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玄衣纁裳>第74章 朱宏贞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74章 朱宏贞

小说:玄衣纁裳 作者:信德之路 更新时间:2019/7/8 13:23:56

  虞昌勖在前线调集重兵,朱宏贞一看前线局势,下诏书谴责刘寻劳师费粮,造成伤亡大,消耗国库也多,又不速战。当然朱宏贞的国库负担不起前线,是因为他给地方将领赏赐太过丰厚。

刘寻回奏说:“我们本来计划用骑兵攻打他的心腹晋阳,回师时夺取镇、定二州,以十天为期,清除河朔一带的敌人。但天时不利,十多天阴雨连绵,军粮匮乏,士卒疲病。此后,又打算占据临清断绝晋军的粮饷,然而周德远突然来到,奔驰如神。我现在退保莘县,让士卒们一边休息一边训练,以待下一步继续作战。我看到晋军的士卒很多,又善于骑射,确实是一支强敌,从来没有敢轻视。如果有空隙可乘,我哪敢偷安养寇!”

朱宏贞又向刘寻询问取决胜利的策略,刘寻回答说:“我今天还没有什么好的策略,只希望能得到每人十斛粮食,这样敌人就可以打败。”

朱宏贞看到回信,十分生气,谴责刘寻说:“将军你储备粮食,是准备打败敌人呢,还是打算防止饥饿呢?”于是派遣中使前往督战。

刘寻召集诸军将领说:“主上深居宫中,不了解军队作战,仅仅和一些新提升的年轻人商量对策。作战在于随机应变,不能预先估计。现在敌军还很强大,和他们作战一定不利于我们,怎么办呢?”

诸位将领都说:“不管胜负应当决于一战,这样一直拖下去又能等到什么呢?”

刘寻没有说话,散会之后,对他亲近的人说:“主上昏暗愚昧,臣下阿谀奉承,将帅骄傲,士兵懈惰;我不知将要死在什么地方!”

几天后,刘寻在军营门口又召集诸军将领,每人面前放了一杯河水,让他们喝掉,众将领不解其中的意思。刘寻给他们解释说:“一杯水都难以喝掉,滔滔不绝的河水难道能够穷尽吗?”诸将都吓得变了脸色。

可是朱宏贞的命令也是命令,而且是皇帝的命令,刘寻不遵守皇帝的命令,难免被底下有心之人利用。

因此几天以后,刘寻率领一万多士卒逼近镇、定的军营,镇、定二州的人都感到害怕。晋将李存审率领二千骑兵拦腰击刘寻,虞建及率领一千多银枪军前来援助,结果刘寻被打得大败,奔逃回去。晋军奋力追赶,一直追到刘营寨之下,俘虏和斩杀了一千多人。

从此之后,刘寻安心守城,再也没出战,因为在生与死这个大是大非问题面前,皇帝的命令有时也无用,更何况朱宏贞不是朱光,没有那么大的权威,可以让别人为他舍生忘死,而且牺牲还不一定带来胜利,就更不值得。

刘寻一连数月,坚守不出,朱宏贞多次催促刘作战,但刘寻就是闭门不出。

刘寻不出战,虞昌勖却不会就此停手,他留副总管虞存审坚守军营,自己亲自去贝州慰劳包围张原德的军队,并对外扬言回归晋阳,希望可以引诱刘寻。

刘寻听到这消息之后,上奏请求袭击魏州,朱宏贞告诉他说:“现在全国都交给你,社稷存亡,在此一举,希望你努力去作战。”

刘寻打仗一贯小心,他让新任命的澶州刺史杨直率领一万人开赴魏州,杨直带兵半夜时到达魏州城南,城中晋军选拔了五百壮士偷偷出城袭击杨直的军队,杨直没有防备,损失甚大。

第二早晨,刘寻的全部军队从莘县来到魏州城东,和杨直剩下的军队会合。虞存审率领营中的军队紧跟在他们的后面,虞昌勖的干哥哥虞嗣源也率领他的部队到达战场迎战魏军。

这时晋王虞昌勖也从贝州带兵回来,与虞嗣源的军队一起部署在刘寻军队的前面。

刘寻看到虞昌勖回来了,惊讶地说:“我中了黄口小儿的计策了!”,立马下令士兵后撤,加固营防,虞昌勖率军紧随其后。

等晋王虞昌勖的军队在与虞存审会合之后,决战的时候到来了。虞昌勖在刘寻军队的西北面摆出方阵,虞存审在魏军的东南面摆出方阵,打算对刘寻两面夹击。

刘寻的军队则两路晋军夹在中间,被晋军打得大败,刘寻一看形势危急,撇下大军,只率数十骑兵冲出了包围逃跑。魏军此战,共有七万多步卒,被晋军包围住,最终几乎全部被杀死或因为逃跑过程之中,慌乱跳入河中而被淹死。刘寻逃出包围圈之后,只能退守滑州。

前方溃败,朱宏贞心急如焚,此时匡国节度使王亶秘密上疏建议朱宏贞派军队袭击晋阳,他认为虞昌勖把主力全部部署在河北前线,河东就会空虚。

朱宏贞听从了他的意见,派河中、陕、同华诸镇军队共计三万余人,出阴地关,很快就到达晋阳城下,对晋阳城开始昼夜急攻。

由于城中没有及时有所准备,魏军来了之后,河东监军张继元只能于是征发各司的工匠以及市民们登城拒守,城墙有好几处几乎被踩陷,都被晋阳军队及时发现,修补。

监军张继元对于晋阳的情景十分担忧,毕竟能打的人现在都不在晋阳。

这时一位已经退休的老将军安金居住在太原,他前去拜见张继元,并对他说:“太原是晋王的根本之地,如果失守,国家大事就全部完了。我虽看老有病,但仍为国担忧,请求把库存兵甲交给我,我为你去攻打魏军。”

