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新版现代战争4>八十五、莫什往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八十五、莫什往事

小说:新版现代战争4 作者:沉默海狼 更新时间:2018/10/14 18:38:43

入夜了,石窟里变得格外寂静,只有执勤的共和军民兵零星地在山洞口踱着步子,护卫着这里的秘密。

躺在湿漉漉的石质地面上,芬妮怎么也睡不着。一想到明天将要面临的关键时刻,还有布查所说的那些话,她便不由得在单薄的毯子里辗转反侧,总觉得会出什么事。

就这样躺了一会儿,她突然发觉自己的近旁有一阵异动,听起来像是枪械换弹的脆响。

她蓦地回过头,发现衣着整端的莫什正坐在一旁的某块磐石上,往他那把PPSh41冲锋枪上换新的弹鼓,俨然是一副整装备战的姿态。

“你在帮那些人站岗吗?”芬妮看了守在洞外的民兵们一眼,问道,“我想你一定困了吧。”

“明天将是我最后一次在这儿执行任务,无论成败都一样。”莫什边说边擦拭着乌亮的枪身,“干完这票,我就要回国了,去帮助沃舍夫斯基的支持者们处理国内的事务。”

“为什么你的阵营要跟布查这样的人一道呢?不觉得他的做法有点极端吗?”芬妮问。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啊,因为共和军里也并非全是他这样的人,像他这样擅自发动化武袭击的人更是少之又少,有些东西只有在事关生死的时候才会凸显出它本来的性质,理想主义也不例外。”莫什把枪往地上一搁,说。

“之前布查说到生化武器的时候,你好像很生气,是因为这让你想起了什么吗?”芬妮回想着这一天发生的事,继续道。

“嗯,它让我想到了过去。”莫什说,“那都是有点历史的事了,我原本以为它已经离我很远了。”

“可以跟我说说吗?到现在,我还不知道你的过去呢。”芬妮慢慢地坐起来,面带关切地说。

“你也想了解我的过去?”莫什微微一笑,说,“可你现在应该休息了。”

“那就当作睡前故事吧,反正我也睡不着。”芬妮耸了耸肩,道。

“也好,这些年来我已经很久没有跟人说起我的故事了,尽管以前听过的人也都把这当作是信口胡诌,”此时的莫什拄枪而坐,慢条斯理道,“不管你信不信,整件事还得从1945年说起,也就是二战刚刚进入尾声的时候······”

这位神秘的老人开始说起一些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来:

“那时,我是一名苏维埃联盟的战士,被当局部署在了北极圈执行一项极为隐秘的重任。那会儿苏军攻占纳粹德国的首都已经有6个月了,但战争还远未结束,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有个自称是‘温和派’的军官找到了我,让我暗中监视自己的长官——当时的苏联红军第3突击集团军的少将,一个难以琢磨、而且很不可信的家伙。”

“这听起来的确很有历史,阁下。”芬妮说。

“1942年的时候,德国法西斯入侵战略要地斯大林格勒,这个人就曾擅离职守,丢下了原本由他指挥的队伍,临阵脱逃。我当时也是守军中的一员,托了他的‘功劳’,我和我的战友们就是在那个时候陷入了群龙无首的境地,险些被来犯的德军屠杀殆尽。出于那件事,后来连当局内部的人也对他的忠诚度起了怀疑,这才有了之后的那一出。”莫什聚精会神地讲着,从他那冷峻的目光中芬妮完全看不出一丝要开玩笑的意思。

“他是我早已注定的宿敌,也是让我一路没落到这般境地的罪魁祸首。”他带着些许怒意地说,“我很自然地接下了那名所谓的温和派军官的请求,在随后的行动中监视着少将的一举一动,只要一有变节或者叛投的迹象就马上将情况汇报给当局。”

“你们参与的是什么样的行动?”芬妮对这从未有所耳闻的叙述渐渐地起了兴趣。

“搜寻生化武器,”莫什直截了当地说,“那个东西,是纳粹分子鲜为人知的末日科技,一种经由弹道导弹进行战略攻击的大规模杀伤性毒气,原本由一群希特勒的余党从海上进行运输,试图偷袭同盟国的重要城市。我们阻止了他们,致使一艘被他们用来运载毒气的货轮在北极圈搁浅了,在经过了不小的冲突之后,那艘船上的货物便毫无悬念地落入了苏联红军的控制下,这本应该是令人感到庆幸的事,然而······”

“出了什么事吗?”芬妮问。

“正如当局所预想的那样,那里的确发生了一场背叛,”莫什说到这里,面色变得愈发凝重起来,“我们被那个少将的人马出卖了,他和他的亲信们将所有自认为是异己的人员关押在船内,作为对于那件生化武器现成的‘小白鼠’,你能想象吗?为了试验那些毒气的威力,我最亲密的战友被送入了毒气室,而且是被自己的军中同僚······”

“也就是说,那个少将借着当时的情况顺势铲除身边的异己者,而当局?就这样听之任之吗?我的天。”芬妮把手放在嘴边,一脸地难以置信。

“不,他们并没有。只是,那家伙回国后被高层问起我们的下落时,谎称我和其他人都是在战斗中牺牲的,所以政府对他的调查就搁置了一段时间。至于我自己么,我倒是躲过了一劫,见机行事从那里逃了出来,临走前还在那艘该死的货轮上顺便安了炸弹,让那鬼东西沉进了极地的冰层之下,这样就没有任何一个政权能得到那个危险的武器了。”莫什说着便顿了顿。

