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晚明之文韬密旨>第一百三十章 新帝登基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百三十章 新帝登基

小说:晚明之文韬密旨 作者:暮耕 更新时间:2019/9/7 8:18:06

天启七年八月二十四日新帝朱由检举行登基大典,英国公张维贤抵信王府迎接新君继位。信王府到皇宫道路两侧旌旗蔽日,刀枪林立。说这是东厂派出的卫队在保卫新君继位。这样的话能有几分的可信度?经过几年的阉党祸乱皇宫卫队几经解体名存实亡。现在保卫皇宫的都是东厂卫队了。由检心里明白。他继任这个皇位是危险的,这无疑触动了客魏的敏感神经他知道三位皇叔为什么外徙?他那白痴哥哥不知道,由检是心知肚明的。魏进忠视他为眼中钉肉中刺,欲除之而后快,由于他的出现打乱了他们的计划。他也知道魏阉为什么不敢公开害他?只因先皇有旨。但是实施暗杀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的。谁知道这些侍卫中那一位是刺客?打坐上这副銮驾心就纠结在一起,两手攥住衣角都攥出了汗。只听英国公张维贤在銮驾外喊着:“我主别怕,有老臣在为您护驾”张维贤身手再好,毕竟上了岁数。如真有刺客恐怕是凶多吉少。萧楚隐在人群中跟在銮驾后面,注视着周围的一切。刺客在暗处。所以自己不便在明处。周围的一切似乎还有秩序,不知是谁把一张纸条儿挨近张维贤时塞进他的手里,似乎是不经意间,张维贤立刻会意,迅速把纸条儿递给了銮驾内的由检,由检打开一看纸条儿上只有两个字。“仰卧”由检不知道这两个字是什么意思,但是纸条上既然有仰卧两个字就按纸条上写的去做吧,当他刚刚半躺下,就听到“嗖”的一声,一道寒光紧擦着他的鼻子尖而过。把锦围穿了一个洞,萧楚知道发生了情况。她判断着发镖的方位,就听那种声音又一次出现,他豁出身家性命扑到銮驾旁,可是镖已疾射而至,直射面目。萧楚身手再好想施展钢爪也来不及了,她只好张开嘴巴一下子把它叼住,可是紧接着第三支镖应声而到。萧楚伸出钢爪一下子捏住,双指一翻,标尖立刻倒转,萧楚手腕子一抖疾射而出,只听一声惨嚎,发现一个蒙面汉子到在人群中。人群呼啦一声散开,都知道出人命了,萧楚撩开蒙面人的面纱,不认识,还尚有气息,这只镖射中了他的咽喉,但不至于毙命。

好些人在喊:“打死他!打死他”

萧楚去劝说他们,正在此时,只听身后又一声惨嚎,那个汉子咽喉上的镖已经没柄,是他自己弄得还是别人弄得,不知道,反正他死了。这是个重要的线索,但是断了。

只听张维贤在喊:“陛下!陛下!”

朱由检道:“朕在这儿呐”

只见张维贤急得满头大汗,一看到皇上无恙,便说道:“没事儿了。没事儿了”

朱由检的心蹦蹦乱跳,好险啊,如果不是那张纸条提醒他,那只镖肯定穿透他的咽喉。当銮驾和贴身卫队行进到离皇宫约半里许。道路两侧的人开始多了起来,好多百姓出于好奇想一睹新君圣颜不顾卫队的阻拦,涌向銮驾。这怪不了前沿的百姓,后边好多人起哄似的往前挤,他们不由自主地被挤向前沿。张维贤手握宝剑驱赶人群,却无济于事,把卫队和銮驾挤在核心。熹宗看到这个场面,面无血色,是不是有人要搞乱局势,混水摸鱼呀?张维贤坚持不离开銮驾,可是力不从心,正当他声嘶力竭地喊着“陛下!陛下!”的时候,有一只毛茸茸的大手手持一柄雪亮的鬼头钢刀劈开銮驾,砍向由检。由检吓得蜷作一团摊在銮驾一角此时却听到“妈呀”一声,这只毛茸茸的大手像是被摘下的大冬瓜,“咕咚”一声掉在由检面前,仍握着那柄雪亮的鬼头钢刀还在滋滋淌血,由检一看到这个场面吓得魂不附体。而这只血手的主人却不知去向。见出事了,人们开始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都纷纷后撤,想离开这是非之地,然而后面的人像海潮一样向他们涌来。已经没有秩序了,出现了踩踏事件,有哭爹的,有喊娘的。等事情稳定下来,有两个人始终没离开銮驾。一个是张维贤。一个是萧楚。

