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都市>退伍兵雷东>第一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章

小说:退伍兵雷东 作者:一百大板 更新时间:2018/9/24 11:33:58

2017年,六月,某大城市A市

已经开了三个月滴滴的雷东五点起床准备出车,生物钟四点半醒,照例躺在床上反省半小时,黑暗中点燃一支烟睁开眼睛瞪着九平方的屋顶,四十七岁的雷东实在想不通日子为什么就过成了这样,当兵退伍参加工作结婚生子顺顺利利活着,小县城生活平淡安稳,女儿的到来小俩口着实开心忙碌,一切起源还是自己作的自己造成的,但是,如果能重新选择,雷东还是会选择辞职出门打拼,工作单位太,太平静,哪些还有一年半年离休的老人,早上签个到,泡茶,报纸,然后捧着茶杯张家李家扯扯闲话,十点左右悠闲地提着菜筐出单位门买菜接孙子或孙女,需要文凭的时代精彩的当官生活无缘自己,雷东实实在在看到了自己的一生,活着还有什么劲头,国家取消了停薪留职,雷东一意孤行谁劝也没用,敢拼勤奋的雷东生意做得不错,应酬多起来以后忽略了老婆,赌钱借高利贷,雷东知道以后已经晚了,伤根坏本帮她还了高利贷,但是,不知是不是花花世界开眼,还是不甘心,老婆出轨赌钱收不回来了。能怪谁!怪什么!离婚后意志消沉的雷东过得混混噩噩,越来越老的父母惊醒雷东,但是干什么?做什么?女儿突然带回一个男朋友,突然就被告知他们准备2018.8.18结婚!男方家底不错,亲家也很热情,什么都不用操心!自己的女儿不用操心!雷东选择了A市,以租代购的方式加入公司跑起了滴滴。

今天早上开张不错,虽然一下支到五环,雷东还是开心找地停下车,结束行程时已经听到钢蹦进钱罐子的声音,98元已经到钱包,自动结账就是好,下车点烟准备在隔离带浇灌花草,母亲坚持教育每天早上一杯开水,雷东已经习惯每天早上一杯开水,天蒙蒙亮,以为得等一会才有单,车上手机叮叮响,可能是机场单,雷东放弃撒尿,扔掉才抽两口的烟,上车打火,手机显示接客人的地方才五百多米,点关闭导航,目的地不是机场,一个不熟悉的地方,不过城市太大,太依赖导航,雷东实际对A市还没什么概念。

一对小俩口穿着时髦,瞧模样只有二十几岁,男的抱着包得严严实实的婴儿,很专业的婴儿包,可以挂胸前背后面,自己的女儿可没用过这些很好的装备,打开后座的门女的先上车,男人:“你不会让我先上嘎。”女的笑了几声没说话,口音像云南昆明哪边的人。

车上,雷东划开接到乘客,导航显示才五公里多,稳稳起步加速,早早送到,这时间去机场的单多。

男人:“师傅,知道地方吗?”

放缓车速,雷东知道客人有要求,不过这么早!路上才多少车,怎么走不是走啊!“不知道,如果你指路或者有要求,我会按照你说的做。”

女人:“这么早,师傅你就按导航走。”

雷东:“嗯,好的。”脚顶油门加速。

男人:“呵呵,前面有一段路烂可以绕过去。”

新车,烂路,雷东重新放缓车速:“哦,你指路。”

新建的小区很大的小区,崭新的柏油公路,男人指挥着开进非机动车道,新路又没有监控,雷东没多想,听指挥开着车在一个临时停车场前男人叫停车,停车场还是土地,没有做任何处理,谁会住在鬼打死人的地方?男人下车的时候,雷东注意到男人不像似抱着婴儿,抬腿下车单手拎着婴儿包,女人在后面推着男人也不在意他手上的婴儿包,路上一直没有听见孩子叫声。

男人:“师傅,你遭前面开,前面可以出去。”

雷东本来想掉头原路出去,这里会有人打车!看前面远处几幢高楼有灯光,嗯,去哪里等单,雷东不想开进看着湿湿的泥土停车场掉头,非机道太窄,谢了一声开着车顺着道路一直走,一个十字路口,但是,非机道被封起来了,出不去!年轻人不像作弄自己啊!雷东莫明其秒倒车,一路过来就没有能掉头的地方,大早上有点火,再说没有一个人,跑步的都没有一个,车技不错的雷东倒得很快,快到停车场时,一辆看着像豪华跑车的车露出车头,见雷东这么快倒回来,豪车一下倒回停车场里面,这俩人一定有问题,关自己什么事,十几亿人谁关心过我!除去父母孩子,雷东瞟了一眼加速倒车出非机道,天蓝色车身色很正,车名是英文,雷东对车没什么特别爱好,也没有特别关注,只是看外形与漆面应该是百万以上的豪车。

路边撒着水,跑车开上来停在后面,雷东没有理会继续撒,中等壮实的身材脱鞋子也有一米七,行伍出身与老家规律的单身生活不说膀大腰圆,对付这种风吹得倒的少爷,真不得虚。

男人下车手上拿着烟:“师傅抽支烟。”

烟是细支的大重九,一支就是雷东身上的一包还多,国家虽然规定烟不过百,嗨谁会管!雷东接过烟点燃,男人:“师傅,车没油了,能不能给点油或者拖着我到加油站。呵呵!大意了,没注意,这里到加油站十几公里,我给你两百块怎样。”

十来公里几十元车费,雷东走向跑车:“年青人哦。”车内女人见雷东看表盘,点了一下一键打火,表盘显示还能行驶零公里,婴儿包在后座上,带过孩子的雷东注意到婴儿包是正面朝下,里面绝对不是孩子,雷东点头:“嗯,我车上没有管子,你车上有吗?”

