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晚明之文韬密旨>第一百二十八章 西苑之行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百二十八章 西苑之行

小说:晚明之文韬密旨 作者:暮耕 更新时间:2019/9/16 10:03:50

一日,熹宗偕客氏邀熹宗到西苑泛舟,熹宗本不愿去,因为他做的大小宫殿还没打磨上漆。有好几道工序等着他去做呢,他的兴致在这里,魏进忠善于揣摩皇上的心思。

便游说道:“陛下,臣发现西苑湖中有一处佳境煞是好看,如在其间建造一些亭台楼阁更增添其中的意趣儿,陛下可否前去看看”

一听说建造亭台楼阁,熹宗马上来了兴致。

问道:“果真有此佳境?”

“如无此佳境,臣岂敢邀请陛下?”

“那好,带朕前去看看”

他们带着随从来到西苑,作为皇家园林,是专供皇帝游玩儿行乐之处,所以处处是景,魏阉所说有一处佳境其实到处都有,魏阉只是想把皇上诓到西苑罢了。他们乘坐的是一艘画舫,非常豪华,当他一登上画舫船上已经摆上了宴席。

熹宗问道:“佳境何处?”其实熹宗的兴致不在宴席上。

魏进忠忙道:“陛下,莫急,您先稳坐龙席,喝美酒赏佳境岂不更美?”

客、魏轮番把盏,力劝熹宗喝酒,未经几轮熹宗便喝高了,也不冷静了,愿意听别人的恭维了,什么尧舜转世了,千古一帝呀等誉美之词充斥于席间,捧得熹宗神魂颠倒,已辩不清东南西北了,但是他仍没有忘记魏阉所说的那一处佳境。

问魏进忠道:“佳境在何处?”

魏阉便随手指了指湖心,说道:“陛下,看见没,那处便是”

熹宗沿着魏阉手指的方向望去,确有一去处,是一座湖心岛。那一天天降浓雾如给小岛披上了一层薄纱,因此,只能看个大概轮廓。似乎岛上草木繁盛,林木郁郁葱葱,隐约的小岛轮廓倒映在水中更加深了该岛的神秘感。熹宗被景所动,决定改乘小舟一探究竟。

魏阉道:“陛下,船小,容不下几个人”

熹宗道:“魏公公,那你就别去了,我带上两个小斯去就行了”

熹宗的话正中魏阉的下怀,他要的就是这句话,出了事儿就怨不得别人,于是熹宗在两个小太监的陪同下下了小舟,两个小太监一前一后,划着桨驶向小岛。魏金忠发现熹宗下了小船,离开了画舫。便马上暗遣两名壮士各带破船工具从画舫的另一侧潜入水底。熹宗的船出去好远了,魏进忠还在喊:“皇上,要小心,保重龙体呀,恕老臣不能陪同了”熹宗的小船恰好划到湖心,离小岛尚远,不知怎的,发现船舱进水了,经仔细一查,船底出现了一道裂缝。汹涌的湖水如泉涌,涌进船舱,小船渐渐下沉,熹宗忙命小太监往外舀水。可是小船上没有舀子,即便有也来不及了,这三个人都是外行不知怎么办才好。小太监门还年轻,没遇过事儿,遇到事儿了别说保驾,还得靠憙宗拿章程。熹宗陡遇这种情况也蒙了,最后还是他出了个左招儿,把船倾斜过来往外倒水,这一倾不要紧,整个船体扣了过来,两个小太监被扣在下面,熹宗虽未被扣住,但是他是事事都靠别人的人,他本身又不会游泳,再加上酒也喝多了,自身身体又不能自持,陡遇这种突发情况,竟手足无措忙喊“救命”,他仅仅喊出了这么一句,手足扑腾的不得要领,人便沉了下去“咕咚、咕咚”灌了好几口湖水,灌得头昏眼花。客魏的画舫此时已相去甚远,无意来救他,他们在画舫上看得真切,熹宗确实落水了,淹的怎样了?客、魏不甚清楚。

客氏道:“怎样?是不是到时候了?”

