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刀口钱>第四十九章 复活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十九章 复活

小说:刀口钱 作者:甘蔗 更新时间:2018/12/7 20:18:24

梦中修罗场,蛆虫满身行,

她在梦中再次回放了那由幸福的童年到如今的悲惨经过,幽州成明楼内,身着锁甲黑衣双手各持一柄短刃,站在血雨之中,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望着眼前那堆死状各异的尸体,艰难地呼吸着浑浊的空气,本是一双两色分明的眼珠此刻却是爬满了红血丝,彼时整栋三层的楼内到处是刀剑痕迹,血迹、残肢断臂、血流成河、洗泽了大楼,仿佛刷上了一层新漆,

她刚杀完人,出了身热汗,汗水顺着俏丽的面庞流下,由脖子滑入前胸后背,上身湿透,衣服紧贴着肉皮,说不出的难受别扭,可却不敢去擦,因为她自己也不确定那到底是汗还是血,楼外大雨如注,不时电闪雷鸣,冷风破窗而入,吹在刚出了身汗的她身上,说不出的清爽,她趁机大口的呼吸着,想要感受一下那风吹来的冷气,那是新鲜的空气,是真正的空气,而屋子里却是难闻的血腥气味,活活的一个地狱屠宰场,只是屠的不是牲口,是人,

那一年她十九岁,刚刚加入往生殿半年有余,在经历了各种训练之后她接到了这个任务,连同她一起过来的往生殿成员共八人,那一年澹台昭接下了第五多的位子,而这个任务来自冀州白府,要他们杀的是一些儒家学士,共计三百人,这些人分别是来自冀、幽、并、平、青、徐、兖等北国各州府的名门学子,目的便是这些人该死,他们汇率于此是为了三年一度的诗文大会,本来按照惯例应在冀州举行,可他们却偏偏跑到了幽州,因为冀州的那位夏王,他们根本便看不上,甚至流言那位殿下的位子来路不正,更有甚者报出了那位殿下继位前的一些往事,

但由于学子们多是分住幽州城中,难以聚拢,因此往生殿一直没有下手,但今日则不同,今日是诗文大会,

当日第五多便将位子给了澹台昭,并下达了最后的任务,“成明楼内凡能言语说话的,一个不留,”

八个人,长短刀十一口,从街道到门口、楼梯、二层三层、甚至是包间、这是一场一边倒的屠杀,三百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士林学子就那样被手起刀落、手起刀落般屠了个干净,起初还是变换着各种各样的手段,最后干脆堵在门口,见有人逃只要轻轻挥刀便可,三百人拒无一人起身反抗,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逃、或者躲、那一次之后她一直不能明白那些人为何不反抗?五百人若是人人举着木凳冲杀,又岂是八人能阻止的了,不过也正是因为没有人反抗,所以那些人便觉得自己绝不能做出头鸟,以免最先被杀,于其死在一块,也绝不与人当个肉盾,谁说读书人傻了,只是这种聪明,还不如傻,

忽然所见一张张可怖的面孔袭来惊醒了她,芮虞醒来后却见到自己躺在一间陌生的房屋中,身上盖的是上好的锦被,又环顾四周却见房中格局异常简单,眼前一张方桌上摆放了托盘,内置几个瓶瓶罐罐的东西,还有纱布个剪刀……

正奇怪时却听到门外传来徐徐脚步声,忙原样躺下,微闭双眼,瞧着房门被人轻轻推开,走进来一位衣着严谨的女子,看那衣着打扮似乎是个侍女,只是不知是谁家的下人?