由检看皇嫂也救驾来了,很是感动。说道:“皇嫂,怎么——————”

萧楚道:“我不是您的皇嫂,我奉姐姐的命令来保驾来了”

“你姐姐?”

“是的,我姐姐叫张嫣”由检明白了,是自己弄错了,他曾听说过中秋一案,只因这姐俩长得太像了,所以酿就了那次冤案。

只听萧楚说道:“我发现这里人堆成一堆来回拥挤,我寻思着是不是有人要借机闹事啊?果不出所料,当銮驾行至人群时有人故意拥挤涌向銮驾,不好,有人要闹事,只是不知道怎么防备,正当我犹豫的时候发现这个蟊贼劈开銮驾,要害皇上,我知道大事不好,最快的办法就是解决掉这只手,于是我把它坳断了,不过没关系,人在这里带回去一审便知。是谁指使他干的”张维贤来到这个蟊贼面前,发现他躺在地上眼睛闭着一声不响,一只被拗断的臂膀还泡在血泊里。

萧楚踢了一脚,喝道:“起来,说,谁派你来的?”

这个人一动不动。

萧楚又踢了一脚说道:“装死啊,装死也脱不过去”

那人还是一动不动,

张维贤试了试他的鼻息,摇头道:“不行了,死了”

原来这个家伙被拗断手臂以后疼痛难忍,满地打滚儿,恰好人们纷纷逃离现场,竟被人们踩踏而死。

萧楚非常愤恨,说道:“活该,该死”

张维贤却非常惋惜,说道:“如果这个家伙活着便可审出幕后指使,现在连个活口都没留下”

由于张维贤和萧楚的护驾,一路上再也没出现袭击皇上的事件,自然由检安全进宫。这一路上的伏击使由检胆战心惊,身心疲惫。但是他还得继续保持警惕,因为宫里到处是魏进忠的人,只有皇嫂才是他信得过的人,她给他的第一句祝词是忠告“不要吃宫里的东西”其实他早已准备好了,随身带着从家里带来的干粮,藏在衣袖里。

登基这一天,他收到了一份文书,上面有拟好的四个年号,供他选择。兴福、咸嘉、乾圣、崇祯,他选择了最后一个,自此人们称他为崇祯皇帝。崇祯皇帝登基的第一个夜晚是这么渡过的。一夜未睡,点着蜡烛,一直坐到天亮,为什么?倒不是因为兴奋,而是因为恐惧。进宫路上的伏击已使他心惊胆战,这种危险不能因他进宫坐了皇位而消失。他们随时随地有可能干掉他,因为这皇宫里是魏阉的天下,崇祯是陌生人。他坐了不应该坐的位置。除了皇嫂,这里他没有朋友,没有知己,任何一个人都可能是谋杀者。宫殿里的每一个角落都不是安全的,所以他不敢睡。他忽然召来一个太监让他传达他的命令。让所有的太监和侍卫都到大殿上来,说是皇上要赐宴。即使有谋杀者,不可能全是,就算他们全是魏进忠的人在短时间内不可能达成共识,谋杀皇上。而特别安排的刺客在众目睽睽下行刺皇上也是不大可能的,所以崇祯觉得相对安全些。天亮了,这一夜总算过去了,事实证明他还是安全的。

第二天,张嫣宴请崇祯,这是皇嫂为他接风。崇祯进宫以来吃着自家的甘麦饼,忐忑不安地过了这一夜,他太需要皇嫂为他准备的这个圣宴了,见张嫣情她他欣然赴约。他对皇嫂是信任的,如果没有皇嫂的保驾他这个信王是登不上这个皇位的。席间张嫣起身为他煲汤。崇祯觉得太烦劳皇嫂了,把御厨叫来不就行了吗?