魏进忠道:“哪能这么快呢?,再等等”

不料,小岛深处驶过来一条小船,一直划到翻船现场,他们似乎在捞什么

魏进忠道:“不好,有人救这个呆子来了”

他立即命画舫转舵,目标翻船。画舫是游船,速度不快,待他们赶到现场时方才那条小船已经离开有时。他们掀开小船船体却发现两个小太监的尸体漂浮在水面上,由于救不及时溺水而亡,却没发现熹宗的尸体。没发现他的尸体就不能说明他已经死了,说不准他还活着,那肯定被那只小船救走了,就算死了,那尸体肯定在这条船上。那这条船是谁的呢?天下是魏公公的天下,谁胆敢背着魏公公干这种险事呢?现在就有一个人胆敢这么做,谁?皇后。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把小岛包围起来,连个鸟都不能让它飞走一个。就算你把熹宗抢到手了又能如何?我断不能让他活过今天。魏进忠包围了小岛,在全岛展开了搜捕,每一棵树,每丛草,每块石头都搜了个遍,结果,连一个人影都没搜到。明明看见小船驶向小岛,可是搜遍了全岛,却一无所获,难道他们上天了?他们没有上天,一个小太监倒是发现了端倪。

他指着对岸的芦苇丛说道:“上公,你看,那不是一条小船吗?”

魏阉顺着小太监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对岸芦苇丛中露出船尾一角,原来这条小船果然是张嫣的,只怪他忙中疏忽,没有藏好,被魏阉发现。

张嫣何以能及时赶到现场的呢?那一天,张嫣正和萧倩商议如何整肃宫纪问题,忽然从窗外抛进来一个儿纸团儿。张嫣很奇怪,她展开小纸团儿一看,吓得她浑身筛糠,上面有八个字,是什么内容呢?其内容是“西苑火急,皇上危险”这是谁给的纸团儿呢?,出外一看没发现任何人,张嫣没时间研究纸团儿是谁给的,他急得是纸团儿上说的事儿。难道皇上去西苑了?为什么不告诉我呢?她向那些宫女们打听才知道。皇上确实应客、魏之邀去了西苑一听说客、魏张嫣更急了,应他们之邀,而且还是泛舟,断无好事。纸团上说是急事儿,说明事情已经很严峻。张嫣和萧倩来不及招呼其他人,只她们两个人匆匆忙忙来到西苑。发现西苑湖面上影影绰绰有一条游船,从游船上下来三个人到小船上向湖心岛驶来。张嫣她们驾一小舟来到小岛上潜伏下来。果不出所料,那个小船不知什么原因渐渐下沉,忙坏了船上的三个人,他们在自救,但是救得不得要领,落个船翻人淹,不能见死不救吧?当他们赶到现场的时候,已经是船底朝天,两个小太监被扣在船身下面,以他们俩人的能力无法施救。船身外面果然是熹宗。他喝了一肚子水翻上浮下,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了。她们姐俩把熹宗拖到自己的船上

萧倩道:“姐,咱们先上岛,对皇上进行抢救,等游船来了再送回宫里”

张嫣严肃地摇摇头道:“你以为游船来了能救他吗?他们来了更危险,你看他们来了”

果然游船调转船头向出事地点驶来。

萧倩道:“皇上有难,难道他们敢不来救援?”

张嫣道:“那要看什么时候,现在东林党瓦解,阉党再无对手,客、魏权倾朝野,什么事都能做的出来,还是防着点儿好”

“要不咱们先上岛,等待援兵”

“不行,上岛无异于划地为牢,区区巴掌大的地方,让人一搜一个准儿,此刻咱俩还有援兵吗?咱们还是弃岛上岸吧!”

“可是,在这平静的湖面上,咱们弃舟上岸人家能不发现吗?”

“不会的,至少暂时不会”

“为什么?”

“咱们在小岛的背面,小岛可以挡住他们的视线,只要咱们潜在小岛的背面行驶,他们暂时是不会发现的。我之所以擦岛而过,就是给他们造成一种上岛的假象,让他们在小岛上花费时间,趁此机会我们好想辙”

“这和上岛有什么区别?”

“上岸地域宽阔,地势复杂,道路迂回从横,咱们可好找个隐秘的地方藏起来”

于是他们没有上岛,而是潜行在小岛背面的湖面上,靠岸弃舟登岸。当他们回首看那小岛时,已被重兵包围,阉党在岛上大肆搜捕。张嫣和萧倩奋力地抬着熹宗,在这园林里转悠,跑是来不及了,只有藏还算来得及。可是藏在这里觉得不妥,藏在哪里觉得不安全。眼见小岛上的搜查已近尾声,还听到了那个小太监发现这里有船的声音,他们不做决定是不行了。正当他们苦于入地无门的时候,张嫣忽然发现在一个假山脚下有一个洞窟。

张嫣道:“好赖就这儿了,就看咱仨的运气了”她们把熹宗抬进洞里,这三个人已经占满了洞口,忽然发现有一只毛绒绒的东西“噌”的一声从熹宗身上窜过。张嫣手快,一把将它摁住

萧倩道:“姐,都这个时候了,你抓它干什么?”