女子轻手轻脚地来到芮虞身旁,眼见锦被展开了一角,便又给她拉了下来盖好,又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这才转身去收拾了那些东西,待她将门掩上后芮虞便又直起上半身来,这次不仅愣在当场,

只见胸前缠绕了一层层的纱布,不仅如此,身上但凡有点伤口的地方似乎都裹上了,而除此外她再无一丝衣物,周身上下就是光着的,对此若是换作了寻常女子早已羞愤自杀,但她却只是苦笑了一声,身为一个刺客,她早已将生气置之度外,更何况是一具用来承受刀伤的皮囊,

疼痛使她不得以只能慢慢移动,右胸被贯穿的伤口似乎断了两根肋骨,前后都有殷红的血迹,透过桌上的铜镜她看到自己的眼角处缝合了针线,那道伤口挺长,房中四周皆无衣物,看来自己的那套衣服也以不知去向,她思索了片刻,便将床单拿了遮住下身,在腰侧打了个结,反正上身是裹了纱布了,到没什么可怕的,赤着一双玉足,慢慢移动到了门边时忽听到有脚步声接近,便忙着返回,但一瘸一拐的行动很是缓慢,当她临近床边时门已经被人打开,一声略带磁性的嗓音传入耳中,

“哎,你醒了,”

芮虞闻言叹了声,别过头去,只见眼前男人生的长身玉面,剑眉星目,儒雅又不失英气,当真是个人间少有的美男子,一身富贵装束,既不像是读书人、又不像是富贵的公子哥、一时到看不出他的身份来,

她在观察来人,来人却在她转身的一瞬吩咐身后的下人出了屋子,随手便关上了门,回过头去,他也打量了芮虞一眼,不禁赞道:“美丽的女子果然是穿什么都别有一番韵味,只是你为何要裹个床单?”

芮虞没好气白了他一眼,此人有点轻浮,“我的衣服呢?”

男子呆呆一愣,随即恍然大悟地笑道:“你的衣服破了,还不如不穿,我让下人给扔了,不过你放心,我会命人再给你一套,”男子说话时笑眯眯地打量着芮虞“量身订做的”,终将眼神定格在那洁白的大腿一侧,隔着床单那里面忽隐忽现,

芮虞不禁有点恼怒,翻了个身,座在床沿,头有气无力地靠在纱帐杆子上,“你是何人?”

男子微笑着寻了个座位,露出一嘴洁白的牙齿:“那你又是何人?”

芮虞眉头一绉,此人说话句句带有挑逗,当真是有些气人,倘若不是被他所救,真不愿跟他多说一句,“我叫芮玉,请问公……”

“我叫沈舟”

芮虞的话还未说完便被男子抢了去,一时被噎在喉中,难以谈吐,嘴角抽搐了几下,到不是恨他抢了自己的话,而是他言语间处处充满了轻蔑,方咬牙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沈舟不暇思量便脱口道:“这里是洛京郊野,”

芮虞闻言心中一悸,洛京?怎么回到洛京了?不过好在任务已经成功了,只是弋月阁的人大概也以为自己已经死了吧,若是如此的话当尽快返回组织,不,想到这里芮虞心中忽起一个念头,现在是个脱离往生殿的绝佳机会,尽管心里多少有些不太乐意,但是眼下毫无疑问是个机会,想到此不仅心里矛盾重重,离开的话又将去往那里呢?除了杀人还能做什么?当她还在为以后的人生思考时,沈舟已经按捺不住出声打断了思虑,

“我好歹也是姑娘的救命恩人呢,你怎么见到我连问都不问我一声呢?好像我救你是出于某种必须履行的责任一样,”

芮虞闻言直视着他,这个男子纵然是生的俊朗些,但不知怎得第一眼便让人讨厌,但说起来若不是他,自己只怕已经被野狗吃食干净了吧,想到这里便起身向沈舟一拜:“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待……”

“多余的话就不要说了,听都听腻歪了,你的伤还没痊愈,这些天最好不要下床,多多修养为妙,”沈舟说完冲芮虞露出了一个温馨的微笑,

芮虞却是一口气憋的右胸疼的要命,这个人就不能等人把话说完了再开口吗?怎么喜欢抢话,若不是右手软绵无力,真想现在就过去掐死他,

“我……我感觉好多了,再说我失踪了怎么久家里人定然牵挂万分,既然已经醒了,当返回家去,还望公子好心,”芮虞咬着后槽牙硬生生地撒谎道,

沈舟嗤笑了一声,摇头道:“看起来挺聪慧的女子,怎么连撒谎都撒不好呢?我救你的那天,你自己穿的是什么,难道你自己心里没个数吗?”

1

第四十九章 复活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