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玄衣纁裳>第111章 虞昌勖(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111章 虞昌勖(下)

小说:玄衣纁裳 作者:信德之路 更新时间:2020/3/5 15:19:28

郁久律屈列带兵前来,虞昌勖也不敢随意对待,也立即亲自带兵到达新城南面。

到了之后,先前派的侦察骑兵回来说契烈军队的前锋驻扎在新乐,准备过了沙河向南进军。

将士们听后都感到害怕,有些新招募的士卒,没有经历战阵被吓得临阵逃跑,虞昌勖麾下的将军不得不把逃路的杀了,但是也无法禁止。

见此情况,虞昌勖麾下诸将都对虞昌勖说:“契烈人把全国的军队都调这里来,我们寡不敌众。又听说魏军入侵,应当把部队调回魏州以救根本之地。或者撤了包围镇州的部队,向西进入井陉关来回避一下。”

虞昌勖犹豫不决。此时,他手下的郭宗韬说:“契烈人被王有所诱惑,本来是为了夺取货财来的,他们并不能解救镇州的危难。大王最近击败魏军,威振夷、夏。契烈人听到大王已经到来。一定会灰心丧气,如果能锉败其前锋部队,后面的部队就一定会逃跑。”

大将虞嗣昭从潞州来到这里,也说:“现在强敌在前,我们只能前进,不能后退,不能轻易动摇人心。”

虞昌勖听二人说完,定下了决心,说:“帝王的兴起,自有天命,契烈人能把我怎么样呢?我曾用数万军队平定了河北,现在遇到这样小的敌人就回避他们,我还有什么面目来见天下人呢?”于是他亲自率领五千骑兵率先前进。

晋军到了新城北面,一半军队刚走出桑林,契烈军一万多骑兵看到,他们一看到虞昌勖的旗帜,立马向后撤退,毕竟他们也是知道虞昌勖的威名。虞昌勖看到了他们,就将部队分为两路追逐他们,追出数十里。

当时沙河桥窄冰薄,契烈人掉在河里淹死了很多。当天晚上,虞昌勖就住在新乐。郁久律屈列把随军带的车帐扎在定州城下,现在契烈败兵到来,郁久律屈列决定把军队全部退到望都坚守。

虞昌勖来到定州,王云到马前去迎接,请求把自己的爱女嫁给虞昌勖的儿子虞继岌,虞昌勖对于王云怕他马屁的行为很是受用。

虞昌勖率兵直捣望都,契烈兵迎战,虞昌勖率亲军一千多骑兵率先前进,正好遇上一个契烈将军突馁率领的五千多骑兵,没过多久,虞昌勖就被突绥所包围。

被包围后,虞昌勖奋力冲战,出入好几次,从午时起一直战到申时都没有冲开包围。虞嗣昭听说以后,率领三百骑兵从侧面攻打突馁部队,突馁的部队退走,虞昌勖才从包围中解救出来。

突围后,虞昌勖放手让士卒奋力追击,契烈大败,一直向北追到易州。此时正好遇上正月寒冬十几天下大雪,平地积雪有几尺厚,契烈军的人马都没有吃的,冻饿死的人一个挨着一个在一个在道路上。

郁久律屈列看到此情此景,举起手指着天,对卢进说:“看来上天没有同意让我到这里来。”说完,郁久律屈列于是向北撤军回去。

虞昌勖带兵跟踪,契烈人走,晋军也走,契烈人休息,晋军也休息。虞昌勖看到契烈人在野外睡觉的地方,地上铺上草垫,草垫方方正正,都像编起来用剪刀剪过似的,虽然他们已经离开这里,地上铺的草还没有一棵乱的,虞昌勖很感叹地说:“契烈人执法很严格,所以才能这样,这是魏军万万所不如的。”

虞昌勖到了幽州,派二百骑兵跟在契烈军后面,并告诉他们:“契烈人出了边境以后你们就返回来。”

这些骑兵依仗他们勇敢,边追边打,结果被契烈人全部抓获,只有两个骑兵从别的路上逃跑才没有被抓获。

撤退后,郁久律屈列责怪王有,把他捆着带回自己的老营。但是回到老营之后,还是任命他担任同中书门下平章事,负责管理这一战俘虏到契烈的中原人,为他们修建居住的城池。与此同时,晋国代州刺史虞嗣肱平定了原本王有管辖的妫、儒、武等州,虞昌勖授予他山北都团练使。