“不要说话,它是咱的护身符”

萧倩不明白,摇了摇头说道:“我姐可真有闲心思”

客、魏的人上了岸,他们四处搜查。

只听魏阉道:“真他妈邪门儿了,难道他们地遁了不成?”

客氏道:“她哪有那个本事?”

“这个呆子,还真有人救他,他们躲在哪儿呢?”

“西苑就这么大,你在四周派兵守住了,他们还往哪儿跑?”他们把西苑弄得鸡飞狗跳扑棱棱,一群水鸟被撩起,惊恐地飞向高空,蹭蹭蹭,两只野兔从草丛中窜出,逃向远方——————。

忽然有人来报:“报,上公,这儿有个大洞”

魏进忠来到洞口,看了看悄声说道:“真是老天有眼,我料你也跑不出我的手心”便大声喊道:“陛下,出来吧,老臣接您来了”

洞里却鸦雀无声,他忙命人下去看看。可是阉党这伙人都和那个高第差不多。平时整人很有两把刷子,轮到玩儿命都往回缩,你推我我推你,谁也不肯下去,最后轮到最熊的那一个,这位兄弟平时被人踩吧惯了,谁都拿他开涮,你不下,我不下,只有他下了。他的胆儿也不大,他担心洞里有野物,尤其是蛇,大蟒蛇,一旦叫他缠住,那他就没命了。他先用刀捅,用长抢扎,许显纯看着不顺眼,一脚把他踹进洞里。忽然“噌”的一声窜出个黑茸茸的东西跑进草丛,个头还不小,可能是一只狐狸。吓得这位兄弟“妈呀”一声奋力往外爬,其他的人早已躲得远远的,唯恐伤着自己。王体乾过来和魏进忠说道:“上公,洞里有野物,还能有人吗?”按常理这句话是有道理的,人和野兽不可能同居一穴,可是这一次却例外,当许显纯往洞里踹那个兄弟时,张嫣及时放出了那只狐狸。狐狸得救,自然玩儿命地奔逃。吓的那位兄弟不顾一切地往外爬,根本没注意洞里有什么,魏金忠信了王体乾的话。不过他还是不甘心,估计人没跑出西苑,可是这个西苑翻了个底朝天却没翻出什么东西来,要不找的路子不对?不能把时间耗在这儿,再到其他意想不到的地方看看。不过西苑的包围圈不能撤,继续监视。张嫣和萧倩见西苑的包围圈没撤,不敢出来,可是熹宗还在危险中,他还没醒,不能耽误太久。她们决心把熹宗往里送一送隐藏起来,他们好偷偷地溜出去告诉那些忠于皇上的人前来救驾。她们把熹宗往里挪动的时候,发现这个洞越来越深,越来越宽绰。最后能直起腰走路,姐俩抬着熹宗摸索着前进。她们认为越往里越安全,总比被魏阉逮着一刀一个强,她们走了好大一阵,突然碰壁了。说明再往前就没有路了。这可怎么办?往回走他们不甘心,走了这么长的路再往回走心理上很难接受,可是眼下不出去是不行的。让人知道皇上在这儿。但是出去很可能被抓住,那这个密道就不秘密了,皇上也就不安全了。很可能闷死在这里,没法和外界沟通。

正当她们苦无良策的时候,张嫣突然叫道:“萧倩,你看那是什么?”