“当然了,这只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罢了。那生化武器并没有真的就此被埋葬,因为那少将已经得到了他想要的——武器的制造者,一位纳粹科学家。有了敌人的帮助,他完全可以重新制作那毁灭性的毒气,并继续他暗中酝酿着的阴谋。”莫什一边描述一边假寐双眼,仿佛他已经沉浸在那个时代的回忆中,“为了封口,他秘密地把我关进了位于前苏联沃尔库塔的劳改营,往那不见天日的地方一关就是整整地十八年,就像所有被视为人民之敌的阶下囚一样,我被迫在那里做着繁重而又无望的工作,在与世隔绝的极地冻原上等待着当局为我带来的平反之日。”

就在此时,莫什将自己的袖子一挽,看着他那健实而又略显苍老的手臂。那手上细微的皱褶看起来似乎也就刚到中年人的程度。

“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无意间发现有某种异样的物质正在侵蚀着我的身体,自打我从那艘货轮上死里逃生之后······”他神情复杂地说道,“这种感觉,和我目睹自己的战友们被那毒气所腐蚀时的感受,有着天壤之别。我只觉得身体从未在年复一年的牢狱生活中有所改变,反而变得前所未有的充实和强壮,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支撑着我从当时极端恶劣的环境下存活,那是一种比信念更为实质、也更加未知的东西,它使我确信自己不会在那个地方倒下,我依然还有战斗的本能。”

“会是那艘船上还装了其他的什么东西吗?”芬妮琢磨着莫什口中的神秘货轮,问。

“我也曾怀疑过这一点,因为我的表现较之劳改营内其他的犯人来讲太过健全了,这和那里缺医少药的生活环境实在是格格不入,我为什么能活到现在,这是个问题。”莫什说,“虽然那货轮上装载的是杀人的毒气,但不排除它在运载武器的同时也装运了其他尚处试验阶段的产物,至于那到底是什么,恐怕只有在北极圈的冰层下才能找到答案了。”

“真让人难以置信。”此时的芬妮惊异于历史上还有这样离奇的事件存在。

“除了身体上的变化以外,我的头脑也变得格外地清晰,逃离和复仇的念头一刻也没有因为时间的推移而被忘却,我在步入劳改营的第一年里便策划好了逃出那个地方的计划,一直都在等待着时机。”莫什继续有条不紊地讲道,“到了1963年,我成功地实施了计划,策反了狱中绝大多数的同牢难友,和他们一起发动了暴乱,将那里搅了个天翻地覆,很多人都在那次行动中被杀了,但我逃了出来,因为当局的人在关键时刻接应了我的逃亡,在我侥幸杀出重围的时候,那个温和派的军官在沿途准备了一架直升机把我接走了。事后,我把一切真相都告诉了他。”

“那后来呢?”

“由于我已经炸毁了货轮,因此我的话缺乏足够的证据,无法促使当局对那名少将展开更深入的调查,而他依然无所顾忌地从事着研制秘密武器的勾当,并且还在军中节节晋升。我最后一次听到他的消息,是说他在墨西哥湾的某处遭到了美国间谍的行刺。我们未能完成的工作,却让美国人替我们干完了。”讲到这儿,莫什不禁摇了摇头,“后来,冷战结束了,苏联也成为了历史,我目睹了这个国家的出生到死亡,从此以‘康拉德·莫什’这个身份生活着,就像所有销声匿迹的旧时代人士一样冷眼旁观,看着新世界的纷争将自己所熟悉的祖国一遍遍地毁掉,又将它修复如新。只是有些东西,毁掉了就再也回不来了。”

“就像你的战友们一样。他们当中还有尚在人世的吗?”芬妮问。

“有是有,但他们都已经老了,也失去了能力。看看现在的俄罗斯吧,除非奇迹发生,否则他们就只有在无望中度过余生了,那将是个痛苦的过程,也许我是体会不到了。”莫什最后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臂,便把衣袖拉了回去。

“所以,你想要凭一己之力来创造奇迹,是吗?”芬妮从他的眼神里看出了些什么。

“我会的,只要我当初的意志还活着,我就会用我的双手来换取和平,哪怕是迟到的和平。”莫什这样说了一句,便拎着PPSh41冲锋枪起身往人堆里走去。

“等等,你去哪儿?”此时的芬妮还有些意犹未尽,仿佛她才刚刚结识这个充满了未知的老人。

“我的故事说完了,你应该休息了,别忘了明天是什么日子。”他头也不回地说。

“慢着,还有一件事——”芬妮犹豫了片刻,说,“能不能告诉我,你的真名叫什么?”

事实上,她想问这个问题已经想了一天了。

“当然可以,这已经算不上是什么秘密了,对于这里的人们而言,”莫什耸了耸肩,停下脚步说,“我的名字是维克多·雷泽诺夫,现在的军衔是上尉。”

说罢,他便朝石窟外一片夜色的山峦里走去,稳健的脚步声在黎明前的寂静之中渐行渐远。

望着他那兀自独行的背影,芬妮沉默了。之前的经历告诉她,自己应该相信这位老人,尽管刚才的那个故事出人意料得曲折和离奇。

如果这一切是真的,那么现在站在自己面前的就是一个从上世纪20年代存活至今而未曾逝去的不死之人,这换了谁会相信呢?但是,从他那双暗含遗恨的眼睛里,向来善辨真伪的芬妮却看不出哪怕一丝糊弄和欺骗的意味,真正能够看到的仅仅只是那仇恨的目光,从中透出的凝重是她从未在任何人身上看到过的。

把自己裹在毯子里,芬妮开始思考着明天。从满怀疑虑的内心深处,她已经渐渐地相信了那个故事。

2

八十五、莫什往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