虞昌勖北攻镇州的时候,虞存审对虞嗣源说:“魏国人听说我们在南边的兵少,他们如果不攻德胜,那就必袭魏州。我们两个人都集中在这里干什么呢?不如把军队分开来防备魏军的进攻。”于是两人就把军队分开。

果然,魏国将领戴心远果然率领他麾下的全部魏军直奔魏州,虞嗣源率兵走在他们的前面,驻扎在狄公祠,并派人通告了魏州方面,使他们有所准备。

戴心远到魏州,虞嗣源派出将领石全率骑兵挑战。戴心远知道晋军有了防备,就向西渡过洹水,攻下成安,大肆抢掠后返回。

后来戴心远又率领五万士卒向德胜北城发起进攻,在城外挖了一条条壕沟,又修筑了层层墙垒,切断了晋军的出入之路,昼夜连续进攻,虞存审全力坚守。

晋王虞昌勖听说德胜的形势危急,就在打败契烈之后没几天,立马从幽州出发,五天到达魏州。戴心远听说晋王虞昌勖率军将要到来,就烧毁了军营逃回杨村。

另一边,晋国天平节度使兼侍中阎玉修筑墙垒把镇州包围起来,并引滹沱水环绕在镇州四周。镇州城继绝了与外界的联系,城内的粮食也快吃完了。

面对这样的情况,镇州城派五百余人出城找食物。阎玉让他们出来,打算用伏兵把他们抓获。但这些人出来后就攻打工事,阎玉轻视他们,没有任何防备,不一会儿又有数千人到来。这时阎玉的军队还没有集合,镇州人毁坏了阎玉的包围工事冲了出去,并放火攻击阎玉的军营,阎玉不能抵御,退到赵州坚守。

镇州人把晋军修筑的墙垒等工事全部毁掉,并把他们的粮草拿走,好几天都拿不完。虞昌勖听说此事,调昭义节度使兼中书令虞嗣昭为北面招讨使,代替阎玉。

几天后,张瑾又故技重施派出一千多士卒到九门外迎接夺取晋军的粮食,虞嗣昭在旧营设下伏兵,阻击迎粮的士卒,差不多把张瑾派出来的军队全都杀或捕获,只剩下五人隐藏在墙垒的废墟间,虞嗣昭骑着马围着用箭射他们。

镇州的士卒射箭抵抗,一支飞箭击中了虞嗣昭的脑部,虞嗣昭箭袋子里的箭用完了,从脑袋上拔下那根箭来继续射杀镇州人,一箭就射一个。这时太阳正好落山,虞嗣昭回到了军营里,被射伤的地方流血不止,当天晚上虞嗣昭就伤重而死了。

虞昌勖听说后,好几天不食酒肉。虞嗣昭的遗言说:“把泽州、潞州的兵全部交给节度判官任睘,让他率领诸军继续攻打镇州。”任睘发布的命令和以前完全一样,因而镇州人不知道虞嗣昭被射死。

又过了几天,晋王虞昌勖任命天雄马步都指挥、振武节度使虞存进为北面招讨使。命令虞嗣昭的儿子们护送虞嗣昭的灵柩回晋阳,并把他安葬在那里。他的儿子虞继能不接受归葬晋阳的命令,反而率领他父亲的几千名牙兵,从军营护丧送回潞州,那是昭义军的首府,虞嗣昭正是昭义军节度使,而且那里也是虞嗣昭当年浴血奋战夺取之地。

虞昌勖派遣他的同母弟弟虞昌渥骑马急速追上虞继能,并给他讲明要护丧到晋阳,虞继能的兄弟们都对此都感到忿怒,想杀掉虞昌渥,虞昌渥逃回。

虞嗣昭有七个儿子:虞继俦、虞继韬、虞继达、虞继忠、虞继能、虞继袭、虞继远。其中虞继俦是泽州刺史,应当接替父亲的爵位,但是他平素比较软弱。

虞继韬凶暴狡猾,把虞继俦囚禁在另外一个房间里,再假装让士卒们劫持自己请为留后,虞继韬再公开谦让一番,然后把这件事报告虞昌勖。

虞昌勖因为战争正在**,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改昭义军为安义,任命虞继韬为留后。阎玉这一边得知虞嗣昭在前线战死,心想自己的战败,感到悲愤,背上长了个毒疮,不久就病死。

