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恩怨隋唐之缘起>《第二章》卢太翼献策(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章》卢太翼献策(下)

小说:恩怨隋唐之缘起 作者:蜀山王族 更新时间:2018/9/25 0:54:34

南阳公主等见状,皆以袖掩口笑了起来,且中间还差点儿就笑出了声。

……

“狗奴才,别胡说八道了!”杨广同样忍不住笑骂道。

见皇上没怎么生气了,张顺于是赶紧大着胆子问道:”不知陛下是见,还是不见章仇大人啊?”

……

才将听到“章仇”二字时,杨广即已知道是谁来了,心想:“这活神仙无事不登三宝殿,如今来见朕肯定是有什么话要讲,而不是仅仅为了什么‘道谢’才对。再说,他也非那种喜欢俗套的人……”

见戏弄张顺也差不多了,心情大好的杨广于是回答道:“见!”

像是得了什么“大赦”一样,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之后,张顺接着就快步退到殿门口并高声宣旨道:“陛下起驾中华殿咯!”

……

这边,杨广以一种百般呵护的语气同妻子交代道:“皇后小心身子,您就不要跟着去了,留在这儿同南阳说说话吧,朕那边当是去去即回的。”

……

“恭送陛下!”萧皇后与南阳公主同时起身施礼道。

穿上白裘狐皮大氅正欲离开之际,杨广忽然停下来小声嘱咐相送出门的南阳公主道:“千万别让你母后太劳神了,知道不?”

……

目送了父亲的背影离开,于扶住母亲回转落座之时,南阳公主忽顺势跪下施礼道:“恭喜母后!贺喜母后!”

萧皇后听了,故作诧异状道:“皇儿,这喜从何来呀?”

“母后就不要瞒南阳了吧?”

虽然估计冰雪聪明的女儿可能已经猜到了什么,但萧皇后却仍然装出一脸无辜的样子来问道:“你说,母后瞒你什么了啊?”

杨柔坏笑着反问道:“需要女儿来为母后诊一诊脉吗?”

萧皇后一听,遂伸出手来轻拍了一下对方的头,接着佯装生气道:“母后教你医术,难道就是为了让你用来挤兑母后的吗?”

“被南阳猜中了吧?”杨柔吐了吐舌头,扮了个鬼脸道:“没想到父皇和母后到了如今还能这般恩爱,真是一点儿都不比皇祖父和皇祖母他们二位老人家差呀!”

被女儿揶揄了一番的萧皇后于脸上不自觉地泛起了一阵红晕,此时虽已年近四十,但因精通岐黄之术,所以保养得还算不错。

……

说到萧皇后的医术,有一件事情倒是值得提上一提。当年,决心参与夺嫡的杨广虽想招来心腹郭衍商讨对策,但因担心此举会招人怀疑,所以一时间竟有点儿举棋不定了。正当无计可施之时,那会儿还是晋王妃的萧皇后竟为其夫当起了军师。军师?她个女流之辈能有如此大的本事?对!她不但出了个好主意,且她的医术还成了决定计谋能否成功的关键。当时,她向杨广提议让郭衍以带妻子找其看病为名来作为借口和掩护。果然,照此行事之后,郭衍夫妇往返于江都就不再显得那么突兀,而是变得顺理成章了。由此,我们是不是也可从中看出萧皇后当时于医家里的名气来呢?

……

南阳公主自小就长在其母亲的身边,耳濡目染之下不说学会了全部,习得七八分医术肯定还是有的。而也正因为此,所以她之前才敢说出了那把脉的“大话”来。

……

“你父皇本是要告诉你的,可你也看到了,这还未及讲呢,就被请走了。母后猜你父皇的意思多半是想让你在这段时日里多进宫来陪伴我,只是……”

“母后,没什么只是不只是的,女儿常来便是了!”南阳公主未及对方把话说完就抢先应允道。

“本宫已近不惑之年,能够再次怀孕想来应是得到了佛祖的慈佑才对,可你也知道,这种事情毕竟让人羞于启齿,所以……”

“母后此番恩承雨露,再次怀上龙种不说,还赶上了父皇新登大宝,如此双喜临门的大好事又岂是能说成了羞于启齿的啊?”

