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玄衣纁裳>第260章 石千贵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260章 石千贵

小说:玄衣纁裳 作者:信德之路 更新时间:2022/6/20 11:48:14

兀笃在鸿济国努力维持局势的稳定,是为了让契烈可以不再为鸿济国分兵,毕竟对付中原的大郯,需要契烈集中自身的兵力与物力,鸿济国不能拖了契烈的后腿。

由于第一契烈与大郯的作战的结果是郁久律忽必赉无功而返,因此郁久律忽必赉一直在酝酿第二次作战。终于在第一次战争结束的几个月后,郁久律忽必赉又带着他的大军赶来了,此时经过夏秋的恢复,契烈慢慢从年初的损失中恢复了过来。

这一次战斗发生在开运元年的十二月,和上次一样,还是赵正寿带着自己的军队在前面充当契烈军队的先锋。契烈军队再一次南下,大郯方面的反应有一些迟缓,一直到契烈方面大军到了邢州的时候,身为石千贵的姑父的前线大将杜千威才发现契烈军队主力行踪,急忙就给石千贵报信。

石千贵听说之后,心里很担心,于是就准备御驾亲征。石千贵知道自从大雍末年以来,各地藩镇骄横跋扈,他认为只有自己御驾亲征才能让他们尽力,而且上一次御驾亲征打退了契烈军队,让他感觉好挺不错,于是这一次他就还准备再来一次。但是还没等他出发,他就生了病,于是只好把这件事叫交给了他的前线大将们。

战争刚爆发的时候,大郯朝廷的军队将领基本都没有什么信心,看见了契烈的大军,特别是看到契烈的铁骑,都很恐惧,尤其是契烈军队之中的铁林军。铁林军是契烈军队之中的重甲骑兵,人马皆是披挂铁甲,一旦冲锋起来,势如破竹,一般军队很难抵挡。

面对郁久律忽必赉亲自率领数万骑兵杀来,大郯前线的大将们决定从前线稍稍退却,到后方做好布防,但是没想到,这一稍微退却引起了一连串的反应。由于组织失当,军心不稳,原本仅仅是战略性的撤退,但是却演变成了一个大溃退,但是所幸各路兵马都没有遇到契烈主力的追击,因此伤亡不大。

到了开运二年正月,石千贵还在生病,只好下令在河北一带做好防备,主要防守河北地区,只要是河北不被契烈突破,那么中原就是安全的。

郁久律忽必赉在大郯河北一带带兵劫掠,河北各州县之中受灾最严重的是邢州、洺州、磁州。这三个地方的人和东西基本被契烈劫掠一空,一部分百姓因为反抗被杀,一部分百姓被强行送到契烈境内安置,而百姓家中和州县府库之中的财务则被契烈军队悉数抢走。

当时大郯前线的几个大将率领数万大军和契烈在河北前行相持,这里面有个叫皇甫禺的将军和另一个大将慕容立超率领的数千大军作为先锋和契烈的先锋部队交战,但是没想到无意中却碰到了契烈的主力。

皇甫禺和慕容立超不敌契烈主力部队,只能边站边退,但是最终还是不免被包围的现场,无奈之下这两个人只好选择和契烈决一死战。于是这两位将军也就不逃了,心里都想着反正都是死,被契烈方面包围至死还不如拼一把,战死沙场,这样一来还能落个好名声。

做好了战死殉国的心理准备,他们就排兵布阵,和契烈交战一天,来来回来打了百十个回合他们本身伤亡惨重,但是契烈方面也是死伤惨重,甚至皇甫禺的战马都战死了。

作为一军主帅不能没有战马呢,于是他的一个部下杜敏就把自己的战马送给了皇甫禺,皇甫禺上马继续战斗,全军同仇敌忾一直坚持了好久,局势这才缓解一点,但是想要逃出去还是不怎么现实。

到了黄昏,双方停战休整,皇甫禺就清点了一下伤亡统计了一下人数,结果发现把马让给自己的那个部下杜敏被契烈抓走了。

于是皇甫禺再次提枪上马又和慕容立超冲了过去,进入契烈阵营夺回了杜敏,随后契烈又派出了大量的军队进攻他们。

看皇甫禺和慕容立超认为自己基本上他们已经没有生路了,于是召集部下,和他们一起宣誓以死报国。

但是另一边,大郯前线大将安申琦看看天,对周围的其余大将说:“皇甫禺还没回来,应该是遇上契烈人了。”

