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无迹可寻>第十三章打赌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三章打赌

小说:无迹可寻 作者:醉酒之徒 更新时间:2018/9/28 13:58:34

晚上的八点多,天还没有黑尽,微凉的风拂过身体,让人感觉既凉爽又惬意。

柳琳却一点都惬意不起来,从出了随县县城就开始

一直走,八个多小时下来,一双腿又酸又疼,现在连抬一下都感觉困难,自己这辈子什么时候走过这么长的路?

“从瑞金走到延安,真不知道共产党是怎么做到的?幸好当初被人给拦了下来,要不然,这辈子还不知道要走多少路。”

看着前面那些与他们同行的共产党游击队队员个个依旧矫健的身影和步伐,柳琳很是庆幸,她当然知道,这样的一种“成就”可不是凭空掉下来的,那是用脚一步一步练出来的。

“这个木头,也没说体谅一下人家,让人家休息一下。”

瞪着前面这个人的身影,柳琳很有怨念,不过既然这个人没有发话,她就只得跟着走下去,而且她已经打定主意,绝不向这个人提这样的要求,她可不想被这个人看不起。

像是她的怨念产生了作用,心思刚刚落定,就听前面这人出声道:“余队长,走了这么长的时间,要不我们休息一下?”

“也好,反正也不远了,那就休息一下,十分钟——沈上校你看怎么样?”

余队长的话还没说完,柳琳就一屁股坐在草丛里,哪管那个人答应不答应。

“十分钟……那也是好的!”屁股刚一触到地面,柳琳的心中便发出一阵很是幸福的呻吟。

看了看已经坐在地上的柳琳,又看了看自己的另外三个手下和邱志坤带的这队来自别动军六纵队的精锐,虽然这些人没有像柳琳那样不管不顾的一屁股着地,可一个个的模样看上去也都够呛,包括邱志坤,而他自己,沈言相信,他的样子也绝不比这些人好看多少。

再看共产党游击队方面,一个个依旧精神饱满,好像这段距离对他们来说不过是晚饭过后在家的附近散了散步。

这就是差距,这就是共产党军队的实力!沈言突然觉得很是羞愧,为他自己。

“十五分钟吧。”沈言叹口气,说道。

余晓波倒也没有让沈言难堪,点点头,“好,那就十五分钟。”

余晓波,三十六岁,真实身份为新四军第五师师政治部直属敌工部一名科长,现在身份为中共鄂中抗日游击队随枣支队一分队队长。

事实上,他现在率领的这支随枣支队一分队也是假的,鄂中地区的中共抗日武装里根本没有这样一支队伍,包括他的身份。这支队伍的所有成员均来自鄂中地委社会部所属的手枪队,余晓波自己也知道,他要护送的这几个人里,怕没有一个人会相信他的那番自我介绍,也不会有人认为他领导的这支队伍就是真的游击队。

手枪队的任务是将人礼送出境,而他的任务,是看能不能在这几个要护送的人里,包括护送的队伍中发展出几条“眼线”来,哪怕一条也行,当然了,若是能把这伙人连锅端了就更好,收获到的情报绝对能把敌工部给撑死。

这样的念头,余晓波相信不止他有,鄂中地委也有,五师政治部的那帮人就更不用说了。

余晓波不知道的是,几乎在中原局将鄂中地委的电文内容一字不漏的报告给延安总部的同时,一条命令也从中原局下达到了新四军第五师政治部:“不惜一切代价活捉军统五人组,尽全力解救我方被俘的同志。”

知道这条命令的人没有几个,因为这条命令的真实意思是,军统局的那五个人必须要活的,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可以让我方同志做出牺牲。

这是一条非常残酷的命令!

革命总得有牺牲,而且显然,下达这条命令的领导同志也做好了牺牲自己前途和命运的准备,作为领导同志,他知道孰轻孰重,知道谁的价值更大,革命不仅仅需要有人牺牲,更需要有人去担当!

不过可惜,延安总部的放行令,让己方所有的念头全都胎死腹中,若强行施为,其结果就是整个中原局都担待不起,只能放弃。

掳人不行,发展眼线却是可以的,为此中原局还拨出了一笔特别经费。

余晓波向沈言这边走了过来。因为彼此的敌视,余晓波又不能明说,所以两支队伍并没有混在一起,手枪队在前,沈言这方的队伍在后,无形中,也增加了余晓波发展眼线的难度。

两支队伍并没有隔远,就三到五米的距离,余晓波又走在这支随枣支队队伍的最后面,沈言则走在他的这支队伍的最前面,三五米的距离,几步就到。

到沈言面前,余晓波开口,“沈上校——”

沈言指了指身上缝有好几个补丁的破旧土布衣服和腰间那根破损极为严重的武装带,笑着说道:“我可不是什么上校,我只是你余队长手下一兵,余队长可不要搞错了。”