说毕,杨柔即转向了西方,接着又双手合十祝祷道:“感谢佛祖的大恩大德!还望您大发慈悲,多多护佑母后和龙种的平安吉祥呐!南无佛陀耶!南无佛陀耶!”

……

女官“瑶光”见状,遂不失时机地插话道:“娘娘真乃好福气呀!”

接着,她又很有眼力劲儿地一边扶起杨柔,一边说道:“公主侍奉双亲之心天下尽知,就连皇后娘娘也都常常在奴婢们的面前念叨说公主当为一个至情至孝之人……”

这个叫做“瑶光”的女官本家姓魏,只因长得姿色平平,又无一儿半女,所以也就未能有幸被册封为后宫的某位嫔妃了。可话虽如此,其圆滑的处事和利落的作风却为她赢得了杨广夫妇的好感。于是从晋王府至今,她都一直留在主子的身边服侍,且熬到当下竟也已坐到了“司宫”女官的高位上。

……

再说杨广,离开甘露殿之后即坐上步辇径直去了中华殿,一路上,伴随着不怎么快的行进节奏,微闭双眼的他很快就陷入到了对去年发生在仁寿宫之事的回忆当中……

仁寿四年,因思念独孤皇后,隋文帝遂执意欲往仁寿宫去“触景伤情”。章仇太翼,亦即前面说到的那位“活神仙”竟“不识时务”地上了份说他担心“是行銮驾不返”的奏疏。结果当然是可想而知的了,闻之大怒的皇帝不但将其下到大狱中,还宣称返京即砍下他的头来告慰亡灵。可是,事情居然不幸被我们的章仇大人给言中了。就在到了仁寿宫之后不久,固执的君王果然一病不起。于是,明白了对方之语并非妄言的杨坚便立即召了太子杨广前去下旨道:“章仇太翼,非常人也!前后所言,未常不准,吾来之日,道当不返,今果如此,尔宜释之……”

……

一想到此,之前禁不住点了点头的杨广竟突然摇起了头来,其就像是在肯定章仇太翼有先见之明且忠心耿耿的同时,又对自己父皇幡然醒悟的为时已晚而有所惋惜一样。

“朕去岁回京之时就已赦免了这位活神仙,可他出狱之后却迟迟不愿露面,直到上回杨谅反叛之际才又上了道奏疏来说什么‘汉王何所能为’的话,不过……这到最后还真就应验了。对了!他此番主动进宫来莫非是想要讨那之前的封赏么?”正琢磨间,其步辇业已穿过永巷而到达了中华殿所在的宫苑门外。

……

这里既已说到了大兴宫,那我们就不妨先来看看其具体的布局情况是怎样的吧。

大兴宫这个“超级工程”是隋文帝杨坚于开皇二年委托工部尚书宇文恺主持设计和兴建的。其一年之后即告落成,如此神速,即或是放到了今天怕也应该算一个奇迹才对吧?

整座宫殿群坐落于大兴城的中轴线北端,并被分为了中、东、西三部。中部即皇宫“大内”,其位于宫城的正**,东临太子居住的东宫,西连提供配套服务的掖庭宫,南接皇城,北抵西内苑。其自南向北由朝区、寝区和苑囿三大部分组成。

朝区为处理国政和举行大典的办公区,象征着国家政权;寝区是皇帝和后妃们的居住区,代表了家族皇权。朝区的正南门即宫城的正门——承天门乃是朝廷举行大典的所在,门外左右建有高大的双阙,门内正北即为朝区的主殿——大兴殿,这便是皇帝于朔望两日听政问政的所在了。大兴殿四周同时建有由廊庑围成的巨大宫院,宫院的东西两侧还分别设有相应的官署机构,其东边为门下省、史馆和弘文馆等,西边则为中书省和舍人院等。

大兴殿之后有宫内的第一条东西向横街,它既是通道,又是朝区和寝区的分界线。横街北正中为中华门,门内即寝区正殿——中华殿,此殿乃是皇帝用来隔日召见群臣的处所,其四周同样建有由廊庑围成的矩形宫院。中华殿之东有万春殿,之西有千秋殿,三殿并排而立。再往后即是宫中的第二条东西向横街——永巷,其东端有日华门,西端有月华门,跨过之后就来到了外人不得擅入的后妃寝宫禁地。此部分的正中有甘露殿、神龙殿和安仁殿,三殿之中又以甘露殿为主。

甘露殿之北为苑囿,苑囿之北为宫城北墙,宫城北墙则有玄武门通往宫外。

……

恍惚间,感觉步辇已停的杨广随即问道:“到了吗?”

