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晚明之文韬密旨>第一百二十九章 皇位继承人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百二十九章 皇位继承人

小说:晚明之文韬密旨 作者:暮耕 更新时间:2019/9/18 8:55:04

熹宗在西苑溺水呛了不少湖水,几经救治方才脱险,但由此种下了病根。经常出现头晕、腹泻等症状。张嫣再也没时间计较什么玉棺啊还是石柩,甚至那雄委雌验四个字压在枕头下面好久没拿出来看了,一心护理熹宗。倒不是她对熹宗又多深的感情,她是在履行一个皇后的职责。熹宗好动,不会养病,身体稍有好转便追猫、遛狗、捕鸟、斗鸡、骑马、打秋千、踢球、蹴鞠。好动自然是好事,生命在于运动嘛,可是熹宗却是超负荷的。他是凭着嗜好,而不顾自己的承受能力,总觉着满足了自己的好奇心才活出了佳境。如他有两大嗜好。一喜斲削雕琢,尤对自己宠信的人更是不遗余力。如赐予魏进忠印,刻钦赐顾命元臣等字,赐客氏印刻钦赐奉圣夫人等字,均属熹宗自刻。此外所刻玉石随赐宫监也不胜数,而刻这些物件往往都是夜以继日,通宵达旦,耗费了他大量的心血,身体严重透支。而这些物件如他做的宫殿、楼宇,随手抛弃,视做废物罢了。二喜看戏扮演,看到尽兴的时候挈内侍亲自登台、亲自扮演。如宋太祖夜访赵普的故事,熹宗亲自扮演太祖,仿雪夜戎装景象,虽当盛夏也不怕挥汗,做此种嬉戏,严重地损害了他的健康。二十几岁的人却瘦弱异常,面无血色。魏进忠指使阉党骨干霍维华呈进一种药食叫灵露饮,说这是特讨来的仙方,久服可长生。熹宗信以为真,饮了数匙儿觉得清甘可口。遂命霍维华随时呈进,哪知饮了数月竟成了一种臌胀病。开始胸膈饱闷,后来浑身臃肿。卧榻不起。张嫣看到这情景,怀疑这个灵露饮有问题,拒绝食用,可是为时已晚,熹宗大病已成,无药可治,魏金忠的目的已经达到。皇帝死了。谁来接任,这事应该早作准备。魏进忠想自己主政,由他子孙中选出一个来顶替熹宗,可是这么做太过明显,难免有篡政之嫌,会遭到天下人的反对,张后也至死不会承认这个事实的。他不得不找客氏商量。可是这个客氏早于他已经做好了准备。她即刻找来几个贴身宫女,而这几个宫女都大腹便便,大多快到了临盆状态了。魏进忠不免有些后悔,自己搞了一辈子阴谋怎么就没想到这一点呢?这个客瘟先于自己下手了,看来女人是不可小看的。

客氏道:“进忠,事情已经到了这个份儿上,我不得不早作准备,这也是为大明的未来考虑”

你看她,话说得多么漂亮?为大明的未来考虑。魏进忠一听到这话就像咽进一只苍蝇,恶心死了,这是个好阴险的女人啊,话说得漂亮,事儿办的缺德。但是轮到魏金忠又何尝不这么办?只不过他较客氏晚了一步,魏进忠不免有些悲哀。他觉得和她同床共枕了好几年,关键时刻她却有她的打算。原来在害熹宗前客氏就已经下手准备了,他不时带着宫女出宫,令与儿子同寝,这些宫女都是在客氏的淫威下生活的,客氏又以前程、富贵利诱。哪个敢不从,就盼着孩子出生以后,有朝一日能继承大统。可是为了把握一些,弄了好几个宫女和儿子同睡,个个都有结果。魏进忠又不得不认眼前这个既成事实,不过他也够狡猾的,在他认为熹宗活着你是奉圣夫人,熹宗死了你将是什么也不是,。好歹自己还是个东厂提督、秉笔太监。熹宗死了我暂时还可以在这个位置上发号施令,待我掌控了局势,下一个继任者无论是谁还不以我为尊吗?可是这个计划眼下还尚需一个人同意,只有把她的工作做通了这个计划才有可能实现,可是这个人相当棘手,她不能轻易上套的,这个人是他历来的老对手,不过和她讲明利害关系有可能争取过来。谁?皇后张嫣。

魏进忠见了张嫣说道:“皇后,皇上的病情一天不如一天,归天是迟早的事儿,不知皇后关于帝国的未来是怎么考虑的?”