萧倩说道:“那是一条线”

张嫣寻思,在黑暗的密道里。什么都看不见,怎么这条线居然让他发现了呢?她伸手去摸却摸不着,她明白了,这是一条光线,正在她们头顶上方。她用手捋那光鲜的源头,却摸到了一块木板,而这缕光线正是这块木板板缝中挤进来的,太不容易了。这是密道的出口,而这木版是出口的盖儿,如果这盖儿上没放置东西是应该推的开的。张嫣试着用力推了一把竟然把这块木板顶开了,密道里立马灌进了一股新鲜空气,一扫潮湿发霉的气味儿,她们抬起熹宗送出洞口。熹宗“哇”得一声吐出足有半脸盆子的黄水,几乎要把五脏都要吐出来了。原来他们将熹宗送出洞口的时候头朝下,脚朝上,像是在控水,竟这么一折腾,熹宗那灌满湖水的胃,一收一缩,终于控制不住,把所喝的全吐了出来,此时的熹宗仍昏昏沉沉。张嫣和萧倩觉得并不轻松,他们只暂时脱离了客、魏的魔掌,但是还没有脱离危险。这是什么地方?这是一座不起眼儿的建筑。其间住着几位老年宫女。她们在宫里干了一辈子,老来无用,家里又无亲人。她们便肯请皇上在宫外辟一去处,供她们居住,以安度晚年,从永乐年间始那些失业的老年宫女一代接一代到这里为生,一直延续至今。她们在这里吃斋念佛以求心灵的净化,对生活并无奢求。离开了宫廷里的争斗,她们的生活过得到挺安详,所以这里叫安乐堂。这个密道因何直通这个安乐堂呢?它是干什么用的呢?说起这个密道,她曾救助过一对母子,拯救过一代君王,挽救过一代王朝。其间充满了血和泪的传奇。

当年宪宗皇帝朱见深由于土木堡之变使他的身份从峰顶落到谷底,使他认识到人心之叵测,事态之炎凉,从大臣到皇后、嫔妃、太监没有一个是靠得住的。唯有这位姓万的宫女才是他的唯一依靠。无论是他得势还是失势,她始终陪伴他左右。所以他登上皇位以后没有忘记她,虽然万宫女长他十九岁,他依然封她为妃,就是后来的万贵妃。她虽说是贵妃。实则是后宫的实际统治者。当年的吴小姐只当了一个月的皇后,因触怒了万贵妃就被宪宗废掉。后继者王皇后为了保住后位,也不得不巴结这位握有实权的万贵妃。后来万贵妃给宪宗生了个儿子,其地位更是钉上加卯儿。可是好景不长,第二年这位皇子便夭折了。而这一年万贵妃已经三十九岁了。过了生育年龄,朱见深年仅二十一岁,生育年龄正当鼎盛。却与儿女无缘,而那些后宫宫女们正当妙龄,难道她们生不出孩子吗?不是生不出来。有了孩子也不能生,只能被逼堕胎,这个万老妪占着窝不下蛋,还不许别人下,这岂止苦了宪宗一个人啊?很可能苦了大明一代江山。估计朱见深还没到断子绝孙的时候,弄好了还是有机会的。一日宪宗皇帝到内藏库(也就是皇上放私房钱的地方)视察,发现管理仓库的小姑娘很可爱,虽没有过人的容貌,可是她有她的独特气质。她姓纪,她虽然和皇上初次见面,他没有激动,没有羞涩,问什么答什么,不多说一句话,不多提一个问题。他随和、友善、平淡。宪宗喜欢上了这位姑娘,因为他是皇帝,就直接临幸了她。然而纪姑娘没向宪宗要求什么,临幸就临幸了,因为他是皇上,是做主子的权力。因为她是战俘,不杀她已经是格外开嗯啦,她还能有什么奢求呢?宪宗提裤子走人,完全不顾纪姑娘的死活。不久,纪姑娘怀孕了。她怀孕了说明她的处境已经非常危险了。为保住自己的孩子,她多方隐瞒,她祈祷着老天可怜可怜她,能让她平安地把孩子生下来,可是纪姑娘怀孕的消息还是让万贵妃知道了。她命亲信去堕掉纪姑娘的孩子。当这位亲信走进纪姑娘那简陋的住所,看着纪姑娘大腹便便慌神无助的样子,她没有说话,她也没做活。她走了。

她给万贵妃的答复是:“她身体有病,没有怀孕”

不久纪姑娘生下了一个男孩儿,她欣喜地看着自己的亲骨肉,她紧紧地抱着他。因为她是个母亲了。她没有父母了,也没有兄弟姐妹了,因为他们在两广平叛中战死了。而她现在唯一拥有的就是这条弱小生命,这是她生命的全部。然而这条小生命的存在仍被万贵妃知道了,她妒火中烧。

下达了命令:“溺死这个孩子”