张嫣却道:“为皇上煲汤非我主厨不可”

这碗汤的名字也很特别,叫做“田鸡醒人汤”而这碗烫在御膳房的食谱上从未见过,也许皇嫂特意命名的,据说无论多醉的人只要喝了这碗汤,便醉意顿消。火还没点,张嫣便把半盆清水倒入锅里,随即把一只青蛙也放了进去,青蛙见水当然快活,自由自在地游了起来,张嫣便命人烧火,起初青蛙并没有觉察出水温有什么变化,还在锅里游玩,随着火势的赠大水温开始上升,青蛙仍没有觉察出来。因为它是冷血动物,它的体温随着环境的温度上升而上升,它适应了这个水温,当水温升至人体不适的时候,青蛙仍在水里游玩,因为它喜欢水。当水温升至沸腾状态了。青蛙方觉难以适应,它要逃命,但为时已晚,因为它的四肢已近半熟状态,已经失去了窜蹦跳跃的功能,最后死在锅里。

崇祯接过这碗汤说道:“谢谢皇嫂为朕煲汤,朕牢记这碗汤的实际意义”

张嫣会意地笑了

魏金忠派人于半路伏击崇祯,没有得逞,很遗憾,觉得这个崇祯也真难除,如果不杀人灭口,自己很可能暴露出来了。现在他已经登基,地位也牢固了,如果现在还想暗杀他冒的风险也太大了,那是不明智的,倒不如现在开始见风使舵,把他拉过来为我所用。于是他改变了主意。开始巴结崇祯,就像当年巴结熹宗一样。他给崇祯送去了一份厚礼,四个漂亮的女人,魏进忠发现,崇祯这个人不拘小节,衣冠不整,像他哥哥一样好对付。同是光宗的龙种,差不哪儿去,都是个傻种。熹宗让他玩儿了一辈子,最终让他玩儿到死,看来熹宗这个弟弟也将被他玩儿一辈子,他自信他这一辈子就是玩儿龙种的人。其实他看走眼了,真正的崇祯是敏感、镇定、冷静、聪明。这四个女人崇祯根本就没动,并且搜出来她们藏在腰带里的迷魂香。据说男人接触到这类迷魂香后,性欲大增,生活开始放荡。想当年郑贵妃就用这种法子弄死了光宗。可是,他没有像他给爹那样上当,女人这个东西,不宜贪多,生活要有节制,他对这四个女人进行了冷处理。这一招没奏效,魏进忠很懊丧,他搞不懂了。在他认为政治上昏庸、生活上奢靡、工作上懒惰,几乎是明朝皇帝的通病,神宗、光宗、熹宗无一不是,难道这个崇祯就例外?如果真是这样,这个人就很难控制了。以目前魏进忠在京城的实力要搞掉崇祯是容易的,他决定反击,但是反击之前有些情况需要验证一下,如果崇祯不是他想象的那样,是个听话的皇帝,何必大动干戈呢。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想,他决定去试试崇祯,天启七年九月初一,魏进忠上疏提出辞职,回家养老。如果崇祯果真是他的敌人,绝不会放弃这次机会的,崇祯明白,这是魏阉的意向侦查,如果被他侦知自己的真正意图,他便会马上把自己撕的粉碎。他看看自己这边,除了皇上这个称号外也就是皇嫂,除此没有亲信、没有朋友、没有至交。满朝都是魏阉的人,和他斗,不能急,需慢慢的来,他现在需要做的就是给魏阉交个底儿,皇上信任他,依赖他。这是给魏金忠一个错觉,好让他安静下来,就在当天崇祯给了魏金忠回复“公公的辞职,朕绝不同意”并且告诉了他拒绝的理由“先帝驾崩前曾留下遗言“要想江山稳固,长治久安,必须信任两个人,一个是皇后张嫣,一个是上公魏进忠”接着崇祯又说道:“先帝已崩,朝中挽救社稷于危难得已无几人,难道魏卿也要舍朕而去吗?”魏金忠听了非常感动,他觉得崇祯这个人坦诚、友善,是个信得过的皇上。这样听话的皇上,我为什么要干掉他?其实崇祯从骨子里认识到魏进忠是个什么东西,卖掉自己的女儿、抢朋友的老婆、杀死自己的恩人、往人的头骨里钉钉子,什么坏事他干不出来?可是眼下必须冷静下来,否则被干掉的是自己。