张嫣道:“这事儿就不烦魏公公操心了,皇上自有安排”

“皇上现在有病,神智不清,好些朝中大事不能自主,统由皇后把持,作为忠臣,我不能不提出自己的建议”

“那魏公公想提什么样的建议呢?”

“皇后也知道,皇上无嗣,帝国后继无人,国不能一日无主,这也是您皇后的责任,臣已经给您物色好了人选”

“但不知公公为本宫物色好了什么样的人选?”

“孩子,一个尚未出世的孩子”

“一个尚未出世的孩子能做龙椅吗?”

“孩子生下来,由大臣辅佐”

“由大臣辅佐?咱们大明王朝现在还有这样的大臣吗?”

“不有皇后您吗,您可以做皇上的母亲,将来的太后”

“我一介女子,朝中大事我做不了主”

“没关系,还有我们这班老臣,皇后做不了主的事儿,老臣替您做主”

“你们这班老臣?都是些什么人?”

“有微臣,还有太后您”

“对于我当太后魏公公怎么这么上心?”

“还不是为皇后您考虑吗?”

“恐怕不是吧,而是大明的江山归谁所有吧”

“皇后说的这叫什么话?我是为大明的未来考虑”

“如果你这个建议我不听呢?”

魏进忠冷笑道:“眼看皇上要不行了,大明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这宫里须谁主政还不知道吗?”

这回轮到张言冷笑了,说道:“宫里如果魏公公主政,我张艳嫣断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魏进忠道:“那要看你听不听话了”

“我听了你话是死,不听你话也是死,同样都是死,还不如不听,我死后可以理直气壮地去见列祖列宗”

魏进忠听了非常生气,说道:“皇位继承人的问题和陛下商量已经定下来了,你同意也得同意,不同意也得同意”

张嫣大怒道:“你说皇上神智不清,好些朝中大事不能自主。这么说你趁这个机会威胁皇上了还是你替皇上做主了?

“爱你怎么想,反正这事儿皇上点头了。不由得你皇后不同意”

“那你有皇诏吗?”

“皇上会给的”

张嫣大怒道:“好一个大胆的奴才,皇上还没死呢,你就跳出来想夺权,可见你的狼子野心由来已久,你给我滚”

魏进忠现在不怕张嫣怒斥了,他心里有数,用不了多久整个天下就是我的了,至于你张嫣的死活还不由我决定吗?所以他并不计较和张嫣争一时之长短,只是慢条斯里地说道:“还是考虑考虑我的话吧。它关系到你的死活”

魏进忠走了,的确,由魏进忠主政断无张嫣的好结果。一想到这里张嫣不免浑身战栗,还好,魏进忠还尚未得到皇诏,必须在他得到皇诏以前说服皇上。张嫣找到了熹宗,陈说了客、魏的阴谋。

皇上没患精神病头脑还是清醒的,说道:“这些事我知道”

“陛下,他果真和您商量了?”

熹宗笑道:“魏卿也是本着对大明的江山社稷负责的态度才找我商量的”

“那陛下您答应了?”

“人家出于好心,我为什么不答应”

“陛下,您好糊涂啊”

“我糊涂?我哪儿糊涂了?”

“你知道魏进忠给你送的是谁的孩子吗?”

“现在大明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我又没有儿子管不了那么多了”

“那是候国兴的孩子”

“这就更说明魏卿没有私心,他没举荐自家的子侄,而是别人的孩子”

张嫣焦急道:“皇上,那候国兴是谁的儿子?”

“是奉圣夫人的儿子”

“奉圣夫人现在和谁对食?”

“魏公公啊”

“陛下,您想想,他们能没有私心吗?”

“一个对食,名誉上的夫妻,能当真吗?”

“陛下没当真,可是人家未必没当真”

“就算当真,和举荐皇位继承人有什么关系?”

“怎么没关系?现在他们是一个团伙,利益是一致的”

“这怎么可能?”

“不是可能,是肯定的。陛下,就在你在西苑溺水之前她们就已经下手准备了,客氏带着贴身侍女频频出宫是为了什么?”

“那你说为什么?”

“是为了皇位继承人,她命那些宫女与他的儿子同寝,这些宫女各个都怀孕了,魏公公说他给您送来一个儿子,就是这些尚未出生的孩子其中的一个。不信您派人去查”

“算了,算了,我已病成这样,哪儿顾得上这些?”

“就是您顾不上,也不能接受他们的建议呀,这是他们篡夺江山的阴谋,关系到大明的存亡啊”

“有那么严重吗?”

“这还不严重?既然要选大明江山的皇位继承人,为什么不在朱姓族氏里找呢?”

“在族氏里找?我现在找谁去?我三个叔叔外徙,事情又这么急。还来得及吗?”

