完就是一俱死尸,打扫场地的活儿只能由他来干了。而这些民间女子大多都是初谙世事的少女,又打又闹,她们连活命都难,哪有钱买香纸熏身?只能哭哭啼啼任他们泄欲,对此荣宝感到乏味,他特怀念干这种勾当的风尘女子,连哄带摸,嬉笑调情,故意用身上的这股香气谜他,因此他在这些妓女处悄悄地偷了一沓香纸揣在怀里,抽空拿出来闻一闻,回味一下那种神荡心迷的生活。萧倩虽不懂这些可是这股香气却帮了她的大忙,怎么走出这片林子全靠它了。她从这沓香纸里抽出两张偷偷地掖在他外衣的腰带上。以免他醒来的时候把这沓香纸全部揣进怀里。现在她静静地躺在树叶里等着天亮,等着他们醒来之后给她带路。

  一丝晨曦照进了这片森林,新的一天开始了,佟三和荣宝终于醒了。

  佟三一醒便嚷嚷道:“什么味儿?女人味儿”

  荣宝道:“怎么,梦着女人了吧?”

  “不,是有一股味儿,一股女人的味儿”

  “什么呀,这儿哪来的女人啊?是香纸味儿”

  “是香纸味儿?哪儿来的?”

  “我身上的,咳呀,不小心它掉出来了”于是他把那沓香纸揣进怀里而后把披风披上,收拾停当。

  佟三说道:“走吧”

  荣宝跟着他上路了,问道:“咱们现在去哪儿?”

  “上厂卫那儿去,今天就是她们祭祀的日子,好好筹划筹划从哪儿下手“

  “那风筝哪儿联系过了?”

  “早就安排好了”

  走了一阵佟三问道:“荣宝,你的香纸收好了吗?”

  “收好了”

  “那怎么还有这么大的味儿呢?”

  “咳!有啥好奇怪的,它从我怀里掉出来,就是收起来了,味儿已经散出来了,当然味儿就大了”

  “不对,一定还有香纸还在外边”

  “我都收起来了怎么会在外边儿呢?”佟三检查了一遍,也没发现什么异常情况也就没查下去,萧倩悄悄地跟在后面。大约走了一个多时辰,终于走出了这片森林。萧倩骤觉心胸开阔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佟三和荣宝也许走累了,坐了下来准备休息。

  只听佟三说道:“荣宝,你这个香味儿怎么还这么浓,过了一个多时辰还这么熏人”

  “是啊,我也不知道咋回事”

  “你再找找看,身上其他地方有没有香纸漏在外面”荣宝上上下下查了个遍,没发现什么。佟三站起来也帮着查找也没找出来。

  佟三道:“你把披风解下来”

  荣宝顺从地解下披风也没发现什么。

  当佟三看到荣宝的后腰时才舒了一口气说道:“怪不得吗”

  荣宝不解问道:“怎么了?老佟”

  “敢情,这两页香纸竟掖在你后腰上了”随即把香纸抽下来递给荣宝。说道:“难怪,从外边看不出来,而香气随风四溢”

  荣宝很委屈地说道:“这我哪儿知道啊”

  “难道这香纸不是你自己掖的?”

  “我也记不清了是不是我自己掖的”

  “那香纸不是你自己掖的,怎么会跑到你后腰上呢?”

  “我也觉得纳闷儿,这怎么可能呢?”

  “平时你的香纸放在身上吗?”

  “不错,就放在身上”

  “都放在你身上什么地方?”

  “就放在内衣胸口处”

  “有没有放过别的什么地方?”

  荣宝肯定地说道:“没有,绝对没有”

  “有没有揣到内衣外的可能?”

  “不可能,只要我把外衣的腰带扎进紧,揣在内衣里的东西是不会漏掉的”

  佟三寻思了片刻说道:“那么,只有一种可能”

  “什么可能?”

  “这是有人给你掖得,这个人在咱俩说话的时候就藏在附近”

  “怎么可能,谁有闲工夫跑到深山密林里专门偷听咱俩聊天”

  “荣宝,如果咱俩的话叫人偷听了,那田厂卫的计划全暴露,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荣宝倒觉得这个老佟未免神经过敏,不就是香纸这么点儿事吗?也许揣蹭了,或者马虎了,这都有可能,至于这么叫真吗?

  “这事马虎不得。上一次在萧家峪被人家洗劫,就因马虎造成的,如果有厂卫和我在场,不会吃那么大的亏”

  “那你想咋办?”

  “原路返回”

  “原路返回?”荣宝很不情愿,说道:“好不容易走出这么长一段路,还要回去,你也真拿咱俩的两条腿不值钱啊”

  “荣宝啊,小心驶得万年船,辛苦点儿,没什么,乱子可别出在咱俩身上”

  “即便算有人偷听,没逮着人家能怎么着?”

  “我的意思是回去看看,如果没人偷听那不更好吗?”

  “如果有人偷听,你还有啥法子?”

  “那就告诉田厂卫取消今天的行动”他们二人原路返回。

  萧倩躲在乱草丛中回想着自己离开那块巨石和树叶堆时的情景,觉得自己把树叶原样扑拉好了,估计没什么破绽,现在他们回去印证去了,回山寨报信去,免得误事。佟三和荣宝回去了,发现他们睡觉时压倒的草还未动,脚下的树叶还是原来的样子。继而他们还扩充范围。在方圆十几丈范围内查找也没发现什么,

  荣宝道:“老佟,就差掘地三尺了,你还不放心吗?”

  佟三道:“放心了,放心了,不过小心没错”

0

第一百一十八章 仗义回山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