执行这道命令的人叫张敏,是一名普通的宦官。以前他根本不认识这位纪姑娘。他来到纪姑娘的住处,看见了纪姑娘和在她怀里正吃奶的孩子,这母子俩将是个什么样的命运,他心里明白,那个证吃奶的孩子将通过他的手消失于另一个世界,这是多么残酷的现实啊,他犹豫了。纪姑娘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她知道将要发生什么,她没有惊慌、没有反抗。只有无奈的悲哀。

她从容地说道:“做你该做的事情吧!”张敏迈着沉重的步伐缓缓地走过去,小心翼翼地接过孩子,但是他没有溺死他。

而是说道:“孩子在这里不安全,还是交给我吧,等过段时间你再去看他”纪姑娘看着自己的孩子被一个陌生人抱走,她不知道这个人的话可靠不可靠,她唯一能做的是靠时间来验证它。后来的事实表明,陌生人的话是靠的住的。

纪姑娘看孩子公开去是不行的,容易被人发现。张敏和那些下层太监、宫女们,白天要侍候主子,晚上主人安歇了,才偷偷跑出来用不到半年的时间硬是挖通了从西苑到安乐堂的密道,纪姑娘感谢这些人做出的牺牲,她通过这生命的密道不止一次地到安乐堂看孩子,看着他一天天长大,孩子一直长到五岁,大家共同守住了这个秘密。一直到有一天,皇上知道了。皇上的母亲周太后知道了,这个孩子才得以安全,因为只有这两个人才能有能力保护他,

正如周太后所说:“把孩子交给我,看谁敢捅他一根手指头”

孩子见到了父亲,见到了奶奶,他安全了,万贵妃奈何不了他了。可是孩子的母亲纪姑娘这个弱小的女子终没有逃脱万贵妃的迫害,在他的住处离奇地死去。随着她的死去,这条密道也渐渐被人遗忘最终被历史的尘埃所掩埋,这便是这条密道的来由。但是正是这条密道给了张嫣和熹宗他们逃生的机会。熹宗被送出了密道仍处在昏迷状态,他的身体太弱了,张嫣知道安乐堂虽是安全的,那只是暂时的,用不了多久,他们便会找到这里,我们必须在他们察觉以前回到宫里,不然他们封锁宫门,那咱们就回不了宫,麻烦就大了。他便和萧倩在封锁宫门前把皇上带回了宫里,并叮嘱宫女们不得任何人靠近坤宁宫。不一会有人来报,九千岁和奉圣夫人求见皇后。张嫣心里明白,这两个人无非是想确信皇上的死活,皇上还没醒过来,身子还很虚弱,如果如实地告诉她们,他们趁皇上昏迷的时候或许有所动作,张嫣想罢亲自出门,会见了客、魏。

魏进忠道:“皇后,臣已经来到了宫门了,还不请我们进去吗?”

张嫣道:“进宫干甚么?”

“看皇上啊”

“皇上现在休息,就不劳二位了”

魏进忠道:“我们作为忠臣的,不亲眼看见皇上健在是放不下心来的”

张嫣气愤地道:“放不下心来?皇上落水的时候,忠臣们都去了哪儿了?为什么皇上得救了忠臣们才来?晚了”

客氏道:“不晚,我们知道信儿以后不马上赶过来了吗?”

张嫣道:“你们才知道信儿?谢天谢地,如果你们早知道信儿,皇上断不会像现在这样安然无恙,你们放心吧,皇上好着呐,好得很,他不像你们想象的那样,两位请回吧”

魏进忠道:“我们看不到皇上绝不会去”

张嫣道:“行啊,那你们就在这儿等吧,一直等到皇上来见你们”随即张嫣命令侍女们关门,咣当,坤宁宫的大门重重地关上。魏进忠碰了一鼻子灰,却无处发泄,以魏进忠的功力硬闯是闯的了的,但是那叫私闯坤宁宫,死罪呀!魏进忠不敢,他吃了张嫣的闭门羹,心有不甘,这倒还是其次,不确知皇上死活这是他们放心不下的。因为好多事情他们已经准备就绪,蓄势待发,单等熹宗的死讯,熹宗到底死没死?看张嫣的态势好像没事儿,可是这也不好说。张嫣这个女人非同一般,什么样的阵仗没见过?她连死都不怕,皇上的死能使她失态吗。客、魏二人密谋不能再等了,无论如何要确知皇上的实信儿。当晚就有人咣咣咣地拍打坤宁宫的大门。张嫣出门一看还是魏进忠她们。

魏进忠道:“边关有急报须面呈皇上”