“回陛下,御驾已到中华门外。”跟在一旁的张顺立即奏报道。

睁开眼睛之后,杨广一边把手伸向张顺,一边吩咐道:“小心扶着朕!先不要声张,待朕悄悄进去瞧了那位老神仙在做什么,然后再说其他,听明白了吗?”

“是的,陛下!”

将对方扶下步辇,张顺便只身一人随之进到了中华门内。可是,这刚才跨进宫院呢,他们即“不情愿”地被一个从中华殿内突然走出来的小宦官给撞见了。

远远瞅见杨广,先是吓得“噗通”一声跪倒在地,紧接着纳头欲拜的同时,这便要山呼万岁了,可就在此刻,小宦官竟意外看到对方在向其招手并做着噤声的动作。以为眼花了的他于是赶紧揉了揉双目,跟着又看了看左右两侧,在确信皇帝是在招呼自己之后,遂立即从地上爬将起来并一路小跑了过去……

“章仇大人现正干什么呢?”

听皇上这么问,紧张兮兮的小宦官方才战战兢兢地答道:“回陛下,章仇大人正在大殿的客座上闭……闭目养……着神……”

杨广一听,遂歪起脑袋来斜瞄了一眼张顺,接着又朝殿门的方向扬了扬下巴。张顺当然会意,在再次提醒了小宦官噤声之后,便紧跟着主子进大殿去了。

……

进到中华殿内,一位宽额高颐、慈眉善目的白发老者即出现在了杨广的视野里,这便是传说中的那位预言神人——章仇太翼了。

发现对方似乎在打着盹儿,杨广于是蹑手蹑脚地走到御座之上并坐了下来。好一会儿过后,见其还是双目微闭,有些童心未泯的他遂用手捂住嘴发出了两记怪声。

寻声望去,徐徐睁开眼睛的章仇太翼此时忽然发现皇帝竟已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这一下,可是把他给惊到了。正欲起身应对之际,他却又听得对方说道:“章仇老爱卿年岁已高,且向来都与朕君臣一体,因此……你的大礼嘛……朕今儿就特准免了。”

“陛下乃仁君在世,那老臣就却之不恭了!”

“老爱卿,你受苦了!这身体可还好吗?”

“承蒙陛下垂怜,老臣有幸保住了性命,出狱至今身体尚可,只是精神……有些大不如从前了。”章仇太翼说罢,摇了摇头。

“老爱卿还应多多保重才是。朕今初登大宝,尚有诸多的不明之事需要你来帮着分忧啊!”

“臣已然老朽,恐时日无多矣,今日前来即是乞骸骨的。”

“这老神仙多半是因上次入狱的事而有些心灰意冷了。”想到这里的杨广当即开口安抚道:“廉颇古稀尚能领兵,爱卿又岂可轻言致仕呢?况上次杨谅谋反之时,朕也是借着老爱卿的吉言方才打消了犹疑而一举平叛的,因此,你无论如何都不能轻易就辞官归乡了呀!”

“平叛之事靠的是陛下的英明、将士的用命和臣躬的辅佐,太翼一个行将就木之人又岂是敢贪天之功的?所以,陛下还是让老臣归隐山川、终老于林泉之下吧!”

……

章仇太翼再三请辞,杨广起初只是不许,还要许以高位挽留。因此,无奈之下,章仇太翼遂只得以极其坚定的口吻固辞道:“陛下之隆恩,老臣此生无以为报,但爵禄于老臣这种离尘出世之人乃如眼中的浮云一般,所以,还请陛下无论如何都放老臣回去,这一来是可以从此远离尘世之喧嚣;二来嘛,当也能著书立说以遗后人了。”

“如有急事要找爱卿,那又当如何呢?”见此,杨广便不得不松了口。

“若将来真有用到老臣的地方……”考虑了一下之后,章仇太翼答道,“则到时陛下只需遣一人到五台山来传旨即可。”

“好……吧,既如此,那朕就不勉强了。”