男人:“没有,加油站比便利店都多,谁会带哪个。”

雷东:“这么好的车为什么不是油电混合!”

男人看白痴表情没说话。

拖着跑车顺利到达加油站,天已经大亮,雷东接过钱,自己的车还有半箱油,但是,来都来了,加满吧!二单一百多元,现在又挣了两百,加油站七个工作人员,班头在对着站成一排的五个人训话,只有一个矮小年青的女孩子在忙,雷东:“可以滴滴加油吗?”

女孩:“可以可以,几号,加多少。”

雷东:“92加满。”

男人:“师傅师傅,用我的卡加吧,今天真是麻烦你了。”

雷东傻眼,这人真不错:“不不不已经给过钱了,无功受禄,呵呵,算啦,还是自己来吧!”

男人真诚的表情,毫不在意的神情:“小妹妹给他加满。”

雷东想算了,反正有钱人不在意这点钱,计价表很快过两百,再有四五十元应该就满了,雷东:“谢谢,谢谢哈。”

一辆红色宝马X5逆行开进加油站,一个入口一个出口,但是,很多人没有在意包括雷东,停车的位置挡住了后面,一辆黑色奥迪A6从另一边开进加油站,挡住了前面!

这架式来事了嘛,雷东本能向男人靠了一步,如果没有加油这事,雷东会边上看戏,但是,现在

工作人员做完早课,班头客气地大声:“加油到车位,卫生间在哪边,请停好车。”用手指了指卫生间方向。

工作人员向两车示意到加油位

宝马下来一个一米九以上大汉,穿着随意裸露的地方有纹身,脸形很典型东北人,一巴掌拍在跑车上,一个大大的手印在上面,但是,应该没事只是热气与灰尘形成手印,车盖子没有一点变形,对车上的女人:“妞给爷乐一个。”

班头拿出手机应该在准备报警,没出事以前,谁知道事会怎么来,现在到处是特警,巡警,协警雷东没多想。

奥迪下来一个女人,女人很高很漂亮,妆太厚太浓,全身能穿孔的地方全挂的金色银色饰品,黑色的皮衣上面全是闪亮的扣子,什么年代还有这种造型,下车走几步雷东看出不对劲,妩媚中有阳刚之气,这是个男人,人妖!

突然间乱成一团,跑车男女竟然很厉害与大汉打成一团,金属女直冲雷东,出肘踢腿泰式风格,雷东很多年没练习拳脚了,当兵时每天早上的三拳两脚已经溶入灵魂,几个回合,雷东来来回回就这几下

胖胖的班头报完警:“我已经报警啦,大家住手,有什么事警察来了再说,我已经”

金属女突然回头口中吐出一枚黄色的东西直接进班头大张的嘴里!班头大张着嘴定住,呆立一会,跳着脚开始干呕。

大汉逼退男女跳上车,金属女也跟着跳上车,两台车急速转向加速跑了!

男人:“包不见了。”

女人:“追。”

俩人上车打火急速而去。

警察左右盘问,班头送医院,嘴巴歪了像中风,加油站工作人员莫明其妙说不出个所以然,突然就打起来了,突然就跑光了,雷东是唯一知情人,重点,工作人员都用手指他。

车到自己手上还没有被别人开过,警察开着雷东的车进一个园子,站在园子里的雷东轻声:“轻点扳。”

笔录时雷东明人没做亏心事,一五一十告诉警察早上以来的所有事情,包括自己的一些怀疑,反复三次。

一名年纪与雷东差不多的警察过来递回手机:“你这流水!吃住都在车上吧!”