“找三位叔叔是来不及了,不过还有一位还是来得及的”

“谁?”

“五弟由检”

“我这位兄弟胆小怕事,生性懦弱,恐怕担当不了大任”

“您怎么说他担当不了大任呢?”

“朝中大事他从不参与,与朕也不来往,从没为朕分担过一丝忧愁,像这样的人能担当大任吗?”

陛下,这正是他的优点,他为人低调儿,与世无争,远离权力核心,不引人注目,在阉党心目中他是个空白,三位皇叔外徙,他却留了下来,这说明他很好地保护了自己”

“三位皇叔外徙是朕同意的”

“是谁奏的本?”

“张讷”

“张讷是谁的人?是魏进忠的人,他说的话是魏进忠要说的话。他们外徙三位皇叔是有目的的”

“他们能有什么目的”

“有三位皇叔在京,他们想谋逆就不那么容易了。从张讷的奏折中没闻出魏进忠的味道?”

熹宗语塞

张嫣道:“由检是你亲弟弟,按顺序也应由他来继承,为什么要由外来的孩子继承呢?现在孩子还尚未出生,就算生下来能马上继承皇位吗?还尚需十六七年的时间,这期间大明的江山由谁来主政?眼下朝中还有这样的大臣吗?”

“不还有魏公公吗?”

张嫣冷笑道:“魏公公?陛下,它送给你孩子的目的是什么。不就是他想主政吗?”

“那他不主政谁主政?”

“陛下,由检弟弟是皇族血脉,又是皇位的合法继承人,他又不是嗷嗷待哺的孩子,他已经是大人了。用不着别人替他主政。这不是最理想的人选吗?陛下为什么舍主而求次,舍内而求外呢?”

熹宗又一次语塞

张嫣又道:“陛下嫌五弟懦弱,那是因为您还没给他权力,如果您给了他权力,他是不会懦弱的,而那个要送来的孩子咱们暂且不说他是谁的孩子,是强是弱您能知道吗?他毕竟是个外来物,我估计着若由魏公公来主政,他只不过是个傀儡而已,那才是大明的灾难”

熹宗沉默了好一会儿也觉得皇后说的在理,舍主而求次,舍内而求外的确是个于理不合的选择。皇后的建议是合理的、明智的、正确的,现在看起来也只有这个五弟了。熹宗平生唯一一次做出了正确的选择,还是在皇后张嫣力谏之下

天启七年八月十一日,熹宗皇帝估计自己坚持不了几天了,在走以前把该办完的事情办完。那就是传位,那一夜他秘密地夜召信王进宫,他看着眼前这位亲弟弟,骤觉皇后的建议是正确的。我为什么把皇位传给一个毫不相干的外人,我有亲弟弟,血管儿流流着同一祖宗的血,他才是让我放心的人。

他毫不客套地拉着弟弟的手说道:“来,吾弟当为尧舜”

朱由检听了惊呆了,像这种大事至少要诏见内阁开会,大家议一议,该由谁来继承这个皇位。熹宗自然心里有人了。可是这位信王却不知道,一点儿心理准备都没有,面对突然而至的大礼他心里没数,由于长期在客魏的淫威下度日,自我封闭,以为这么好的事轮也轮不到我头上,这也许是魏阉的阴谋,我绝不能答应。

他随即作出了答复,跪在地上说道:“臣死罪”意思是不敢答应。

一个传位传不下去,一个接任不敢接,双方都陷入了沉默,在这关键时刻有一个人不能沉默了,那就是皇后张嫣。她打破了这个僵局。

说道:“事情紧急,不可推辞”信王由检即刻明白,这件事情是靠谱的,不容怀疑,没有阴谋,他便马上答应了。

当夜张嫣召来铁鹰,(铁鹰的下一代)拿出一封秘信,绑在它的腿上,说道:“铁鹰,朝中危难,事情紧急,你再替本宫办一件大事,不要辜负了本宫的期望。”

铁鹰是个较有灵性的动物,它虽不懂人话,但是它通人道。张嫣随手托起它,说道:“快,去吧”铁鹰即刻起飞,飞向那神秘么测得夜幕。

八月二十三日,木匠皇帝朱由校大限已到,当夜驾崩。年二十三岁。皇后张嫣即刻派萧倩马上出宫。

萧倩道:“这么黑灯瞎火的,明天不行吗?”

“怎么?萧倩你害怕吗?”

“不怕,找你三年那阵不都是一个人过来的吗,怕啥?”