天启七年九月初三,客氏提出了辞呈,其实她并不想走,熬了这些年熬到了这个份儿上已经很不容易了,但是总的做做样子吧?前些日子,魏进忠曾探过路子,估计崇祯不会同意的。可是出乎她的预料,她得到的答复是“同意”,客、魏二人的神经又不得不敏感起来。魏进忠划魂儿,不同意我辞职为什么同意夫人呢?然而崇祯表现得很无辜“客氏是奶妈,是先皇的奶妈。而不是朕的奶妈,朕也用不着她,这里已经没有他的工作,走也是很正常的事情,辞呈是她自己呈上来的,我又没有赶她走,说同意她走了,我是皇上也不能出尔反尔吧?,但是走了就别回来了”其实她早该走了,熹宗辍乳他就该走了,可是熹宗恋着她,她就趁机留了下来,熹宗继位,她被封为奉圣夫人,其地位更是板上钉钉,一直赖在宫里到现在,多呆了十多年,现在走也是顺理成章的事。在宫里混了二十多年的客大妈不得不走了,她穿着丧服离开了皇宫。临走她烧掉了熹宗的胎发和指甲,以示对熹宗的怀念。客氏走了,不免引起了魏姘头的恐慌。他觉得皇上是不是要动手了?不过还不算晚,以自己现在的实力还有反击的机会。可是在反击前必须判断出皇上的真实意图。如果他没有动自己的意图,我为什么还要和皇上翻脸呢?他找到了王体乾说出了自己的意图,一开始王体乾并不愿意。这毕竟是为别人探路子而牺牲自己,但魏阉的话是严厉的却是客观的,王体乾能从一个小小的宫人升至司礼监掌印太监确实因魏阉给罩着。如果没有魏公公就没有王体乾的今天。最后王体乾尽管不愿意,但又不得不屈从。王体乾向崇祯提出了辞呈,

崇祯问道:“你为什么要提出辞职?”

王体乾笑了,笑得很诡秘,说道:“这是魏公公的意思”

崇祯也笑了,说道:“你是司礼总监,这个位置很重要,朕信任你。继续干吧”王体乾要走,崇祯道:“站住”

“陛下还有什么吩咐?”

“不要耍滑,朕也知道你的意思”

“圣上英明”

“以后有什么事,多替朕留点儿心,但嘴要严,对谁都不能说,朕不会亏待你”

王体乾谢恩走了。

崇祯冷笑道:“一群阉竖,想玩儿朕,活腻了”

魏进忠听到崇祯拒绝王体乾辞职的消息放下心来,王体乾是他的死党,既然不同意他辞职,皇上不打算动手。客氏被赶走很可能是个误会,她也的确没留下来的理由。崇祯也真的不需要她了。魏进忠放弃了谋逆行动。

0

第一百三十章 新帝登基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