多少跑车的人,跑滴滴的人,为了听钢蹦声,主要为了钱!心酸谁人知!“没有,只是经常憋尿。”车出动以后有多少地方让你停车撒尿。

警察:“哪年兵,在哪儿当的兵,国防身体也不能这么造。”

女儿关怀关心的短信‘爸爸每两个小时下车活动一下。’像带刺鞭子抽着雷东,已经不能算什么体体面面,只能是尽所有力量准备嫁妆:“90年兵,唐山,你也当过兵。”

警察:“没当过,我爸妈爷爷都当过,后面想起什么事打这个电话,嗯,你看,已经输入你的手机了,这是我的名字,我们有什么事也会找你,呵呵,没事你也可以给我打电话,能帮的我绝不推。”

雷东感到一丝温暖,就像加油站的工作人员,看见车进站没进加油位,一般都不说话不问,热情的人会指着卫生间:“洗手间在哪。”每当这个时候雷东会感到一丝温暖。

下午三点快四点了,要不要出车再跑几单,打开车门雷东决定算了,就当休息一天吧,今天也不亏啊,五百多元了。

停好车回出租屋还是出去转一转?吃晚饭还有点早,出租屋太小,转转这个城市,A市的街头很陌生,开着车一些熟悉的地方走着就看不清楚了,茫然地走在街头,仿佛整个世界整个人类跟自己没什么关系,身上拉伤了筋肉,走一会开始隐隐作痛,看看时间快五点,早点吃早点睡早点出车,雷东慢慢走回老乡开的烧烤摊,早上吃大碗面或饺子,中午一定得吃饭,晚上一瓶啤酒五六串烤串,不是为了省钱,稍微吃多点雷东睡不着觉。

老板惊奇的声音感叹的表情:“雷哥这么早收车,啧啧啧,现在人不多等一会哈,我陪你喝一杯。”没等多久老板拿着一大把各种荤素烤好的串串,一瓶江小白一瓶啤酒坐下。

雷东:“今天我来白的。”

老板递过江小白:“要得要得,哪我来啤的嘛,今天我请哈,不要说不要争。”

雷东打开江小白对老板举了举,老板打开啤酒,俩人干了一口,老板:“雷哥春节回去吗?”

虽然春节还早,但是老乡们的开场白,家!雷东斩钉截铁:“明年回。”

老板无语状态一会:“要不要这么拼撒,身体整垮喽乍个办。”

雷东:“垮就垮嘛,谁在乎。”

……

老板灌了一大口啤酒叹气:“唉,哪个都有伤心事,看你也是个老板,以前拆迁占地的时候,六套房子,养老保险买起,医疗保险上起,俩口子以为这辈了吃不完穿不完,收着租子满世界旅旅游。”

雷东:“赌钱了吗!”

老板:“嘿嘿,世界上的事都差不多,人也差球不多,医疗保险三分之一钱就还给保险公司啦,现在弄个居民保险,还不错,国家真还不错,百把块钱保一年。”

雷东看了看忙碌的老板娘:“俩口子在一起重新拼嘛!你要好得多哦。”

老板又是一大口啤酒:“俩口子!早他妈跑啦,这个是请的人,不过喃住一起了,唉,就她了吧!”

雷东酒量不错,但今天二两装的江小白喝得有点晕头,回到出租屋楼下,房东兼便利店老板娘:“雷哥这么早回来!”

雷东昏头札脑:“嗯嗯。”

老板娘:“朋友从云南带两条烟,叫什么新经典,很便宜,听说味还不错。”

烟!前阵拉过俩个军人,一个只有七年军龄,来找战友玩,拿出一包细支黄鹤楼抽,一支烟十来块钱,他们现在工资八千多,队伍上没什么用钱的地方,晚上抽烟玩,什么烟他一闻就知道,用的香精不一样!另一个连长,早上拉着去和女朋友照婚纱像,可能是要进围城了,话有点多,中华与大重九换着抽,现在,部队上不能喝酒了,办公室只要搜出酒,没开封也不行,有酒就是与军委作对的高度,现在的兵什么素质啊,跑个步能跑骨折,房价这么高,怎么买房哦,可是,还得买啊,结婚后,得准备奶粉钱,以后……

雷东脑子乱糟糟:“多少钱。”

老板娘:“一百。”

雷东递过去一百元拿烟上楼,老板娘似乎有话想说?上楼洗把脸清了清脑袋,打开新烟点燃抽了一口,五十元一条绝对不可能,现在很多地方都用手机刷钱消费,平时身上现金没多少,雷东下楼站老板娘面前手上拿着身上所有现金:“多少钱,不够支付宝。”

老板娘翻白眼:“什么多少钱?”

雷东也有点莫明,平时话没多一句:“两条烟一百不可能,多少钱。”

老板娘没说话看着雷东

……

老板娘没有看到需要的表情或者需要的语言,有点失望:“几十元一条,多大点事,木头做的人。”

雷东有点懂了上下打量老板娘,微胖宽脸白净身材却不是太胖,完全符合她这个年纪,但是,老板娘绝对算是有钱人,雷东不知道应该怎么说话:“哦嗯……”

老板娘撇嘴:“看着挺爷们,啾,软蛋。”

太直白,太伤人,女人太凶,酒意上涌雷东眉角上翘刚想说去你屋还是我屋

三楼住户,才进公司不久的预备女白领几步蹿过来神秘兮兮低声:“雷大叔,有人在你房间里翻东西。”

安静十秒

雷东反身冲进楼,房间里没什么值钱的东西,但也是自己的东西啊!

老板娘:“报警啊,哎哟赶紧报警啊。”

雷东冲到二楼,楼道里碰到一个人,衣着时尚身材瘦小的年青人,从来没有见过,不是这楼的住户。

11

第一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