他刚说完,就有士兵从前线跑回来,对安申琦和其他的大将们汇报皇甫禺被契烈主力包围的消息。

安申琦听了就要点齐兵马去救援皇甫禺,但是军中的大将却不完全支持,因为契烈方面到底有多少兵,现在谁也不知道,万一到时候真的是契烈主力来了,就算是他们这行营里面的数万大军全部都去,那也没有什么用处无非就是给契烈的士兵增加功绩而已。

但是安申琦还是坚持一定要去救援皇甫禺,对那些反对的人说道:“胜败自有天意,我这一行就交给上天了。”

于是他带着大军赶往皇甫禺被包围的地方,契烈大军看到大郯援兵到来,没打就跑了。皇甫禺立即就带着他的部下和安申琦一行人一起撤了回去。

这一场战役之后,虽然说不上谁输谁赢,但是皇甫禺和慕容立超的威猛之名却是传遍了天下。

到了二月,石千贵的病终于好了。他又开始想着御驾亲征了,他对他的侍臣说道:“现在河北告急,可不是我打瞌睡的时候。”

石千贵下令各地集结兵马做好随驾亲征的准备,不久,石千贵跑到了滑州,在这里看了一下前方的形势,虽然有人劝他在这里就行了,但是他还是坚持跑到了河北又再次驾临澶州。

此时的契烈军队,在劫掠了很多地方之后,回去的路上路过祁州,于是就准备顺势拿下祁州,再抢点东西。

沈斌知道他们来者不善于是就主动出兵袭击他们,结果他们跑得太远了,一不小心反而被契烈方面的军队抢占了城门,造成出去袭击契烈的军队回不了城,这让沈斌很郁闷,因为除了派出去的那一支军队,城里面基本上没有什么防御力量了。

这个时候赵正寿蹦了出来,他不想和沈斌开战,他希望能够直接劝降沈斌,但是不管他怎么说,沈斌就是不松口,赵正寿反而被沈斌骂了个狗血淋头。

第二天,契烈大举攻城,沈斌站在城墙上扯断长弓,大喊为国捐躯,不愿和赵正寿这样的小人为伍,随后自杀。

此时的石千贵也亲临前线,可以说进行决战的时机基本上已经成熟了。在石千贵的命令下,天下藩镇的军队聚集到了定州,后来听说契烈主力前来,急忙又撤到了的泰州。

契烈军一路跟着,在这个过程中曾经和大郯交战,被大郯军队打退了十里,但是损失很小,郁久律忽必赉还是一直寻求决战,他希望能够毕其功于一役。

大郯一路后撤,最终还是被契烈大军包围,而且还不是包围了一层,而是反反复复包围了好几层,契烈方面的大军全部赶了过来,而大郯这一块也聚集了绝大多数的军队,一场决战就开始了。

战争一开始,契烈就想着围困死郯军,所以就把郯军的粮道也截了,只要是郯军被包围一天,那么他们就不能得到粮食补给。

屋漏偏逢连夜雨,当天傍晚大风就刮了起来,风大到可以刮断树木,把很粗壮的大树连根拔起,房子被刮倒,郯军连挖了几口井,都是刚刚出水结果就塌方了。

无奈之下,大郯的士兵们只好弄点泥水,用布沾拧绞出水来饮用,人和马都很渴,有时候不吃饭行,但是不喝水,谁也撑不住。

到了天亮,风刮得更厉害。郁久律忽必赉坐在特意为他制作的车子中,对他的部下说道:“郯军也就这样了,现在已经被咱们包围了,一定要把他们全部擒获,然后向南直取大梁!”说完,郁久律忽必赉就下令骑兵队他们进行骚扰,同时顺风放火,想要瓦解郯军的斗志。

而此时在郯军阵营也出现了分歧,一方面士兵们和大将们都想着赶紧趁着大风出兵,逃出去,就算是不能冲出包围圈能够杀几个契烈人也算不吃亏,要是还这么守下去,肯定是等不到援兵了,他们一定会被契烈困死的。