余晓波拍了拍额头,失笑道:“看我这记性,这么点小事都记不住,实在……让你见笑了。”

“见笑不敢,余队长可是有事?”沈言转变了话题。

余晓波打趣道:“没事我就不能过来了,你可别忘了,我可是你的队长。”

沈言一个立正敬礼,“请队长下命令。”

沈言的这个举动把余晓波逗笑了。

“过去坐坐?”余晓波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小土包。

“过去就不必了,这一来一去的,路也走了,时间也去了,不划算,时间难得,就随便在这里坐坐吧。”

说完,沈言直接往地上一坐,而后两腿一伸,嘴里更是发出一声很是愉悦的呻唤,“舒坦!”

余晓波脸上的笑容一僵,他这才意识到自己有些小瞧这位军统局的上校了,此人绝不像他的外表所表现出来的那样年轻,淡若清风的几句以及就地一坐的行为,显示出了此人的老练和坚决,若是和此人对战,余晓波自问,他没有获胜的把握,甚至一败涂地都有可能。

“也是。”

迅速恢复表情的余晓波说上一句,然后就地往沈言身边一坐,随口道:“沈上校哪儿人啊?”

“余队长问这个干吗?”沈言似乎显得有些好奇。

余晓波笑笑,“这不没事吗,就随便问问,说不定我们俩还是老乡呢。”

沈言反问:“余队长听我的口音像是哪儿的人?”

余晓波摇头,“你的国语很正宗,听不出来你的口音是哪儿的。”

“要不你猜上一猜,除开我的身份,你就以常理来推断——怎么样,要不要试试?就像你刚才说的,反正也没什么事,闲着也是闲着。”

“这怎么可能,咱们中国这么大,光是省就有好几十个……”

“不用猜具体地点,只要猜出是哪个省就行。”

“那行,我就班门弄斧一下,要猜中了你可别不认账。”

“怎么会,要不咱们来点彩头?”

余晓波在自己身上打量了一下,然后两手一摊,“你看我这身上哪样值钱,你要看上了什么,尽管拿走好了。”

“好,那就这样,开始吧。”

“我的彩头拿出来了,你的呢?”余晓波问。

“我的?”

沈言愣了一下,落在余晓波的眼里,就好像他根本不会输似的。

“那我也和你一样,你要看上了什么,尽管拿走好了。”沈言说道。

“我什么也不要,你只需回答我一个问题就可以了,怎么样?”

沈言非常爽快,连犹豫一下都没有,当即点头,“行,咱们就这样说定了,开始!”

余晓波开口说道:“你的国语水平很容易让人想到北平、热河、河北这三个地方,热河人性格直爽不善于心机,所以你是热河人可以排除;再说你的身高,你的身高是典型的北方人的身高,又因为北平更接近草原,所以——”

说到这里,余晓波突然一下子笑了起来,“所以你既不是北平人也不是河北人,更不是热河人,其实你根本就不是北方人,从一开始你就在给我下套!”

沈言也笑了起来,不过没说话,只是听着。

余晓波很是自信地说道:“你一开始就说抛开你的身份,事实上,要知道你是哪儿的人,就得从你的身份上着手。”

“先说年龄,我敢断定,你的年龄肯定不会超过三十岁,就按你现年三十岁来算,现在是民国31年(1942年),假定你的出生日期是民国初年(1912年)。你的军衔是一名上校,能在三十岁官至上校而且还是在军统局,就只有两个地方出来的人能够做到,一是洪公祠班出来的人,二是‘浙警’甲种训练班出来的,只有这两个地方出来的人,才可能在你的这个年龄,坐上你现在坐的这个位置。”

“洪公祠班的学员全是毕业于黄埔军校前六期,而且人数并不多,我如果没有记错的话,黄埔军校第六期是民国14年(1926年)入的学,你那时满打满算也不会超过十五岁,黄埔军校的入学年龄最低也是十八岁,就是说,你不可能是黄埔军校毕业的,现在就剩下了‘浙警’班这一种可能。”

“‘浙警’班虽然是浙江省民政厅办的一所培养警官的学校,但学员并不全是浙江人,江苏、安徽、广东、福建、江西等等这些地方的学员也都有,所以现在还不能确定你究竟是哪里的人,要确定你的身份就不得不说到你这次要执行的任务——”

“你的任务是什么我不知道,我只是听我们的肖洪海同志说,你和你的手下端了中统随应情报站。敢干出这种事情的人只能是因为这样两种情况:一,时间紧急;二,手里握有尚方宝剑。可不管是哪一种情况,都说明你深得你们戴老板的信任,而你们戴老板最信任的是他的家乡人,最次也应该是浙江人,所以我的答案也就出来了——”

“你是浙江人!”

5

第十三章打赌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