张嫣道:“等一等,待我禀名明皇上方可”

边关急报?魏公公平时怕皇上看折子,今天怎么了,非面呈不可,很显然,这是他打的诳语。

张嫣去了不一刻回来了,说道:“皇上有旨,边关急报我就不看了,请魏公公全权处理”并出示了熹宗的圣旨,有皇上的圣旨,说明皇上还活着,但是这圣旨是真的还是假的?他也说不准,张嫣模仿熹宗的笔体不成问题。魏金进忠矫旨惯了,自然把别人也往歪处想。客、魏拿不准主意,便召集了那些死党,征求他们的意见,该不该硬闯坤宁宫,好多人不同意,一旦皇上活着那就不得了,这属于谋逆,不是死一两个人的问题,而是整个阉党的末日。毫不容易得来的大好形势就被这一着不慎给毁掉太不值了。

王体乾看了那道圣旨后说道:“我看这道圣旨不会有假,是皇上的笔体,说明皇上还活着”客、魏还是不甘心,因为他们还没亲眼见到皇上,不敢确定他的死活,他们想再试探一次。他们二人带领着一群阉党党徒们来到坤宁宫门前跪了一地。

客、魏领着头高喊:“请万岁现驾!”

群阉们也纷纷跟着高呼:“请万岁爷现驾!请万岁爷现驾!”

喊了半夜,坤宁宫的门开了,皇后张嫣领着妹妹萧倩及一群宫女们出来了,喝道:“你们乱喊什么?惹的皇上都休息不好”

魏进忠道:“皇后,皇上在什么地方?”

“皇上在什么地方我非的告诉你吗?”

“因为皇上在哪儿,只有您知道”

“是,我知道,皇上刚刚喝完药躺下,你们就来闹,我不知道你们是何居心?”

魏进忠道:“我们一刻都不能等了”他回头向党徒们招呼道:“大家听着,皇上被皇后软禁了,不让和群臣见面,大家说咋办?”

张嫣愤怒地道:“阉狗,你在为冲击坤宁宫制造借口,现在大门敞着呐,你们冲吧”

魏进忠刚想进去,张嫣道:“阉狗,你可得想好了,坤宁宫不是你想闯就能闯的,今天你闯坤宁宫,如果皇上不在,我这条命是你的。如果皇上在,你这条命是我的。因为你私闯坤宁宫,罪不可赦,别以为你会一点儿三脚猫的功夫就天下没人啦,你以为本宫就没有人吗?现在你闯啊!闯啊!”

一听到这话,魏进忠刚迈进门槛的一只脚,不得不撤回来,他还真担心皇后身边潜伏着高手,那个妖兽本就很难缠,而救妖兽的那个人更是武功高强令他头疼。如果他们在想拿住自己,那是轻而易举的事儿。回头再看看自己这边,塔林狐跑了,剩下的也就是田尔耕、许显纯等,而他们这些党徒门都是势力之徒,别看他们现在跟着叫的狂,如果自己失势了上来踩他的首先是他们。他不想冒这个险。其实张嫣身边没什么人,她就凭着一身正气和客、魏较量,不料魏进忠还真的害怕了。

正当她们僵持不下的时候,忽然门里有人说话了:“皇后没有软禁皇上,是他救了朕”魏进忠一看是皇上,见他一脸病容知他刚刚缓过来,看来真如张嫣所说服完药刚刚躺下,一下子被他们吵醒出来看看。

张嫣一脸的怒气,说道:“看见了吗?魏进忠,你好大的胆子,明知皇上再此养病。你却聚众闹事,离见帝、后关系,为你冲击坤宁宫制造借口,你想干什么?想造反吗?”

在张嫣的怒斥下,魏进忠吓得出了一身冷汗,原来这个呆子还活着。见张嫣的指责他无话可说。

可是熹宗却出来打圆场,说道:“行了行了皇后,魏卿一心想见到朕,一时心急所为,足见其忠心可嘉”

张嫣道:“中心可嘉?皇上,您是不知道,他反迹已明,您仔细想想,他为什么鼓动您中秋出游?为什么见您落水不去施救?为什么包围西苑?为什么要围攻坤宁宫?——————”

熹宗却道:“放心吧皇后,魏卿是靠得住的,他对朕是忠心的”张嫣见熹宗到了这个份儿上还如此地袒护他。她对他岂止是失望,简直就是绝望了。

0

第一百二十八章 西苑之行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