两个月后,虞存进觉得镇州内部已经快兵尽粮绝,于是就在东垣渡安营扎寨,在滹沱水两侧修筑营垒。

晋国卫州刺史虞存儒,本姓杨,名婆儿,因为会演戏,得到晋王虞昌勖的宠爱。因他颇有膂力,晋王赐给他姓名,任命为刺史。他专门搜括民财,对防城的兵卒,也向他们每月征收钱币,然后放归,以免防守之役。

晋军包围镇守已有数月,魏国庄宅使段疑和步军都指挥使张月率兵连夜渡过黄河袭击,第二早晨登城,抓获虞存儒,攻下卫州。

戴心远又和段疑又攻下淇门、共城、新乡,到这时,澶州以西、相州以南的地区都归魏国所有。晋军失去了三分之一的军用储备,魏军又振作起来。后梁帝任命张月为卫州刺史。

张瑾派其弟张球乘虞存进刚刚安营扎寨,还没有完全熟悉地形地利的机会,率兵七千突然到达东垣渡。这时晋国的骑兵也向镇州城开进,但两军并没有相遇。

镇州的士卒赶到虞存进营门,虞存进十分狼狈地率领着十几个人在桥上作战,镇州的士卒被击退,晋国的骑兵切断了他们后面的部队,前后夹攻,镇州的士卒几乎被消灭光,可惜,虞存进战死。

晋王虞昌勖一看又损失了一员悍将,十分伤心,不过伤心归,他立马伤心任命蕃汉马步总管李存审为北面招讨使。

镇州城内食尽力竭,张瑾派出使者到虞昌勖的行台请求投降,还没有得到回报,虞存审的部队已兵临城下,镇州城中将领李丰为内应,秘密地用绳子从城墙上把晋军拉进来,到天亮就全部登上了城,抓获了张瑾的兄弟家人以及他的同党把他们送到了行台,赵人都请求把他们斩杀,张礼的尸体则是在市上被车裂。

赵王王容原来的侍者在灰烬中找到了赵王的遗骸,晋王命令祭祀赵王,并将遗骸埋葬。晋王任命赵将符刁为成德节度使,乌辰为赵州刺史,赵贞为深州刺史,李丰为冀州刺史。

符刁不敢接受成德节度使的任命,他辞让说:“原来的节度使没有儿子而且还未安葬,我符刁应当服重丧然后把他安葬,等到葬礼完毕之后,我再听从大王的命令。”安葬以后,他到了行台。赵人请求晋王兼领成德节度使,晋王虞昌勖答应了赵人的请求。

为了答谢符刁,虞昌勖割出相、卫二州设置义宁军,任命符习为义宁军节度使。符习又辞让说:“魏博是大王的藩镇,不能分割,我希望得到黄河以南的一个镇,我符刁自已去攻占。”于是晋王任命他为天平节度使、东南面招讨使。加任虞存审兼侍中。

虞昌勖如今任命官员都已经是按照皇帝的规格去任命的官员,河东监军使张继元知道后,悲愤不已,很快就去世了。

虞昌勖的母亲到张继元的府第为他服丧,和他的儿子、侄儿们服的丧礼一样。虞昌勖听到张继元死的消息后,好几天都不吃饭,几天后,命令河东留守判官何赞代管河东军府事。

平定镇州之后,虞昌勖任命魏博观察判官张先兼任镇冀观察判官,暂管镇州军府事。

这时候,魏州的赋税拖欠得很多,虞昌勖因此责怪司济阴人赵禾良,赵禾良说:“殿下什么时候能平定黄河以南?”

虞昌勖十分生气地说:“你的职务是监督税赋,自己的职务都没干好,怎么敢干预我的军事!”

赵禾良回答说:“殿下正在谋划攻取而不爱惜百姓,一旦百姓对你离心,恐怕连黄河以北也不能归殿下所有,更何况黄河以南呢!”虞昌勖听了十分高兴,并且向他道歉。从此以后,晋王对赵禾良很重视,每次商量大事都让他参与谋划。

1

第111章 虞昌勖(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