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无迹可寻>第七十七章张网以待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十七章张网以待

小说:无迹可寻 作者:醉酒之徒 更新时间:2018/12/2 13:25:07

一瞬间,各种各样的问题排山倒海一样向沈言压了过来,这样的压力让他几乎有些喘不过气来。可即便是这样的压力,那个念头也始终在他心里明晰着,这就是,无论如何他都得阻止杨勇军的行动——无论如何!

沈言看向了李旭初,这个时候,也只有他才能帮上忙。

“李营长,我希望你能帮我一个忙。”沈言对李旭初说道。

沈言做梦都想不到的是,此时的65号主人周佛海和熊剑东根本就不在65号寓所里,而是去了和65号相邻的67号楼里。

67号楼原来的主人是被看成是李士群心腹的吴世宝,吴世宝被毒死在苏州以后,他的老婆佘爱珍继承了这栋楼,成为67号的主人。

只是谁也不会想到,67号的主人现在已不再是佘爱珍。

因为两栋楼是紧挨着的,吴世宝死后,担心会有李士群这样的居心叵测之人打这栋楼的主意,周佛海便花重金从佘爱珍手里把这栋楼买了下来。

这项交易进行得极为隐秘,在带熊剑东进入67号楼之前,知道这栋楼已经过户的人,除了周佛海就只有佘爱珍,其他人,包括在两栋楼之间建造秘道以及对67号楼进行秘密改造的那名犹太人工程师,都已被人扔进了黄浦江。

虽然是紧挨着,67号楼却是看不到65号楼院子里面的,不过院子外面的情形倒是能尽收眼底。

67号楼靠路那边三楼房间,周佛海手里拿着一副望远镜,透过设在墙上的一面暗窗看向65号楼的院子外面,看向聚在院门口的那些人——看他们的剑拔弩张,看他们脸上的表情……周佛海的脸上充满了兴趣。

周佛海的身后,熊剑东偷偷取下戴在头上的帽子,掏出手绢,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顺势往下,又擦了擦脸上和脖子上的汗水。

汗水不是因为天气的缘故,而是冷汗!之前经历过些什么,只有熊剑东自己知道,这冷汗就是在为先前所流。即便事情已经过去了一阵,可想起在65号楼的密室里,周佛海的那番问话,熊剑东依然有一种心惊肉跳之感。

到现在,那些话依然在他脑海里清晰无比——

“一早被困在三义坊的那些人是你救的?”

“是。”

“你知道他们是军统的人?”

“是。”

“之前你知不知道他们有这次行动?”

“不知道。”

“就是说你救人是你临时决定的?”

“是。”

沉默……

“你之所以做出这样的决定,是因为他们中有个人对你至关重要,一旦这个人落入日本人或者特工总部之手,你可能无法向重庆的戴笠交代?”

“是。”

“这个人,就是你的副官沈言?”

“……是。”

“你和他什么时候联系上的?”

“在武汉,到上海的头一天晚上,他找的我。”

“为什么找你?”

“他要尽快赶到上海,只有我能办到。”

“他到上海执行什么任务?”

“主要是甄别毛森,其次,如果李开峰在上海现身,就干掉他。”

“他的任务清单里,有没有我?”

“这个……我不知道,他从来没有向我提起过。”

又是一阵沉默……

“你为什么要和我说实话?”

“熊某非忘恩负义之人,部长既不嫌弃,熊某誓死跟随。”

“你很实务,这很好,实务者为俊杰嘛……剑东兄,这边请——”

一字一句,甚至每一个标点符号都牢记在熊剑东的脑海中,他相信,密室里的那番对答,如果他稍有迟疑或者应对不好,他现在就不会站在原属于吴世宝的这栋楼里,而是躺着被人送进坟墓。现在,既然周佛海还让他站在这里,那么从这一刻开始,他在周佛海心中的地位绝对与往日不同。

至于沈言,以他对周佛海的认知,熊剑东不认为他会将沈言交给日本人,美日两国的实力差距就是瞎子都能看见,而周佛海从来不是有着坚定信仰或者愿意一条道走到黑的人,否则的话,他也不会在背叛了共产主义之后,又不惜再一次去背叛整个国家和民族。

想到这里,熊剑东忍不住在心里对周佛海生出了小小的鄙视,他也就背叛了一次而已,还是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哪像这位,简直就是当代的吕布。

……

意识到这是熊剑东甚至65号楼主人的一次试探之后,沈言在悔恨的同时,也清楚的知道,自己必须马上阻止杨勇军他们下一步的行动,不可能成功的刺杀,必然会危及到他。耗尽脑力下了这么大一盘棋,沈言绝对不允许任何人对它造成破坏!可问题是,他该怎么去阻止?