但是这个时候的大将杜千威却犹豫不决,他认为应该等风小一点再出去作战,但是李贞和张立泽还有符立卿这几个人却是坚决认为现在应该趁着风势打契烈一个措手不及,现在契烈正在帐篷里。根本想不到我们现在会突围。

于是在没有得到杜千威的许可的情况下李贞等人带着大军冲杀了出去,契烈军看着远处灰蒙蒙的风里一阵喊杀声,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人,再说心里也没有一个准备,结果一接触就被击败。

郁久律忽必赉听说郯军主力突围了,而且他们的防线已经被突破了,也吓得不轻,急忙坐着他的大车逃命了,但是大车虽然舒服,但是跑得慢,在路上见到了一只骆驼。骑着就往幽州方向跑。

据说郁久律忽必赉仓皇逃到了北方之后,对随行的大将们全部进行了惩罚,郁久律忽必赉本人也向郁久律尧骨请求惩罚,最终契烈各级将领之中除了赵正寿之外,都被惩罚。

石千贵在前线获胜之后,回到了都城大梁。此时大郯打赢了外地,内部的斗争却展开了。在石千贵御驾亲征之时,石千贵的宠臣户部侍郎冯珏由于厌恶中书令桑翰,就多次在石千贵面前诋毁他。

石千贵听了冯珏的话,想罢免桑翰的职务,好在随军的宰相李松极力谏阻,才让石千贵打消了罢免桑翰的想法。虽然石千贵最终没有罢免桑翰,但在不久之后,石千贵下旨任命冯珏为户部尚书、枢密使,用以分削桑翰的权柄。

与桑翰不对付的大臣,除了冯珏之外,还有一个叫李立韬的禁军将领。李立韬年少时侍奉石文瑭,是石文瑭的仆役。石文瑭从太原南下,留下李立韬侍奉石千贵,成为石千贵的心腹,从此就受到了石千贵的宠信。

李立韬为人性机敏,擅长多种技艺,还懂得一些旁门左道,很会讨石千贵的欢心。石千贵对李立韬很信赖,以至于大郯朝廷各种人事任免,李立韬也能够参与议论。

在石千贵得胜还朝之后,鉴于宰相和疑年老,下令免去和疑的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之职,只保留尚书右仆射的官职来养老。宰相出缺,石千贵下令让冯珏来兼任中书侍郎、同平章事,成为宰相,并且下令朝事无论巨细全都交由冯珏全权处理。冯珏掌握权力之后,开始扶持自己的党羽,大肆**纳贿,在冯珏的府邸门口,每天都有来贿赂冯珏之人。

此时的石千贵认为天下太平,生活上更加骄横奢侈。各地进贡献上的奇珍异宝,统统归入内府,同时还下令要扩建宫室,对已有的宫殿要进行翻新。

眼见石千贵开始骄奢淫逸,桑翰上疏劝谏石千贵道:“过去陛下亲自率兵抗击北虏的进攻,战士受重伤的,也不过赏给数端布帛而已。现在艺人一说一笑合您的心意,就往往赏给十端布帛、上万钱币,还有锦袍、银带。这些若让那些战士看见,怎能不抱怨?他们会认为自己冒着刀锋剑刃,断筋折骨,竟不如人家一说一笑的功劳大。这样下去,军队就将瓦解,陛下还靠谁来保卫国家呢?”

石千贵对桑翰的上疏,不仅没有听从,反而对桑翰根据啊厌恶。石千贵年初,在石千贵的病情还未平复的时候,桑翰派女仆入宫向太后问安,并且询问石千睿近来读书的情况。石千贵听到这事情之后,告诉冯珏,冯珏于是诬陷桑翰有废石千贵、立石千睿的异志;石千贵听后便对桑翰产生怀疑。

桑翰上疏之后,冯珏、李立韬就连同大将李贞一起合谋排挤桑翰。李贞由于心里面对桑翰一直不满,就参与到了冯珏一伙人的行动之中。他们三人觉得赵玉为人软弱易于控制,他们共同荐举他取代桑翰,成为中书令。石千贵准了三个人的请求,罢免桑翰朝中的职务,让他作开封尹,随即任命赵玉为中书令,李松为枢密使兼侍中。桑翰从此以后以腿脚有病为借口,很少再入朝谒见,并谢绝宾客。

0

第260章 石千贵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