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飞雁还>尽洒山河天地悲《二》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尽洒山河天地悲《二》

小说:飞雁还 作者:潮已落 更新时间:2019/4/16 16:57:21

  枪榴弹也诞生几百年了,它倒射的远,同样不尽人意的是只能直线射击,遇到敌人躲在掩体或障碍物后,它就无能为力。而且,枪榴弹由于自身的局限,装填弹药少,爆炸不够猛烈,杀伤力很是有限。可以说,听起来很威风,但威慑力远远大于实际作用,是名副其实的银样镴枪头。

  春樱花子在校时就成绩优异,更兼自小就深具忧患意识,深知自己身处之地乃是岛国,一次地震海啸就可能沉入无边无际的太平洋,永远消失不见。因此听到这个消息后突发奇想,利用枪榴弹的原理,缩短发射的器械,加大仰角,使榴弹呈抛物线飞行。同时改进弹头容积,增大装填高爆炸药的容量,大大增强杀伤力。这设想一经提出,大受军方高层赏识,加上小野麻一皮的地位摆在那儿,春樱花子轻易得以进入军部,成为研发掷弹筒的专业军官。

  经过几年的不懈努力,小巧轻便的单兵便携式掷弹筒终于问世,春樱花子迫不及待拿到行将就木的大清帝国希翼在实战中捡验它的功效。当然,战果很理想,压的六七百官兵抬不起头的两挺重机枪,两弹就轰上了天。

  两三百米的距离啊,单凭人力,谁也不可能做到。哪怕是一身巨力空手可博狮虎的铁战天,也决不可能把重达近两斤的炸弹投掷那么远。

  可是两具小小的掷弹筒,轻易就做到了。

  “多枝子,你怎么不上学,小小年纪就上我家做侍女?”

  平常二人尽管形影不离,但几乎不聊天。春樱花子心系国家,满脑子都是复杂的几何计算公式,二人之间压根就没共同语言。今天不同,春樱花子主持研制的掷弹筒获得巨大的成功,内心的喜悦无可言表,急于找个人分享。

  “回小姐的话,多枝子九岁的时候,地震了,家里人都震死了,村里的长者怕多枝子饿死,把多枝子卖给了老爷。”

  “你家里的人也是地震死的?”春樱花子瞪圆了眼睛。

  “不光我,村里很多人家死的一个不剩。”

  “怪不得我在小学上地理课时老师每堂课都会摊开地图挂在黑板上,指着一长溜的海岛对我们说:‘同学们,你们看,这几个海岛就是我们的祖国,在地震海啸的双重威胁下,说不定哪一天,她就消失不见、沉没于太平洋的万顷碧波之下。真到了那一天,同学们怎么办?’能怎么办,同学们都吓哭了。老师又指着海岛西边绵延不绝的巨大陆地问:‘同学们,有谁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是清帝国,是俄罗斯帝国。’很多同学抢着回答。‘同学们回答的很对,不过,只答对了一部份。’有自认为地理很好的同学不解:‘老师,那里明明就是清帝国和俄罗斯帝国嘛。’老师却这么教育我们:‘现在虽然还是,不久的将来就不是了。为了我们的祖国,为了我们的民族,你们要努力学习,学好本领,长大了到清帝国去,到俄罗斯帝国去,同学们肯定要问,那是别人的国家,我们去干什么?如果同学们真这么想,那就太狭隘了,大错特错了。现在那片大陆是被清帝国与俄罗斯帝国占据,我们要做的就是从他们手中夺过来,推翻他们的统治,占领他们的土地,奴役他们的人民,建立大东亚共荣圈,让我大和民族在那片巨大而丰饶的土地上世世代代繁衍下去。同学们,为了你们及你们的后代不会有一天突然沉没在太平洋中,拼命努力吧,加油。’多枝子,我可不想有一天半夜惊醒,四面一片汪洋,光想想,就令我骨头里发冷。”

  “小姐,你学问大,你说,我们的国家真会沉到海里去吗?”多枝子吞吞吐吐地问。

  “怎么,你不知道?肯定会的呀。”春樱花子吃了一惊,这么残酷的结局,在日本可以说是家喻户晓。

  “听倒是常听人说,多枝子私下里总不相信。我们国家多大啊,村里长辈领着我上小姐家时,又是走又是坐马车,就那样还走了好几天。这么大一个国家,哪能说沉就沉?”

  “多枝子,你没上过学,没文化,跟你说不清楚。我就问你是住在帐篷里舒服还是住在宽敞明亮的大屋子里舒服?”