杨勇军和他不是同志也还好办,他顶多一走了之,最后将责任推到十四作业组的冒功上,但问题是,杨勇军是他的同志。

表明身份根本不可能,不说人多嘴杂,也不说首长和沐子钰对他的再三提醒,就算现在这里只有他和杨勇军两个人,他说的话杨勇军会信吗?当然不会。换成他是杨勇军,一样不信。

只能用别的办法。

“李营长,我希望你能帮我一个忙。”沈言对李旭初说道。

“沈副官请讲。”

“你现在从别的地方马上进里面去,找闫参谋,让他帮我一个忙,出来假传命令,就说周部长和熊司令要见我们,让他把我们放进院子里,然后把杨勇军这伙人弄晕——不许动刀动枪,其它的拳脚棍棒不论,不弄出人命来就行。弄晕之后,装麻袋扔车上……”

不等沈言说完,李旭初便接口道:“然后扔江里——这事在武汉的时候我们经常干,轻车熟路,沈副官放心吧。”

沈言冷笑一声,“那你最好先找个麻袋自己钻进去。记住了,他们要少根汗毛,我唯你是问。”

“沈副官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李旭初点了一下头,又犹豫了一下,像是有什么话想说又不好意思出口似的。

见状,沈言说道:“李营长有什么话不妨明说。”

李旭初犹豫着问道:“听说沈副官是重庆来的特使?”

沈言点头,“军统局督察室,上校督察。”

李旭初一脸兴奋,嘴里道一声“长官——”,刚要举手又意识到不妥,又连忙将手放下。

“不好意思长官。”李旭初有些尴尬的说道。

沈言说道:“你做得很对,去办事吧。”

“那我去了。”道一声之后,李旭初随即离开,只不过去的方向并不是65号楼院子的正门,而是沿65号楼侧面的那条巷子走了进去。

待到李旭初人影不见,沈言不紧不慢的走到了院子门口,再一次站到两队人之间。掏出香烟,取一支点上,刚把烟放回兜里,似又才想起似的,沈言再次把烟从口袋里掏了出来,弹出一支,朝杨勇军面前一递,“来一支。”

“不抽。”杨勇军硬邦邦的道上一声。

虽然只是两个字,可落在不同人的耳朵里,感受却大不一样。

寻常人听来,只当是杨勇军和沈言有隙,沈言示好,杨勇军拒绝,如此而已。

可若是被另外一些人听了去,不说沈言这种接受过训练的特工人员,就是稍有经历的警察,一眼就能看穿这是自身紧张所致,不管有心还是无意,怎么都会多看说话这人一眼,这在无形中就增加了观察者对被观察者的印象;如果还知道这院子里的主人是谁、彼此间的关系、说话人出现在这里的原因等等这些,或许等待杨勇军“不抽”这两个字的,就是一声“给我拿下!”

就比如现在,杨勇军两个字出口以后,处在杨勇军对面的那些黄卫军里,就已经有人在看向他的时候,眼神和之前已是有所不同。

暗骂一声自己“愚蠢”之后,沈言装出很随意的样子,走到一名盯着杨勇军面带沉思状的军官面前,将烟盒里那支弹出的烟往他面前一递,道一声“来,抽烟。”

沉思被打断,军官只得伸出手将烟接过过去。

“谢沈副官。”尽管军官也佩戴少校军衔,但也不得不对沈言客气一声。

怕这名军官再对杨勇军充满关注,沈言将烟盒往这军官手里一塞,说道:“余下的,你就帮我散给兄弟们吧。”

杨勇军确实紧张。

因为是临时起意,细节方面他根本就没有做任何考虑,甚至为防止被人看出来,六名战士他也一个都没通知,在他看来,只要能靠近那个人,他一个人,足矣!

可不知为何,随着时间的推移,压在他身上的那种无形的东西似乎变得越来越重,尤其沈言被李营长叫到一边去的时候,他差一点没忍住让自己爆发出来。

现在,这位沈长官虽然回来了,但那个李营长呢,他又上哪儿去了——是发现了什么去搬救兵去了?还是真的有事……刚刚还准备以命相搏,这转过身就有事了,这世上哪有这么巧的事?

是马上动手?还是再等等?

动手……不,再等等……动手……再等等……

4

第七十七章张网以待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