“既然你不怕,我就派你出去完成一项重要任务。事情紧急,如再不出去晚了就出不去了”张嫣向她做完了一番交代说道:“快去吧,不要耽误了”

萧倩明白了姐姐话里的分量。遵照姐姐的嘱托她即刻出宫。她揣着皇后的懿旨刚刚出宫回首一看,大批的东厂卫队涌向皇宫,灯笼火把把皇宫照得如同白昼。她方才明白姐姐让他即刻出宫是有道理的,如果晚一步那就出不来了,正当他赶往英国公张维贤府邸的时候。

忽然有人在她肩头拍了一下,萧倩回头一看,惊喜地叫道:“二姐、静思大姐”

萧楚也惊喜地叫道:“萧倩,我的小妹”

三个人不约而同地拥抱在一起,须臾,萧倩说道:“两位姐姐,干什么来了?”

萧楚道:“我和静思姐姐接到了大姐的铁鹰传书,觉得事态严重,不敢怠慢就匆匆赶过来了”

萧倩道:“我做梦都想能见到两位姐姐。”

萧楚问道:“小妹,你在忙什么?”

萧倩道:“皇上驾崩,姐姐让我出宫,去请英国公张维贤”

听说皇帝驾崩了,萧楚和叶静思对视了一下,点了点头。

叶静思道:“小妹儿,看来事情很紧急,你急我们也急,不能耽搁了,你快去忙你的事情去吧”

萧倩道:“那两位姐姐上哪儿去?”

萧楚道:“大姐找我们有急事,我们要去见她”

叶静思道:“其实你我忙的是一回事儿”

萧倩道:“俩位姐姐,咱们以后还能见面吗?”

萧楚道:“能,用不了多久”萧楚和叶静思走了,萧倩不免有失落感,好不容易见一会面又要走。稍倾,她便想到了职责,觉得有紧急要务在身不能这么儿女情长,要在平时他是不会让姐姐们走的。在人们的指引下她终于来到了英国公府邸,见到了张维贤,把张嫣的懿旨交给了他。张维贤打开懿旨一看,上面字不多,只有十二个字“皇帝驾崩,请公速速进宫。张嫣”张维贤知道情况紧急,即刻起矫在萧倩的陪同下直奔皇宫。说道张维贤,他是三朝元老,世袭伯爵,有大功于朝廷,家里有先皇赐予的免死铁卷,是朝中唯一不怕魏进忠的人。在魏阉权势熏天的日子里,东林党到了、叶向高走了、韩爌罢了、孙承宗免了。魏进忠几次想动他,都未能如愿。他一直闲在家里,很少过问朝廷内部的纷争,这也是魏进忠最后罢手的原因之一。轿子到了皇宫门前,见宫门紧闭。门前有好多东厂卫士守着。张维贤声明要进宫。

守门的卫士说道:“上公有令,不得任何人进宫”

张维贤大怒,说道:“有皇后懿旨再此,谁敢阻拦?”

东厂的卫士们不认得张维贤,哪儿来的这么个倔老头这么仗义,我们偏不让进。

张维贤举起皇后的懿旨吼道:“兔崽子们,看这是什么?”他亮出了佩剑说道:“今天谁敢阻拦,我就砍死谁”

其中有一位认得,说道:“得罪不起呀,这是英国公张维贤,咱们胆敢阻拦他,杀咱们算白杀,连上公都没敢动他”

看门的头领还算知趣儿,说道:“英国公请息怒,带我们禀明上公,再许您进宫如何?”

可是这位被派去的兄弟径自闯进后宫,说道:“有位英国公叫张维贤的要进后宫”

当时张嫣在侧,魏进忠想瞒也瞒不住了。

张嫣怒道:“谁这么大胆,胆敢阻拦英国公进宫”说完张嫣亲自到宫门迎接张维贤,正直宫门前还在争执。

张嫣道:“你们好大的胆子,现在皇帝驾崩了,众臣拜辞圣颜的时候,你们竟胆敢阻拦是谁的主意?说!”

在张嫣的逼问下,那些守门的卫士都默不作声。魏进忠慌忙过来说道:“这不皇帝驾崩了吗,恐有坏人进宫捣乱所以在宫门加派了人手”

张嫣怒道:“英国公是坏人吗?”

魏进忠颇觉尴尬,说道:“英国公怎么会是坏人呢?”

张嫣道:“那为什么不把这些宫禁撤了?”而阉党的党徒门却无动于衷

张维贤怒道:“难道皇后的话你们没听到吗?堂堂一个皇宫怎么像一个牢房,弄来这些卫士把皇宫围得像铁桶一样。怎么,想造反吗?