“多谢陛下!老臣余生定当结草衔环以报陛下的知遇之恩。”

“老爱卿真要谢朕,那就把要教朕的都痛痛快快地讲出来吧。”杨广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道。

“老臣此番前来确有策略要献,只陛下又是如何知道的呢?”章仇太翼不无惊讶地问道。

“老爱卿,难道就只许你算人,而不许人算你么?”杨广说罢,随即笑了起来。

“哎呀!这倒是老臣的不是了。”章仇太翼轻拍着脑门儿自嘲道。

“老神仙,就赶紧把葫芦里的药卖给朕,可好啊?哈哈哈……”

“好好!既如此,那老臣便有言直说了。”

“说,说!爱卿但说无妨!”

“老臣……老臣昨儿斗胆替陛下算了一卦。”章仇太翼顿了顿,故意卖了个关子道:“只是不知陛下……感兴趣否?”

闻听此言,杨广心中先是一喜,继而又立刻忐忑不安起来,喜的是对方竟主动献策,因其知道眼前的这位“活神仙”能耐非同一般;忧的是也不知道这位老先生占得的卦为何,到底是主凶还是主吉呢?

“管他的!俗话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杨广心念一转,想道,“该来的终归要来,担心也属多余,再说,这大过年的,他老人家也总不会是专程进宫来给朕添堵的吧……”

“说,爱卿有什么只管说!”自我安慰了一通的杨广很是干脆地同意道。

……

“陛下定年号为‘大业’,想来应是期许有一番大作为的才对,故而老臣未经许可即斗胆行了占卜之事。至于说其中的目的嘛,当是为了助增陛下之福祉的,所以……”

“老爱卿之忠心朕是知道的。”杨广此时的兴趣都在那卦象上面,因而一味地催促道,“有话你尽管说,朕不怪罪,朕绝不怪罪!”

“好,那老臣这可就入正题了。”于深施一礼之后,章仇太翼异常郑重地说道,“卦象有云:木旺在卯,雍州在西,酉位是也,故为破木之冲。陛下乃木命之人,若久居此地,则怕会有……不测之事发生的!”

“老爱卿可有什么化解之法吗?”杨广一听急了,遂立马向对方讨教道。

“陛下勿忧!”章仇太翼不慌不忙地开解道,“开皇之初即有童谣云:‘修治洛阳还晋家’。洛阳乃属中土之地,当适合木命人居住,且陛下当年还曾被封为过晋王,因此……这不就算是正好应验了吗?”

杨广听得分明,心中即刻转忧为喜不说,刚刚还愁眉不展的脸上也立马就舒展了开……

“老爱卿,你可真是朕的活神仙呐!”

“陛下过誉了!老臣这……这怎么担当得起啊?”

“老爱卿,你是要朕迁都洛阳吗?”

“此乃天机,不可泄露太多!陛下天纵之资,参透其中的玄妙想来应是不难的才对。”

“哦……那好吧……”虽有些不甘心,但因碍于对方的道行而不敢深问,于是,杨广便只好转换了话题道:“老爱卿此番专程前来进献良策,于公于私都有大功劳,所以……朕今日是一要厚赐于你的!”

“今日之举……老臣非为利禄而来,只因陛下对老臣有再造之恩,所以老臣方才斗胆献上此策以为报答。而至于说到赏赐嘛,则是老臣万万不敢领受的。”

“朕乃金口玉言,再说,有功又岂是能不赏的?来人呐!”

“奴才在!”张顺于一旁跳出来,应道。

“替朕即刻传旨,赐章仇大人姓卢,并改名卢太翼,另加封其为国师以永享朝廷之俸禄。”

接着,杨广又转向拜伏在地的章仇太翼问道:“爱卿复姓章仇,四岳之胄,与卢同源,故而赐姓卢氏,爱卿对此可还满意吗?”

“陛下赐姓卢氏乃是对老臣的莫大荣宠,老臣自当涕零拜受才对,只不过那‘国师’之号……”

未等其把话讲完,早已按捺不住的张顺忽于一旁提点道:“此乃陛下的一片圣心,既然大人不肯留下,那可不就是不要再辜负这个了吗?”

知道坚辞不妥,于是,章仇太翼遂只好叩首拜道:“老臣在此谢过陛下了,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6

《第二章》卢太翼献策(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