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玄衣纁裳>第142章 虞嗣源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142章 虞嗣源

小说:玄衣纁裳 作者:信德之路 更新时间:2020/9/21 15:51:06

虞昌勖死的这一天,虞嗣源到达子谷,听说虞昌勖己死,痛哭一场,并对诸位将领说:“主上平时很得人心,正是被这一群小人蒙蔽迷惑才到了这种地步,现在我将到哪里去呢?”

四月初二,朱殷派使者飞速报告虞嗣源,说:“京城大乱,诸军烧杀抢掠不己,希望赶快来解救京城。”虞嗣源接到这封信之后,火速进入洛阳,然后住在自己的宅里,下令禁止焚烧抢掠,在灰烬中拾了一些虞昌勖的遗骨,然后把他安葬了。

当日虞嗣源进入邺都的时侯,前直指挥使侯有益摆脱了虞嗣源回到洛阳,现在,侯有益自缚来请罪。虞嗣源说:“你作为一个大臣,尽忠尽节,有什么罪呢?”便下令将他官复原职。

虞嗣源对朱殷说:“你好好地巡回检查,以待魏王到来。淑妃、德妃都在宫中,她们的供给应当格外丰富齐备。等皇上的陵墓修好,国家有了继承人,我就回到我的藩镇真定去为国家保卫北方领土。”

这一天,豆卢格率领百官送上书札劝虞嗣源即皇帝位,虞嗣源当面告诉他们说:“我奉皇上的命令去讨伐乱贼,不幸部队叛背逃散。本想入朝亲自诉说情况,但被虞绍荣所阻隔,分裂到如此地步。我本来没有其他想法,诸君突然来推举我,是根本不了解我,希望不要说了。”豆卢格等坚决请求,虞嗣源还是没有答应。

虞绍荣原本想投奔关中去靠拢魏王,但是跟从他的部队渐渐逃散了。四月初四,只剩下几个骑兵,被人抓获,随之他被人打断了脚送到了洛阳。

四月初五,魏王虞继岌听说洛阳叛乱,就计划据守。当初,庄宗命令两个内宦留在晋阳,一个监管军队,一个监管仓库,自北都留守张先以下无权命令他们,他们只听虞昌勖的命令。等到邺都发生兵变时,虞昌勖又令汾州刺史虞彦超为北都巡检。

虞昌勖死后,推官河间人张远劝张先奉表拥虞嗣源为帝,张先说:“我是一个书生,从一个普通百姓到做大官,都是找先帝的恩情,怎以能够苟且偷生而不感到惭愧呢?”张远边哭边说:“您真是忠义不朽。”

有一个叫虞存沼的人,是虞昌勖的近亲,他从洛阳跑到晋阳,假传虞昌勖的命令,偷偷和那两个内宦阴谋杀死张先和虞彦超,占据晋阳而坚守。

虞彦超知道这一情况后,悄悄地告诉了张先,打算先图谋起事。张先说:“先帝对我有深厚的恩情,我不忍心这样做。坚守道义而至死不变却免不了祸端,这是天命啊!”

虞彦超的计划还没有决定,四月初六夜晚,士卒们就在牙城里杀死了两个内宦和虞存沼,于是在城内抢掠到天亮。张先听说发生兵变,出逃到忻州。正好这时虞嗣源的信送到这里,虞彦超给士卒下了命令,城里才开始安定下来,于是他就代理太原军府。

这时候,当百官第三次送上书札请求虞嗣源监国,虞嗣源便答应了他们的请求。四月初八,进入兴圣宫居住,开始接受百官按次序的拜见。他下发的命令称作教,百官称他为殿下。

虞昌勖的后宫里还有一千多人,宣徽使从中选择了几百名年轻漂亮的送给了监国虞嗣源,虞嗣源说:“用这些人干什么?”