魏进忠道:“我这都是为了保卫皇宫,既然皇后和英国公认为是多余的,那就撤了吧”

魏进忠想在下一位皇位继承人搞定之前,控制住皇宫,密不发丧。可是现在已不可能了整个朝廷都知道皇上驾崩了,想瞒是瞒不住了,只能在皇位继承人的问题上争取了。

魏进忠说道:“皇上生前已经答应由我送一个孩子给皇上,做为皇位继承人”

张嫣道:“是龙种吗?”

魏进忠道:“当然是了”

张嫣道:“传王体乾”

王体乾被传来了。问道:“娘娘何事?”

张嫣道:“皇上生前答应魏公公送给他一个儿子,说是龙种,可信吗,实话实说,不能有半句假话”

王体乾道:“这个——————”

魏进忠道:“有什么不可信的”

王体乾道:“这个好办,后宫有记录,去问问内起居注就知道了”

张嫣道:“传内起居注”

内起居注来了,是一位太监。

张嫣道:“请把内起居注的本子拿来”

何谓内起居注?还的从起居注说起。起居注是皇帝在外工作情况,就是皇帝的日常言行记录,比如今天都干什么了?都会见了什么人,说了哪些话做了哪些事等等,这都是能看得见的。而大家不宜看见的那一部分叫内起居注,主要记载皇帝在后宫的情况。比如去了哪个宫,见了那个娘娘或是妃子,都做了什么?几时进去的?什么时候出来的?鉴于工作的特殊性记录内起居注的人不宜是男人,也不宜是女人,只好由不男不女的人担任。而宫里是有这种人的,那就是太监,其名字也由此而定,叫内起居注。皇后张嫣命记录起居注的太监念了一年来内起居注的记录情况,没有一笔记录皇上临幸别人的。

张嫣轻蔑地问道:“听见了吗?魏进忠,这一年来皇上没临幸别人,那你这孩子是哪儿来的?”

魏进忠道:“这是皇上在宫外临幸别人时有的”

张嫣问道:“有信物吗?”

所谓信物就是皇帝的凭证,如玉佩呀,文字呀等,这都是皇上临幸别人后对被临幸人的一种承诺,也是宫里的规定。当年万历皇帝临幸了王宫女而后不认账,当李太后拿出这两样东西,万历不得不认帐。

张嫣道:“有先皇遗诏吗?”

魏进忠道:“还未等留下遗诏,先皇便撒手西去”

张嫣道:“既然内起居注没有记录,又没有信物,更没有先皇遗诏,这孩子只能算野种,大明江山还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干嘛要接受这外来的野种?”

魏进忠道:“那先皇还有子嗣吗?”

张嫣道:“没有子嗣,还没有兄弟吗”

兄弟?魏进忠听了不免大惊,自己为了篡夺皇位处心积虑地排除异己,却没有想到还是出现了漏洞,他的三位皇叔外徙,怎么偏偏把他给忘了。但是没关系,皇上既然答应我给他送去一个皇位继承人,他这个弟弟未必有先皇遗诏,没有先皇遗诏他就是个冒牌儿货。

便说道:“有先皇遗诏吗?”

张嫣道:“没有先皇遗诏,我敢说有皇位继承人吗?”接着张嫣拿出了遗诏,上面赫然写明:“朕传位于五弟由检。熹宗由校”

魏进忠听了惊得脸色煞白,这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但仍然狡辩道:“我可从未听先皇提起过”

张嫣道:“这先皇遗诏是假的吗?”

英国公张维贤道:“魏公公看好了,遗诏上写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魏进忠很懊丧,不得不哀叹:“还是人家亲兄弟呀,皇上生前明明答应我给他提供一个皇位继承人,可是中途却冒出个由检来,人家手中有先皇遗诏。看来由信王继承皇位这个事实是无法改变了”

魏进忠垂头丧气地回到住处,客氏问起皇位继承人的问题时魏进忠道:“人家手里有先皇遗诏”

客氏惊得坐在那里。

魏进忠道:“事情还没到无法挽回的地步”

“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还怎么挽回?”

“如果没有了由检,先皇遗诏还有用吗?”

“对,如果没有了由检还不是你魏公公怎么说怎么是?可是这个由检不是一个孩子,是一个有头脑的年轻人”

“不过。这个由检还没有登基。还在信王府里”

“那人家登基还不是早晚的事?”

“咱们可以不让他登基”

“不让他登基?那不是公开谋逆吗?”

魏进忠拉过客氏在她耳边嘀咕了一阵。客氏听完变色道:“进忠,有把握吗?”

“我派别人去干。如果事发了,只要灭口,死无对证,如果事儿成了,咱们的计划不如期实现吗?”

0

第一百二十九章 皇位继承人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