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密林之虎>三十六 打了再说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三十六 打了再说

小说:密林之虎 作者:流光飞舞 更新时间:2018/10/25 12:49:43

村长顿着拐杖,指着安南人的鼻子破口大骂:“你们这帮强盗,占了我们这么多地还不满足,把界碑安到我们村口来了!还有没有天理,还有没有天理!”

安南人村长怪笑:“我们占了你们的田地?你们可不要血口喷人!证据呢?证据在哪里?有什么可以证明那些田地是你们的?”

村长气得浑身发抖:“原……原本有一棵树长在那里,几百年来我们一直以那棵树为界的,现在那棵树连木头都让你们给挖了!”

安南人大笑起来:“那就是没有证据啦?没有证据你还说个屁!为了避免以后出现领土争议,我们必须安放界碑,请你们闪开,别妨碍我们工作,否则后果自负!”

村民愤怒地挡在抬着界碑的安南人面前,怒喝:“这是我们的土地,滚出去!”

安南人叫:“这是我们的土地,你们让开!”双方各自咒骂着,相互推搡,空气中弥漫着呛人的硝烟味。突然,有个越南人被推倒了,大叫:“华国佬打人了!华国佬打人了!”几十名安南人吼了起来:“揍死他们!”抄起木棍扑过来逮着人就打,拳打脚踢。中国边民也是火冒三丈,叫:“跟他们拼啦!”抄起家伙跟安南人战作一团,就连妇女也参与进去,看到有越南人被打倒在地便围上去抡起棍子一顿猛砸,小孩右手一块砖,右手一根棍子,逮着机会上去就是一记黑棍,或者往越南人多的地方猛扔砖头,打得非常激烈,几个回合下来就有很多人头破血流了。

萧扬、伏兵三个匆匆赶到的时候,双方已经打红眼了,不少人掐着对方的脖子在水田里滚作一团,都成了泥猴子。他们各自操着方言,用最恶毒的语言咒骂着对方,棍棒、砖头玩命的招呼过去,惨叫声和咒骂声不绝于耳。而这时又有一些安南人赶来,加入了战团,中国边民人数没对方那么多,最要命的是安南人大多是精壮汉子,边民却是男女老幼一起上阵,渐渐就招架不住了,一个接一个被打倒在地。越南人下手非常狠,都是往死里打,似乎是想将这些年被解放军压着打的郁闷和怒火发泄到边民身上,边打边叫:“我们吃下去的东西,就没有吐出来的道理!我们不光要占了你们的村子,还要把你们的祖坟山都占了!你们的军队呢?在哪里?有本事就叫他们来为你们出头啊!”

萧扬咬紧了牙关:“妈的,这帮死猴子也太嚣张了!”

伏兵赶紧拦住他:“别冲动,这种事情涉及政治,很复杂的,我们还是先向上级报告再作决定!”

曹剑强跳着脚叫:“报告?报告个屁!我们根本就没有电台,怎么报告?难不成还要开车回去向连长报告,等连长请示了上级再过来?真要这样搞,边民早就被打死了!”

伏兵正要说话,一个十三四岁的男孩子跑了过来,他的额头被石头砸了一下,皮开肉绽,鲜血直流,哭着叫:“解放军叔叔救命!我爸爸快要让他们打死了!”

曹剑强看到,有好几个安南人正围着一个中年汉子拳打脚踢,棍棒如雨,那中年汉子被打得倒在地上站都站不起来,连声惨叫,浑身是血,如果没有人帮忙,他真的会被活活打死的。曹剑强骂了一声:“妈的,死猴子!”扬起工兵铲就上。

伏兵一把将他扯住,大声说:“不要冲动!这是政治问题,必须以大局为重,你们想犯错误么!”

萧扬和曹剑强都窒了窒,不知道如何是好。其实在边境,这样的冲突几乎每天都在发生,安南人的田埂一个劲的往华国这边移。1969年,在中苏边境,为了一个面积不到一平方公里的珍宝岛,华军跟苏联红军狠狠的打了一仗,付出数百人的伤亡最终保住了这个小小的岛子。

又是一棍子重重的落在那中年汉子的身上,中年汉子痛苦地惨叫,颇为凄厉。那小孩见老爸被打,而这三名解放军迟迟不动,急出了眼泪,哭着叫:“他们打我们,你们也不帮我们啊?”