张继元知道这位老将军当年是虞克用旧部,战场经验丰富,马上就下令将库存兵甲交给了安金。

安金率领着他的子弟以及退下来将领的家人共有几百人,乘夜间出晋阳北门,在羊马城内向魏军军发起了进攻。

本来,魏军将士自从朱光败给虞昌勖之后,就害怕晋军,一看到晋军杀过来,感到非常惊恐,更何况这是一帮亡命徒,魏军立马退却。虞克用,虞昌勖父子两代经营河东,晋王的权威可不是朱宏贞可以比拟的。

晋昭义节度使虞嗣昭听说晋阳被敌人侵袭,派牙将石军立率领五百骑兵前往援救。石军立早上从上党出发,晚上就赶到了晋阳。

魏军扼守汾河桥,石军立击败了他们,直奔晋阳城下,他高声大呼说:“昭义大军已经到来。”

当天夜晚,石军立与安金等率兵分别从晋阳城各门出击魏军,魏军被打死打伤的有十分之二三。

次日清晨,王亶知道晋阳攻不下来,就领兵在晋阳城外大肆抢劫一番后撤回,算是回去之后有个交代。

虞昌勖知道有人帮助自己守住大本营,可惜虞昌勖也不是虞克用,他本人居功自夸,不喜欢别人胜过自己,因为这次晋阳解围的谋略不是他想出来的,所以对安金等也就都没有奖赏。当然,安老将军不会介意,因为他在保卫自己的家乡。

当魏军重重包围在晋阳城下时,大同节度使贺伦带的军队的士兵有很多人逃奔魏军,毕竟他们原本就是魏军,张继元害怕贺伦策划兵变,就将他抓了起来,并斩杀了他。

朱宏贞听说刘寻战败了,又听说王亶也没有成功,叹息地说:“我的事业就要完了。”

从此以后,黄河以北就是进军的天下,卫州、磁州、邢州、相州、沧州相继被虞昌勖拿下,河东的晋州在晋军追击王亶的时候,一看魏军战败,也投降了虞昌勖。

晋州投降虞昌勖之后,大梁城中开始出现了一句流言,说“魏失魏州,晋得晋州,天命已知,人力难为。”

朱宏贞听到这句流言,派人去抓散播这一言论的人,可惜说的人太多,抓了好几十人,也没有抓到第一个说的人,也没能阻止这流言,朱宏贞只好罢手。

与此同时,晋军包围贝州已一年有余,张原德听说河北诸州都已经归晋王所有,所以也打算投降晋国。于是他就和大家商量,大家认为打算投降晋国。于是他就和大家商量,大家认为弹尽粮绝的时候投降,恐怕仍不能免于一死,所以没有听从张原德的意见,反而大家一起杀死了张原德,全城士卒绕城坚守。

后来城中的粮食吃完了,以至食人为粮。这时他们才对晋国将领说:“我们出去投降,又害怕被你们杀死,请求让我们穿着甲胄,拿着兵器出去投降,等到事情安定然后就把我们放了。”

晋国将领答应了他们的请求,贝州士卒三千余人出城投降了晋军,他们把兵甲放下以后,晋军包围了他们,并全部杀死,有时候,虞昌勖也是不守诺言之人。从此以后河北地区都归晋国所有,只有黎阳还被刘寻占据着。

刘寻被打败后,河南地区的人们都十分害怕,刘寻又因为害怕朝中小人诬陷,多次没有接受朱宏贞召见他的命令,因此将帅部卒都有些动摇。

河北的丢失,流言的出现,只是魏国分崩离析的开始,朱宏贞派遣捉生都指挥使李雨率领他的所属部队一千多人驻扎在杨刘,想要控制这一军事重镇,稳固黄河防线。

可是李雨在接到命令的当天晚上,就反叛朱宏贞,带着他的军队攻打魏国皇宫的建国门,想着擒贼先擒王。

朱宏贞登上建国门楼抵抗。龙骧四军都指挥使杜晏求率领五百骑兵驻扎在建国门,李雨的叛军把随军的帐篷上浇上油,用长竿子架起来,准备点燃后烧毁城楼,形势十分危急。

杜晏求从门缝里看到李霸的军队没有穿戴铠甲、头盔,于是率领骑兵向李雨发起进攻,士卒们奋力作战,一会儿李雨的叛军就被打败逃走了,毕竟朱宏贞发话了,打赢了,所有士兵都有赏赐,一人给十缗,也就是十串铜钱。

杜晏求率军讨伐李雨的反叛军队,并将叛军全营将士以及他们的家属全部诛灭。杜晏求也因此功而被提拔为单州刺史。

不久以后,又有不好的消息传来。天平节度使王亶由于招募了很多盗贼,安置在他的帐下充当亲兵,而这些盗贼乘王亶没有防备,突然进入王亶军府将王亶杀死。

好在,天平节度副使裴严率领军府的部队讨伐盗贼,并把他们都诛杀了,因此,军府才获得了安定。

屋漏偏逢连夜雨,魏国已经处于内外交困,蜀国,吴国都在窥探,而湖南的楚国也派人去晋国拜码头,岐国更是早就在坐山观虎斗,现在荆州的高季孙也因为朝廷河北战败而开始截流地方赋税,不再给朝廷纳贡,准备割据,朱宏贞已经四面楚歌。

0

第74章 朱宏贞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