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密林之虎>十六 入伍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十六 入伍

小说:密林之虎 作者:流光飞舞 更新时间:2018/9/29 10:55:05

体检很快就结束了,完全合格。由于时间紧迫,手续也就从简了,这头体检合格,那头入伍通知书就下来了。至于其他一些手续……算了,以后再补上,这年头走后门入伍的兵不都是这样搞定的么?没什么大不了的。

于是,萧扬和曹剑强很快就穿上了绿色军装,胸前戴上了大红花,被带了同样穿上军装的入伍新兵中间。那些新兵纷纷向他们投来惊讶的目光————怎么要入伍了又突然多出了两个?人群中分明有人在低声咕哝:“操,后门兵!”

曹剑强脸一黑就想发作,但萧扬拉住他,摇摇头表示没关系。后门兵就后门兵吧,反正他们也确实是走后门入伍的,还不让人家说呀?找位置坐好就是了。

现在已经是下午四点钟了,火车都快来了。人民武装部订了很多饺子,一盘盘的端过来给那些新兵,凌冲锋对大家说:“老规矩,滚蛋饺子接风面,吃吧,尽量多吃点,能吃多少吃多少,牢牢记住家乡的味道……吃过这顿之后,你们想再品尝到家乡的味道,起码得等两年了!”

一句话说得那些原本兴高采烈的新兵都有些伤感了,默不作声,低头猛吃饺子。

萧老爷子就坐在萧扬身边,看着他大口大口的吃饺子,目光慈祥,充满了不舍。盼了这么多年才盼到孙子回家跟自己一起生活,结果才半个月他就要走了,而且一去就要至少两年才能回来,换谁都舍不得。但为了萧扬,他这个做爷爷的又必须狠心送他进军营,只有这样才能保住他!

等他放下筷子了,他才摸出萧扬经常带在身上的弯刀和匕首交给他:“带上吧,到了部队先给你的班长让他保存,等新兵训练结束了,就要回来。记住,要像廓尔喀军人一样冷静、坚韧、忠诚,更要像81式军刺一样锋锐,一旦出鞘就要叫敌人血流成河!”

萧扬用力点头:“爷爷,我记住了!”

萧老爷子又看着仍然在狼吞虎咽的曹剑强,说:“到了军营要放机灵点,军营从来都不是一个讲理的地方,要尊重老兵,老兵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不要犟,跟老兵犟只会吃亏,明白吗?”

曹剑强腮帮鼓鼓,用力点头:“我记住了!”

萧老爷子又从口袋里掏出一叠皱巴巴的东西,摊开,居然是粮票,一斤一张,一共十二张。他将这十二张粮票分成两份递给这两个小鬼:“穷家富路,家里没什么钱给你们,你们就带着这些粮票,在部队里嘴馋了,就拿粮票去换一点,不够的话就再写信回来,我再给你们寄。”

老爷子的思想仍然停留在粮票当钱花的年代……事实上现在也一样,粮票同样还是可以拿来买东西。一人六斤粮票,是少了点,但也可以换到不少零食了。萧扬和曹剑强对视一眼,萧扬收下了,曹剑强则递了回去:“萧爷爷,这个我不能要。我平时没少在你家吃饭,本来就欠你很多了,再拿你的粮票,我就无地自容了。”过去三年萧扬和他父母都不在家,曹剑强经常上山砍把柴割把草给萧老爷子送去,而每次萧老爷子都会留他吃一顿饭,彼此之间不是爷孙,但亲如爷孙。

老爷子两眼一瞪:“少废话,让你拿你就拿着,你敢不拿我一拐杖打破你的头!”

曹剑强只好收下了:“谢谢萧爷爷!”

萧老爷子这才笑了:“这就对了!吃饱了没有?没吃饱继续吃,时间快到了!”

时间确实快到了,凌冲锋走了进来,叫:“大家吃饱了没有?”

湘西这地方民风剽悍,数百年来一直有以从军为荣的传统,尤其是在乡下,很多孩子还没学会说话先学会了玩枪,在他们的成长过程中也不可避免地在大的人言传身教之下打上了军人的烙印,所以他们马上放下碗筷,挺直腰杆,齐声大吼:“吃饱了!”

凌冲锋说:“那好,背上行李,出发,火车已经来了!”

所有新兵齐刷刷的起立,背上行李包,排着队跟着接新兵的军官快步走了出去,真有点行如风立如松坐如钟的味道,都不像是一帮新兵蛋子了。

要不怎么说这地方出好兵呢?