  在春樱花子的意想中,多枝子肯定要答住在大屋子里舒服,那她接下去顺理成章地就说既然知道大的舒服就该从狭小的海岛搬到广大的陆地上,不料多枝子竟嘻嘻笑着说:

  “多枝子从没住过帐篷,刚住几天,觉得挺好的。”

  春樱花子气青了脸,忍不住骂道:“八嘎,你混蛋,明明大屋子比小帐篷好,大陆比小海岛好,你竟好坏不分。没文化,真可怕。”

  春樱花子越骂越气,越气越骂,多枝子一见主子生这么大的气,心里害怕,忍不住嘤嘤哭了起来。春樱花子看到自己把侍女骂哭了,一时好生无趣。说实话,多枝子伺候了她这么多年,她从未摆主子的谱骂过她,一直都把多枝子当自己的玩伴,姐妹。这回自己莫名其妙的迁怒与她,竟把她给骂哭了,好生无趣的同时又深自懊悔。一时又想起遥远的家乡,想到故国的亲人,不禁悲从中来,唱起一支幽怨的歌曲,名叫《樱花坠落》。

  歌词大意是春天来了,樱花开放繁花似锦。少女们在花下流连、徜徉,尽情享受美好的大自然带来的无边春色。紧接着词意一转,春天去了,少女们出嫁了,离家远去了。美丽的樱花也凋零坠落了,任狂风怒卷、冷雨摧残,在人们无情的践踏下,化为泥泞。

  一个哭一个唱,春樱花子唱着唱着,不由自主被歌词中的意境感染,也跟着哭了起来。

  毕竟是个年轻的姑娘,哪怕有再多的爱国情怀,有再大的志向抱负,有再强烈的征服欲望,内心还是柔弱的。

  伤春悲秋几乎是姑娘们的通病,尤其是读过几年书的,病的更重。

  多枝子是被春樱花子骂哭的,春樱花子是被自己多愁善感无病呻吟感动哭的,且越哭越愁,越愁越哭。

  多枝子一看主人哭的这么伤心,又急又怕,哭的更大声。

  她哭大声,反过来又刺激了春樱花子,导致春樱花子哭的更悲切。

  二女哭着哭着,春樱花子陡地浑身一冷,一种从未经历过的巨大恐惧紧紧扼住了她的喉咙,令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别哭了,多枝子,你快看看,是不是山本小太郎那个王八蛋又想来捣乱。”春樱花子强压下心头恐惧,抖索索的摸出时刻随身佩戴的驳壳枪,打开机头。

  “山、山本小太郎、他、他、他来干嘛?”多枝子吓得哭都不敢哭。山本小太郎黑灯瞎火摸到她们帐篷来,还能干嘛?

  一路行来,山本小太郎的卑劣行径早就落入多枝子眼里,已入青春期的姑娘了,有什么不懂?山本小太郎这时往她们帐篷摸,肯定是看中了她们异性的身份,想干什么不言而喻。一想到山本小太郎盯着小姐那狼一般欲火四射的眼睛,多枝子就情不自禁颤抖开了。且越抖越怕,越怕越抖。

  还好山本小太郎色眯眯的贼眼一直都是盯着春樱花子,要是盯向她,多枝子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咬着牙走到这里。

  “去啊,去看看。”春樱花子舞了舞驳壳枪:“别怕,我给你看着。如果山本小太郎敢对你行为不轨,我枪毙了他。”

  多枝子也吓的不轻,不过有春樱花子撑腰,强忍住恐惧抖索索掀开帐篷一条缝,但见山野寂寂,寒风呼呼,行军后紧接着激战了一天的士兵横七竖八,一个个都躺在帐篷里睡的死猪似的,哪有半个人影。

  “小姐,没有人。”多枝子畏畏缩缩左看看右看看,什么也没发现,又急忙钻回帐篷。

  “没人,怎么可能,我的第六感,一向很灵。”春樱花子意似不信。

  “真的,真的没有人。小姐,你看,一座座帐篷都遮的严严实实,那个、那个小队长的帐篷也没掀开,一直捂得严严实实。”

  “没人就好,没人就好——————。”

  春樱花子喃喃道,收起驳壳枪。经过这番折腾,春樱花子的精神亢奋劲过去了,不想对多枝子长篇大论的卖弄了,也不无病呻吟了,在多枝子的服侍下钻进睡袋,二女一起昏昏沉沉进入了梦乡。

  春樱花子的第六感没错,二女刚才真在鬼门关走了一圈。就在二女又哭又唱时,暗夜中的王者、天下第一神偷应无求就在她们的帐篷外。只不过这回他想偷的不是东西,而是她们的命。

  没错,就是她们的命。以应无求那远超常人犀利的眼力,自然早就将发射掷弹筒炸飞铁战天的几个人记的清清楚楚,春樱花子与多枝子作记录时特异的姿式更是牢牢印在心底。伤害铁战天的人,应无求一个都不想放过,当然包括她两。

0

尽洒山河天地悲《二》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