萧扬气往上撞,怒骂:“被处分就被处分吧,打了再说!”一把拨开伏兵的手,抡着工兵铲冲了过去,咣的一铲拍在一个抡起棍子往那中年汉子小腿砸去,想把中年汉子的腿打断的越南人头部,那家伙只觉得脑袋被一辆小汽车撞了个正着,眼前一黑,白眼一翻,直挺挺的昏倒在地,没四五个小时估计是爬不起来了。

曹剑强叫:“早就该这样了!我们想这么多干嘛,揍死他们!”也拨开伏兵的手冲了上去,一铲拍在一个想向村长下毒手的安南人胸口,将他拍得向后飞出三四米远,然后一脚,又踢飞了一个。

伏兵还要劝,见这两位已经跟安南人战作一团了,忍不住骂:“你们这两个没脑子的家伙……算了,我想这么多干嘛?打了再说!”也抡起工兵铲冲上去,闪开一根迎头砸来的木棍,工兵铲一晃拍在那家伙的脸颊,那家伙被生生拍翻,吐出一大口血水和好几颗碎牙,发出杀猪般的惨叫声。205工兵铲用料很足,钢口非常好,份量可不轻,哪怕是练过硬气功的侦察兵,被拍上一铲也得趴下,何况是只猴子!

这三位都是新兵营里的尖子,老兵没少给他们开小灶,格斗技术跟老兵相比都没差多少,尤其是曹剑强,简直就是一辆人形坦克,哪里安南人多就往哪里冲,工兵铲抡得跟龙卷风似的,挨上了就得倒下,所到之处人仰马翻,甚至有安南人表演起了空中飞人、保龄球、后空翻转两周半等高难度的动作,惨叫声震天动地。还好这家伙出手还是有分寸的,都是用拍或扫,挨上一下最多断两根骨头或者昏迷几个小时而已,如果他用劈或者削的话,只怕现在早就血流成河了————205工兵铲可是非常锋利的,让曹剑强这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家伙抡起来往身上来挥一下,脑袋都得劈开两半,卸下一条腿或者一条胳膊那叫轻而易举!安南人也注意到这个家伙了,放过那些被打伤的边民转而围攻他,棍棒雨点般落在曹小强身上,曹剑强全然不当一回事,还在横冲直撞,大呼痛快。安南人的棍棒落在他身上跟砸中石柱差不多,他吭都没吭一声,而安南人挨了他一铲或者被他踹上一脚就半天都爬不起来。

相比之下,萧扬打得就斯文多了,他奋力舞动工兵铲抵挡住四面八方的攻击,不让自己受伤,逮到机会了再闪电般出手,要么一记掌根推击,要么就断子绝孙腿,要么戳喉,打得是波澜不惊。他也挨了对手好几记狠的,鼻青脸肿,但围攻他的越南人可倒了大霉,不断有人鼻血狂喷,或者捂着命根子满地打滚,更多的则捂着咽喉蹲在地上剧烈干呕,连舌头都伸出来了。伏兵看得佩服不已,杀开一条血路冲到萧扬身边,跟他背靠着背,一边抵挡着那蝗虫般的攻击一边问:“你从哪学来这些损招啊?”

萧扬肩膀挨了一棍,他也不客气,一掌砍在那家伙锁骨上,发出一声脆响,那家伙发出杀猪般的惨叫声,一条手臂都抬不起来了。他再补上一记断子绝孙腿,完事,这才抽空回了伏兵一句:“我爷爷教的!算他们命大,这不是在战场上,很多更狠更损的招都不能用,否则他们早就挂了!”

伏兵用工兵铲一拍拍飞一块劈面飞来的砖头,叫:“回头你教教我!”

萧扬说:“好!”

几句话间,伏兵又拼着挨一棍子,用工兵铲拍翻了一个,萧扬则两记戳喉放倒了两个。边民见这三个家伙这么厉害,打得越南人滚的滚爬的爬,不禁精神大振。村长捂着被石头砸破的额头,激动地叫:“解放军来帮我们了!揍死他们!”村民们打肺里吼出来:“揍死他们!”就连那些遍体鳞伤的也支撑着爬起来,随便摸到一根棍子或者一块砖头,恶狠狠地朝越南人扑去。“解放军”这三个字在华国老百姓心目中有着非凡的意义,不管是何等天崩地裂的灾难,看到解放军的身影他们心里就会燃起勇气和希望,现在解放军来帮他们打越南人了,他们还有什么好怕的?上,揍死这帮可恶的猴子!

1

三十六 打了再说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