宣徽使回答说:“宫中的主管不可缺。”

虞嗣源说:“宫中主管应当熟悉过去的典章制度,这些人怎么会知道?”于是全部用过去的老人代替,让那些年轻人都出宫回亲戚家,没有亲戚的任凭他们随便去哪里。

四月初九,虞嗣源任命中门使安千诲为枢密使,镇州别驾张朗为副使。张朗是一个工于心计的人,他善事权贵。把他的女儿嫁给了安千诲的儿子,所以安千诲引荐了他。

虞嗣源命令手下去关中征召各王回到洛阳。安千诲和虞绍真谋划说:”现在殿下己经摄政,主持办理丧事,各王应当及早安排处置,以此来统一人心。殿下性情慈善,不能告诉他。“于是秘密派人到关中的军队传令,要关中军队的将军杀了几个领兵的亲王。

刘皇后逃到晋阳,在晋阳当了尼姑,虞嗣源派人到晋阳杀了她。

四月十二日,虞绍荣到达洛阳,虞嗣源责备他说:“我什么地方对不起你,你杀死我的儿子?”原来虞绍荣当日趁乱杀了虞从审。

虞绍荣睁大眼睛瞪着虞嗣源说:“先帝什么地方对不起你?”于是虞嗣源杀死了虞绍荣,并恢复了他原来的姓名。

虞嗣源怕魏王军队回来发生变故,任命石文瑭为陕州留后。又任命虞从珂为河中留后。同时虞嗣源下发教令,谴责租庸使孔兼奸巧谄谀、侵占剥夺,使军民贫困的罪行,并将他处死。凡是孔兼制定的苛敛之法,全部废除,同时撤消了租庸使和内勾司,依照旧例设盐铁、户部、度支三司,委托宰相一人专门管理。虞嗣源还取消了各道的监军使。因为虞昌勖是任用宦官才导致亡国的,所以命令各道把宦官全部杀掉,就和当年朱光下的命令一样。

魏王虞继岌从兴平退到武功,宦官李袭说:“是祸是福不可预测,但后退不如前进,请王赶快东进来解救内难。”

虞继岌听从了他的意见。于是前进到达渭水。他们顺流渡过渭水,当日到达渭南,此时,虞继岌的心腹之人吕柔等都己逃跑躲藏起来,他的军队也因为他参与杀了郭宗韬而不再听令。李袭对虞继岌说:“如今陛下死了,大王大势己去,应该重新打算。”

虞继岌边哭边来回走动,后来就趴伏在床上,命令仆夫李桓用绳子把他勒死。任圆代替他率领部队向东前进。虞嗣源命令石文瑭去安抚他们,士卒们没有不同意见都归顺了虞嗣源。

自从虞嗣源进入洛阳以来,内外重要的事情都由虞绍真决定。虞绍真擅自拘捕了威胜节度使虞绍钦、太子少保虞绍冲,并把他们投入监狱,打算把他们杀掉。

安千诲对虞绍真说:“温图、段疑的罪恶都在魏国,现在殿下刚刚平息了内乱,希望安定万国,难道只为你报仇吗?”虞绍真因此才稍稍收敛。

四月十五日,监国虞嗣源下令,恢复了虞绍冲、虞绍钦的姓名叫温图、段疑,并放他回归家乡,任命安千诲推荐孔盾为枢密使。与此同时,在关中郭宗韬的旧部们也按照接到的密令,杀了虞昌勖的几个弟弟们,归顺了虞嗣源

把虞昌勖的子女几乎一网打尽之后,主管官吏商议虞嗣源即皇帝位的仪礼。虞绍真、孔盾认为雍朝的世运己经完了,应当自己建立国号。虞嗣源问左右大臣说:“什么叫做国号?”

回答说:“先帝接受雍朝赐给的姓,为雍朝报仇,继雍昭宗之后,所以称雍。现在魏国的人们不想让殿下的国号称作雍。”

虞嗣源说:“我十三岁时侍奉献祖,献祖把我看作同一宗族,对我就象对待儿子一样。后来又侍奉武皇虞克用近三十年,侍奉先帝虞昌勖近二十年,每次筹划治理国家的大事和攻伐征战,我未尝不参预。武皇的基业就是我的基业,先帝的天下就是我的天下,哪有同家而异国的道理!”于是命令主持政务的人们重新商议一下。

吏部尚书李其说:“如果改变国号,那先帝就成了与国家没有关系的人,他的棺材往哪里安放呢?这不仅仅是殿下忘记了三世旧的君主,我们这些做大臣的心里能够自安吗?过去的朝代以旁支继承王位的有很多,应当用嗣子在棺材前面即位的礼仪即位。”大家听从了他的意见。

四月二十日,监国虞嗣源从兴圣宫到西宫,穿着用粗麻布做的重丧服,在棺材前面即皇帝位,百官们都穿着白丧服。不一会儿,虞嗣源穿上皇帝的礼服和礼帽,接受册书,百官们穿着吉祥的服装祝贺。就这样,短短一个多月,虞嗣源就从大将变成了皇帝。

0

第142章 虞嗣源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