火车站里人山人海,所有新兵的家人都过来送他们,爷爷奶奶,兄弟姐妹,都是依依不舍,拉住他们有说不完的话,塞不完的东西,弄得这些刚刚还蛮像个模样的兵很快就哭声一片了。

萧扬把匕首和刀交给带队的班长让他代为保管————新兵是不能带武器入伍的,然后拉着曹小强就上了火车。爷爷年纪大了,吃不得这千里奔波的苦,不能送他到部队,他只能自己去了。看着那些跟父母抱在一起大哭的新兵,他撇撇嘴,说:“我最看不起这些软蛋!军队是阳刚之气最盛的地方,哭哭啼啼的入伍,丢死人!”

曹剑强瓮声瓮气的说:“我觉得挺好的……我盼着爸妈能来送送我都盼不到呢。”

一句话说得萧扬没了脾气,又撇撇嘴,找座位坐下。

曹剑强坐在他身边,看着窗外的人山人海发呆,脸上除了羡慕便是落寞。萧扬能理解他的落寞,他父母都不要他,他等于是孤儿了,看到那么多同龄人都有父母兄弟姐妹来送,自己却要孤伶伶的入伍,他心里说不难过,那是不可能的。入伍是件大事,谁不希望自己的父母能在身边给几句鼓励,往怀里塞点东西?但是这种再朴实不过的愿望,对于曹剑强来说都太奢侈了。

萧扬拍拍他的肩膀,说:“别难过了,以后我们就是兄弟,我会罩着你的。”

曹剑强揉揉眼睛,说:“我……我才没有难过,我只是……沙子进眼了。”

萧扬咕哝:“嘴硬!”他岔了开话题:“你干嘛要把昨晚的事告诉你姐啊?”

曹剑强的注意力果然被转移开了:“是我姑妈先跟她说起的,然后她就被吓到了,拉住我一个劲的问,我只好告诉她了。”

萧扬叹气:“那她以后到了天黑就该害怕了。”

曹剑强说:“她一直都害怕天黑的,怕鬼,怕毒蛇,怕不法之徒。”

萧扬说:“鬼是不存在的,毒蛇她也不是很怕,就是这不法这徒,敢直接跑到村子里绑人扛走带去卖掉,太可怕了。”想到昨晚那两个歹徒出手之狠毒,态度之猖狂,他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战,咕哝:“希望严打能将这些胆大包天的家伙通通打掉。”

曹剑强说:“但愿吧。”他拿过行李包打开,探手进去一阵摸索,摸出个茶杯粗细的细颈阔肚瓷瓶来递给萧扬:“拿着。”

萧扬接过来晃了晃,就听到里面沙沙作响。他问:“什么东西?”

曹剑强说:“药啊,我姑妈家的家传秘方,可以消除肌肉疲劳,增强体力。新兵训练不是很辛苦的吗?她让你带着,每天晚上睡觉之前吃一颗,最好再找个僻静的地方做半个小时的吐纳、冥想,这样效果更好。”

萧扬半信半疑:“这么神奇?”随即觉得自己这语气不好,马上又变:“那这样肯定很难得吧?”

曹剑强说:“当然难得了,这药丸可是用生长二十年以上的黄精、百年何首乌、白化五步蛇的血等三十六味珍贵的药材炼制而成的,小小一颗你拿到城里卖,卖几十元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我姑姑病倒后就有过好几位药材商上门高价求购这药丸,但她都拒绝了,再穷也不肯拿出来卖。”

萧扬好奇:“为什么?”

曹剑强说:“因为按我姑父家的传统,这药是给未来姑爷准备的。他祖上是生苗,生苗所处环境非常恶劣,生活艰难,如果姑父没有个好身体,嫁过去的女儿要受一辈子苦,所以有本事的苗医都会想方设法给未来姑爷准备这么一瓶药,希望未来姑父身强力壮,照顾好,保护好自己的女儿,让女儿少吃点苦……你懂我姑妈的意思了吗?”

萧扬心里乐开了花,点头如小鸡啄米:“懂懂懂,再不懂我就是白痴笨蛋猪小弟了!”

曹剑强说:“我也觉得你不会不懂的。”

萧扬小心翼翼地将这瓶药放进自己的行李包里,心里美得冒泡。

一群新兵蛋子抹着眼泪走进了车厢,原本只有两个人的车厢顿时就嘈杂起来。不过这丝毫没有影响萧扬的好心情,他甚至哼起歌来……这家伙还真是给点阳光就灿烂,给点洪水就泛滥,就这一瓶药,便足以让他在接下来的大半个月里都保持很好的心情了。

至于药里会不会有传说中的苗蛊……他根本就没有考虑过,就算有也不怕。

广播声响起,要求送别的人离开铁轨,然后火车开始缓慢启动。在一片巨大的声浪中,在无数人的哭喊道别中,火车缓缓驶离站台,沿着铁路风驰电掣,驶向未知的远方,这些新兵蛋子的军旅生涯,就这样开始了。

很多年后,萧扬依然记得,在他们出发的时候西边布满了紫红色的、瑰丽得耀眼的火烧云,仿佛整个天空在燃烧,真的太壮观了。

2

十六 入伍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